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星球·童书系列,在读书里还有一种方法——快读

图片 1

近年备受市场追捧的金子美铃,事实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就开始流行。而金子美铃的诗作是在1918年的日本问世的。当年,日本儿童文学杂志《赤鸟》曾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童谣运动,吸引了大批一流的作曲家踊跃为童谣配曲,很多有名的童诗在日本的流行也与此无不关系。

近日接力出版社联手全球知名的旅行内容提供者“孤独星球”,面向3—14岁的儿童,共同打造了“孤独星球·童书系列”品牌图书。接力出版社是目前为止Lonely
Planet(孤独星球)品牌方在大陆地区授权的唯一一家出版“孤独星球·童书系列”的出版社,《世界地理地图大百科》将于2019年的暑期和小读者见面。

图片 1

旅日作家、日本出版文化史研究专家李长声在《向着明亮那方》的序言中曾提到,投身于“赤鸟”运动的诗人有北原白秋,负责《赤鸟》童谣栏,他基于童呗形式创作的童谣别开生面。还有艺术派诗人西条八十,是他发现并扶植了金子美铃,称之为“巨星”。

“孤独星球·童书系列”是被旅行者誉为“旅行圣经”的孤独星球推出的品牌童书,它以经典品质、童心童趣和孩子分享多样性的全球文化及精彩的地理知识,让孩子对世界保持惊奇之心。

“当我把经典的著作读完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历史观千疮百孔。”8月2日,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做客2019黄山书会,在活动现场,他向在场读者传达了自己对读书的态度,并向读者们介绍了几种不同的读书的方法。

2006年,金子美铃的诗集由新星出版社首度在国内引进出版。书名《向着明亮那方》是当时译者吴菲一个并不算太主流的译法,现在看来,也别有风味。据《向着明亮那方》责编姜淮透露,这本书初版时,圈内几乎还没有人关注“日本诗人”作品,一向“个性”的新星社开始小范围尝试童谣产品线,截至今年该书累计销售超过30万册,今年5月推出的纪念版《向着明亮那方》告别了此前低调的平装无插图低调风格,加入了著名插画师竹久梦二为金子美铃配的插图。尽管姜淮承认,这些诗歌作品最初出版时并非全然为孩子所做,更受“文青”青睐,但并不妨碍这本书以更亲和的姿态走近更多人,包括孩子。此外,诸如中国戏剧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中信出版社、山东人民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等出版机构在近年都相继加入了金子美铃诗集这个“公版”资源的“争夺战”中。

Lonely Planet 于1973 年由旅行者托尼·惠勒(Tony Wheeler)
和莫琳·惠勒(Maureen
Wheeler)夫妇创建。当年两位的年轻人开着廉价买下的一辆旧车穿越欧亚大陆,一路旅行。到达阿富汗后,他们卖掉了车,改乘火车、巴士、人力车、船,路上每天平均花费6
美元。9
个月后,他们经由新加坡、印尼,飘洋过海来到澳大利亚的悉尼。这样的旅行方式在当时令人惊叹不已,他们在厨房的餐桌上将自己的旅行札记整理成书,出版了第一部旅行指南《便宜走亚洲》。

在曹文轩心中,没有一件事情与读书无关。“很多人不知道,十五世纪之前,中国人对世界文明的贡献绝不止步于四大发明。”曹文轩说,“竖帆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它的发明让船可以逆风行驶;而丝绸技术的发明,在人类服装史上有着纪念碑式的意义。”曹文轩认为,一个人如果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就必须大量阅读。“也许以后我阅读的书又会调整我现在的看法。但不管怎么说,书读得越多就越能使我认识更多历史的本相。”

虽然目前读诗的群体早已不如上世纪80年代那样蔚为壮观,缩减成相对小众的圈层,但有些作品依然值得挖掘。
《向着明亮那方》包括今年该社全新推出的《日本童谣》——精选北原白秋、金子美铃、竹久梦二为代表诗人的百首日本经典童谣,“可能更受文青的欢迎”,但姜淮更希望亲子双方能近距离接触真正富有童心的作品。而近年醉心研究日本版画的他更是为《日本童谣》每首诗配了一幅经典版画。据记者了解,去年新星社还推出过《山羊之歌:中原中也诗选》。中原中是备受当今年轻人喜爱的、日本昭和诗坛耀眼的明星诗人,多部作品入选日本教科书。日本动画《文豪野犬》(讲述日本历史上著名的文豪们使用异能力战斗的漫画作品)近年在中国人气飙升,使得这位一直在中国默默无闻的诗人也随之名声大噪。

这本书按大洲编排,以世界地理知识为线索,又与历史、地理、文化、趣闻、传说、风土人情、经济、科技、社会生活等多方面知识融会贯通,涉及全球七大洲25个区域200余个国家和地区。多领域的知识,让孩子可以从多个方面了解身边的世界,给孩子多样性的价值观,多元文化的培养。比如,哪个国家盛产可可豆,哪个国家出产汽车;世界各地的人都是怎么说“你好”;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喜欢哪些体育运动;世界各地在庆祝新年的时候有什么不同的风俗……多角度的告诉孩子世界的万千面貌。这个世界跟孩子以为的真的不一样,等着孩子去探索,去发现,激发孩子好奇心和求知欲。

讲座中,曹文轩引出了“素读”的读书方式。“读书的方法有这么几种,我要讲的第一种叫‘素读’。”曹文轩解释道,“‘素读’就是不带着任何功利性,也不带有任何目的的纯粹阅读。”他认为,阅读时不要一开始就给自己设定要求,否则会错过很多风景。

同样相中过金子美铃、中原中也的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从2015年关注儿童诗市场,结合该社文学名著的产品线,对于策划出版童诗产品,社里也有自己的定位:不跟风,不盲目把诗集做经典化包装。“给读者提供可以收藏并长期阅读的诗集。而不是不分类型,不分国籍,不分调性地做合集。”该社大众出版中心文学编辑室主任焦凌透露,目前他们主要出版的《金子美铃全集》《山羊之歌》都属全集系列,能让读者对诗人有系统化、纵深化的认知,并且作品都配有朗诵音频。“为保证质量需要一定投入,聘请优秀播音员朗诵,后期制作配乐,这些投入都不小。”

当曹文轩第一次读读唐诗宋词的时候,很多诗句读不懂。“我记得有一句叫‘白日依山尽’,可是你要知道我生活在苏北大平原,直到18岁的时候才看到山,我怎么能够体会‘白日依山尽’这个意境呢?但是没关系,等我见到大山的时候想起了这句话,我就理解了。”曹文轩用自己的例子,阐释出素读赋予了他在潜移默化中理解事物的本领。

童诗在我国台湾一直是小众市场,早期以桂文亚主持的《民生报》为童诗出版重镇。最具代表性的儿童诗作者首推英年早逝的杨唤,他的童诗,总数不超过20首,却成为童诗创作的典范,甚多儿童诗作者,都以杨唤的创作形式来创作儿童诗。林良则是目前仍健在且具在海峡两岸都极具号召力的儿童诗作者。

此外,曹文轩还提出了”快读“的概念。他认为读书的质量与数量密切相关。“读书必须有一定的受力,在读书里还有一种方法——快读。比快读更连续的一种更快的读书方法就是跳读,就是说一目十行。这样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取更多的信息。”

据我国台湾知名童书出版机构和英童书总编辑周逸芬介绍,从台湾的童诗出版门类看,名家合集更具市场性,有插画的童诗绘本即便在我国台湾出版最繁华鼎盛时期,依然叫好不叫座。“除市场局限,更因童诗要翻译成优美的中文非常困难。”和英童书曾经推出过罗伯?佛洛斯特《雪晚林边歇马》、余光中《踢踢踏》、杨唤《永远的杨唤》,口碑极佳,但销量普通(因有质量支撑才不至滞销、尚能稳步前行)。 

优秀童书应该是崇尚“大善”的。曹文轩认为,当下儿童图书的市场情况比较复杂,但是基本上还算是健康的。“儿童文学的世界还是应该单纯一点。”

“安徽是个很有文化底蕴的地方,有很多值得挖掘的素材。”曹文轩向记者说道,“我很喜欢‘书会’这个名称。中国传统上都是以文会友,希望黄山书会能够继续做大做强,更好地继承和发扬文人会客厅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