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飒飒喜欢黄自然,时间定格在了2016年的五月

图片 13

  1、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然后一切,并不美好。因为有人,已泪如雨下。

  她自小双目失明,幸得上天庇佑,如愿嫁得一如意郎君。

  钱飒飒喜欢黄自然,从初一到大四,整整十年。这事儿谁都知道,黄自然也知道。

  五月的风,带着甜甜的香气摇落篱笆墙外那一片片绯红,蔷薇落了,明年还会再开。燕子飞了,傍晚就会归来,而他走了,今生今生却不再出现。

  他虽是贫苦书生,却对她情深意重。

  黄自然是我们院里很有名的人物,屁股后面一年到头地跟着一群人。一开始是穿开裆裤的小屁孩儿,后来是长满青春痘的少年。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领袖魅力,很容易被簇拥,黄自然就是这样的人。

  30岁的孑然倒在了血泊中,连同那些纠纠缠缠的过往,和着酒精刺鼻的味道,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是夜,孤独并寂寞着。时间定格在了2016年的五月。他连同那些落下的蔷薇花瓣,一起葬在了他家古屋后面的荒丘。与竹为伴

  他上京赶考,如今归来已是堂堂状元郎。

  初中生黄自然常常在校门口追女生,手法重复老套——他跨着一辆崭新的“阿玛尼”山地车,一只脚点着地,像个十足的流氓,搭讪每一个姿色尚可的女生:“同学,一起滑旱冰啊?”

  “我有竹林宅,

  “相公”她抬头看他,眼中却映不出他的模样。

  大多数女生都不理他,偶尔有性子野的接茬儿,和黄自然处几回后,就又被甩了。他这样在校门口晃荡了小半年,在一个温暖的春日傍晚,黄自然向一位扎马尾的女生发出邀请时,被对方成功地终结了自己“沾花惹草”的行为。

  别来蝉再鸣。

  他翻身下马扶住她,开口道:“夫人,我已被圣上亲封为朝廷六品官员,这次是专程来接你上京的。”

  那女生就是钱飒飒,当时她穿着一身火红的运动服,抬起下巴轻描淡写地看了黄自然一眼:“就凭你?”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不知池上月,

  她微微一笑,将右手抬高,像是要给他看什么东西。

  黄自然愣了一下:“怎么,看我约不起你吗?”

  谁拨小船行”

  “夫人为何拿着一片枯叶?”他不解,把那枫叶随手一丢。

  “敢和我比赛吗?”钱飒飒挑衅地看着黄自然,“输了可得娶我。”

  孩提时代他稚嫩的声音所吟诵诗句中的竹林宅,成为了他永远的归属地。

  她神色紧张似要阻拦,却只是张了张口,随后低下头不再言语。

  “啊?”黄自然挑了挑眉毛,转头看看我们。

  然而,我认为,杀死他的并非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而是他所以为的爱情。

  又回到了那破败的茅草屋前,他长叹一声携她入屋。家徒四壁,满眼萧索。

  “胖子要怂——”我们起哄架秧子。

 

  “夫人受苦了…明日启程,这里的东西就都弃了吧!”

  “得得,你要赢了,我答应你!”黄自然被逼到梁山,发出豪言壮语。

  

  “不可”她摸索着走到一只大木箱前“相公,我想带走这个”

  “那咱走吧。”钱飒飒麻利地从书包里掏出一副大红色的旱冰鞋,一屁股坐到黄自然的“阿玛尼”后座上。

图片 4

  “哦?”他欲伸手开箱却被她拦下“夫人放了何等稀罕之物,都不允为夫看一眼?”

  我们像看好戏一样簇拥着黄自然带着钱飒飒来到旱冰场。钱飒飒的旱冰滑得非常好,居然能转出花来。她高昂着头,像只仪态万千的天鹅,优美地在黄自然身边旋转,从大圈到小圈,一步步离他越来越近。黄自然看到钱飒飒的滑冰技术,只剩下摇头苦笑的份儿。

  故事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

  “以后总有机会看的,相公一路舟车劳顿,先去歇息吧。”

  “怎么样?”钱飒飒从休息室换鞋出来,又抬起下巴,挑衅地看着黄自然。

  孑然的身世至今是个谜,没有人知道他是打哪里来
,只是传言说来自很遥远的南山以南,比南山更遥远的地方,他是被他养父母养大了。一眨眼,成长为十七八岁的俊少年,高中毕业,懂事的他为了减轻养父母的经济负担,为了那个和他同龄的姐姐能够进入梦寐以求的金字塔校园,便随着南下的列车去了一个叫做禾城的地方。前前后后换过很多个工作,也尝尽了人情冷暖。弹指间,几年时光远远的去了,仿佛所有的煎熬,只为等待笙语的出现。

  夜晚他躺在生硬的土炕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同学,你滑得确实不错。”黄自然看一眼钱飒飒手里的旱冰鞋,“不过你天天都带这个上学?”

  此生若能幸福安慰,谁又愿颠沛流离?

  自己高中状元,并已是朝堂六品官员。夫人却双目失明…不知这满朝文武可会借机嘲笑?

  “你输了,就得娶我。”钱飒飒不理黄自然的疑问,坚持说,“你答应过的。”

  那一季的细雨怎么也冲刷不掉旧街青石板上斑驳的青苔,梅酒飘香的初见酒吧,几个悠闲的客人在距离吧台不远处小窗下小酌,其中一个顶着一头栗色头发,手腕处有个青龙纹身的中年男人,一把拉过邻桌路过的白衣女子,口中轻浮的念叨着要陪着哥几个喝几杯,白衣女子仓皇而逃,慌不择路的踩在屋檐下沁满水珠的青苔上,失去重心的她摔倒在了青石板上。孑然正好路过目睹了这与古街极不和谐的画面,他轻轻扶起女子,斥责了几个地痞,帮她檫干干净手掌心沾染的青苔,关切的询问受伤了没有。她抬起头,梨花带雨的面容正正好的撞上了孑然清澈见底的眉宇。

  一夜无眠…

  “那我总得知道你叫什么吧?我未来的新娘。”黄自然嘻皮笑脸。

  他告诉她,他叫孑然。

  第二天清晨,她早早起来服侍他更衣洗漱。

  “钱飒飒,钱财的钱,飒飒英姿的飒飒。”钱飒飒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观察了你几天,发现有点模样的女生你就去搭讪。”她甩甩马尾巴,骄傲地说,“我觉得我还挺漂亮的。”

  她告诉他,她叫笙语。

  “为夫昨日归来见山林之中枫叶红尽,夫人可有兴致前去?”

  黄自然脸上全是想笑却发不出声音的古怪表情。他张了张嘴,摇摇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此时,她是来哥哥刚刚开业的初见酒吧帮忙的。

  “好”

  “愿赌服输!我喜欢你,所以你得娶我,而且你也一定会喜欢我的。”钱飒飒自信地说。

  笙语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女孩,如水的眸子笑起来弯成月牙儿,一头乌黑的长发,匀称的身材,有点婴儿肥的脸蛋常常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他换好行装,差人将那木箱搬走后,与她并行去了山顶。

  “见过胆子大的,没见过这么大的。钱飒飒同学,你把我吓着了。”黄自然下意识地后退几步。

  孑然从遇到笙语的那一刻起便想,此生,就是她了。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山上枫叶红尽,似烈火熊熊燃烧。

  “所以我先给你一个心理准备。”钱飒飒盯着黄自然,寸步不让,“黄自然,十年内你一定得娶我。”

  那个时候的孑然已经凭借自己脚踏实地加天资聪颖,摸爬滚打的南方站住了脚跟,事业上也有了一点小成就,遇见笙语之后,更是加倍的努力,13年年底便在禾城最有情调的普罗旺斯庄园全款购置了属于他俩的港湾。

  “夫人,你自己慢走。我替你去摘几片枫叶带走吧。”他慢慢地松开了扶着她的手退至一旁。

 

  普罗旺斯庄园开满了淡紫色轻轻浅浅的花瓣。笙语说,那是薰衣草的花瓣。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用它来承诺一生幸福的誓言。

  原来再往前七步便是万丈深渊…

图片 8
 

  她的爱情简简单单,如糖般甜到忧伤。

  她虽目不能视,但多年相伴,他的心思她还是懂的。她淡然一笑,举步前行。

  2、

 

  第一步…那年我嫁你为妻,你雇不起轿子便背着我回家。半路上你摘了一片枫叶送我,我曾问你枫叶是什么颜色。你说…是红色,像火一样温暖的红色…

  黄自然在一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有了一个未婚妻,而且她在未经我们这些毛头小伙的许可之下,强行插进了我们和黄自然中间。

  

  第二步…我伴你寒窗苦读,家中却买不起纸供你练字。后来我采来许多枫叶,以叶代纸。

  起初我们感到心烦,黄自然更是唯恐避之不及。谁没事带一个女孩儿出去玩啊,再说,她能干什么?又会干什么?很快我们就发现我们错了,钱飒飒是一个非常值得交往的朋友,她没有一般女生的那种大小姐脾气,她懂礼貌、识大体。让人舒服的是,她不矫情;让人惊喜的是,她什么都会。

图片 9

  第三步…你走之前,练字用的枫叶已经积攒了整整一箱。我没舍得丢,保存至今。

  电脑游戏、滑旱冰、游泳、台球、足球……无论我们这些男生玩什么,钱飒飒都能跟上。在一些靠技巧取胜的项目上,她表现得甚至比我们的“头儿”黄自然还优秀。

  14年的2月14号,笙语在西塘古镇初见酒吧的一片欢呼声中,接受了孑然的求婚。国庆期间,我们一同见证了孑然牵过手捧鲜花,一袭白纱的笙语,佐证了她们爱的宣言。

  第四步…那日我送你离去,你说枫叶红尽了。你摘下一片枫叶放在我掌心,我突然感觉到了火一样的温暖…

  而且钱飒飒很漂亮,是我们喜欢的那种野性的、自然的漂亮。和这样的女孩儿在一起,我们都很高兴。

  他说,生死轮回,我爱,唯有你。

  第五步…你昨日归来,我将枫叶拿与你看,你说它枯了,随手丢弃。

  黄自然也接受了钱飒飒的加入,但对于那个约定,他却死活不承认。钱飒飒好就好在这一点,她不像别的女孩儿,对自己喜欢的人死缠烂打,她不拖泥带水,也不患得患失。黄自然没有接受她的表白,她并不介意,依旧真诚地邀请我们去她家玩儿,自然地叫黄自然一起上学,和他亲密得就像两兄妹。

  她说,你了我一份爱,我还你一世情,

  第六步…今日我不怪你…只是我想看你最后一眼…

  从那个春日傍晚的滑冰场开始,我们和钱飒飒保持了十年的友情。这些年来,我对钱飒飒印象最深的就是她那种胜券在握的表情。这个表情常常出现在她脸上,还伴着两颗飞扬的小虎牙。就好像她一直知道,黄自然退缩也好,拒绝也好,甚至和别的女孩儿谈恋爱,他也只会喜欢她,最终一定会娶她。

  孑然以为,这便永远。 所谓的始于初见,定会止于终老。

  她停步转身,对着他嫣然一笑。

  3、

  15年初,孑然迎来和笙语的爱情结晶。小熊熊的到来,并没有给这个空气中弥漫着薰衣草香气的小窝带来惊喜,一陈阵撕心裂肺哭喊划破漆黑的长夜,任凭孑然如何挽留,也没有留住垂危的笙语,在苦苦折磨了28个小时之后,她撒手远去了天国。

  他看着她依旧空洞的眼神,刹那不知所措。

  自从认识钱飒飒之后,黄自然没有再追过女生。如果哪个男生想和钱飒飒套近乎,我们就会围住他,对他指指黄自然:“哥们,睁眼看看,人家有主了。”

  笙语产后并发症凋零在了永恒的26岁。

  最后一步了…她抬脚后退,脚下呼啸而过的狂风席卷着空气翻滚。

  我们的初中是一座子弟学校,里边的学生大多是军人子女。这些孩子有个特点,学习好的就特别优秀,像钱飒飒,直升重点中学省一中,根本不用家里操心;而黄自然和我们就属于第二种,学习成绩烂到不能看,不拼爹连高中都考不上。黄自然很有个性,考不上高中索性不念书,这样一来,第一个不干的竟是钱飒飒。她在家头一次任性耍赖,逼着她爸动用关系,把黄自然也调到了一中。我们这些发小面临着第一次分离,我和钱飒飒、黄自然成了同校同学,其他人去了别的高中,有点天各一方的意思了。最惨的是冷猛,家里没关系,学习也不好,只能去子弟中学的高中部。

  那年之后的个春天,暖风再也没有将孑然紧缩的眉头吹散。

  落脚…

  冷猛他爸是部队出了名的暴脾气,因为儿子不长进,生了好几天气。没想到冷猛不仅没有在家反省,反而在暑假里干出一件让我们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事——他偷了他爸的枪,卖了两千块,全给了一个发廊小姐。

  他记得他和她相处的每一个画面。

  但她却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坠落,而是重重地撞进了他怀中。

  他爸抓到他的时候,他还梗着脖子犟,吼着要为那小姐赎身,要跟她结婚。那个发廊小姐叫红红,我们都见过,她倒是好看,但岁数起码比冷猛大一轮。但冷猛以一个十六岁少年勇敢而无畏的心,热烈地陷进了这份畸形的爱情中。当他甜蜜地拉着红红在街上走,亲昵地为她买冰激凌吃的时候,少年冷猛已经离我们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痴情男子。

  她喜欢淡紫的薰衣草。

  他双臂紧箍着她的身体语气慌乱:“这样后退很容易摔倒,危险…”

  这样的冷猛使我们不得不疏离他,他的世界已经没人能懂了,除了钱飒飒。

  她喝加糖加奶的咖啡。

  她未言语,抬手轻抚他脸颊时触到了一片湿润。

  钱飒飒不仅继续和冷猛保持联系,还在冷猛被他爸用皮带抽得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绝食抗议时,答应替他去看红红。

  她穿纯白的裙子。

  “相公…你怎么了?”

  钱飒飒找到黄自然,希望他陪她一起去,黄自然很干脆地说了“不”。

  她喜欢微风拂面的春天。

  “这里风大,我抱你下山吧”

  一直在钱飒飒脸上的自信表情第一次消失了,她不敢相信黄自然会拒绝她。因为那是她第一次对黄自然提出请求,而在此之前,黄自然对她的提的任何请求,从来没有拒绝过。

  她喜欢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蘸着辣椒。

  “嗯”她乖巧地依偎在他怀中。

  4、

  于是,孑然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堆满紫色的薰衣草,餐桌上每天都会有两杯加糖加奶的咖啡,衣柜里装满了纯白纯白的裙衫,然后一边啃着面包蘸着辣椒,春风却再也吹不起心湖的死水。他想到了死,对的,死亡。用死亡来结束这漫无边际的思念。

  那天,枫叶满山红遍,温暖似火…

  “黄自然,你为什么不去?”

  当他站着22楼窗台的时候,楼下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渺小,闭上眼,想象着自己像叶子一样,洋洋洒洒的落在地面,风凌乱了发梢,刺疼了双眼。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耳边传来了孩子急促的哭泣声,孑然暮的回过神来,想起摇篮里的小熊熊,他抱起他,一串泪珠和另一串泪珠融合。

  “不为什么。”

 

  “冷猛不是你发小吗?他现在有难,为什么不管?”

  

  “他不是了。”

图片 10

  “你说不是就不是了吗?冷猛犯了什么错?就算你不理解,也应该帮他一把啊!”钱飒飒很激动,她一把揪住黄自然,把对方当成拨浪鼓,对着他一阵猛摇。

  听说后来的后来,孑然变卖掉禾城的所有财产,带着小熊熊回到了北方,回到了养父母的身边,日子似乎也就这样平淡无奇的过着,只是唯一一点,他拒绝了所有上门提亲的红娘。

  “愿意去你自己去,别扯上我。”黄自然甩开钱飒飒。

  以前听老人说,如果两个相爱至深的人,一个离开了,另外一个必定不会苟活,当时我不是很相信。后来长大了懂事了,才明白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痴恋,孟姜女与范喜梁的凄怨,子规啼血的呼唤。

  “黄自然,你必须去!马上去!”钱飒飒猛跺脚,她向黄自然发号施令,而这恰恰是黄自然最讨厌的。

  那个夜晚酒驾后的孑然永远的离开了人世间。

  “呵。”黄自然发出短促而尖锐的笑声。每次黄自然极度愤怒和不满时,都会发出这样的笑声。基本上,他朝谁这样笑,就表明他这辈子都不想和他再有什么交集了。

  手机屏幕上亮着的是笙语的照片。

  “大小姐,你发错命令了吧?我回家,拜拜了您哪!”黄自然掉头就走。

  6月初的一个傍晚,我踱步到了孑然家的竹林边,那个儿时的玩伴,如今安详的躺在了另一个世界。篱笆外边,我看见末尾季节蔷薇飞纷起绯红的一瓣,一瓣。

  “黄自然!”钱飒飒用尽力气大喊一声,“你再走一步,你再走一步!”

  于是我捡拾起,轻轻的堆放在了,他的坟前。

  黄自然头也没回,步子越迈越大,一会儿就消失在大院门口。

 

图片 11

  

  夏天的下午两三点,天气很热,没有风,太阳白花花地打在钱飒飒脸上,她的眼睛又大又黑,里面像在燃烧一矿山的煤。我怕她哭,赶紧说:“钱飒飒,我陪你去。”

图片 12

  钱飒飒没有哭,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咬着嘴唇看了几分钟黄自然消失的方向,就一声不吭地走了。

图片 13

  钱飒飒自己去找了红红,替她带给冷猛一句毁灭性的话:“你这么年轻,有很多好日子,不值得为我这样。我回老家了,再见吧。”

  QQ/微信:360193904

  在那个夏天,让我们记忆深刻的是冷猛的爱情,他的放声大哭,以及钱飒飒在传达讯息时的那双眼睛。它们那样明亮和冷静,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5、

  刚上高中,黄自然就向我们宣布要追求一中校花,那时他和钱飒飒还在因为冷猛的事赌气,谁也不理谁。

  黄自然还没物色好该去追谁,钱飒飒反倒在高一夏天牵上了一个高个男生的手。有了男朋友的钱飒飒似乎不想和黄自然一般见识了,她主动敲开黄自然家的门,约他一起去玩《石器时代》。

  黄自然不慌不忙,先请钱飒飒帮他写封情书,目标是校花米兰。

  “黄自然,你眼光挺高呀,米兰能看得上你吗?”钱飒飒的口气特别真诚,听不出别的意思。

  “所以请你帮我忙嘛。”黄自然也说得非常真诚,就好像他的确爱上了米兰,并且离了她一天也过不下去了似的,“你特别会写作文,从小我就知道。”

  钱飒飒帮黄自然写了一封特别有文采的情书,用了叶芝的诗。黄自然用它把米兰泡到手时,钱飒飒也把那个高个男生甩了,还特别告诉黄自然,说甩了那男生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连海子是谁都不知道。黄自然听了以后笑得特别得意,比追到米兰还得意。

  黄自然和米兰只交往了几个周,是米兰提出的分手,理由是“黄自然永远心不在焉的”。宣布永远单身的钱飒飒成了黄自然的爱情参谋,为黄自然追女生这件事出谋划策,帮黄自然把关,陪他给女朋友买礼物,甚至充当分手时的传话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