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也不会明白,小雅却总是心中躲避什么

图片 8

  老街把一些手艺活儿做得精湛的人称为家。你字写得好,写家;你戏唱得好,唱家;你头剃得好,剃家。被称为家就是最高赞誉了,你手艺好,还德行高。在老街东关开理发店的老陆就是个剃家。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苦涩的伤口我如何掩埋。

  在那个久远的80年代,爱情仿佛就是蓝天和白云一样单纯而美好,没有任何功利的想法,什么房子、车子啊,什么门当户对啊,在小雅的心中只要是那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就可以奋不顾身的去爱。因为小雅有难言之隐,她年幼时候得了一种慢性皮肤病,在大家都幻想着爱情的时候,小雅却总是心中躲避什么,担心什么?害怕如果找一个条件特别好的,以后会发生什么变故。于是在追求爱的过程就变得既大胆又小心,徘徊着、忧郁着。
80年代初,小雅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来到了单位报到,瘦弱的身体,清秀的面庞,婷婷玉立,只是头发黄黄的,外号黄毛丫头。为了弥补文化上的差异,提高自己的休养,小雅参加了业余大学的学习,那是刚刚20出头的年纪。每天晚上无论天气如何,都骑上自行车往返于家和校园之间,吸取知识的养分,感到格外充实和高兴。毕业之后就逐渐得到了领导的重用。从一个普通工人当上了宣传干部。爱情也慢慢有所体会。
记得单位的一位男同事也喜欢文学,突然之间就对她产生了莫名感情,于是用书信的方式表达着,小雅和他相差差不多10岁,那时刚20.对于爱情海处于懵懵懂懂的阶段,接到这种信感到一种恐惧,于是就本能的拒绝。没想到那个大男人却死缠烂打,左一封右一封的写。一会说她是天使,一会说她是魔鬼。弄的小雅很痛苦。后来也是看对方实在不愿意就放弃了。
小雅的爱情就在那砰然心动之中产生的。那是她一个夜大同学。平时虽然接触不多,毕业后他在节前给小雅寄了一张贺卡。可能是一种好奇心左怪,小雅就从毕业照片上寻找那个他。一看小伙子挺精神,于是就增加了好感。一来二去,联系之后印象也不错。记得有一次他上单位找小雅,送有关夜大学生可以转干的文件,在送他走的时候,下楼一转身,小雅内心里突然悸动起来,真帅的小伙子。从此就坠入了情网,一直到结婚。在这个过程中,父母一直不同意。因为他父亲去世早,母亲一个人带大三个孩子,家庭条件一般。小雅是军人家庭,总希望给她找个军人。经人介绍了好几个都不同意。有一段时间和母亲关系闹的挺僵。另外那个他因为小时候发烧腿也落下点残疾。但是不太明显。小雅听到这个消息反而高兴,觉得自己本身就有毛病,这下就扯平了。
在谈恋爱的过程中,他们主要是看电影,逛公园,每个星期约会一、二次。记得有一次到公园里因为时间长了出来的时候,自行车被人给拖走了。第二天才找回来。印象最深的是,他到外地参加残疾人运动会,好长时间不见挺想念的,在通电话的那个瞬间,小雅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于是她就请假做火车到了那个城市去看他。正因为这次的大胆举动,让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回来就做结婚的准备,走进了婚姻的殿堂。那时候小雅到他们的训练基地去,真没想到,他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可是好多年轻人都坐着轮椅。还有什么聋哑人。小雅穿着白色上衣,连身的红格子裙子,就象美丽的少女一样。那些残疾人和她男朋友指指点点,男朋友告诉小雅他们夸你长的漂亮哪。记得送小雅回去的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小雅在车厢里,他在车厢外,他们彼此相互的望着依依不舍。爱情在此刻变得那样美好和浪漫。
就这样,爱情在砰然心动之间发生,没有更多的物质享受,没有热闹的婚礼和鞭炮的喧嚣,没有豪华婚礼的见证,只是两颗心的融合。他们去了北京和西安,作为结婚的开始。从此过上了幸福和烦恼的生活。

  小说故事里写剃头匠的传奇多了,老陆却是个没有传奇故事的人。论长相,普通得没有任何特点,扔在人堆里就找不着了。论身世,从小在老街流浪,十几岁跟着一位剃头师傅打杂,师傅过世,他就接了理发店,平平淡淡。非要说出点儿绝活儿,那就是老陆左右手都会用剃刀,使推子,能给自己理发,那得有多好的手感啊。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难熬的日子我如何用笑容掩盖。

  有一年夏天,老街许多人得了角膜炎,老陆也染上了。生意不能停,不能传染了客户,客户找上门来也不能怠慢。老陆就用毛巾捂着双眼,凭着经验和感觉给客户做活儿,发茬齐整,与平时手艺没有什么两样,惊得客户啧啧称奇。剃家的名声由此传开。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最炙热的感情我把它熄灭时的悲哀。

  老陆几十年在老街开着理发铺,童叟无欺,随叫随到。有的客户半夜要外出进货,需要打理,会去敲老陆的门。老陆屋里的灯就会亮起,他一丝不苟给客户理发刮脸梳洗干净,不多收一分钱。有时客户过意不去,多放下几块钱,老陆也会记在心里,下次来理发就不会收钱。

  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无数个黑夜我失眠眼睁睁看着天边泛白时的无奈。

  老街的买卖更新换代快,就是理发剃头的行当,没出几年也都换了门面,大大的霓虹灯映衬着美发厅、发型设计中心、美发会所,门口站立着的都是年轻的孩子,发型古里古怪的还染着各种颜色。

  橙子小姐对沙子先生说:我们分手吧,我真的累了。

图片 1

图片 2

  老陆的招牌没换。老街人,尤其是上了些年纪的人还是喜欢来老陆店里理发剃头刮脸。老街人还是愿意听理发推子咔嚓咔嚓的质感声音,还是享受剃刀在脸颊上游龙走蛇的舒坦感觉。

  说完她卸载了微信,关掉了手机。
窗外的合欢树树上,粉红色的花朵儿悄悄的盛开,她闭上眼睛,任由眼泪默默的滑落下来。

  老街人理发爱扎堆,越是人多越来凑热闹,在等候当中抽烟喝茶,便把老街近几天发生的奇人怪事数落一遍,评论一番。

  橙子小姐和沙子先生认识很久很久了,久到那些写满碎碎念的记事本,春去秋来的都换了十几本,窗外的合欢树,也长成了参天的模样,就连猫咪小白也逐渐衰老,颓废的在爬阳台,颐养着最后的时光

  有人说,老陆啊,你也招个小姑娘来给撑撑门面啊,洗个头什么的,你没有见几个老主顾都被有妹子的发廊给拉走了。那双嫩白的小手在头上抓搓着,比你这老爪子可舒坦多了。

图片 3

  老陆只会憨憨地笑,说,我可雇不起。要享受,你们也去。

  橙子小姐从书桌上翻开那些那些厚厚的记事本,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上面的灰尘,就像当初她小心翼翼爱上沙子先生一样:

  临近过年,老街热闹起来,大商场小店铺生意也多了。

  2009年,8月4日 天气晴朗。

  西大街一家大商场忽然失火了,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几十号人逃生不及,在火烟中丧生。老街一下子就冷清了,被巨大的伤痛笼罩住了。

  “算算看,已经是沙子先生毕业的第二年,他辗转成都,后来回到了长沙 。

  街道处理事故的人找了几家理发店,请去给过世的几十个人修面整容,打理干净了好让死者家里人来认领。给死人理发梳头,没有一家发廊愿意干,这种晦气的事情会影响生意的。

  我看见他眉宇间隐藏的不快乐,

  街道人找到了老陆。

  我看见他欲语还休的沉默。

  老陆闷头吧嗒吧嗒地抽烟,烟雾弥漫着老陆没有表情的脸。

  可是我不能为他做点什么。

  街道的人很着急,说价钱好商量,价钱好商量啊。

  他对我说:“你不是肖克邦,你根本不懂我的哀伤。”

  几个老客户说,老陆啊,你这招牌立起来几十年,能做成剃家可是不容易啊。想好了,接了这趟活儿,你的店就开到头喽。老街人都讲究个运气,谁还来你这店里找晦气啊。

  然而事实上,我懂的他的哀伤,我知道离开学校以后,那个叫做大头的女孩,一直都是他午夜梦回时声声呼唤的对象。

  老陆看看门店的招牌,说,死者为大啊。咱不能让这些不幸的人,走了也憋憋屈屈的吧。

  2010年,10月7日 ,秋高气爽。

  老陆把烟抽足,收拾好工具,说,走吧,做活儿。

  “
沙子先生开始彻夜无眠的游走在各个论坛,玩着对联,拽着诗词,时而与漂亮妹子调侃,时而沉着冷静的冒充着大爷。

  老街人后来说,当时夕阳西下,老陆离去的背影很是悲壮呢。

  我从他笑成月牙形的眼睛里读懂,他其实已经没有初回长沙时的那么多忧伤

  老陆跟随街道的人,走进了一个大仓库,火灾遇难的人并排躺了一地。

  承平岁月不弃,如一朝暖暖花期,我爱,最是他笑成花朵把我变成花痴的模样。

图片 4

  2010年,12月15日。起风了。

  老陆就从眼前的第一个人做起,烧热水,洗脸,洗头,修面,理发,一丝也不马虎。老陆把一个一个的逝者抱在怀中,禁不住泪流满面,实在不忍观之,他索性闭着眼睛,用盲剃的技艺给逝去的生命细细打理。一个女孩,头发烧焦了,纠结在一起,如果梳理头发就会掉光了。老陆第一次给女孩做起了发型,那发型做的和女孩的仪态非常熨帖,街道的人都禁不住打出敬佩的手势。所有的活计做停当了,老街已经迎来了第一缕曙光。老陆收拾好工具,推辞了街道人递给的报酬,踉跄着走出仓库。

图片 5

  老陆的事在老街流传着,人们敬佩老陆,可是没有人愿意来老陆的店里理发刮脸了。

  “这个冬天真的很冷很冷,围巾再也裹不住西边吹过来的寒风,夹杂着细雨,一点一点的浸透肌肤,直达心灵。

  老陆索性关掉了店铺,摘掉了招牌,去丽景门下看看别人下棋,到茶馆里泡壶茶,听听戏。

  收到沙子先生的短信,他说,生日快乐!

  老陆每次路过发廊,总是禁不住停下脚步,抻长脖子往店里瞅瞅,看着年轻孩子们在店里忙活,他的手就不由自主地活动着,仿佛手中还拿着理发推子。

  我回复了一条,谢谢你记得生日记得我。”

  春节过后,老陆不见了,老街的巷头街尾再也没人见到过老陆。

  2011年,11月9日,多云,雾蒙蒙。

  后来有人说,在新疆某个牧场见到过老陆,老陆正兴高采烈地剪羊毛呢。

  “ 从湘西回来的沙子先生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忧郁的眼神藏着的悲伤,一首《诉衷情》填的意境满满的是人有意事无常。那个叫做水墨的姑娘怎么也没有将他的悲伤释放,那一夜,他醉卧在了沱江。

  老街再无剃家。

  沙子先生开始喜欢上了叫做酒的东西。

  每夜每夜的醉到很晚。

  我突然开始揪心的心疼,假如我是大头,假如我是水墨,假如我是千千万万个他中意的女孩中的一个,我势必会倾其一生温柔,许他安然。”

图片 6

  橙子小姐实在是看不下去那些泛黄的记事本了,轻轻的合上。记事本上记载的都是关于沙子先生的点点滴滴,因为她的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仰起头,嘴角是苦涩的咸。它把那些记事本小心翼翼的装进收纳箱,小心翼翼的,不再去碰触快要结痂的伤。

  橙子小姐默默的喜欢了沙子先生那么多年。

  在一个飘雪的傍晚,沙子先生说,做我女朋友吧,我们试试看,而我,对你不讨厌,而你,正好对我也喜欢。

  从此以后,幸福的橙子小姐以为,这便是爱神的眷顾。

  沙子先生刚刚开始的时候还每日对橙子小姐嘘寒问暖,嫣然一副情侣的模样。当这份新鲜被岁月无情风干以后,敏感的橙子小姐发现他却渐行渐远。

  她守着手机屏幕,不肯错过每一个消息提示,她不想让沙子先生感受到那种想要找她时找不到的失落感,她抱着手机傻傻的等待在每一个深夜。

  杯子里的开水都凉透了,

  蒸汽在玻璃上结成了冰花 ,

  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没有问他,

  那件半成品的毛衣估计也用不上了吧,

  磕磕绊绊的熬过了冬天,

  却遗失在了初夏。

  时间消磨掉了太多太多的美好,也吹散了诺言如扬沙,沙子先生说的年底领证的事,后来的后来,也再也没有提过。

图片 7

  橙子小姐经历了无数个等待之后,直到把希望等待成了绝望。把眼前等成了天涯。

  记不清那谁说过,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就犹如你无法感动一打心底儿不爱你的人一样。无用功做的太多,都会累的,爱情不是一个的独角戏,而是两个人的互动,没有回应的爱,最后都变成了苍白。

  也许,这就是爱情,先是红了脸,后来红了眼,终究都不过是一场梦,梦醒,各自南北。

  当收拾完这些残局的时候,青春也所剩无几。
橙子小姐听着外滩古老的钟声一刻钟一刻钟的敲响,她知道,她再也荒废不起了,何必用自己的青春去调教别人的老公,到头来,还那么的认真。

  橙子小姐对沙子先生说 ,当初我不是肖克邦,但我了解你的悲伤。

  如今,你是“肖克邦”,但你却永远弹奏不出我的悲伤。

图片 8

   

   一个写故事的自由撰稿人:傻的可以

    QQ/微信:360193904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PS::如果你在她的故事里找到了你的影子,请私戳微博,微信,我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