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孩子喝多后带走,红裙女子闻声回身向宫装女子盈盈一拜

图片 6

乌云遮天,她沉溺文字里如蛇盘绕山间。他回眸,她出现,一见钟情彼此有了好感。

  红裙女子倚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片片红枫悠悠飘落。她望向北方,琥珀色的瞳孔失了焦距。

1、

她纠缠于婚姻的边缘,离殇,再婚怕缘浅。他情海里颠簸,她醉入痴心的谜团。

  城门中走出一个宫装女子,她走向红裙女子。

在沿江路这个最火的酒吧,我注意到一个女孩子,她舞跳的很好,引得周围的人一直吹口哨,我趁着她中途下来休息的时候,上前搭讪,还好,没受到震耳欲聋的音乐的影响,我们聊的很嗨,刘峰儿凑了过来:

他与她视频聊天,似一粒种子在他心田萌芽钻出地面。

  “巫女大人又在等他了么?”宫装女子问道。

“嗨,美女,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一颗心有了罪恶感;一颗心感觉是被骗。

  “公主。”红裙女子闻声回身向宫装女子盈盈一拜。

“好呀,不过一杯不够呀,我们可是有三个人。”

“分手吧,不值得你留恋。”

  “巫女大人不必多礼。”宫装女子伸手轻抬,示意红裙女子不必多礼,“大人可是又想那人了?”

“哈哈,没问题呀,管够。”

图片 1

图片 2

刘峰冲我眨了眨眼睛,我明白他的意思,刘峰是我大学同学,是住在我上铺的兄弟,现在,他多了一个绰号——“夜店小王子”,自从女友出国留学抛弃他之后,他就放飞自我,经常混迹于各大夜场,搭讪的口才、酒量都有了飞跃。他惯用的伎俩就是喝快酒,把女孩子喝多后带走,第二天一拍两散,用他的话说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要你做我的新娘,再哭成了花脸猫,难看。” 他对她诚恳的坦言。

  “浅的心思公主还不懂吗?”红裙女子苦涩一笑,“我等了他五年,想了他五年,今年已是第六个年头了吧?”

图片 3

“喜欢你的善良,不会让一线希望残忍的断线,我的花轿承载你的梦幻。”她听后,泪挂腮边。踏进岁月的长河坎坷中拼搏,忧伤夹杂着凄婉。

  “浅儿,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作践自己值得吗?”静雅公主叹了口气,心疼的看着对面的巫女。

一排“轰炸机”摆了上来,刘峰用打火机点燃,火焰一下子就起来了,熊熊燃烧,他插上吸管一口气喝完了,喝完以后还来了个仰天长啸,引得不少人侧目。女孩子毫不示弱,一样的动作,甚至更加熟练,我们五个人轮着喝了一遍,出乎我们的预料,三个女孩子好像都没啥事儿,刘峰的劲头上来了,他竟然叫了5杯“恶魔坟场”,五个人干杯,我硬着头皮喝了下去,感觉一股灼烧感,从口腔、到喉咙,再充满了整个胃部,胃里面翻江倒海,我赶紧跑去了洗手间,一阵狂吐之后,我漱了漱口,洗了把脸,喘着粗气回到了座位上。

不久,不再渴望爱情。她懂得爱就是放手,文字里修心历练。

  “姐姐,浅儿不苦,浅儿爱他。红裙巫女嫣然一笑,笑容中是满满的爱恋,“姐姐,你看,我的头发已经快及腰了,他说过,待我长发及腰,他必凯旋归来,前来迎娶我,我相信,他不会骗我。”

刘峰已经不行了,趴在桌子上,我赶紧掏出电话,打给胡师傅,胡师傅是代驾公司的,刘峰是他的老客户,每次刘峰喝多了,都是胡师傅负责把他送回住处。

他和她视频,他笑得微甜有点腼腆,说 :
“你为何走出我的心田?爱不是罪,是如何让爱如烟花璀璨!

  “是呢,姐姐的小浅儿也长大了呢!”公主疼惜的揉着妹妹的头发。

女孩儿和我一人一边,扶着迷迷糊糊的刘峰走出了酒吧,不一会儿,胡师傅骑着电动车就来了,我把刘峰的车钥匙扔给他:

  她们是至亲的姐妹,她们的感情很好。然而,帝情,凉薄意,最是无情帝王家。她们生错了地方,所以,她们注定无法像寻常人家的姐妹那样相处。

“胡师傅,拜托了!”

  姐姐静雅,是夜耀国的长公主;妹妹末浅是夜耀国的巫女大人。在人前,她们无法姐妹相称,只因这身分的不同。

“放心吧,都是老朋友了”

  巫女与年轻的将军相爱了。在将军与巫女定亲的那年,北方蛮族进犯夜耀边境。将军主动请缨出征,皇帝陛下恩准。

刘峰躺在车后座,胡师傅开车带他走了,剩下我和姑娘,姑娘问:

  将军临别之时让巫女等他凯旋。巫女虽有不舍,但她了解她的心上人。她日日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等候心上人的凯旋。不成想,将军却是一去五年。

“还进去么?”

  巫女的青丝长了又剪,剪了又长。长公主心疼妹妹,劝她不要在等了。巫女扬起幸福的笑容对她说:他必会凯旋。

“还进啥呀,我刚才都吐了。”

  将军的生辰在八月,这日,巫女又站在了枫树下。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要回来了。

“哈哈哈”女孩子捂着嘴猛笑,“你这哥们儿,存心想把我们几个灌醉,他可是不知道我们几个是酒精考验的老司机了,哈哈。”

  她是巫女,但她却从不占卜他们的结局。如果提早知道结局,那么这段爱情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那,老司机,你一会儿去哪里?”

  渐渐的,一身绒装牵着战马的英俊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红裙巫女笑了。她看着他不急不缓的向她走来。终于,那人停在了她的面前。

“去……”

  “我回来了。”

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回了我的住处。

  “欢迎回来。”

2、

  他将她拥入怀中。

第二天醒来,我们彼此才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她说:“我们算什么?一夜情?炮友?”

图片 4

我说:“你觉得呢?”

  “我好想你。”

图片 5

  “我也想你。”

“我觉得?我觉得挺奇怪的,要是一夜情,要是炮友,哪有带回家的呀?你这明显不符合套路呀,你要是也是单身的话,要不,咱俩就谈谈恋爱呗,反正,我有很久没谈过恋爱了。”

  “浅儿。”

“谈谈就谈谈呗,谁怕谁呀。”

  “嗯?”

没几天,女孩儿就收拾自己的东西住了进来。

  “我们成亲吧。”

女孩子真的不错,虽然头发染的五颜六色,身上好多处文身,但住在一起后,让人感觉很舒服。我一下班就会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回家做饭。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我学会了做饭炒菜,手艺还不错,她喜欢我做的饭,吃过饭,就抢着刷碗,她也非常爱干净,把房间收拾的清清爽爽。吃过晚饭后,我们喜欢在小区里面散散步,她挽着我的胳膊,我们边走边聊天,天南海北的扯,从叙利亚形势到戛纳影展红毯秀,在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短。散完步,回到房间,她喜欢看一些综艺节目或者是电视剧,还硬要拉着我陪她一起看,她超级喜欢韩国的玄彬,而我却不知道玄彬是谁,她笑话我土鳖,立志要把我培养成韩粉,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了一些韩国明星。

  ”好。”

我们两个反而连酒吧都很少去了。

她有时候神龙见首不见尾,跟我打个招呼就出门好多天,回来后,告诉我,跟朋友去韩国、日本玩了。她知道我喜欢喝茶,就从日本带回来一把纯手工的铁茶壶送给我,茶壶很重,煮茶很好喝。

她每晚睡觉前,都要问一遍:

“你爱我吗?”

“爱呀”

“会一直爱么?”

“会呀”

“会跟我白头到老么?”

“会呀”

得到肯定的答案,她开心的钻到我的怀里,枕上我的胳膊,然后说:

“叮叮咚咚,睡觉啦!”

3、

我想我是爱上她了。

趁着刘峰去法国出差的机会,我让他给我代购卡地亚的LOVE戒指,我知道她最喜欢这个牌子。

刘峰回来了,我去找他,他一见到我就嚷嚷:

“你丫没病吧,酒吧里认识的,玩玩算了,你还真想娶回家呀?”

“是的,你以后要称呼嫂子了。”

“我靠,你不是来真的吧。”

“这次哥们儿就是来真的。”

“兄弟,咱说归说,闹归闹,酒吧里面的女孩子,我看就算了吧,你跟我不一样,我是人渣我知道,你不同,你太重感情了,你不能因为忘不了姗姗,就找跟她长得像的女人吧。”

“你误会了,我不是因为她长的像姗姗才找她,其实,我早已经忘了姗姗了。”

“你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么?到头来,我怕受伤的还是你。”

“行了,赶紧拿过来吧,怎么一个大老爷们儿,今天这么啰嗦。”

4、

我揣着戒指兴冲冲的回到家,却看到房间漆黑一片,她灯都没开,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我吓坏了,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她开了口:

图片 6

“我前男友,你知道的,那个富二代,又来找我了,求我原谅他,他想跟我重新开始。”

“那……,那赶紧着上呀,富二代呀,一辈子不用发愁了!”

“真的么?那……,那我真去了?”

“去吧,去吧,富二代看上你,还不够你牛逼的?傻瓜才不去呢。”

“你真的没事儿吧?”

“傻丫头,我有什么事儿,去吧。”

第二天,她收拾东西走了。

她走后,我好久没有收拾过房间,那把她从日本带回来的茶壶,我再也没用过,放在展示架上,落了很多灰。

我打开手机,翻找着里面的照片,姗姗去世之前的照片,她笑容满满的,跟女孩儿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