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神福玻斯的儿子法厄同跨进宫殿,他的父亲宙斯已经变成公牛

 
    秦朝末年,各地人民纷纷举行起义,反抗秦朝的暴虐统治。农民起义军的领袖,最著名的是陈胜、吴广,接着有项羽和刘邦。下面,讲一个项羽破釜沉舟的故事。 

  太阳神的宫殿,是用华丽的圆柱支撑的,镶着闪亮的黄金和璀灿的宝石。飞檐嵌着雪白的象牙,两扇银质的大门上雕着美丽的花纹和人像,记载着人间无数美好而又古老的传说。一天,太阳神福玻斯的儿子法厄同跨进宫殿,要找父亲谈话。他不敢走得太近,因为父亲身上散发着一股炙人的热光,靠得太近他会受不了。

  腓尼基王国的首府泰乐和西顿是块富饶的地方。国王阿革诺耳的女儿欧罗巴,一直深居在父亲的宫殿里。一天,在半夜时,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世界的两大部分亚细亚和对面的大陆变成两个女人的模样,在激烈地争斗,想要占有她。其中一位妇女非常陌生,而另一位,她就是亚细亚,长得完全跟当地人一样。亚细亚十分激动,她温柔而又热情地要求得到她,说自己是把她从小喂养大的母亲;而陌生的女人却像抢劫一样强行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走。“跟我走吧,亲爱的,”陌生女人对她说,“我带你去见宙斯!因为命运女神指定你作为他的情人。”

    有一年,秦国的三十万人马包围了赵国(那不是原来的那个赵国)的巨鹿(今河北省平乡县),赵王连夜向楚怀王(不是原来那个楚国的国王)求救。楚怀王派宋义为上将军,项羽为次将,带领二十万人马去救赵国。谁知宋义听说秦军势力强大,走到半路就停了下来,不再前进。军中没有粮食,士兵用蔬菜和杂豆煮了当饭吃,他也不管,只顾自己举行宴会,大吃大喝的。这一下可把项羽的肺气炸啦。他杀了宋义,自己当了“假上将军”,带着部队去救赵国。

  福玻斯穿着古铜色的衣裳。他坐在饰着耀眼的绿宝石的宝座上,在他的左右依次站着他的文武随从。一边是日神、月神、年神、世纪神等;另一边是四季神:春神年轻娇艳,戴着花项链;夏神目光炯炯有神,披着金黄的麦穗衣裳;秋神仪态万千,手上捧着芬芳诱人的葡萄;冬神寒气逼人,雪花般的白发显示了无限的智慧。有着一双慧眼的福玻斯正襟危坐,正要发话,突然看到儿子来了。儿子看到这天地间威武的仪仗正在暗自惊讶。

  欧罗巴醒来,心慌乱地跳个不停。她从床上坐起,刚才的梦还清晰地浮现在眼前,跟白天的真事一样分明。她呆呆地坐了很久,一动也不动。“天上哪一位神,”她寻思着,“给我这样一个梦呢?梦中的那位陌生女人是谁呢?我是多么渴望能够遇上她啊!她待我是多么慈爱,即使动手抢我时,还温柔地向我微笑着!但愿神让我重新返回到梦境中去!”

    项羽先派出一支部队,切断了秦军运粮的道路;他亲自率领主力过漳河,解救巨鹿。

  “什么风把你吹到父亲的宫殿来了,我的孩子?”他亲切地问道。

  清晨,明亮的阳光抹去了姑娘夜间的梦景。一会儿,和她年岁相仿的许多姑娘都聚扰过来,同她游戏玩耍。显然她们都是显赫家庭的女儿。她们陪她散步,并把她引到海边的草地上,这是姑娘们乐意聚会的地方。海边,鲜花遍地,美不胜收。姑娘们穿着鲜艳的衣服,上面绣着美丽的花卉。欧罗巴穿了一件长襟裙衣,光彩照人。衣服上用金丝银线织出了许多神生活的景致,这件价值无比的衣服还是火神赫淮斯托斯的杰作。善于呼风唤雨、常常引起地震的海神波塞冬曾把这件衣服送给利彼亚,那时他们正在热恋之中。后来,这件衣服成了传家宝,传到儿子阿革诺耳手上。欧罗巴穿上漂亮的衣服,楚楚动人。她跑在同伴的前头,奔到海边的草地上。草地上鲜花怒放,格外芬香。姑娘们欢笑着散了开来,采摘自己喜欢的花朵,有的摘水仙,有的摘风信子,有的寻紫罗兰,有的找百里香,还有的喜欢黄颜色的藏红花。欧罗巴也很快发现了她要找的花。她站在几位姑娘中间,双手高高地举着一束火焰般的红玫瑰,看上去真像一尊爱情女神。

    楚军全部渡过漳河以后,项羽让士兵们饱饱地吃了一顿饭,每人再带三天干粮,然后传下命令:把渡河的船(古代称舟)凿穿沉入河里,把做饭用的锅(古代称釜)砸个粉碎,把附近的房屋放把火统统烧毁。这就叫破釜沉舟。项羽用这办法来表示他有进无退、一定要夺取胜利的决心。

  “尊敬的父亲,”儿子法厄同回答说,“因为大地上有人嘲笑我,谩骂我的母亲克吕墨涅。他们说我自称是天国的子孙,其实不是,还说我是杂种,说我父亲是不知姓名的野男人。所以我来请求父亲给我一些凭证,让我向全世界证明我确是你的儿子。”

  姑娘们采集了各种鲜花,然后围在一起,坐在草地上,大家动手,编织花环。为了感谢草地仙子,她们把花环挂在翠绿的树枝上献给她。

    楚军士兵见主帅的决心这么大,就谁也不打算再活着回去。在项羽亲自指挥下,他们以一当十,以十当百,拚死地向秦军冲杀过去,经过连续九次冲锋,把秦军打得大败。秦军的几个主将,有的被杀,有的当了俘虏,有的投了降。这一仗不但解了巨鹿之围,而且把秦军打得再也振作不起来,过两年,秦朝就灭亡了。

  他讲完话,福玻斯收敛围绕头颅的万丈光芒,吩咐年轻的儿子走近一步。他拥抱着儿子,说:“我的孩子,你的母亲克吕墨涅已将真情告诉了你,我永远也不会否认你是我的儿子,不管在什么地方。为了消除你的怀疑,你向我要求一份礼物吧。我指着冥河发誓,一定满足你的愿望!”

  宙斯为年轻的欧罗巴的美貌深深地打动了。可是,他害怕妒嫉成性的妻子赫拉发怒,同时又怕以自己的形象出现难以诱惑这纯洁的姑娘,于是他想出了一个诡计,变成了一头公牛。那是怎样的一头公牛啊!它不是普普通通、背着轭具、拉着沉重大车的公牛,而是一头膘肥体壮、高贵而华丽的牛。牛角小巧玲珑,犹如精雕细刻的工艺品,晶莹闪亮,像珍贵的钻石。额前闪烁着一块新月型的银色胎记。它的毛皮是金黄色的,一双蓝色明亮的眼睛燃烧着情欲,流露出深深的情意。当然,宙斯在变形前,已经把赫耳墨斯叫到跟前,吩咐他做一件事。“快过来,我的孩子,我的命令的忠实执行者,”他说,“你看到腓尼基王国了吗?你快下去,把在山坡上吃草的国王的牲口统统赶到海边去。”赫耳墨斯立即鼓动翅膀,飞到西顿的牧场。他把国王的牲口从山上一直赶到草地,赶到阿革诺耳的女儿欧罗巴快乐地采集鲜花、编织花环的地方。可是赫耳墨斯不知道,他的父亲宙斯已经变成公牛,混在国王的牛群中。

    打这以后,项羽当上了真正的上将军,其他许多支军队都归他统帅和指挥,他的威名传遍了天下。
 

  法厄同没有等到父亲说完,立即说:“那么请你首先满足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吧,让我有一天时间,独自驾驶你的那辆带翼的太阳车!”

  牛群在草地上慢慢散开,只有神化身的大公牛来到山坡的草地上,欧罗巴和一群姑娘正坐在这里嬉戏。公牛骄傲地穿过肥沃的草地,可是它并不咄咄逼人,也不叫人感到可怕,它好像很温顺,很可爱。欧罗巴和姑娘们都夸赞公牛那高贵的气概和安静的姿态,她们兴致勃勃地走近公牛,看着它,还伸出手抚摸它油光闪闪的牛背。公牛似乎很通人性,它越来越靠近姑娘,最后,它依偎在欧罗巴的身旁。欧罗巴吓了一跳,不禁往后倒退几步。当她看到公牛只是驯服地站在那里,又壮着胆子走上前来。把手里的花束送到公牛的嘴边。公牛撒娇地舐着鲜花和姑娘的手。姑娘用手拭去公牛嘴上的白沫,温柔地抚摸着牛身,她越来越喜欢这头漂亮的公牛,最后壮着胆子在牛的前额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公牛发出一声欢叫,这叫声不像普通的牛叫,听起来如同是吕狄亚人的牧笛声,在山谷回荡。公牛温顺地躺倒在姑娘的脚旁,无限爱恋地瞅着她,摆着头,向她示意,爬上自己宽阔的牛背。

    破釜沉舟的意思是:比喻下决心不顾一切地干到底。

  太阳神一阵惊恐,脸上流露出后悔莫及的神色。他一连摇了三四次头,最后忍不住地大声说:“哦,我的孩子,我如果能够收回诺言,哪该多好啊!你的要求远远超出了你的力量。你还年轻,而且又是人类!没有一个神敢像你一样提出如此狂妄的要求。因为除了我以外,他们中间还没有一个人能够站在喷射火焰的车轴上。我的车必须经过陡峻的路。即使在早晨,马匹精力充沛,拉车行路也很艰难。旅程的中点是在高高的天上。当我站在车上到达天之绝顶时,也感到头晕目眩。只要我俯视下面,看到辽阔的大地和海洋在我的眼前无边无际地展开,我吓得双腿都发颤。过了中点以后,道路又急转直下,需要牢牢地抓住缰绳,小心地驾驶。甚至在下面高兴地等待我的海洋女神也常常担心,怕我一不注意从天上掉入万丈海底。你只要想一下,天在不断地旋转,我必须竭力保持与它平行逆转。因此,即使我把车借给你,你又如何能驾驭它?我可爱的儿子,趁现在还来得及,放弃你的愿望吧。你可以重提一个要求,从天地间的一切财富中挑选一样。我指着冥河起过誓,你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欧罗巴着实高兴,呼唤她的女伴们。“你们快过来,我们可以坐在这美丽公牛的背上。我想牛背上坐得下四个人。这头公牛又温顺又友好,一点也不像别的公牛。我想它大概有灵性,像人一样,只不过不会说话!”她一边说,一边从女伴们的手上接过花环,挂在牛角上,然后壮着胆子骑上牛背,她的女伴们仍然犹豫着不敢骑。

  可是这位年轻人很固执,不肯改变他的愿望,可是父亲已经立过神圣的誓言,怎么办呢?他不得不拉着儿子的手,朝太阳车走去。车轴、车辕和车轮都是金的。车轮上的辐条是银的,辔头上嵌着闪亮的宝石。法厄同对太阳车精美的工艺赞叹不已。不知不觉中,天已破晓,东方露出了一抹朝霞。星星一颗颗隐没了,新月的弯角也消失在西方的天边上。现在,福玻斯命令时光女神赶快套马。女神们从豪华的马槽旁把喷吐火焰的马匹牵了出来,马匹都喂饱了可以长生不老的饲料。她们忙碌地套上漂亮的辔具。然后父亲用圣膏涂抹儿子的面颊,使他可以抵御熊熊燃烧的火焰。他把光芒万丈的太阳帽戴到儿子的头上,不断叹息地警告儿子说:“孩子,千万不要使用鞭子,但要紧紧地抓住缰绳。马会自己飞奔,你要控制它们,使它们跑慢些。你不能过分地弯下腰去,否则,地面会烈焰腾腾,甚至会火光冲天。可是你也不能站得太高,当心别把天空烧焦了。上去吧,黎明前的黑暗已经过去,抓住缰绳吧!或者……可爱的儿子,现在还来得及重新考虑一下,抛弃你的妄想,把车子交给我,使我把光明送给大地,而你留在这里看着吧!”

  公牛达到目的,便从地上跃起,轻松缓慢地走着,但仍使欧罗巴的女伴们赶不上。当它走出草地,一片光秃秃的沙滩展现在面前时,公牛加快了速度,像奔马一样前进。欧罗巴还没有来得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公牛已经纵身跳进了大海,高兴地背着他的猎物游走了。姑娘用右手紧紧地抓着牛角,左手抱着牛背,海风吹动着她的衣服,好像张开的船帆。她非常害怕,回过头张望着在远方的故乡,大声呼喊女伴们,可是风又把她的声音送了回来。海水在公牛身旁缓缓地流过,姑娘生怕弄湿衣衫,竭力提起双脚。公牛却像一艘海船一样,平稳地向大海的远处游去。不久海岸消失了,太阳沉入了水面。在夜色朦胧中,惊恐不安的欧罗巴除了看到波浪和星星外,什么也看不到,她感到十分孤寂。

  这个年轻人好像没有听到父亲的话,他嗖的一声跳上车子,兴冲冲地抓住缰绳,朝着忧心忡忡的父亲点点头,表示由衷地感谢。

  公牛驮着姑娘一直往前,在游泳中迎来了黎明,又在水中游了整整一天。周围永远是无边无际的海水,可是公牛却十分灵巧地分开波浪,竟没有一点水珠沾在他那可爱的猎物身上。傍晚时分,它们终于来到了远方的海岸,公牛爬上陆地,来到一棵大树旁,让姑娘从背上轻轻滑下来,自己却突然消失了。姑娘正在惊异,却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俊逸如天神的男子。他告诉她,他是克里特岛的主人,如果姑娘愿意嫁给他,他可以保护姑娘。欧罗巴绝望之余便朝他伸出一只手去,表示答应他的要求。宙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后来,他又像来时一样地消失了。

  四匹有翼的马嘶鸣着,它们灼热的呼吸在空中喷出火花。马蹄踩动,法厄同让马儿拉着车辕,即将启程了。外祖母忒提斯走上前来,她不知道外孙法厄同的命运,亲自给他打开两扇大门。世界广阔的空间展现在她的眼前。马匹登上路程飞速向前,奋勇地冲破了拂晓的雾霭。

  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欧罗巴从昏迷中渐渐醒了过来。她惊慌失措地望着四周,呼喊着父亲的名字。这时候,她想起了发生的事情,于是十分哀伤地怨诉着:“我是个卑劣的女儿,怎么可以呼喊父亲的名字?我不慎失身,必须忘掉一切!”她仔细地审视周围,心里反复地问着:“我从哪儿来,往哪儿去?难道我真的醒着,这件丑事难道是真的吗?不,我肯定是无辜的,她许只是一场梦幻在困扰我。”

  马匹似乎想到今天驾驭它们的是另外一个人,因为套在颈间的辄具比平日里轻了许多,如同一艘载重过轻。在大海中摇荡的船只,太阳车在空中颠簸摇晃,像是一辆空车。后来马匹觉察到今天的情况异常,它们离开了平日的故道,任性地奔突起来。

  姑娘说着,用手揉了揉双眼,她好像想驱除丑恶的梦魇似的。可是那些陌生的景物还在,不知名的山峦和树林包围着她,大海的波涛汹涌澎湃,冲击着悬崖峭壁,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隆声。绝望之中,姑娘忿恨不已,她高声地呼喊起来。“天哪,要是该死的公牛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折断它的牛角,可是这只能是一种愿望而已!家乡远在天边,我除了死还有什么出路呢?天上的神,给我送上一头雄狮或者猛虎吧!”可是猛兽没有出现,她看到的只是一片陌生的景物。太阳从蔚蓝的天空里露出了容光焕发的笑脸。就好像被复仇女神所驱使,欧罗巴突然跳起来。“可怜的欧罗巴!”她大声地呼号着,“如果你不想结束这种不名誉的生活,难道你不会感到父亲会咒骂你吗?你难道愿意给一位野兽的君王当侍妾,辛辛苦苦地为他当女佣吗?你怎么可以忘掉自己是一位高贵国王的公主?”

  法厄同颠上颠下,感到一阵颤栗,失去了主张,不知道朝哪一边拉绳,也找不到原来的道路,更没有办法控制撒野奔驰的马匹。当他偶尔朝下张望时,看见一望无际的大地展现在眼前,他紧张得脸色发白,双膝也因恐惧颤抖起来。他回过头去,看到自己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程,望望前面,路途更长。他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是呆呆看着远方,双手抓住缰绳,既不敢放松,也不敢过分拉紧。他想吆喝马匹,但又不知道它们的名字。惊慌之余,他看到星星散布在空中,奇异而又可怕的形状如同魔鬼。他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不由自主地松掉了手中的缰绳。马匹拉动太阳车越过了天空的最高点,开始往下滑行。它们高兴得索性离开了原有的道路,漫无边际地在陌生的空中乱跑,一会儿高,一会儿低,有时几乎触到高空的恒星,有时几乎坠入邻近的半空。它们掠过云层,云彩被烧烤得直冒白烟。后来,马儿又漫不经心地拉着车,差点撞在一座高山顶上。

  惨遭命运遗弃的姑娘痛恨万分,她想到了死,可是又拿不出死的勇气。突然,她听到背后传来一阵低低的嘲笑声。姑娘惊讶地回过头去,她看到女神阿佛洛狄忒站在面前,浑身闪着天神的光彩。女神旁边是她的小儿子爱情天使,他弯弓搭箭,跃跃欲试。女神嘴角露着微笑,说:“美丽的姑娘,赶快息怒吧!你所诅咒的公牛马上就来,它会把牛角送来给你让你折断。我就是给你托梦的那位女子。欧罗巴,你可以聊以自慰了吧!把你带走的是宙斯本人。你现在成了地面上的女神,你的名字将与世长存,从此,收容你的这块大陆就按你的名字称作欧罗巴!”

  大地受尽炙烤,因灼热而龟裂,水分全蒸发了。田里几乎冒出了火花,草原干枯,森林起火。大火蔓延到广阔的平原。庄稼烧毁,耕地成了一片沙漠,无数城市冒着浓烟,农村烧成灰烬,农民被烤得焦头烂额。山丘和树林烈焰腾腾。据说,黑人的皮肤就是那时变成黑色的。河川翻滚着热水,可怕地溯流而上,直到源头,河川都干涸了。大海在急剧地凝缩,从前是湖泊的地方,现在成了干巴巴的沙砾。

  欧罗巴恍然大悟,她默认了自己的命运,跟宙斯生了三个强大而睿智的儿子,他们是弥诺斯、拉达曼提斯和萨耳珀冬。弥诺斯和拉达曼提斯后来成为冥界判官;萨耳珀冬是一位大英雄,当了小亚细亚吕喀亚王国的国王。

  法厄同看到世界各地都在冒火,热浪滚滚,他自己也感到炎热难忍。他的每一次呼吸好像是从滚热的大烟囱里冒出来似的。他感到脚下的车子好像一座燃烧的火炉。浓烟。热气把他包围住了,从地面上爆裂开来的灰石从四面八方朝他袭来。最后他支持不住了,马和车完全失去了控制。乱窜的烈焰烧着了他的头发。他一头扑倒,从豪华的太阳车里跌落下去。可怜的法厄同如同燃烧着的一团火球,在空中激旋而下。最后,他远离了他的家园,广阔的埃利达努斯河接受了他,埋葬了他的遗体。

  福玻斯目睹了这悲惨的情景,他抱住头,陷于深深的悲哀之中。

  水泉女神那伊阿得斯同情这位遭难的年轻人,埋葬了他。可怜他的尸体被烧得残缺不全。绝望的母亲克吕墨涅与她的女儿赫利阿得斯(又叫法厄同尼腾)抱头痛哭。她们一连哭了四个月,最后温柔的妹妹变成了白杨树,她们的眼泪成了晶莹的琥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