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对妹妹说,一下子高兴起来

古时候的赵州,就是现在河北的赵县。赵州有两座石桥,一座在城南,一座在城西。城南的大石桥,看去像长虹架在河上,壮丽雄伟。

老和尚问小和尚:“如果你前进一步是死后退一步则亡,你该怎么办”?小和尚毫不犹豫地说:“我往旁边去”。

小狐狸狗长得俊俏,又聪明伶俐,和小狐狸、小狗们处得可融洽了,小狐狸们有义务劳动的时候,他去参加。小狗们有义务劳动的时候,他也去参加。大家都很喜欢他,有什么收获的时候,也都分给他一份。

民间传说,这座大石桥是鲁班修的,城西的小石桥,看去像浮游在水面上的一条小白龙,活灵活现,传说这座小石桥是鲁班的妹妹鲁姜修的。这两座桥修得可好啦!舞台上演《小放牛》,还有这样的唱词:“赵州石桥鲁班爷爷修,玉石的栏杆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这里就唱到了鲁班修赵州桥的传说。

寓意:天无绝人之路,人生路上遭遇进退两难的境况时,换个角度思考,也许就会明白:路的旁边还是路。

有一天,小狐狸狗拣来一面小镜子,回到屋子里自己照起来。

相传,鲁班和他的妹妹周游天下,走到赵州,一条白茫茫的皎河拦住了去路。河边上推车的、担担的、卖葱的、卖蒜的、骑马赶考的、拉驴赶会的、闹闹攘攘,争着过河进城。河里只有两只小船摆来摆去,半天也过不了几个人。

“啊——我是这个模样啊!”小狐狸狗想了想,一下子高兴起来,“怪不得人家叫自己狐狸狗,原来自己既像狐狸又像狗,这可真是太好了!”

鲁班看了,就问:“你们怎么不在河上修座桥呢?”人们都说:“这河又宽、水又深、浪又急,谁敢修呀,打着灯笼,也找不着这样的能工巧匠!”鲁班听了心里一动,和妹妹鲁姜商量好,要为来往的行人修两座桥。

小狐狸狗是怎么想的,小狐狸们和小狗们谁也不知道,可都觉得小狐狸狗变了个样儿。

鲁班对妹妹说:“咱先修大石桥后修小石桥吧!”

夏天来了,小狐狸们住的小山坡上小山沟里长出了好多豚草。大家都知道豚草是一种毒草,对人和动物十分有害,都想把豚草连根儿拔除。小狐狸们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拔除豚革的活动,所有的狐狸都参加了,小狗们也都赶来支援。可小狐狸狗知道了也没有来。

鲁姜说:“行!”

住在小狐狸狗家门口大杨树上的小乌鸦召唤小狐狸狗:“小狐狸们拨豚草了,您快去啊!”

鲁班说:“修桥是苦差事,你可别怕吃苦啊!”

小狐狸狗懒洋洋地抬起头,瞧了瞧大杨树上的小乌鸦,慢腾腾地说:“你懂什么啊?那是小狐狸们自己的事情,我是谁啊?我是狗嘛。”

鲁姜说:“不怕!”

“那您以前不是总去参加他们的劳动吗?今天怎么了?”小乌鸦问。

鲁班说:“不怕就好。你心又笨,手又拙,再怕吃苦就麻烦了。”这一句话把鲁姜惹得不高兴了。她不服气地说:“你甭直嫌我心笨手拙,今个儿,咱俩分开修,你修大的,我修小的,和你赛一赛,看谁修得快,修得好。”

“那是以前,我没有镜子,不知道自己的模样……”小狐狸狗说完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不管小乌鸦怎么劝说,他不一会儿就打起了鼾声。

鲁班说:“好,赛吧!啥时动工,啥时修完?”

小狐狸们和小狗们不见小狐狸狗来,开始觉得奇怪,但又觉得他一定有了自己的重要事情,谁也就没有往别处想。

鲁姜说:“天黑出星星动工,鸡叫天明收工。”一言为定,兄妹分头准备。

过了不长时间,小狗们种的大甜瓜地里长了大革,不拔掉大草,大甜瓜肯定长不好。小狗们总动员,所有的狗都来到了大甜瓜地里拔大草。小狐狸们也都老远的赶来助战。

鲁班不慌不忙溜溜达达往西向山里走去了。鲁姜到了城西,急急忙忙就动手。她一边修一边想:甭忙,非把你拉下不可。果然,三更没过,就把小石桥修好了。

小乌鸦见小狐狸狗还是趴在家里,就大声地招呼他,他不高兴地翻翻白眼:“你懂什么啊?那是小狗们自己的事情,我是谁啊?我是狐狸嘛。”

随后她悄悄地跑到城南,看看她哥哥修到什么样子了。来到城南一看,河上连个桥影儿也没有。鲁班也不在河边。她心想哥哥这回输定了。可扭头一看,西边太行山上,一个人赶着一群绵羊,蹦蹦窜窜地往山下来了。

小狗们和小狐狸们不见小狐狸狗来,开始觉得奇怪,但又觉得他一定有了自己的重要事情,谁也就没有往别的处想。

等走近了一看,原来赶羊的是她哥。哪是赶的羊群呀,分明赶来的是一块块像雪花一样白、像玉石一样光润的石头,这些石头来到河边,一眨眼的工夫就变成了加工好的各种石料。有正方形的桥基石,长方形的桥面石,月牙形的拱圈石,还有漂亮的栏板。美丽的望柱,凡桥上用的,应有尽有。

后来,小狐狸们又拔了小山坡和小山沟里的两次豚草,小狗们又拔了大甜瓜地里的两次大草,小狐狸狗都没有去。大家才觉得小狐狸狗和以前不一样了。

鲁姜一看心里一惊,这么好的石头造起桥来该有多结实呀!相比之下,自己造的那个不行,需要赶紧想法补救。重修来不及了,就在雕刻上下功夫盖过他吧!她悄悄地回到城西动起手来,在栏杆上刻了盘古开天、大禹治水,又刻了牛郎织女、丹凤朝阳。什么珍禽异兽、奇花异草,都刻得象真的一样。刻得鸟儿展翅能飞,刻得花儿香味扑鼻。www.gushidaquan.com.cn

一天,小狐狸们栽的大苹果树结的苹果熟了。正在分苹果的时候,小狐狸狗去了,见大家没有搭理他,他就说了:“我本是狐狸啊,应当有我的一份呀!”

她自己瞅着这精美的雕刻满意了,就又跑到城南去偷看鲁班。乍一看呀,不惊叫了一声。天上的长虹,怎么落到了河上?定神再仔细一瞅,原来哥哥把桥造好了,只差安好桥头上最后的一根望柱。她怕哥哥打赌赢了,就跟哥哥开了个玩笑。她闪身蹲在柳棵子后面,捏住嗓子伸着脖,“咕咕——”学了一声鸡叫。她这一叫,引得附近老百姓家里的鸡也都叫了起来。鲁班听见鸡叫,赶忙把最后一根望柱往桥上一安,桥也算修成了。

“你不是小狐狸狗吗?”最小的小狐狸问小狐狸狗,“我们拔豚草的时候你……”

这两座桥,一大一小,都很精美。鲁班的大石桥,气势雄伟,坚固耐用;鲁姜修的小石桥,精巧玲瑰,秀丽喜人。

小狐狸狗听了,小脸不觉红到了大脖子根儿,夹起长长的尾巴跑开了。

赵州一夜修起了两座桥,第二天就轰动了附近的州衙府县。人人看了,人人赞美。能工巧匠来这里学手艺,巧手姑娘来这里描花样。每天来参观的人,像流水一样。

一天,小狗们种的大甜瓜熟了。小狐狸狗可爱吃甜瓜了,急忙跑去了。可是小狗们谁也没有搭理他,他咽了口吐沫,说:“我本是狗啊,应当有我一份呀!”

这件奇事很快就传到了蓬莱仙岛仙人张果老的耳朵里。张果老不信,他想鲁班哪有这么大的本领!使邀了柴王爷一块要去看个究竟。张果老骑着一头小黑毛驴,柴王爷推着一个独轮小推车,两人来到赵州大石桥,恰巧遇见鲁班正在桥头上站着,望着过往的行人笑哩!

“你不是小狐狸狗吗?”最小的小狗问小狐狸狗,“我们拔大草的时候你……”

张果老问鲁班:“这桥是你修的吗?”鲁班说:“是呀,有什么不好吗?”张果老指了指小黑驴和柴王爷的独轮小推车说:“我们过桥,它经得住吗?”鲁班瞟了他俩一眼,说:“大骡于大马,金车银辇都过得去,你们这小驴破车还过不去吗?”

小狐狸狗听了,小脸又红了起来,急忙夹起长长的尾巴跑开了。

张果老一听,觉得他口气太大了,便施用法术聚来了太阳和月亮,放在驴背上的褡裢里,左边装上太阳,右边装上月亮。柴王爷也施用法术,聚来五岳名山,装在了车上。两人微微一笑,推车赶驴上桥。刚一上桥,眼瞅着大桥一忽悠。鲁班急忙跳到桥下,举起右手托住了桥身,保住了大桥。

回到家里,小狐狸狗又羞愧又伤心:“小狐狸们和小狗们原来对我那么好,现在怎么这样了呢?”想啊想,终于想明白了:原来人家对自己好,是因为自己对人家好;现在人家对自己不好,是因为自己对人家不好啊!自己总想凭着自己的特殊长相去不劳而获,又不去帮助人家。

两人过去了,张果老回头瞅了瞅大桥对柴王爷说:“不怪人称赞,鲁班修的这桥真是天下无双。”柴王爷连连点头称是,并对着才回到桥头上来的鲁班,伸出了大拇指,鲁班瞅着他俩的背影,心里说:“这俩人不简单啦!”

小狐狸狗真的聪明,知道自己应当怎么做了。到了秋天,小狐狸们盖大房子,小狐狸狗老早就跑去了,干得汗流浃背了一整天也不休息一会儿。小狗们盖大院墙的时候,小狐狸狗也早早地跑去了,直干了一整天,小狗们劝他歇会儿,他笑笑说:“不累不累……”

现在,赵州石桥桥面上,还留着张果老骑驴踩的蹄印和柴王推车轧的一道沟。到赵州石桥去的人,都可以看到,桥下面原来还留有鲁班爷托桥的一只大手印,现在看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