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大大咧咧地说,果有几位美人腰细了下去

春秋战国,是一个战乱蜂起的时代,也是一个诸子百家争鸣的时代,更是一个好色成风的时代,就连堂堂一国之君的齐宣王就毫无隐讳地说:“寡人有疾,寡人好色”。而“楚王好细一腰,宫中多饿死”,则成为广为流传的历史典故。在当时争先恐后声色犬马、穷奢极欲的春秋战国的国君中,有四大荒唐绝伦的好色国君脱颖而出成为最杰出的典范。

公元1770年,世人最崇敬的”乐圣”贝多芬,出生在德国的波昂市。贝多芬小时候的家境清寒贫穷,全家人相处的气氛也不和谐。因为他有个脾气刚烈、个性自私、又没有责任感的父亲。贝多芬的爸爸成天不肯好好做事,只知道喝酒。幸亏贝多芬有个贤淑而吃苦耐劳的妈妈,多亏妈妈四处帮人洗衣打扫,家里的生计才能够免强维持。其实,贝多芬的爸爸并不是没有专长,他在音乐方面颇有才华,祇是不够踏实而已。他的嗓音浑厚、有磁性,曾经在宫廷里担任过好一阵子的歌手。

从前生活着一个磨房主,他很富有。他要结婚的时候,不仅邀请了他的朋友,还邀请了居住在周围深山树林里的野兽来参加宴会。熊、狐狸、马、牛、山羊、绵羊和驯鹿的首领都接到了邀请,因为他们不常参加婚礼,所以他们都很高兴,感到受宠若惊,用最恭敬的语言回了信,说他们一定来参加婚宴。

第一大荒唐的好色国君就是“好细一腰”的楚灵王

这份工作的待遇虽然并不怎么丰厚,至少还算安稳,但是却不能满足他爸爸心里那股过大的野心。贝多芬的爸爸总是这样抱怨,要他一辈子当歌手实在太没出息了,他一心梦想做个财富满坑满谷的大富翁。不过,想钱容易赚钱难,要不是真有两把刷子,想要赚到大钱,谈何容易哪!再说,他爸爸除了歌喉派得上用场之外,根本没有其它本领。因此贝多芬的爸爸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总是找不着一条好出路,他心里烦闷得不得了,才借酒麻痹自己。爸爸的苦闷,妈妈心理明白得很,她常常劝告爸爸,要他衡量自己的能力做事。可是爸爸根本就听不进耳朵,他坚信,凭自己锐利的眼光,一定可以为全家人带来幸福的生活,只是这个愿望必须贝多芬努力配合,才能圆满实现。无时无刻不在为名利花心思的爸爸,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呢?原来,他非常羡慕和姊姊正在德、奥、义、法等国大开音乐演奏会的莫扎特,一位仅仅十八岁就被公认为出名的钢琴家,而且收入还相当可观呢!所以,贝多芬的爸爸决定栽培才四岁大的贝多芬朝钢琴演奏的生涯迈进,因为莫扎特也是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起步。

婚礼那天早上,第一个动身出发的是熊,他总是喜欢准时;而且,他要赶很远的路,他的毛又厚重又粗糙,要好好地刷刷才适合去出席晚会。不过,他特意早早地醒来,开开心心地上了下山的路。走了还没有多远,他碰到一个吹口哨的男孩,他正用一根树枝敲打着花顶。

楚灵王不仅喜好美一女,而且喜好细一腰的美一女,因此楚国后宫三千美人争先恐后地减少饮食,加强运动,只希望自己的腰身一一夜之间瘦成苇子杆,好让大王喜欢,以便捞个妃嫔的名号。佳丽如云,王恩有限,僧多粥少自然要努力竞争。如此几日过去,果有几位美人腰细了下去,其中一位成绩特别突出的美人,盈盈一握杨柳腰,到楚王面前一晃,便深得楚灵王的喜欢,当晚就陪侍楚灵王上一床。一一夜春风过后,又是封妃,又是赏赐,直把其他美人羡慕得不得了。

为了满足虚荣心,向来我行我素的爸爸,根本不顾贝多芬的意愿如何,只要他大声一吼:”贝多芬!快过来弹琴!”贝多芬就得乖乖就范,即使是三更半夜,照样得掀开被子立刻下床,要是动作慢了半拍,他爸爸就会拍桌叫骂,然后怒气冲冲的闯进房里,将贝多芬拖下床来痛打一番。总之,贝多芬从小就是提着心、吊着胆过日子的。有一天深夜,贝多芬的爸爸拎着一瓶酒,左摇右晃的走进家门。这时,贝多芬正躺在沙发上睡得很沉。爸爸看到贝多芬不但没有努力练琴,还躺着睡觉,一时气上心头,原本就不够慈祥的面孔,一下子变得更加严肃,他冲向沙发用力摇醒贝多芬大吼:”起来!莫扎特小时候都是熬夜练琴的,你如果想要成大器,就不要再贪睡了。”

“你到哪儿去?”他说,惊讶地看着熊。因为熊是他的老熟人了,一般情况下不会打扮得这么漂亮。

为了让楚灵王满意,后宫饮食供一应官也大大缩减了饮食供一应量,想多吃都不行。几位腰粗的美人节食多日,也不见腰细下去,急得嘤嘤地哭,用帛拼命去勒,直勒得气喘不匀、脚迈不开,也不敢放松一点。自此,楚宫美一女个个如剥洋葱样瘦了下去,胳膊腿细了,肉皮一拽老长,脸上现出高一耸的颧骨,眼睛也凹了,腰也赛着跑的细下去,满宫袅袅婷婷的韵致,只是还很少有人达到楚灵王希望的一根脊骨一根肠那样的腰围。

“贪睡?”对贝多芬来说,这是多么刻薄的字眼哪!他整夜陪在妈妈身旁等爸爸回家,直到凌晨两三点钟才合眼入睡,没想到爸爸醉醺醺的一进家们就吵吵闹闹。贝多芬闷着一肚子气,本来想要大胆顶撞爸爸的,后来想想,反正爸爸是个不讲道理只讲权威的人,何必多费唇舌呢?算了,还是乖乖练琴吧!就这样,贝多芬表面上对爸爸的无理要求总是百依百顺,暗地里却打从心底排斥爸爸的独裁作风。有时候,贝多芬实在受不住委屈了,就会都着小嘴向妈妈哭诉,甚至会直截了当的告诉妈妈说:”妈,我好讨厌爸爸喔!”不过,讨厌归讨厌,爸爸总是爸爸;况且,贝多芬也是个知道轻重的孩子,无论如何,他是不会也不敢和爸爸起正面冲突的,他只是尽量避开爸爸的视线而已。贝多芬认为,只要少跟爸爸碰头,自然可以减少被迫弹琴的机会。所以,贝多芬常常一个人躲在阁楼眺望波昂街上的大广场。波昂街上的大广场很宽阔,那里是个提供人们休闲娱乐的好地方。每到黄昏时分,总会有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在这里玩游戏。他们有的玩跳绳,有的踢皮球,有的捉迷藏,大家都好像玩得好开心。贝多芬最喜欢趴在窗台上看小朋友天真的笑容,听小朋友开怀的笑声,感受大伙儿轻松愉快的气氛。而整天愁眉苦脸的贝多芬,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领会什么是快乐。

“噢,去参加磨房主的婚礼啊,”熊大大咧咧地说,“当然啦,我宁愿多待在家里,但是磨房主非常希望我能参加,所以我不能拒绝呀。”

一天,侍卫来报,说一名宫女为了大王喜欢细一腰不慎把自己饿死了。楚灵王不由激动起来,立即召群臣议事。议事的结果是认为这名宫女忠心耿耿、心无二志,为了楚国利益抛弃个人私欲,真是一代巾帼楷模。楚灵王决定给这名宫女立牌坊以示表彰,谥曰贞烈贵妃,并将这名宫女的父母亲属尽行加官封赏,金银财宝送去一大车。

由于爸爸一再使用高压的手段逼迫孩子,所以”父亲”、”钢琴”、”音乐”、”压力”等…,这些东西对贝多芬来说,都是恶梦,只会带给他痛苦而已。不过,有没有兴趣是另一回事,经过了五、六年的锤炼,加上自己的优异资质,贝多芬的琴艺倒也一天强过一天;而且,在十岁那年,贝多芬的爸爸已经没办法再引领他进入更高的境界了。于是,他爸爸只好委托歌剧团的指挥尼富先生担任贝多芬的音乐教师。

“别去,别去!”男孩喊道,“如果你去了,你就永远回不来了!你有世界上最漂亮的皮——正是人们想要的那种,他们肯定会杀了你,扒下你的皮。”

这一举动更加激发了美人们将细一腰进行到底的斗志,勇敢的将每天早餐一碗有一百粒小米的稀饭改成六十粒,晚餐的一根黄瓜改成半根。美人中也有熬不住的,眼见末路日近,心底恐惧,有三十多个美人决定吃些肉,便合伙偷偷炖了一只鸡,不想给一群进宫的亲友看见,大惊失色,劈手把鸡夺了,说这怎么行这怎么行,实在想吃肉,你们三十人合伙吃一只麻雀就足够了。

尼富先生的教法很亲切,也很特别。他知道,如果要贝多芬在音乐界大放异彩,就非得要贝多芬喜爱音乐不可。所以,尼富先生不厌其烦的为贝多芬解析乐曲内容,并且想尽办法教导贝多芬,让他把感情适当的融入乐谱中,细心体会曲调的高低起伏,再着手弹琴,这样才会比较得心应手。有时候,尼富先生还会讲些音乐家苦练成名的故事来勉励贝多芬,而贝多芬总是听得津津有味。结果,不出半年,贝多芬对音乐的热爱,竟然像一匹谁也勒不住的野马,向前直奔。可见,兴趣的培养足以改变人的一生。

“我没想到这一点。”熊说道。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只是没有人能够看出来。“如果你肯定的话,他们真是太恶毒了——但是,或许你是嫉妒吧,因为没有人邀请你。”

后来,又有一名宫女,没有饿死,而是忍受不住饥饿投水而死。楚灵王自是大行封赏,这名宫女一家人当然欢天喜地。从此以后,楚国后宫丧事不绝,投水、上吊、撞墙、跳楼求死的都有。但是,最多的还是因长期节食引发营养不一良而死的。一时间,楚王宫竟成美人冢。开始楚王还封妃赏赐,后来见的多了,便不管不问了,任由满宫黄花凋零,不到一年,三千美人余下不足三十。

贝多芬的作品有”月光曲”、”快乐颂”、”第一交响曲”、”奏鸣曲”、”命运交响曲”、”庄严弥撒曲”等等,这些都是摆脱古典主义、展现自由、热情奔放的美丽乐章。

“噢,一派胡言!”男孩生气地回答说,“你怎样想就怎样做吧。是你的皮,不是我的皮。我才不在乎它会出什么事呢!”他昂着头,快步走开了。

第二大荒唐的好色国君是玩“兄妹恋”的齐襄公

等他走到了看不见的地方,熊在后面慢慢跟着他,因为他心里觉得男孩的建议是好的,尽管他太好强,嘴上没这么说。

号称春秋一带霸主的齐桓公可谓是风光无限,然而,他的哥哥小名叫做诸儿的齐襄公,不仅是个“杀诛数不当,一婬一与妇人,数欺大臣”,骄奢纵一欲的暴君,还是一个乱一伦的禽一兽,竟和自己的妹妹私通玩起了“兄妹恋”。后来他妹妹嫁给鲁桓公。襄公四年,鲁桓公携夫人来齐国走一娘一家,他和妹妹兼情一人又旧情复燃,又一次上了床。鲁桓公发现后,当然忍不下这口窝囊气,就对夫人一大光其火。但夫人仗着有哥哥撑腰,不仅不买账,反而告了刁状。于是,一陰一险残忍的齐襄公出于一己私欲,假借宴请的机会,把鲁桓公灌醉,然后让公子彭生把他抱到车上,暴打致死。堂堂的一国之君就这样白白地冤死在异国他乡。事后,齐襄公竟像没事人似的,杀掉彭生以搪塞鲁国,而把他的妹妹留在了自己的身边,继续寻一欢作乐。这样的禽一兽岂能长久?在位十二年时,终于被公孙无知杀死,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男孩很快就厌烦了沿着路走,他离开了路,走进了树林里。树林里有他可以跳过的灌木丛和蹚水玩的小溪,不过,他走了没有多远就碰到了狼。

第三大荒唐的好色国君是偷吃“窝边草”的齐庄公

“你到哪儿去?”他问道,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碰到他了。

后来的齐庄公比起他的先辈,风一流得出花。他本来依靠大夫崔杼的支持才登上国君的位子。但他登基不久,就恩将仇报,开始吃起了“窝边草”。原来,棠公的妻子是个大美人。棠公死后,崔杼娶以为妻。庄公色迷心窍,连哄带骗加恫吓,终于勾搭上崔杼的妻子。趁着崔杼外出不在家,他经常跑到崔杼家里和崔杼的妻子纠缠鬼混,还拿崔杼的帽子赏赐给别人。

“噢,只不过是去参加磨房主的婚礼。”狼回答说,就像前面熊说的一样。“真是太令人讨厌了,当然啦,——婚礼都是这么乏味,但是一个人必须随和一些嘛!”

“是可忍,孰不可忍?”崔杼知道这种丑事,怒火顿起。他本想与晋国合谋偷袭齐国,宰了齐庄公,但一直没有机会。庄公六年,有一回庄公鞭打了太监贾举,后来贾举又被召来侍候。这时的贾举已经成为崔杼的一奸一细,时时监视庄公的行动,替崔杼寻找报仇的机会。五月的一天,莒子来朝拜,齐庄公设宴招待。崔杼见机会一到,就装病在家不理政务,引鱼上钩。

“不要去!”男孩又说道,“你的皮又厚实又暖和,现在离冬天又不远了。他们会杀了你,扒下你的皮。”

果然第二天,齐庄公来崔杼家中问病,崔杼的妻子出门迎接。见到美丽的情一人,他像酥了一样,飘飘然地跟着崔杼的妻子走进院子。崔杼的妻子突然跑进屋内,和崔杼关门上锁再也不出来,把他晾在了外面。可是,被色所惑的齐庄公并不知道这里是死亡陷阱,反而在外面唱起了情歌。庄公在院内引吭高歌,贾举却把随从人员阻挡在外面,并关上院子大门。这时早已埋伏好的崔杼的家丁,拿着武器冲了上来。庄公发现大事不好,立马跑到台上,先是请求解围,再求盟誓,最后请求到宗庙自一杀,但被一一拒绝。后来庄公见求生无望,便企图爬墙逃跑,被射中大一腿,从墙上摔下来,被乱刀杀死,偿还了这一段偷吃“窝边草”的风一流孽债。

狼的下巴因为惊讶和恐惧掉了下来。“你真的认为那件事会发生吗?”他喘着气问道。

第四大荒唐的好色国君是喜欢三男玩一女的陈灵公

“是的,的确是,我真的认为。”男孩回答说,“但是那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所以,早安喽。”他继续赶路了。狼静静地在那儿站了几分钟,因为他浑身发抖,然后悄悄地爬回了自己的洞穴。

齐庄公偷吃“窝边草”风一流艳一事可谓荒唐绝伦,但陈国的国君陈灵公其实比他更为荒唐。陈灵公竟然公开与两个男人共玩一个女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接下来,男孩碰到了狐狸,他可爱的银灰色大衣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陈灵公与大夫孔宁、仪行父都同时与大夫御叔的妻子夏姬有染。夏姬的儿子叫徵叔,也曾是陈国的大夫。对待这三个男人,夏姬倒也一碗水端平,连自己的内一衣,都一人送了他们一件,陈灵公得到的是汗衫,仪行父是碧罗襦,孔宁是锦裆。于是,陈灵公和孔宁、仪行父穿着夏姬赠送的内一衣上朝,居然不顾满朝文武的侧目,公开讨论夏姬的风情万种,并兴高采烈地赞不绝口,一时把朝廷搞得乌烟瘴气。

“你看上去很不错啊!”男孩说,停下来羡慕地称赞道,“你也去参加磨房主的婚礼?”

朝中大臣泄治是朝中的正人君子,终于听不下去了,当场制止了这番对话,并对陈灵公加以劝谏:“君臣一婬一乱,民何效焉!”陈灵公把这话告诉了孔宁和仪行父,他俩请求杀掉泄冶,陈灵公也不制止,结果他们真的杀了泄冶。

“是的,”狐狸回答说,“就为了这样一件事,要走的路太远了。但是你知道磨房主的朋友都是什么样的——特别的无聊和沉闷,我只是出于好意才去,让他们高兴一点罢了。”

灵公十五年的一天,陈灵公与孔、仪二人在夏姬家饮酒作乐。当着夏姬的儿子徵叔的面,他与二人开玩笑,说:“徵叔长得像你,也像他。”二人应声回答:“也像你。”当场把徵叔气得要发疯。他出来在马厩里埋伏下弓箭手,罢宴后,陈灵公一出房门就被乱箭射死,孔宁、仪行父也吓得逃窜到楚国。

“你这个可怜的家伙,”男孩同情地说道,“听我的建议,待在家里吧。如果你一旦进了磨房主的门,他的狗就会把你撕成碎片。”

“啊,好吧,这种事情发生过的,我知道。”狐狸严肃地答道。没再多说什么,他沿原路小跑着回家了。

他的尾巴才刚刚从视线中消失,男孩听到了树枝断裂的声音,马蹦蹦跳跳地来了,他黑色的皮毛像绸缎一样光亮。

“早上好。”他飞奔着经过的时候,对男孩喊道。“现在我不能等着和你说话了。我答应了磨房主去出席他的婚宴,我不去他们是不会就座的。”

“停下!停下!”男孩在他后面喊道,他的声音里有种东西促使马停了下来。“出什么事了?”他问。

“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男孩说,“如果你一旦去了那儿,你就永远不会再在树林里奔跑了。你比很多男人都强壮,但是他们会抓住你,给你套上绳子,你将不得不工作,一生中的所有日子里都为他们服务。”

听到这些话,马向后甩了甩头,傲慢地笑了起来。

“是的,我比很多男人都强壮,”他回答说,“世界上所有的绳子都不能拴住我。让他们想绑多紧就绑多紧,我总是能够挣开,回到树林里,重获自由。”

发表了这一通傲慢的演说后,他挥舞了一下他的长尾巴,比先前更快地跑掉了。

但是,当他来到磨房主的家里,一切都像男孩说的那样发生了。当他看着客人们,想着自己比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更加英俊、更加强壮的时候,一根绳子忽然套在了他的头上,他被摔倒在地上,牙齿间被塞上了嚼子。接着,不管他怎样挣扎,他还是被拽进了牲口棚,被关了几天,没有任何东西吃,一直到他的精神崩溃了,他的毛皮失去了光泽。后来,他被套上了犁具,有足够的时间来回想他因为没有听取男孩的建议而失去的一切。

马对男孩的话置若罔闻后,男孩继续懒散地漫步往前走,有时候采集河岸边的野草莓,有时候从树上摘下一些野樱桃,一直到了树林中央的一块开阔地。一头漂亮的奶牛正走过这块空地。她是一只白色的、脖子上带着花环的奶牛。

“早上好。”她走近男孩站着的地方时,愉快地说道。

“早上好。”他回答说,“你这么急匆匆地去哪儿呀?”

“去参加磨房主的婚礼。我已经很迟了,因为做花环用了很长时间,所以我不能停留。”

“不要去,”男孩诚恳地说,“当他们一旦品尝到了你的牛奶,他们就永远不会让你离开了,你将会在一生的所有日子里都为他们服务。”

“哦,胡说八道,你知道什么呀!”奶牛回答说,她总是觉得她比别人都聪明。“哎,我能够跑得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快两倍!我倒想看看谁想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连一个礼貌的鞠躬都没有,她继续赶路了,觉得自己被严重冒犯了。

但是,每件事情的结果都像男孩说的那样。大家都听说奶牛的牛奶的美名,都劝说她给他们一点,接着就注定了她的厄运。一群人围上来,抓住了她的牛角,这样她就不能使用它们了。像马一样,她也被关进了牲口棚里,只在早晨的时候放她出来,用一根长绳子套在她的头上,她被拴在一片草地上的一根树桩上。

同样的命运也发生在山羊和绵羊身上。

最后一个到来的是驯鹿,他看上去没什么两样,好像手头上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你到哪儿去啊?”男孩问,他现在已经吃够了野樱桃,正想着晚餐呢。

“我被邀请去参加婚礼,”驯鹿回答说,“磨房主求我无论如何都不要让他失望。”

“噢,傻瓜!”男孩喊道,“你一点儿没有判断力吗?难道你不知道,你一到那儿,他们就会紧紧地抓住你,因为没有野兽或者飞鸟像你一样的强壮或敏捷!”

“那正是为什么我很安全的原因,”驯鹿回答说,“我很强壮,没有人能够绑住我;我跑得飞快,甚至连箭也射不到我。所以,现在和你再见喽,你很快会看到我回来的。”

但是,没有一只去参加磨房主婚礼的动物能够回来。因为他们都很任性并且自命不凡,听不进别人好心的建议。直到今天,他们和他们的后代都一直是人类的奴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