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夸起自己的儿子来了,山羊请求宙斯也让它们长上角

在某村的井台上,四位妇女正在打水。她们都是母亲,每个人都有一个儿子。她们一边打着水,一边夸起自己的儿子来了。其中有一位穿着最讲究的妇女先开了口:“我的儿子真叫人喜欢,老天爷给了他一副金嗓子,他唱歌唱得好极了!”
听她说完,第二位妇女撇了撇嘴,说:“嘿,我的儿子可有力气啦,简直是个大力士!全村谁也不是他的对手,直到今天还没有人敢跟他比试比试哩!”
第三位妇女骄傲地扬了扬头,说:“我的儿子非常聪明,背书背得熟极了,好像那些书都装在了他的肚子里似的!”
前面三位都把自己的儿子夸了一通,现在该轮到最后这一位了,可是她一句话也没说。那三位见她不吭声,就说:“大姐,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不是也有一个儿子吗?你说说他怎么样?”
第四位妇女微微地一笑,说:“我的儿子不像你们的儿子有这么多优点,他就是生性老实。”
四位妇女打满水,把水罐顶在头上往村子里走去。有一位过路的老汉刚才一直听着她们说话,这时也跟着她们往前走。
一会儿,第一位妇女的儿子来了。他正唱着歌,他的嗓子像杜鹃一样清脆悦耳。他母亲说:“你们看,这就是我的宝贝儿子,他的歌声多么动听!”
这时第二位妇女的儿子也来了。他走路时两条腿踏得大地咚咚直响,真像一个大力士。他的母亲看到他来,得意地说:“看,这就是我的大力士儿子,瞧上去简直像一头狮子!”
说话间第三位妇女的儿子也从这条路上过来了。他一边走一边背诵着梵文古诗。他母亲看了看他,说:“你们看吧,这就是我的儿子,多讨人喜欢!他背古诗,就是那些老学究听了,也要自叹不如!”
最后,第四位妇女的儿子也来了。他大步跑到母亲跟前,接过母亲的水罐顶在了自己的头上。
一看这情景,另外三位妇女很是诧异。这时,那位一直跟在她们后头的老汉说话了:“大家说说,你们四个儿子当中哪一个最好?”
一听老汉的问话,那三位妇女转过脸反问说:“你说谁的儿子最好?”
“那个帮助母亲顶水罐的儿子最好。”
三位妇女听了老汉的话,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山羊请求宙斯也让它们长上角。这就是说,当初山羊头上是没有角的。
“好好考虑考虑你们的请求吧,”宙斯说,“和角这份礼物不可分割地连在一起的还有一点别的什么,它未必会令你们满意。”
可是山羊坚持自己的请求,宙斯于是说:
“那你们就长出角来吧!”
山羊真长出了角——还有胡子!要知道,当初山羊也没有胡子。噢,这丑陋的胡子多么令它们难过哟!难过得山羊完全忘记了那高傲的角所带来的喜悦!

当楚国正在遭到秦国欺负的时候,北方的赵国倒在发奋图强。赵国的国君武灵王,眼光远,胆子大,想方设法要把国家改革一番。

有一天,赵武灵王对他的臣子楼缓说:“咱们东边有齐国、中山(古国名),北边有燕国、东胡,西边有秦国、韩国和楼烦(古部落名)。我们要不发奋图强,随时会被人家灭了。要发奋图强,就得好好来一番改革。我觉得咱们穿的服装,长袍大褂,干活打仗,都不方便,不如胡人(泛指北方的少数民族)短衣窄袖,脚上穿皮靴,灵活得多。我打算仿照胡人的风俗,把服装改一改,你们看怎么样?”

楼缓听了很赞成,说:“咱们仿照胡人的穿着,也能学习他们打仗的本领了,是不是?”

赵武灵王说:“对啊!咱们打仗全靠步兵,或者用马拉车,但是不会骑马打仗。我打算学胡人的穿着,就是要学胡人那样骑马射箭。”

这个议论一传开去,就有不少大臣反对。赵武灵王又跟另一个大臣肥义商量:“我想用胡服骑射来改革咱们国家的风俗,可是大家反对,怎么办。”

肥义说:“要办大事不能犹豫,犹豫就办不成大事。大王既然认为这样做对国家有利,何必怕大家讥笑?”

赵武灵王听了很高兴,说:“我看讥笑我的是些蠢人,明理的人都会赞成我。”

第二天上朝的时候,赵武灵王首先穿着胡人的服装出来。大臣们见到他短衣窄袖的穿着,都吓了一跳。赵武灵王把改胡服的事向大家讲了,可是大臣们总觉得这件事太丢脸,不愿这样办。赵武灵王有个叔叔公子成,是赵国一个很有影响的老臣,头脑十分顽固。他听到赵武灵王要改服装,就干脆装病不上朝。

赵武灵王下了决心,非实行改革不可。他知道要推行这个新办法,首先要打通他那老叔叔的思想,就亲自上门找公子成,跟公子成反复地讲穿胡服、学骑射的好处。公子成终于被说服了。赵武灵王立即赏给公子成一套胡服。

大臣们一见公子成也穿起胡服来了,没有话说,只好跟着改了。

赵武灵王看到条件成熟,就正式下了一道改革服装的命令。过了没有多少日子,赵国人不分贫富贵贱,都穿起胡服来了。有的人开头觉得有点不习惯,后来觉得穿了胡服,实在方便得多。

赵武灵王接着又号令大家学习骑马射箭。不到一年,训练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公元前305年,赵武灵王亲自率领骑兵打败临近的中山,又收服了东胡和临近几个部落。到了实行胡服骑射的第七年,中山、林胡、楼烦都被收服了,还扩大了好多土地。赵武灵王就打算同秦国比个高低啦。

赵武灵王经常带兵在外打仗,把国内的事交给儿子管。公元前299年,他正式传位给儿子,就是赵惠文王。武灵王自己改称主父(意思是国君的父亲)。

赵主父为了要打败秦国,把国内的事安排好以后,决心亲自到秦国去考察一番地形,并且观察一下秦昭襄王的为人。

他打扮成赵国的一名使臣,带着几个手下人,上秦国去。

到了咸一陽一,赵主父以使臣的身份拜见秦昭襄王,还向他报告了赵武灵王传位的事情。

秦昭襄王接见了那个假“使臣”后,觉得那个“使臣”的态度举止,既大方,又威严,不像个普通人,心里有点犯疑。过了几天,秦昭襄王又派人去请他,发现那个“使臣”已经不告而别了。客馆里留着一个赵国来的手下人。秦昭襄王把他找来一问,才知道他接见的原来就是有名的赵主父。秦昭襄王大吃一惊,立刻叫大将白起带领一精一兵,连夜追赶。追兵到函谷关,赵主父已经出关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