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向人掌握赵家裕所在的职位,所以何思颖总是想了然寒浅心是或不是寒学校董事会董事的闺女

  早晨的空气十分清新,虽然下着小雨,但大家都没有撑伞,雨雾铺在每个人的头上,有些人用纸巾擦擦头上的雨珠,但有些人却直接右手拍拍就算了。学校的门口有一大批学生进入,因为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来来往往当然很多人。少女身穿淡白色的上衣和牛仔裤,长长的头发披到肩,手把书籍捧到怀里,还不忘用呆着精致手链的手挡住书本,深怕他们别淋湿,她用那清澈而无害的眼睛好奇地扫视着校园的环境。她的动作吸引着来往的人,大家都用别样的目光看着她。
“你好!”后面的女生叫住她,寒浅心一回头对她说“你叫我吗?”,“是啊!”何思颖笑着说。寒浅心就这样认识了何思颖,她们成为了朋友何思颖告诉她,这间学校的校董也是姓寒的,所以何思颖总是想知道寒浅心是不是寒校董的女儿。
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大家都不会迟到,何思颖拉着寒浅心跑进校室,雨开始蒙蒙地下了,窗口都被染白了,早晨雾多也正因为这样,这才别叫做春天,是珠三角的春天!寒浅心突然看见手上的银链子不见了!
“怎么了?”何思颖见她很紧张便忍不住问。
“我的手链不见了!”寒浅心慌张极了想了想说,“思颖,你先回课室吧!我回去找找。”
寒浅心于是便匆匆忙忙地跑到刚才走的小路。“可是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了!”何思颖担忧地说。
寒浅心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因为她想快点找到链子。妈妈说过、那个链子很重要。对她来说意义重大。寒浅心在回想起何思颖的话,又突然想起妈妈的叮嘱“要是别人说你是那间学校的校董女儿,你可千万不要理会啊!”妈妈不姓寒,我从来没见过爸爸!寒浅心回想着。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链子,其他的都不管了!
寒浅心冒着雨沿着路边寻找,都不看见她的手链,虽然看上去不值钱可是这个链子陪伴自己那么久了,加上母亲视它如宝,要是母亲知道后,会怎么样?寒浅心顿时慌了。亭子上的人引起她的注意,寒浅心远远地看着他,看着他那若是伤感的背影,如此地孤寂,心中有些异样,她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感觉,除了在她小时候的那段回忆中。  
一天寒浅心在图书馆里看书,何思颖突然跑过来说:“呜呜,浅心你要帮我!”“什么事?”寒浅心关切地问。何思颖说:“我和她们因为小事起了争执,可是她们班花的男朋友还打我。浅心啊。你要帮我”寒浅心听后皱着眉头,女孩和女孩之间的事,男生就不应该插手。何况是男生动手打人!!!

  2014年1月1日00:00分,我一个人站在二十四楼的楼顶看这个陌生的城市上空烟火狂欢。

  那个叫做赵家峪的村子实在是太小了,女孩趴在地图上找了好长时间,才终于确定了它的大体位置。之所以说是大体位置,因为她只能确定赵家裕所在的那个县的位置,那是一片大山所在的地方。她在那个县城的名字上用铅笔画了一个圈,洪磊说过,那个叫赵家裕的村子离县城还有很远的一段路程。在确定了赵家裕的大体位置之后,她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启程了。她先把一些书啊本啊的放进包里,又把一个厚厚的信封塞进去,然后开始了她的行程。 
  这是一次长途旅行,女孩坐了12个小时的火车,又坐了5个小时的客车,终于来到了她在地图上画圈的那个县城。下了车,女孩向人打听赵家裕所在的位置,又打听去赵家裕的车子。结果使她很失望,赵家裕的所在是打听到了,离这有一百多里的路程,但是却没有车子通到那个地方。最后,一个中年摩的司机面对女孩的无奈和她递出的一张钞票,终于答应送她一程,以免她在太阳落山后还未到达那里。女孩感激地上了摩的,中年男人载着她驶向了目的地。 
  一路所行,尽是山间崎岖的土路,摩托车在路上颠簸着,犹如一叶在风浪中起伏的小船。女孩从来没有在这样的路上走过。刚走一会,她就被颠得五脏俱乱,忍不住要吐。但她还是忍住了,她不想为此耽搁时间。 
  两个多小时后,摩的在颠簸的山路上停了下来。女孩有些害怕了,她不知道摩的司机要干啥。摩的司机却告诉她,剩下的路要她自己走了,因为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走过去,再翻过那座山,再往前走,应该就是赵家裕了。 爱情小说摩的司机对她说。大约要一个小时的路程。 
  女孩抬头望望,眼前的山高大而又雄伟,一条羊肠小道蜿蜒地通向山里,消失在密林中。女孩背起了背包走过去,行了几步,转身对怔怔地看着她的摩的司机说,明天这个时候,你还在这里等我。 
  女孩在山中沿着崎岖的小道走了近两个小时,一路上她没见到一个人,当她正为此着急的时候,一座村落出现在她的眼前。那个村落就趴在大山的深处,安详而又宁静。几只在村头游荡的老狗发现了她,它们大声地叫着唤来了村里人,将她引到了村中。 
  在村中的几间老房子里,女孩见到了赵小娟。赵小娟正在一块木板上写“人、口、大”,那些孩子就坐在她面前,孩子们面前是几张破桌椅。见女孩进来,赵小娟和孩子们都将疑惑的目光转向了她。村子里,难得见到一个外人,何况还是个漂亮的城市女孩。 
  是洪磊叫我来的。她说。 
  听见了洪磊的名字,赵小娟和孩子们都欢快起来,脸上充满了幸福的模样。这模样,让女孩有些嫉妒。 
  洪磊……他有事来不了啦,让我代表他来看看你们。赵小娟和孩子们都不出声了,失望之情溢在脸上。 
  噢?看来我不受欢迎呀!女孩故意制造出一些调皮的气氛来。赵小娟和孩子们这才从失望中走出来,上前热烈地围住了她。 
  看着孩子们和赵小娟的兴奋之情,她的眼里涌出了泪花。 
  村里难得来贵客,村民们争相拉着她去家里。晚上,她就和赵小娟睡在了一铺炕上。赵小娟是一个腿上有疾的女孩子,她在村里的主要工作就是给那些孩子当老师,她已经做了十年的老师了。自从那次她上了报纸后,她和那些孩子每学期都会收到一个署名洪磊的汇款单。有了这些汇款,她和村里的孩子们也能像山外面的孩子一样读书写字了。一个月前,洪磊在给赵小娟的回信中,爽快地答应了到村子里来做客的邀请。为此,村里的孩子们和赵小娟一直期盼着。 
  夜深了,女孩却没一点睡意。躺在土炕上,眼睛望着窗外。山里的夜晚出奇的宁静,静得让她听到了月光洒下的声音。月光映出她眼里晶莹的泪花。 

“你带我去找他!”何思颖点点头拉寒浅心走出图书馆。大树如阴的亭子里几个人在休闲地玩闹“那个男在哪里?”寒浅心问她,何思颖指着那个戴墨镜的男生。
寒浅心不管三七二十一怒气冲冲地走到那男生面前,却没看见有什么一群女生,后来也没有多在意。寒浅心对着那个恶魔大喊:“你给我起来!”面前的男生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寒浅心“什么事”他没好气地说。寒浅心见他这样子的态度,便火了,于是冷笑着对他说:“女生的事男生就不应该插手何况你还打女生!”大家都用担心的目光看着寒浅心,而杜晟熙惊愕地看着浅心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寒浅心轻笑道:“做了不认还反过来问我?”寒浅心觉得跟他说不清了,于是大步走出亭子。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她的手臂,寒浅心不耐烦地朝他大喊:
“干什么?!放手!”
“你给我说清楚!”杜晟熙愤怒地看着她说。
“有什么好说的,你打了我的同学!”寒浅心直说了。
“我什么时候打她了?”杜晟熙问。
寒浅心愣愣地转过头看着何思雪,何思颖不好意思地对她笑着说:“今天是学校愚人节哦!”
寒浅心怔了怔,顿时明白了!学校愚人节,她听说过,但具体的某一天,寒浅心忘了,没想到这么巧,偏偏是几天!
寒浅心甩开杜晟熙的手,走到何思颖面前似笑非笑地说:“愚人节?我上当了!我是愚人!?”寒浅心十分委屈,眼里的泪珠在不停打转,她却忍着没让它掉下来。于是很无力地拖着双腿走出亭子。
“浅心,你听我说,我只是贪玩而已我没想过要欺骗你的!”何思颖拉住寒浅心说。寒浅心捂着耳朵说:“你没想过但是你做了!”
“不是的…我只是和一群女生打了赌,谁会在愚人节中招…”何思颖说一不小心地说。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了”寒浅心含着泪快步跑了出去。不理会后面的人群的任何表情。
“为什么会这样?”寒浅心坐在一处的草坪上轻轻擦拭眼泪,突然感到了迷惘。

  有很多话涌上心来,不经我允许便悄悄溜走了。

图片 1

在寒浅心轻轻地哭泣时看见一块手帕递到她面前,寒浅心抬起头看他并接过手帕,一个陌生面容映入眼帘“你是?”寒浅心问他。他并没有说话反而问寒浅心:“你为什么会哭呢?”
“被朋友骗了!”寒浅心无助地老实回答,“哦!今天是愚人节!”左亦旋笑着说,“其实我也被骗了,在今天我女友向我提出分手!”寒浅心笑着问:“那你有没有答应?今天可是愚人节啊!”
“你猜我有没有答应?”左亦旋转过头问寒浅心。寒浅心摇摇头看着他,他大笑说:“我没有女朋友有怎么会分手呢?”寒浅心又被玩了,但她并没有生气,于是笑着又说:“你那么帅肯定有很多女生追的!”
“是啊!好多啊!”他叹口气说。寒浅心站起身问:“那有其中一个是你喜欢的吗?”“没有!”他看着寒浅心,“我喜欢的女生她不在这群人中!!”寒浅心点点头。
忽然间,一股热流涌进心头,因为在她无助的时候竟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来安慰自己,一时间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示对他的感谢!寒浅心突然间发现这个男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又不确定“我们是不是见过面啊?”寒浅心问。左亦旋平静地问:“是吗?为什么那么问?”寒浅心笑着说:“不知道哦,我觉得我们好像见过面,但又不不知道是不是,所以问问你!”
“我们就只有这次才见面的”左亦旋肯定地说。
“是啊”寒浅心点点头说。
经连几天寒浅心都没有理睬何思颖,她也没烦浅心,毕竟人是有自知之明的,何思颖也知道寒浅心在她的生气。每次,寒浅心和左旋经常在草坪上碰到,他总是微笑地抬头:“好巧哦,能在这碰到你!”

  这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她要回城了。她把包里的书啊本啊都拿了出来,她又拿出了那个厚厚的信封,那里面有两万块钱,她把所有能留下的东西都留下了。她谢绝了赵小娟和孩子们送给她的东西,说太沉了,我拿不动。她也谢绝了村里人的相送,她说,我还会再来的。然后,一个人背着空空的包上路了。走了一个多小时就出了山,她看见那个摩的司机真的在那儿等着她,她就坐上摩的,像小船一样漂了两个小时到了县城,坐了5个小时的客车,然后又坐了12个小时的火车,回到了她所在的城市里。 
  回到家里,她对洪磊说,我去过赵家峪了,那儿真的很美。 
  一个月前,洪磊对她说,我们去旅行结婚吧。好啊。她兴奋地说,去普吉岛呢还是去巴黎?去赵家峪吧。洪磊说。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省下的钱还能供孩子们上学。 
  半个月前,洪磊去世了,因为一场交通意外。 
  昨天,本是他们的大喜之日。

图片 2

  可是我还是很想你。

 

寒浅心每次见到他就有种沐浴春风的感觉,他有些像邻家大哥哥,有好像自己失去多年的朋友。寒浅心真的知足了。
这样的学校生活正是寒浅心想的:和同学一起讨论书本的知识,一起开开玩笑不仅学到知识还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回记起母亲的话:“你不要再惹事了”寒浅心记得自己从小就很判逆,喜欢和男孩打架,只自有一天母亲和父亲离婚了,她就开始变得懂事一来不想让母亲为我操心
“你还在生何思颖的气吗?”小惠问。小惠是寒浅心的室友,也知道了何思颖在愚人节捉弄寒浅心的事情。寒浅心笑着说:“没有啦,都消气了。只是跟她没什么共同语言而已!”
隔天早上,寒走到班门口就停住脚步,一大堆人围在那里,寒浅心心想,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于是挤过去问:“你好,这里怎么有那么多人围观呢?”那女生兴奋地笑着说:“你不知道六楼的帅哥学长突然来访,听说要给一个女生送花呢,我们都在看他有多帅呢?”说着还时不时往人群挤。
寒浅心也好奇地挤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寒浅心很吃惊,怎么是他?他来我班干嘛。为了能进去,我顿时想了想大叫:“大家快走!级长来啦!”

  【想放弃的眼前全在这里】

“啊。”的一声大家慌乱地拥挤,想快点回到自己课室。热闹的走廊顿时安静了!课室,寒浅心走过去说:“同学,回你的课室去吧,上课了!”杜晟熙看着寒浅心没有动,褐色的长流海遮住他半边眼,杜晟熙反而很平静地拿着漫画来看,“你很聪明!”他冷笑到。寒浅心并没答话。那种人肯定很记仇的,上次她当着大家的面骂他,他这次来可能会介题发挥。

图片 3

 

  距离公司还有十分钟的路程。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公交车上的时钟。八点零五分。

  已经迟到了五分钟,长得跟章鱼哥一样的秃顶老板昨天早上刚刚指着我的鼻子告诉我,如果我再迟到就可以不用去上班了。

  我没由来地一阵烦躁。周围人头攒动,各种体味或者早餐味道钻进我的鼻孔,前后左右都是毛茸茸的人脑袋,让我有种身在春运时的火车站里的感觉。

  我厌恶地闭上眼睛不看周围的一张张脸,渐渐地开始回想起昨晚的梦,钟嘉北在我前面一直跑,我在后面拼命追,但却怎么也追不上钟嘉北。

  就在我快要抓到钟嘉北的手的时候,脚下的大地忽然裂开一道深渊,我猝防不及,掉进了黑暗里。

  【你拥抱的并不是总也拥抱你】

  意识渐渐被拉回地面,每寸神经都开始苏醒,促使我我慢慢睁开了眼睛。

  乔月坐在床边正在削一个看起来很清脆的苹果。

  我环顾四周,背景是白色,有一种淡淡的蔷薇花味道。

  “钟暮宇家?”我皱了皱眉头,怎么到这里来了。

 

图片 4
 

  “营养不良导致休克,有点贫血,而且还高烧,”说话间钟暮宇拿着化验报告单走了进来,“这里没条件化验详细的数据,你待会儿自己去医院查吧。不过你可真行,这又不是旧社会,没人不让你吃喝,你居然能作成营养不良。你当你是小萝卜头在渣滓洞里修炼成仙呢?怎么我用不用找人给你来个特务甲乙丙丁凑个戏,省的你不尽兴。”

  我闭上眼睛装死。

  这人就这么个德行,仗着自己是医生,逮着人就跟训孙子似的,你要是不理他还好,自己扯两句就算完了,你要是跟他唱反调,他非得跟你从夏商周的事实理论到嫦娥三号登月的意义。我跟钟嘉北在一起混了三年,他总跟个事儿妈一样跟在我们俩屁股后面,搞得我现在见到他比见到我妈还头疼,一大男人怎么这么能唠叨。

  钟暮宇把化验报告单一扔,对乔月说:“你赶紧把他弄回家里去,万一死在我这里下个月我结婚入洞房的时候多他妈晦气!”

图片 2

  “哟,钟医生要结婚了,啥时候的事,”我一听马上不装死了,“新娘子谁啊?漂亮的话我们拜把兄弟~”

  钟暮宇咬牙切齿地指着我对乔月说:“立刻,马上给我弄走他!”

  钟暮宇把我和乔月送到出门口。乔月说要开车带我回家,我说算了我打车回去就行。

  乔月没说什么,倒是钟暮宇不干了,瞪着我说:“你既然娶了乔月就跟乔月好好过日子,我不说你也没点良心?结婚一年了你们俩还是分居,你这是想干什么,白白耽误别人的青春有意思?你从晕倒到醒来,乔月差点急疯了,你对得起乔月吗?就为了一个不知死活的人,你要折磨自己折磨别人到什么时候?”

  我没有争辩什么,钟暮宇说的字字掷地有声,让我无法反驳。

  回去的路上乔月一直沉默着,车里的气氛让我觉得有点压抑。

  快到家的时候我说,“搬回来住吧。”

  【我懂活着的最寂寞】

  乔月只拎着一个行李箱就住了进来。房子是钟嘉北走之前过户在我名下的,很大,我一个人住的话会有回音。他走之前还留了一缸金鱼,不过很快就被我养死了。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让乔月住在了我隔壁的房间。

  这两年乔月变的很惜字如金。自从钟嘉北走后,我答应跟她交往然后结婚那天开始,她就从噪音制造机转型为文静的大家闺秀。她的穿着打扮总是恰到好处,既显得自己有气质而且沉稳,又吸引眼球。她在任何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眼里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曾经想问乔月为什么会死心塌地的嫁给我,但是我没有。因为我从乔月身上看到了两年前的我自己,那时的我就是这样怀着守在钟嘉北身边就很满足的心情,我曾一度怨恨钟嘉北为什会走的那么坚决,现在我明白了,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就如同我真的无法毫无顾忌地拥抱乔月。一旦一个人的灵魂镌刻上了一个名字,这一辈子都不会洗去这个印记,无论是谁在身边作陪。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

  我辞掉了工作,整日待在家里上网看球赛喝啤酒,还重新养了一缸金鱼。乔月的公司好像在忙什么大项目,已经几天没有回家,我也乐得清闲。

  昨天凌晨冰箱开始发出巨大的噪音,看来是坏掉了。我一大早睡觉前打了个电话给修理工人,对方说下午就来修理。

  冰箱的噪音实在让我难以入眠,我索性不睡了,呵欠连天地起来喂金鱼。不过情况很不好,一只通体雪白的金鱼浮在水面,死掉了。白色金鱼相当少见,是红白色金鱼的变异品种,一般都会被当做没有价值的鱼扔掉,我是在店家准备扔掉它的时候买下它的。我看着这条翻着鱼肚的白色金鱼,居然有点难过。

  我忽然有点觉得在水面上翻着鱼肚的好像是我。

  “高城,你怎么了?”

  “钟嘉北,我……我好像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啊。”

  “不,我是说……我好像是gay。”

  “……怎么可能,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你怎么可能是gay这种东西,你人这么好。可能是你想太多了。”

  “呵呵,也许真的是我想太多了。”

  可是你知道吗钟嘉北,我经过无数次心理斗争之后鼓起勇气对你坦白,你的一句话,就把我打回了深渊,从这一刻开始,我一个人溺在深渊里,在其中挣扎的只有我,我看到我的心在每个无眠的夜里腐朽、颓败。

  过了许久,我从鱼缸里捞出这条鱼,然后走到阳台上蹲下身把它埋在花盆里。起身的一瞬间,阳光透过玻璃洒满整个阳台,我脑子嗡的一声又死了机。

  “高城,高城,醒醒……”乔月惊慌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发现我躺在阳台的地板上。乔月扶着我站起来,我晃了几晃才站稳。

  “你怎么发烧这么厉害?还倒在阳台上。?多亏修理工打电话跟我说家里没人,我一想不对劲就连忙回来看看。”乔月红着眼圈问我。

  我没回答她,因为我看到从面对着的厨房里走出去的修理工,我只看得见他的背影,没错那就是钟嘉北!我甩开乔月的手追下楼的时候,钟嘉北已经走出了很远很远,我大声呼喊钟嘉北的名字,钟嘉北却加快了步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想奔跑着去追他,但是我已经没了站在原地的力气,我虚脱一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钟嘉北你等等我啊,等等我啊。

  【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图片 2

  “我说你有完没完!我们这里真没有钟嘉北这个人!”在我再三询问之下,经理终于没了耐心,“那天我们派出去给你修冰箱的就是这个人!”

  我看这经理指着的这张照片,平淡无奇的面孔,显然不是钟嘉北。

  我失望地走了出去。

  “你说你看到钟嘉北了?”钟暮宇从冰箱里给我倒了一杯柠檬水,“开什么玩笑?”

  我摇摇头,“我不会认错的。”

  “我看你是相思成病出现幻觉了,”钟暮宇在我对面坐下来,“我见多了你这样的了。”

  “就你有心理咨询师资格证是吧!”我翻了个白眼,“我觉得你肯定知道钟嘉北在哪里。”

  钟暮宇端着杯子的手一抖。

  “说吧。”我饶有兴趣地盯着桌子上透明的玻璃杯。

  我感觉到钟暮宇的目光凝视着我。

  “你见到他又能怎么样?”钟暮宇揉了揉太阳穴,“两年了,你确定你还爱他,而不是一种习惯?”

  “我时间不多了,成全我吧,成全我吧,钟暮宇。”

  【终将一无所有之前】

  “钟嘉北?前几天死了,你不知道吗?”

  “怎么死的?他一直病怏怏的,两年前住进来的时候我就看着他要死不活的样,这不终于死了,还欠老娘俩月房租!”

  砰地一声门在我面前关上了。

  死了?

  钟嘉北,你死了?

  你不是答应我,离开之后要好好活下去吗。

  我坐在路边,没有知觉。我想起两年前我和钟嘉北大学毕业,毕业酒会上,只有我没有喝醉,同学们让我送钟嘉北回家。钟嘉北喝的酩酊大醉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我面前给了我一拳,“我不要让他送!让他滚!”然后他抱着我开始哭,一边哭一边说:“因为我怕我真的爱上你啊!”

  那个夜晚,钟嘉北撕碎了我的衣服之后忽然停了下来,我正以为他不碰我是因为嫌恶心,他却带着哭腔说了句:“对不起,我HIV是阳性,输血的时候传染上的。”

  可我们还是做了,我扑上去疯狂地跟他接吻,不住地挑逗他,他终于燃烧了理智把我按在了身下。我从未后悔过那一夜的疯狂,那是我人生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到灵魂的欢愉,我从深渊得救,我重见光明,我像在沙漠里居住了几十年的人第一次看到绿洲一样欣喜若狂,我甚至觉得哪怕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

  【你和我这美梦啊也已诉尽】

  我拿着HIV确诊书跟乔月签了离婚协议。

  离开的那天钟暮宇没有来送我,他正在举行婚礼。我在售票处随意买了张火车票,然后踏上了旅程。

  大学的时候钟嘉北说毕业之后要一起旅行,但他命薄福浅没有来得及踏上旅程就先走了。

  我没有悲伤也没有惋惜,我只是觉得没有跟钟嘉北一起旅行有点遗憾而已。

  以为我的灵魂早已在两年前的那个夜晚得以救赎,钟嘉北一直在我的心里,他只能陪着我了,而且随着我的生命,伴着我的呼吸,永远不会离开,直到我们的灵魂重新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