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诗现状与发展,阅读思维课在北京百万庄图书大厦进行

图片 2

近日,由奇想国童书打造的北京阅读季“百家千场”活动之“大孩子最爱玩什么游戏?侦探来破案/警察抓小偷!”阅读思维课在北京百万庄图书大厦进行。该课程为第十七届北京国际图书节“百家千场”系列阅读活动之一,由奇想国童书与北京百万庄图书大厦联合举办。课程的开展基于奇想国童书出版的图画书《鸽子大侦探》与儿童文学《森林警察局》,以活动的开展将书本内容拓展至实际,使小读者与家长对书中所涉及的阅读思维产生更全面的认知。

桂宝,是热门漫画《疯了!桂宝》中那个古灵精怪的胖小孩,细长的眼睛、小耳朵、大脸盘,上厕所、吃饭……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在他的世界里都会变得十分搞笑。

记者从2019年8月20至21日在安徽宏村举办的首届“童诗现状与发展”研讨会上获悉,国际儿童诗歌学术会议——“童诗中国论坛”2020年将在李渔故里浙江省兰溪市举办。

此次课程邀请奇想国儿童文学编辑部主任杨雪枫老师进行采用“导师授课+进阶游戏”的形式,分为“图画书讲读”“文学领读”“推理小测试”三个步骤,就“侦探小说对阅读思维的培养”为题进行深入的分析学习及实践探讨,为孩子们带来了充实而精彩的一天。课程从图画书《鸽子大侦探》故事引入,使用侦探推理逻辑思维对《追捕坚果大盗》选段进行分析,通过纸笔的记录演绎幻化推理,在进阶测试中启发锻炼思维。通过师生的互动、孩子与家长的合作增进相互的沟通交流,从而对儿童文学及阅读思维培养产生更深入的理解。

桂宝的创作者,正是漫画家阿桂。《疯了!桂宝》系列漫画书于2009年1月开始出版,迅速收割大量粉丝,至今已发行22卷。据出版社统计,其总销量已超过1100万册。阿桂的身价水涨船高,更曾登上第十届“作家榜”漫画作家榜首位。

首届“童诗现状与发展”研讨会由中国诗歌学会、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主办,丹曾人文学院承办。

此次课程中老师就侦探小说与阅读思维的分析,给家长在儿童思维能力的开拓与培养一定的启发。奇想国童书与百万庄图书大厦共同表示,希望阅读思维课程能够丰富孩子的暑期阅读,引导开启孩子阅读新思路,为孩子充电赋能。

有人问过阿桂:为啥桂宝那么好玩?为啥你总是那么有趣?他说,能一直保持童心,就能收获最大的快乐。十年是不短的岁月,自己也会一直认真画下去。

图片 1

图片 2

首届“童诗现状与发展”研讨会现场

 

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宣传部长蒋朗朗在主持开幕式时称,我们每一个人都相信童诗是人类梦想的中央,每一个人都确信人类的文明是由童诗滥觞。每一个人都离童诗很近,每一个人都因为童诗而记住成长的美好。

漫画家阿桂。磨铁图书供图

中国当代儿童诗歌发展经历了整整70年,从郭风、金近、圣野、任溶溶、鲁兵、柯岩、金波,到王立春、萧萍、张晓楠,涌现了几代诗人。虽然硕果累累,但中国儿童诗歌独立和清晰的创作学理、理论支持尚且缺乏。研讨会围绕着《童诗写作与审美》《儿童诗的研究现状与发展方向》《童诗教育、翻译与传播》展开了深入讨论。

善良幽默的漫画人物“桂宝”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宁琦认为,虽然儿童诗歌在文学的汪洋中只是涓涓细流,或只是小到一滴水,但不容忽视的是,它是大海的原始基因,是人类文明、文化的具有国家符号的本色土地。加强、加速、加大中外儿童诗歌的互译和出版,是每个国家最本真和最友好、润物细无声的文化传播。宁琦提到,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与作家出版社刚刚完成“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典诗歌文库项目第一期17个国家22卷的出版,明年将完成50卷的出版任务,填补了相关领域的多项空白,积累了丰富的编选和翻译经验。她说,童诗互译最大、最重要的课题,是在翻译中保留、保持原诗的童趣、诗性,这需要译者了解和熟谙原作作者所在国的文化背景、作品的时代背景等。童诗的翻译,比其他文学体裁的作品,更需要译者丰富的知识结构、精湛的文字功底和深厚的诗意驾驭能力的支持。

走进北京繁华地带的一家商场,下楼后七扭八拐,再穿过一家书店,便见到了等待记者采访的阿桂——他正在跟摄影师研究怎么拍照,一米九的身高在人群中分外显眼。

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谈到,
从儿童诗歌开始培育一个民族的审美能力,关乎到民族的未来、社会的和谐。他说,儿童诗歌是丹曾人文学院主要关注领域之一。丹曾人文学院立足于改革开放40年的成功经验和财富积累,立足于人文教育的通识化和社会化,通过为经济社会进入大文化社会构建提供全新的教学理念与方式,助力中国从经济快速发展转向文化富足的精神文明建设。为期两天的研讨会比预期更圆满,尤其令人感动的是,多年来默默致力于儿童诗歌创作与研究的作家、学者能有如此之高的共识,这是文化高度自信的具体体现,亦是对中国儿童诗歌建设这一新时代文化世纪工程的高度认同。

这个体型,一点儿也不像他创作出的那个漫画形象、胖胖的小男孩“桂宝”。在许多孩子的心目中,桂宝是童年抹不掉的回忆,这个生活在四格漫画里的胖小孩爱讲冷笑话、擅长小发明,善良幽默而又博学。

中共浙江省兰溪市委书记陈峰齐表示,浙江兰溪市合办两年一届的“童诗中国论坛”,不止是出于这里在7000多年前就有人类文明活动的足迹,还因为这里用千年文脉贯穿起每个村庄和城市街区的文化符号,有经过时光砥砺的被公认国学启蒙教本的最具中国诗词璀璨文化精粹的《笠翁对韵》,同时也是出于童诗是最初影响人生的文学形式,是“学在兰溪”大教育行动的重要举措之一。童诗可以使兰溪的“学”富有诗意、诗性和童心的情、趣、味。

书中,阿桂赋予桂宝和朋友们以充满奇思妙想的生活,在桂宝的世界里,每个事物都是有生命的,绿豆,电灯泡,铅笔,包子……都有自己的个性,几乎每一天都会发生搞笑新奇的故事。

因为贴近生活又不乏童心,桂宝很快获得了小读者们的青睐。有一位读者回忆,现在也会时不时翻看书架上满满的桂宝漫画,它们代表了自己的少年时光,“是我永远都会珍藏的宝贝”。

“我每天早晨起来就是画画,没觉得时间过得多块。可从第一卷《疯了!桂宝》出版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好像电影里出一个字幕‘十年后’那种感觉。”阿桂感慨地说,一路走过来,期间其实经历了很多。

阿桂的奋斗史:从小想当漫画家

确实,如果把时间往前推上十余年,那时的阿桂,大概还不像现在这样志得意满。

阿桂本命桂政华,小学二三年级时已经立志长大后要当一名漫画家。虽然他小时候一度把家里的墙上、纸上都画满了自己的大作,但并没引来家人太多的斥责,反而是鼓励更多一些。

2003年,阿桂从鲁迅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揣着1000块钱来到北京,打算实现梦想。他先找到一份在影视公司当美术指导的工作,很快升职为创意总监,还得到老板的高薪许诺。

还在公司上班时,他从小时候的一张照片中获得了灵感,“别人都是笑嘻嘻的,我觉得拍照得严肃一点,所以就板着脸。后来我就照着照片里自己的样子,把桂宝画出来了。”同事都觉得桂宝有趣,但谁也没想到,阿桂后来会把它画成一个系列。

阿桂最终选择辞职,一边接零活,一边专心画画。偶尔觉得日子艰难、孤独,就一个人跑到篮球场上坐着,什么都不想,觉得咬咬牙能挺过去了,再跑回去接着画。

映照心灵与生活的“小胖子”

在努力中,他迎来了事业的转机。2009年,《疯了!桂宝》系列漫画第一卷出版,快乐幽默的桂宝很快获得读者喜爱。在此后十年时间里,该系列不断推出新作品。

2015年,“桂宝”突破次元壁:动画大电影《桂宝之爆笑闯宇宙》凭借精良制作,得到了美国二十世纪福斯电影公司的认可,成为福斯第一部在国内投资制作的动画电影合拍片项目。

渐渐地,阿桂和他创作的“桂宝”,都成了“网红”。

“画桂宝的时候,我不断地把好玩的知识画进去,有关大自然的、宇宙的、科学的,都是我本人也非常喜欢,孩子们会很自然地吸收。”阿桂分析桂宝走红的原因,“我从小爱看笑话,但每次讲给同学们听的时候都有点‘冷’,没想到画出来却挺好玩”。

阿桂解释过,桂宝等于“疯+有才”,代表着一种不人云亦云、埋没个性的态度,他热爱科学和生活。而这个小胖子,就是内心深处的自己。

比如,“战痘传奇”的创作灵感是阿桂在创作过程中饱受痘痘困扰,“银河无忧星”的故事则是关于舒适圈的故事。对阿桂来说,桂宝更像是他的青春、奋斗的一个缩影。

“桂宝”的童心和正能量

成名之后,阿桂特别容易被问到一个问题:《疯了!桂宝》系列已经出版这么多本,你怎么保证故事的有趣?如何保证对不断出现的新读者的吸引力?

“从小时候到现在我一直特别爱看书,到书店就走不动。”庞大的阅读量和想象力是阿桂的创作秘诀之一。他说,想要“桂宝”系列内容不重复很简单,世界上知识很多,只是如何做到编排有新意确实有些难。

在画到第二十卷的时候,阿桂特意把第一卷到第二十卷的内容都看了一遍,想找出绘画风格有没有什么变化。他说,你只要不断创作,很自然地就会跟上整个时代,桂宝如何满足当下孩子们的欣赏习惯,其实问题不大。

不久前,阿桂还在非常闹心地想第二十三卷的新作品,“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创作特色,我希望每一本书出版后都能对得起读者、对得起自己和漫画这个行业。你得认真钻研。”

他看到了读者们对桂宝的喜爱。每次去书店,如果看到有读者在看“桂宝”系列,就会特高兴,“桂宝代表的是一种童心和正能量,他永远在积极乐观地面对这个世界。我觉得,这也是大人应该向孩子学习的地方”。

提起“桂宝”系列未来的发展,包括改编、衍生品等等,阿桂显得很有信心,“即便将来出各种各样的套系,肯定由我来掌控,比如外观、内容。反正,如果工业化的话,保持原汁原味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