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些歌让你一听就觉得那就是为你写的,更让你不舍得忘记

  编辑荐:愿你也能做自己的太阳,与山川湖海为伴,自信奋进并保持善良。临事三思终有益,让人一步不为愚,心如果够大,世界就任凭是你。

  总有一些歌让你一听就觉得那就是为你写的,写到你的心坎上,和着歌让你想到很多,开心的,伤心的,绝望的……总有那么一些歌,让你听到就想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看似越没心没肺的人,越有过不去的砍。音乐可以带给你快乐,带给你伤感,更可以毫无保留的讲出你的故事,让你猝不及防,不得不对它坦然。

  爱上白落梅的作品,也许是因为她的一颗柔情与素心,更爱其行文中的风骨。“落梅风骨,秋水文章,”这样才华横溢的女子,再加上一颗澄净素朴的心,更令人艳羡,令人惊叹。白落梅的作品,总是百读不厌,而我最爱的,仍不过那一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修,一份云水禅心,过,一种日子简约,深藏拂与笑,不烦世事。满心皆喜,感恩,知足。平淡,撷美。

  人一生有三种朋友。

  但或许世间所有的相遇都并非只是久别的重逢,也许有些相遇是因为彼此之间有所亏欠;而有些相遇则是为了偿还某段前世未了的情债。故而才有了那一句∶“若无相欠,怎会相见?”

  就这样一直赤诚以待,诗茶恬谧,念一份随意的心有灵犀,握一缕随心的默契成卷,纸鸢天籁,轻轻落墨。

  一种是任何时候你们都有聊不完的话,见面也好,电话或是聊天工具,沾到就不停地侃,但总没个重点,只想说给对方好的消息,而那些不好的从不开口。这样的朋友也总是带给你快乐,让你忘记那些暂时的不快。

  今生所有际遇,无论悲欢离合,得失荣辱,皆是早已注定。而人的一生总太多际遇,无论你选择哪条行径行走,都会有擦肩的过客。红尘之内如此,菩提道场亦如此。在必然的聚散离合里,这些人有一天都会离你而去。缘深缘浅,时间长短,也只在来往之间。

  让风微,轻轻地吹过书房,用落花的馨香润笔,平和声韵,潋滟向阳,随那生命中,来来往往的人儿呀。即能拨动人的心弦,又能憎怨撩动起,戏水鸳鸯般的情意绵绵,所有的爱与痴。

  另一种是你们会好久不联系,偶尔打个电话,总会觉得尴尬,平时特能侃的这时也说不出话来。但是只要见面,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恨不得把心掏出来聊。这样的朋友,不联系的时候让你牵挂,见了面就能放心。

  无论是过客也好,归人也罢,那些但凡出现在生命里的人,与你相识相知,亦会与你不辞而别。这并非无情,而是缘起自有缘灭之日,缘分已尽就该离去,无需挽留,更不必纠缠不清。因为我们来的时候不曾给予过谁任何交代,走的时候也无需任何的道别。而真正的道别,往往是不告而别,无需千言万语,也无需含泪送别,因为有缘自会相见,无缘则彼此各自珍重,亦无不可。

  保持这种轻松愉悦的心情,好好地度过每一天,每一年,每时每刻,每分每秒。并学会万事藏于心而不表于情,并学会,“千言匿于魂,而不表于口”。雨之时能见到你,天阴时能见意,似水柔情,心里头又怎能不生欢喜?人生一世之、情长路远,又何乐而不为之呢!

  还有一种就是,不论什么时候,你们总没有话说,但总牵挂着对方。联系没话说,不联系又想念。这种算是比较虐的吧!

  而在这短暂的一生里,总有太多人闯入我们的生命里,但真正爱我们的,让我们倾尽所有去爱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一旦出现了,我们就从此忘记了自我;也至此在心中,留存有另一个人的位置,任凭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也总会那么一个人,一直住在你的心灵深处,不曾让你忘记,更让你不舍得忘记。也许人生本就该有这么一次,哪怕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分离,也是足矣。只是,在情爱面前,我们总是被折磨得遍体鳞伤,不知所措。很多时候,付出的真心,得到的尽是伤心与苦痛,没有谁能轻易逃脱情劫,更无法做到无悲亦无喜,无欲亦无求。

  生命有限,道路无限,佛家即有言:修己,要以清心为要;涉世,以慎言为先。善用其心,就是用大智慧觉悟人生;善待一切,就是用大慈悲奉献人生。

  说道想念,有多写想念的音乐吧,听到这些歌时你会想起写什么呢?前些日子,朋友推荐我听了一首老歌《想我了吗》,听到第一句,我就没来由的心酸,想起和洋分开的日子。这不就是为我们写的么?他想我了吗?我是典型的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雨露就泛滥。洋和我恢复联系后,我成天就处于彷徨不安中,不管他处于什么原因联系我,我都感觉心放下了。试探地给他发去了这首歌让他试试听听。一会儿他也给我发来一首歌,叫《不再联系》,听完这首歌,俨然是《想我了吗》这首的答案,我是心酸?是高兴?百感交集。我想着就是他要给我的答案,说明他还在乎我。我有不想是这样的答案,因为我们不论如何都不可能回到从前了,又何必自找纠缠……

  自古王侯将相,乃至寻常百姓,有哪一个人能说自己不为情所牵,不为情所困。即便是身在佛门家的高僧禅师,也未必就能轻易割舍七情六欲,乃至抵挡住情爱的诱惑与纠缠。与其逃情,不如深深的爱过一次,哪怕伤得体无完肤,哪怕一无所获,哪怕结局是曲中人散,彼此相忘于江湖,也不枉此生。一个人唯有真正的爱过,他才能懂得如何去爱别人,更懂得去珍惜身旁所爱之人。唯有爱憎别离都尝尽,才会知晓这一生令你欢喜、令你悲伤、令你痛苦、令你心碎的所有际遇,都是岁月最好的馈赠。

  而做人的八字方针即:信仰、因果、良心、道德。做事的八字方针即:感恩、包容、分享、结缘。要想能在这有限的生命中、多走一程,那就别停下脚步,亦别浪费时钟之分秒必争。

  想起另外一首歌,孙燕姿的《我怀恋的》,里面的歌词写得很好:“我怀恋的,是无话不说。我怀恋的,是一起做梦。我怀恋的是争吵以后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我记得那年生日,也记得那一首歌。记得那片星空最紧的右手,最暖的胸口。谁忘了……我怀恋的,是无言感动。我怀恋的,是绝对炽热。我怀恋的是你很激动求我原谅,抱得我都痛……”

  这一生,无论爱与不爱,既是遇见了,都自当心存感激,用心珍惜。若是不爱,便成全彼此的幸福,选择放手,各自相安,不再打扰。若是爱,便在这红尘里爱一场,结局是喜是悲并不重要,只要曾拥有过,就已是最大的幸福。而下辈子,若真有来生,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

  还有那勇敢于表达的爱情。如你,晨间的清泉,曾孜孜不倦般,涌入过我干渴的心灵,清凉而又甘甜!有花、有诗、有词有人生,诗人如陈衡恪《题春绮遗像》提:嗟余只影系人间,如何同生不同死?

  纳兰容若一生壮志未酬,亦为情所困,所著《饮水词》莫不让人断肠心碎,唯一句“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便道出了爱情的劫难。世人都道是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我想的确如此。一个真正痴情之人,往往受到的伤害愈多,反倒是多情却被无情恼。只是,纵然会受伤,纵然会心碎,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去选择爱,而不是做一冷漠无情之人。爱与不爱,都不是你我能轻易抉择的事情,这一切,由心而造,由心来决定。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晏几道:《鹧鸪天三首其一》怎奈:于朱彝尊《鸳鸯湖棹歌》中亦诗题。妾似胥山长在眼,郎如石佛本无心!佛本无心,奈何有情。

  我始终觉得,情至深处是沧桑,爱到深处是无言。有时候爱得太深,反而伤得愈深,卑微到尘埃里的爱,也许换来的也只是一颗千疮百孔的心。爱,无需浓烈,只一份淡淡的相守,和彼此间的相知相惜的情意,就足以温暖彼此的心。

  春花秋月何时了,多少往事,都付笑谈中,举杯当歌,人生几何。只道是:世人只知青山松柏,又怎知文人心系,情系人间!厉兵秣马无来的悬梁刺骨,熟读四书五经,又怎能现于人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而这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也许从来不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而是你与所爱之人,明明近在咫尺,然而两颗心的距离却似相隔万水千山,相望却不可相亲。也许你是“此情可待成追忆”,他却已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敛声屏气,捉襟见肘之时,理当如此,也应当如此。倘若试问,心系的一端消逝了,那你还能感觉得到吗?情人如若很好奇,而我们又可否!重新认知你?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

  这一生,我们生而为人,努力去寻得所爱之人,也努力去爱每一个人,懂得去爱,也该懂得去珍惜每一份来之不易的爱。因为有些再见,就真的是再也不见,甚至是后会无期,更何况是爱,一旦你错过了,任你如何追悔莫及,都已回不到最初,再也无法从头开始。

  沿着只属于我们彼此记忆的方向,去遇见一些真正称得上,只属彼此的大好年华。揽一季儒风,放飞思念,…

  在这一场爱的修行里,有的人渴望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有人渴望敢爱敢恨的真性情,那种无所畏惧努力去爱的激情;也有人渴望细水长流的依恋与相伴,渴望相爱贵在相知的那份爱。而我,只求在这俗世之中,做到随心而动,随心而行。而我心归处,心必往之。无论舍得还是拥有,拿起亦是放下,心若若洒脱从容,万物皆有情,心灵亦可超脱于世俗。

  抬头望出窗外,田园牧歌,镶嵌进几朵,最是能柔软的心的白云。哗啦哗啦,哗啦啦啦地波动,窗外那颗高大树叶,无风不起风平浪,书本也就自然跟着翻来翻去。

  世海浮沉,莲花圣境,不染纤尘,固然是心之所向。但终不是我此生的归处。虽是浮华如梦,人世苦短,纵然我有怨,可我亦会奋战到底。这一生,我只求做一简净明澈的女子,做一寻常女子。在这凡尘之中修得一颗云水禅心,便已足矣。

  甚是安静不过,却繁华无比。任心眸在时光巧然相逢,同听一阙音,照引一行人,愿我们都能拥有足够的安全感,浪漫的仪式感,幸福的宠溺感,人生难得的便是自在。

  若真有来生,倘若真有下辈子,无论那些爱不不爱之人,都不会再见。再见如何,不见又如何。万法皆缘,随缘自在,心安为归。岁月无情我却仍愿以长情以待,优雅从容归去来。似此,足矣。

  愿你也能做自己的太阳,与山川湖海为伴,自信奋进并保持善良。临事三思终有益,让人一步不为愚,心如果够大,世界就任凭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