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化心中的灾痛,山谷之中

  大自然本身有一种禅意、禅味,这或许是我的一种感悟。

  家乡的思念,梦的徘徊,岁月的流逝,猛然增多了伤的记忆。清晨物语,透露着暧昧的信息,及爱的回忆。

  好久没写了,也不知道写点什么,前几天一个朋友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发了一个持续一个月的话题,“你很喜欢,很爱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我看了一下,后来考虑考虑没有参加那个活动。后来她给我发消息,和我说;“你竟然没有惨见我发起的那个话题,我还以为你会参加留言呢(后面带了一个哭笑的表情)”。突然有人提起,我记得我当时的回答是;“我看了,没参加,我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最近联系还是在她生日的那一天,正月十六。没参加的原因是,我想把她放在心底了”。她在我心里面快两年了。我记得我当时写过《那片叶子,那个人,那段忘不掉的回忆》,本想那是我最后一篇写关于她的,可后来,又忍不住写了几篇。我感觉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遇见一些人,一些事,真的很重要。遇见一些人一些事能让我们成长,收获。后来也遇见了有好感喜欢的女孩,可都没有她给我的感觉。

  张家界,湘西著名的风景区,一座世界级的天然森林公园。一些山寨和溪流都是胜境,是游人神往之地。这儿的山水呈一片朦胧状态,许多山峰拔地而起三、四百米,成为莽莽峰林,其顶巅全是一派原始次森林,猕猴攀缘不上,不知道它的上面隐藏着什么。

  纪念家乡,爱的回赠,故人的召唤。思念成疾,忧伤曲折,呕心沥血。

  我对命运的看法,有的事情相信命运,有的事情不相信命运。就比如遇见她,我相信是命运的安排吧。记得第一次遇见她是在高中,其实,我们在一起同学没多久,我就转学了,记得她那时的样子,一脸灿烂的笑容,看她笑嘻嘻的样子是那么的轻松。她的性格活泼开朗,感觉她比同龄的孩子成熟的很。更巧的事情是班主任安排座位我们是前后座,偷偷的告诉你们,这件事让我高兴了一周。

  踏上山界,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纪念家乡,我的心房,我的楚痛,任时间飞逝,难以化心中的灾痛。

  她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喜欢的女孩,我直到现在还记得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少看见她伤心的样子,她的性格是多么的完美。我想喜欢一个人没有为什么把,我能说我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喜欢,确切的说,她给了我别人给不了的感觉。

  我很喜欢这儿的山谷,它很美。但见四面石峰陡立,林木蓊葱,云缭雾绕,变幻莫测。沿着山谷向深处走,只觉得清幽、僻静、澄虚、玄妙,果真是一个修养耳目、身性之地,既能体悟出一种深邃的现实精神,又能超然于宇宙之外。山谷之中,蜿蜒曲折地穿行着一条溪流,它迈过坎坷乱石,裸出一身澄澈。有人说,它独具赤脚山村姑娘的健壮美。这当然只是一种外感,流露出对这条山溪的眷恋而已。这种搔心的比喻,尤可染人眼目;而另一种对山水的命名,就成为人们认识上的脚镣手铐,给人添累赘了。什么“劈山救母”、“猴子望太平”啦,等等,大抵都是先入为主之陋见造成,不可以为然。游人到此,应当视、听、触、嗅、味“全感”投入,实现人和自然的融洽,浑然一体。

  纪念家乡,可爱的故乡,永久的避风港湾。

  遇见她可能是上天特意安排的吧,把我任性,不知天高地厚的臭脾气改掉了,但是代价也好大,就是失去她。我不能说,没有那次的事情,我们就能在一起,最起码留个好印象。命运让我们相遇,可现在朋友好像都不是,可能我在她那里只是一个过客吧,我倒是忘不掉她,我曾经删过关于她的一切,可到后来又费尽心思的找回来,现如今只是偶尔的找她聊几句。

  “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哲然,茫然。

  家乡,是魂牵梦萦的住所,是缠绵悱恻的天堂。家乡,是人类心中的暂住地,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港湾。

  正月十六是她的生日,正月十五的那一天晚上我熬夜到十二点,说了一句祝她生日快乐。我祝她生日快乐,她说:“谢谢我”。我为了不表现出还在意她,说了一句:“没刻意记,突然想起来的。”哈哈,本以为还会像往常一样,简单的说一句两句就会结尾了,可这次没有,我们聊了好几条消息之后结尾。那天我给我朋友发消息,我说;“今天她过生日。”我朋友回答我;“傻孩子,她过生日关你什么事。”后来我想一想也对,现在我们好像连朋友都不是了。有时一句问候都是多余的,你的痴情在别人眼里或许都是多余。

  入山是黄昏时候,接着天便黑下来。

  家乡的一草一木,一颦一笑,都铭记于心。

  有的时候我就在想,遇见她是上天给我的奖励,也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吧。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我和她有快两年的时间没见面了,可我还记得她的样子,记得她的习惯,记得她的好多好多。遇见她之前,我的生活日复一日的重复,遇到她以后感觉精彩了好多,有了期待。期待每天上学的遇见她,期待每天放学晚上的与她聊天。

  但见峰峦陡起,树木屏集,到处雾蒙蒙、绿森森、黑压压的,给人一种“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的混沌感。我仿佛进入了宇界原初,时间和空间全方位地转换了。投宿山岩饭店,我觉得是一种享受,不是指食宿,而是享受一种巨大的压抑之感。面前矗立的两座岩峰,扶摇突兀,仰首而望,它们就倾斜着朝我的身躯压下来。又是在黑夜,几颗远星闪烁不定,一股冷浸的阴气自背地里透出,令人悚然。重压可以是一种动力。我的心头,涌出一种双肩扛宇宙的豪气,似乎整个世界就由我一肩挑了,由不得不产生那种“开辟鸿蒙”的力感。此时的神秘氛围,使我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拥有盘古氏的伟力,而顿悟了禅宗的“只手之声”,那是怎样一只巨大的手啊!──禅偈说:“两手拍有声,无两手,只手亦有声。”重压可以造声,造大声。

  少儿,吃的开心,玩的开心,每天游戏甚多。一群小伙伴,东边走走,西边走走,口若悬河,玩权霸世。抓金年蜂、抓知了、抓蜻蜓。蛇舞飞天,水牛犁地。

  可那个时候是自己的原因,年少轻狂,脾气大,任性。后来我转学了,去了另外一所学校。我还记得她和我说过的几句话:“你爸是市长,还是你妈是CEO,你这么整,你太让我失望了。”这句话深深的刻在我心上,这辈子都忘不掉。

  “大音希声”。那声音大概不是常人所能听到的,是一种灵音,只能以灵耳去听。

  及长,飞黄腾达,鲤鱼跃龙门。四处漂泊,孤苦伶仃,茕茕孑立。

  她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喜欢的女生,没有在一起,认识她也足够了。感谢相遇,我现在只能默默的祝福你,祝你嫁给想嫁的人,祝你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祝你依然笑的那么开朗。

  次日,我步入一条悠悠溪流,不只是看到两岸高耸的奇峰异石,还以为那幽深的树木,涓秀的溪流,是没有止境的,走不到尽头。

  未来,时间稍纵即逝,流连花草,而立之年,还是未婚。探索宇宙,玩转世界,周游四海。

  当我窥见藤树间攀缘跳跃的猕猴之时,当我觅得溪涧边采药人的足迹之时,当我搜寻到虬髯老树上猎户的叉痕之时,当我观赏着岩缝间盛开的一簇簇野花之时,我似乎真正理解了大自然宇宙,包括它的全部奥秘。

  家乡的味道,永远纯净,永远完美,带一丝缺憾。你侬我侬,缠绵悱恻。忧思百转,困惑流觞。

  我深知人不是山的奴隶,水的侍从,大可不必受到固定逻辑概念的束缚。

  故乡的草,故乡的花,故乡的人,故乡的建筑。故乡的云,故乡的风。

  瞧,这座岩峰直插云天三百多米,立其前观其形状,酷似一条直指苍穹的金鞭。

  天高气爽,神情飘然,喟然长叹,回忆既往。

  金鞭又怎样?不过一尾呆滞的有限之物,无可钦羡。倘若细加体认,进入禅境,我以为它乃是宇宙的一只鼻头,执此可以牵动整个世界。不可信吗?

  家乡的味道,是一种酸味的梨香。淡淡的雅香。回望家乡,是一种思念的赤痛,是一种恨恨的伤。

  禅语说:“正因为不可信,所以确实。”所谓东望西山见,面南观北斗,逻辑的大违背才合乎情理。

  洪水来临,村庄淹没,举村搬迁。

  听说,大约在数亿年前,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后来历经了几次大造山的地壳运动,陆地大幅度隆起。金鞭岩之所以那样突兀高耸,便是地壳破裂,受海水切割的重压之力造成,并非秦始皇赶峨眉填东海遗下的一根假鞭,时间要早得多啊。

  冷漠的大街,稀疏的人群,单调的房屋。现代超市,商品林立。

  展现在我面前的,已不是一组组石岩、石峰、石罗汉,也不是金鞭、玉柱,而是一片混沌的自然原初。禅宗的创始人惠能,一首传遍天下的偈语说过,“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纯正地表达了禅宗信仰,一语道破老子的“无”。“无”不是没有,而是万有。此山界乃万有之界,人若能识此界为“无”界,可算彻悟。我想,此一山界是不可限定性的,不受任何逻辑概念束缚的。无论谁面对它,都可以有自己的心灵发现,都应该使自己内在心灵保持生命活力。人们来此山界游览,必须各自贻辟自己的认识之路,盲从或模仿别人的认识是蹩脚的,绝不要被外界的既定符号所牵制。

  偶然的春风,带来暑假般的快乐,惠风和畅,犹如蜜月般的享受。

  自金鞭溪前行,越紫草潭,进沙刀沟,攀藤附葛而上,即是“天下第一桥”。名字俗气一些,桥却是一座非凡的桥。此桥非人工架设,它由两座高达四百米的独立巨峰作桥墩,一块天然巨石飞悬于两峰绝壁之上,并有苍松相掩映。立于桥上俯瞰,桥下深不可测,雾气蒸腾,云烟弥漫,松涛呼啸。石桥似乎也颤颤悠悠,动动摇摇的,刹时令人惊心动魄。

  此刻,真不知是松涛在桥下翻滚,还是桥自身在流动,使人想到南朝著名偈语:“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置此绝境,我才真正悟入了“桥流水不流”的禅境,全身心地投入了这种“流”和“不流”的感悟中!

  我的灵魂已完全进入自由状态了。

  我还回去吗?我看是回不去了。

  我享受到了来于自然,回归自然的最大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