害羞的样子很可爱,好像又忘了拿伞……

  故乡的天空

  有时候,安静的坐在窗前,等阳光洒在鸟儿蓬松的羽毛上,舒舒柔柔,看着它们,在树杈上,眯着眼睛,打起盹儿来。听见鸽子落在屋顶,咕咕的叫,不知又在帮谁送去相思的情笺?

  清晨的阳光,穿过微启的门窗,和屋子撞了个满怀,刺眼的温柔,轻扯过梦儿的裙衫,悄悄溜走……

  我所在的城市就是我的故乡。岁月流觞,辗转换过几处住所。故土难离,飘零的心犹如远离故乡的游子,一直思念着归家的路。那里是我感情的归宿,也是心灵慰籍的地方。时间越久,对它越发亲近起来。站在空旷的环城河边,望着灰蒙蒙的天,想起了故乡的天空。

  闲暇的时光里,偶尔,也会去翻阅一下旧相片,怀念从前……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仿佛在编织一份不可辜负的美好时光。懒懒的起床,吻了吻阳台上的海棠花,似乎,又多了一朵小伙伴的问候。

  故乡在市区近郊,隔一条路就是郊外,那里有大片的农田。站在院子里,仰望着蔚蓝的天空,看着鹞鹰在高空展翅盘旋,心也紧跟着跑出来,随着脚步的飞奔一同追赶雄健的鹞鹰和湛蓝的天。望着遥远的天空,看着它大海一样的宽广和蔚蓝,让人敬畏,使人流连。

  小时候的夏天,也是烈日炎炎。很让人懊恼的是,一到傍晚时分,村里会因为供电不足,而停电。奶奶就会在院子里铺张小床,让我躺的舒服,然后,用她那把有些破旧的芭蕉扇,给我带来些许凉爽的风儿。

  独自收拾完行装,偶然瞧见,餐桌上的一张便条,悠悠写道:“饭菜都在桌上,吃完碗筷先不用收拾,我去了菜园,不久便会回来。哦,对了,好像下午有雨,伞挂在门后,记得带上。”

  故乡春天的天空是蔚蓝的天空。春回大地,和风送暖,如茵的草地上,花朵在明媚的春光里开着烂漫的笑。杨柳垂着柔嫩的枝条在河面上翩翩起舞。蔚蓝的天空点缀着朵朵白云,广阔无垠的天空下,农田里的麦苗现出勃勃生机,空气中飘浮着一股淡淡的泥土的香味。田野上,孩子们早已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急急忙忙的把风筝拿出来,争先恐后的趁着春风把风筝飞上蓝天。风筝越飞越高,孩子们在这蔚蓝的大海中嬉戏叫喊,一行行大雁飞过,孩子们高兴的数着数,激动的每一瞬间都在蔚蓝的天空中留下了灿烂的童年。

  望着漫天的璀璨,我竟不禁学起张衡的样子,数起星星来。也有问过奶奶,月宫里,有没有真的住着嫦娥,后羿是不是真的把太阳射落过……

  我歪了歪脑袋,无奈的笑道:“哎,真想成为那片菜园,也能让你如此心心念念……”,匆匆吃完早餐,又将碗筷收起,径直走进厨房,认真清洗、稳稳摆放……

  故乡晨曦中的天空是让人亲切的天空。一夜的沉寂,晨曦微微的展露了惺忪的睡眼,天际渐渐变换的星云开始交织出七彩流韵的云霞。静静地躺在床上,让那一缕缕的光线轻轻抚开自己的眼皮,朦胧的看着来自天空的问候。沐浴在晨曦的抚慰中,感受着诗一样的激情。窗外的天空,就像一幅迷人水彩画。早起的鸟儿,一会儿从屋檐上飞到窗前啼啾,忽儿又突然啼叫着飞起来,飞到湛蓝的天空,就像在平静的湖面上划了一道弧。

  转眼过去许多年,那是在一个七月的下午,我在香樟树下,对你表白:“可不可以,让我们谈一场从校园到婚纱的恋爱?”你笑着捂起脸,害羞的样子很可爱。我轻轻的将你的手儿摘下,在你的眼神中,流淌着喜欢。当你的额头,深埋在我的肩,手里的冰激凌散发着淡淡香草味,滴在我的背上,透着凉的甜……

  兜里的手机,闹铃在响,又在提醒着我,公交,还有十分钟到达,快速收拾好公文包,努力奔跑,一路跌撞,额,好像又忘了拿伞……

  故乡最美的夜色是夏日的星空。闪闪的银河,静静的躺在浩瀚的夜空,点点繁星在广袤的苍穹中做着仲夏夜之梦。梦里留下许许多多的幻想。院子里的花争奇斗艳的绽放着自己的美丽。葡萄架下,讲述着一个美丽的传说,牛郎情,织女怨,化作云锦织千年,浓浓情意织不完。从夜空回到奶奶泛着银色的慈祥的面庞,迷糊的双眼渐渐的已看不见北斗星。

  夏日的风,吹过街头,散落几片香樟叶,阵阵飘逸的幽香,像极了我们,纯纯的爱恋。

  挥别了一天的忙碌,望着车窗外的傍晚,纷纷的雨帘,淹没了夕阳、晚霞、甚至月光,少了几分黄昏的柔美,也遮住了远处的村庄,不由心生几丝怅然。

  最喜欢故乡黄昏的天空,夕阳西下的时候,落日的余晖在西边的天空铺了一道醉人的晚霞。红彤彤的火烧云,婆娑的树影,袅袅升起的炊烟和悠扬的蝉鸣,组成了一幅迷人的画卷。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晚饭的香味儿,伙伴们互相追逐嬉戏的叫喊声淹没了奶奶一声声回家的呼唤,直到累了、饿了,才恋恋不舍的低着头,一路踩着自己在晚霞中投下的长长的身影回家。

  当毕业的钟声,在校园里,千回百转,我们即将一起面对,离别的光阴。不同的城市,如前方的路一样迷茫,我们牵着手,走在一条青石路上,脚下轻踩着,昔日的誓言……

  当车子在站台将我缓缓放下,乍然看见,伞下那缕熟悉的目光,闪烁着等待,浅藏着微笑。这一刻,没有她的温声责怪,也没有鸟儿的啼鸣打扰,只有那阵阵清风,挑逗着绿荫的羞涩。

  沉思中,一个小女孩站在旁边的不远处,茫然的看着我。刚想问她点儿什么,快步跑过来的母亲把她领走了。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否认识自己的家,我仍徘徊在故乡浩瀚的长空、醉人的晚霞和悠扬的蝉鸣声中。望了望灰色天空下她们远去的背影,迈着沉重的步伐踏上了回家的路。

  湖岸的细柳、云烟,低低的,荡在眉间,柔声拍打着我们的双肩,仿佛也在安慰,那两颗饱蘸不舍的心灵。那晚的我们,寻了一处教堂,许下了四年以后的婚期,一起等待着大学毕业……

  我轻轻的背起她,她将雨伞撑上肩头,她擦着我的汗水,我笑着她的娇羞,就这样,静静的走,没有疲惫,也没有忧伤……

  作者:枫林秋水

  列车出发的那一刻,我们彼此挥别、落泪、直到消失不见……

  多少个年头,我早已经习惯,那所房子里的温馨与欢乐。

  或许因为路途辗转,也或许,那时的我们,年纪尚浅,根本不懂诺言,随着时光的游移,我们终究再也没有提起,那个教堂里的约定,最后的最后,也在茫茫人海中,渐渐的走散……

  有时候,彼此也没有太多交流,甚至晚安都没有说出口,便已沉沉睡去,却也从未觉得隔阂或陌生,因为深夜,总有一双手,帮我紧掖着被角。

  某一个日落的黄昏里,我一个人,静静地依靠在湖边的矮桥上,没有心酸,也没有思念,只是淡淡的,向着夕阳,挥手作别,轻声说了句:“我曾经最爱的人儿啊,再见了,真的再也不见了”……

  有时候,我两手空空而归,忘了节日里的玫瑰与红烛,她总是故作生气的姿态,丢下一句:“晚餐的碗筷,你来洗……”。随后,便可以看见,桌上果然摆满了美味佳肴。

  不知不觉,已是傍晚,放学回来的儿子,忽然钻进我的怀里撒起了欢儿,身后,妻子已经拎着刚从超市买来的食材,走进了厨房……

  有时候,月光洒在院落,偶尔,也唤来安静的晚风,一起聆听,屋檐下,那个甜甜的梦里,光阴的告白、岁月的歌声、小小的守候……

  我陪着孩子在院子里荡起了秋千,一阵浅浅的夏风,滑过额头的发际,我缓缓的抬起头,今晚的夜空,依旧绚烂,月儿,笑的那么美,我仿佛听见,那些和奶奶之间,稚嫩的对白,又好像闻见了久违的淡淡香草味,仍然伴着甜……

  此刻的呼唤,将思绪打散,我抱起儿子,走向那个摆放着碗筷的身影,忽然间,我有了一个笃定的信念,生于心间:更让我陶醉的,是这房间内的柴米油盐酱醋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