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之风与乡之雨的恋情还在继续,  母爱是超越生与死的爱

  编辑荐:从那时起,它与我的缘分便已注定,缘深,情亦深。时光改变了我和它的模样,却不曾改变它对我的依赖和我对它的喜爱。

  一位慈爱的母亲手中的线,为她任性的儿子做衣服“母爱就像这根又细又密的线,一针一针地编织着爱的屏障,保护着我的孩子。“可是有多少爱有一寸长的草,引自三春晖“母爱浸透每个孩子的血液,温暖我们的心,但不要求回报。在母爱面前,生与死不再重要。母亲只为自己的孩子而生,甚至可以为自己的孩子而死。

  故乡美,美如天中明月,清澈透亮;故乡美,美如水中白鲤,纯洁高雅。每次抚过你,都令我如沐春风,每次亲吻你,都让我不舍北离,还盼来年南归。

  刚进家门,家中的猫就朝我跑来,叫了几声,开始在我脚边磨蹭起来,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像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亚美尼亚地震后,在首都埃里温,一对埋在瓦绍堆下8天的母女奇迹般地获救。这个只有三岁的孩子依靠吮吸母亲的血液来维持生命。考古学家在古城庞贝发现了一层被火山岩浆掩埋的中空岩层,将石膏倒入其中,冷凝后挖出,显示出一个母亲紧紧地依偎着婴儿的石膏图像。

  乡之风,怎肯割舍!故乡的风,温柔又高雅。风是一位艺术家,宛如缪斯女神一般。每当她不声不响地经过你的窗台,总会为你拉一曲忧伤深远的二胡,向你道一声晚安。她走过河旁的一株株翠柳,翠柳便开出翠绿,那是生命的气息。她从天空飘过,天空便下出纷纷白雪,那是悠远的意境,飞向悠远的天空,然而回头,却已是阔别千里。思乡之风,何不为?

  不同于狗的忠诚却有些低贱的形象,猫似乎一直是高贵的象征,充满了灵气,也正因如此,家猫自传入中国以来,就备受文人墨客青睐,有许多人都是资深猫奴。又因为家猫似狸而小,他们又亲切地称猫为“狸奴”。宋代大文学家黄庭坚还写过一首诗说他向别人乞一只猫来养:“秋来鼠辈欺猫死,窥瓮翻盘搅夜眠。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这首诗里,黄庭坚家里的猫死了,他向别人求一只猫来养。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失去猫的惋惜和乞要新猫的急切心情,活脱一副猫奴模样。而另一位大诗人陆游也是一个著名的猫奴,陆游写过《赠猫》:“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惭愧家贫策勋薄,寒无毡坐食无鱼。”在他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一)》中也有“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溪柴火软毛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的诗句,可谓是一个顶级猫奴了。

  什么是母爱?人们都称赞母爱的博大无私,但我认为这是母亲最充实、最平凡、最纯真的情感——对孩子的爱。母爱可以说是白开水,无色无味,晶莹剔透。虽然淡白开水没有饮料的诱人颜色,但它的甜味是最常见的,滋养着干燥沙哑的声音母爱可以说是挂在夜空中的月亮。同样,它明亮、洁白、完美无瑕。它散发出柔和的光线,无论是缺失的还是圆形的,足以照亮旅行者脚下的道路。它不像灿烂的星星那样耀眼,而是无声地发出自己所有的光。柔和的光落在晶莹的露珠上,折射出母亲温柔的微笑。母爱可以说是一棵坚韧的小草,“野火永远不会完全吞噬它们,它们在春风中又长高了”,永远不会熄灭。也许你有时任性淘气。你肆意践踏这种草。它已经被践踏到腰部,但他不会抱怨或离开你。像往常一样,他会固执地低下头,挺起胸膛为你绽放绿色。

  乡之雨,怎愿抛弃!渴了,便是他的酒。一樽清酒,悠远长久。一滴甘露,可滋润万物。雨,这位温文尔雅的先生,每个季节都会给你不一样的惊喜。春,她就是风的舞伴,华尔兹美得让人沉醉。催开了一点新绿,催开了已经封存一个冬天的河流,使万物复苏。夏,他与风来了一曲气势浩大的交响曲,雨如豆点,从天而降,滋润万物。秋,他与风来了一场欢快的小圆舞曲,使万物丰收,地里农民开出了笑脸。冬,他与风离别“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一场优雅的恋情,回头,两人却已相隔千万里。

  此外,明朝嘉靖皇帝也是一个猫奴。他养了很多的猫,设置了“猫儿房”,三四百的近侍专门负责养猫,平时还会吸猫,可以说是猫奴皇帝了,特别是有一只叫做“霜眉”的猫,很得嘉靖的恩宠,这只猫去世的时候,嘉靖非常难过,于是就将之葬于万岁山北侧,命为“虬龙冢”,立碑祭祀。后来又有一只嘉靖喜爱的狮猫去世了,嘉靖为它制做了金棺,葬在万寿山之麓,还让大臣们写文超度,一个叫袁炜的侍讲学士,写出了“化狮作龙”的诗句,嘉靖很高兴,被提升为少宰,加一品入内阁,由此可见嘉靖对猫的喜爱……

  也许你还在抱怨妈妈的唠叨。也许你仍然在抱怨你母亲的缺乏。也许,你无情地伤害了你的母亲,但并不这样认为。当然,母亲不会因为你的无知而被分开,母爱也不会被削弱,但是你的无知、你的无理行为会使母亲的眼角更加鱼尾纹,会使母亲的头发更加银色,会使母亲的心剧烈地拉扯疼痛。别抱怨了。关心她,理解她,不要让她生气,不要让她伤心流泪你需要知道母亲的唠叨有多珍贵。你必须知道,事实上,母亲也很脆弱,她需要你照顾她。你必须知道被母亲爱是多么幸福。不要等到我后悔的那一天,那就太晚了,你会后悔一辈子。

  乡之物,怎要别离!想到明天我就要远走,不回头,千里之外,不知君还记否?地中那一棵棵的麦苗,金光映着笑脸一起在这田野里飘散,每一次归家,都是一转又一转的山路。如今只是一条高速;每一次归家,都是一条又一条的田垄小径,如今早已修成大路。不论归乡的路如何改变,亲人们都呼叫得那么亲切,那么真挚,让人在凛冽的寒风中感到深切的温暖。家乡,最喜之食,为面,南阳有滋补烩面,郑州有炝锅烩面,洁白的面丝中透着浓浓的香气,化为一股暖流流入腹中。即使人在千里之外,也不会忘记。

  这些事例,都说明了猫自古以来便为人们所喜爱,而我自小也成长于群猫环绕的环境中,听着猫叫声,抚摸着那柔软的皮毛,看着它那惬意的样子,似乎心也被融化了。记忆里的每个冬夜,它都会钻进我的被窝,我们互相取暖,就像陆游诗中所说:“溪柴火软毛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一起进去温暖的梦乡。而这样慵懒惬意的日子,至今已经有十余年了……

  母爱是超越生与死的爱。请不要在它面前伤害她。趁还有时间,请爱你的母亲。转过身,拥抱他的母亲,说,“我爱你”!

  乡之风与乡之雨的恋情还在继续,可我早已不能见证他们的爱情。乡之物一直在造福乡之人,可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年纪轻轻的人了。故乡,永远是我心中最纯净的地方。我要南归,我要南归!不会去做北方的孤雁。为故乡写下自己的最后一笔

  已经不记得初遇时是什么场景,只记得在此后的岁月里,它就一直陪伴在我的身旁,直到现在。还记得它幼年时大大的眼睛、奶声奶气的叫声,还有那被弹珠引逗的身姿,也记得年长后的慵懒,阳光下眯着眼睛舒展着身体,也会在猎物来临时选择果断出击,不论是飞禽还是老鼠。家中养的鸟雀,无一例外成为了它的口腹之物,除了无奈,只剩下些许嗔怪了。这些场景在我的生命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每一次回忆,都似乎可以感觉肚子上有隐隐的被压迫的感觉,那是它时常卧在上面的印记,经年不曾褪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它似乎很佛系,有肉时则食肉,无肉时则吃菜;有牛奶时占着不放,无牛奶时清水亦香;有火炉时静卧其侧,无火炉时漫游世界。它似乎也很“激进”,不开心时会彻夜不归,被惹怒时也会低声嘶吼,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但于我而言,它是狸奴,更是好友。它是寂寞时的清歌,是倾诉时的听者,是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生命里极重要的一个同行人。

  赞赏支持

  此次回家,发现它身形较以前略微消瘦了,不知是忙于农事的父亲没有照顾好它,还是生命将尽的前兆。十几年来,总是担心它会挺不过来,却每次都意外发现它完好无损,然而时间越长,这种担心却越有可能变为现实,越来越接近猫的生命极限,也意味着意外的发生概率越来越大,也许某一天的夜不归宿,就是此生的无缘再见。日本的小说家野坂昭的《萤火虫之墓》里曾说:“珍惜今天,珍惜现在,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倘若如此,不知余生还会不会与猫为伴,不知还会不会再迎一只小小狸奴。

  说了这么多,初遇的情景似乎越来越清晰了。记得从奶奶家迎来一只猫,一身白色,却因为是指母猫而被父母嫌弃,便又捉来一只猫,花色,却依然是只母猫,只是这次没有再去捉猫了,父母也默许了这个事实,把它接纳为家里的一员。从那时起,它与我的缘分便已注定,缘深,情亦深。时光改变了我和它的模样,却不曾改变它对我的依赖和我对它的喜爱。我们都慢慢变老了,但我们对彼此的感情,仍然是“裹盐赢得迎得小狸奴”时的纯粹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