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清晨我都牵着老黑和妻子肩并肩地上铁山公园里去逛一圈,许多美好的日子美好的情景都是难以保留而又难以忘怀的

  时光如流水般的流逝,时光的流逝冲走了人们心目中的许多记忆,因而,总是使人们在回想往事的时候总有许多事情都记不起来而感到非常遗憾。

  他真的很美,在清风的吹佛下偏偏起舞。

  这两年,每天清晨我都牵着老黑和妻子肩并肩地上铁山公园里去逛一圈,七点左右,我们会准时回到家里做早饭,吃完早饭各自忙活着上班挣钞票去。

  茫茫人海,岁月如歌,兄弟朋友,都曾有过,相约酒吧,举杯高歌,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可留。是啊,许多美好的日子美好的情景都是难以保留而又难以忘怀的。

  他的很美,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现在我和妻子每天清晨起床后,想不出门去散步都不行了。为什么?因为每天清晨五点多钟,只要我们夫妻俩还没有什么起床的动静,我们家的老黑长大了,它就会不客气地用它的那两只小熊掌似的前爪子使劲地砸屋门不说,还要朝着屋里汪汪汪,汪汪汪,啊呜啊呜的乱叫唤,一直叫唤到我们开开屋门,牵着它走出院子大门,它才肯乖乖地安静下来。

  人生最难忘的莫过于青春浪漫时期,今天三个一伙,明天五个一组,到这里玩,去那里耍,你说我笑,你唱她舞,欢天喜地,其乐无穷。今天城里狂狂,明天往乡下溜达。北京的故宫,内蒙的草原,美丽的西双版纳,海南的天涯海角,台湾的阿里山都留下了你们玩乐的美好回忆。

  他真的很美,在雨露的滋润下摇摇欲坠。

  老黑已经长得虎头憨脑的了,它除了肚皮下面有几十根细细的白毛之外,全身上下都是黢黑黢黑的长毛,油光锃亮的,可以说是人见人爱的一只小黑狗。

  无论是世间的名胜古迹还是祖国的名山大川都不能长乐于此。还是找些生活中的近距离来聊聊才比较现实些。我们所在的街头巷尾,田边地头,园林河边,都有聊不完的天,说不完的故事。

  我瞬间喜欢上了他,我喜欢他的勃勃生机,我喜欢他那梅红的颜色,我喜欢他那绿油油的叶子,我喜欢他那深深扎根泥土的经络,在我们小区绿化带生长的他们,瞬间把小区点缀的美了起来,亮了起来!

  老黑一天到晚没个老实气,调皮有趣的很,它对我来讲已经不是一条普通的狗了,它已经是我的朋友了,没有它在跟前陪伴着我,有的时候我会觉得生活挺枯燥乏味的。这几年,我寂寞的时候,老黑给了我许多乐趣。我烦恼的时候,老黑给了我许多安慰。我高兴的时候,老黑又给了我许多憧憬。总之,老黑已经是我们家里生活当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主要成员了。

  已是到了初中的时候,我们便有了时间感的警觉,所学的课程科目增多了,每周要求写一篇作文,老师说,要真正的写好作文,必须要学会观察,要到大自然中去了解和观察,才能写出真实生动的好文章。于是许多同学周末回家或是假期都到田间地头、河边河里、园林树下、街头巷尾去观察和体会。我和先哥、宝哥、白云哥、金凤、小英、阿七是本村里的同一届初中生,每当周末回家的时候,我们都会邀约一起去玩,春天,我们去地里找野菜,看洁白的梨花、看粉红的桃花、看漫山遍野的姹紫嫣红、百花盛开。夏天,我们喜欢去河里游泳,去梨树下乘凉打牌。秋天,我们会去田间观赏金黄色的稲谷,感受丰收的喜悦,秋高气爽、天气炎热之时,我们喜欢到梨树下面去乘凉,削梨果吃。冬天,风雪来了,梨树叶子落光了,梨树下面落满了厚厚的积雪,梨树上面结起了一条条银白色冰条,梨树和雪地相辉映,好一派银装素裹。

  我开始到了公司和同事们说这些话,我每次下楼吃饭总是想静静的看几秒钟,然后吃完饭再静静的看几秒钟,他是没有任何香气的,但是在绿叶的衬托下,一大盘的花儿开的争奇斗艳。

  前些年,我对铁山公园这个闲散的社会圈子没什么好印象,什么谁谁谁买官卖官,贪污受贿已经被抓起来了,什么某某人,最近勾搭上某个局长发财了,什么哪个市长睡办公室主任的老婆,把人家的的老婆睡死在床上了……总之是什么五花八门的社会奇谈、花边新闻和官场腐败的事情,几乎都是从铁山公园这个休闲娱乐场所里流传到社会上来的,比大菜市场里的那一些小商小贩的八卦小道消息都八卦。可挺滑稽的事情是,有许多社会上的八卦小道消息,让人们传来传去的,最后竟然都给传成了有理有据的真人实事,真是令人们不可思议。我们这个高速发展市场经济的大千社会,有许多事情,许多问题,只要是用心地去琢磨琢磨,也还真是挺荒唐,挺可笑的,挺悲哀的。

  梨树距离村子不算远,大约一里多路,但有一个山坳隔着,正好在山的背面。梨树长在路旁边,约有七、八米高,伞状型,夏秋时节,枝叶繁茂,果实累累,很惹人喜爱。而在梨树下面,沿着梨树的周围摆设着十二个石凳,是用来供人们休闲坐用的。平时许多人都喜欢来这里玩耍。

  我心里开始渐渐的躁动起来,我开始和我的好朋友们也说了,因为他们没能看到这些花无法体会我内心的那份迷恋,于是我渐渐将这份喜欢留在心里!

  我和妻子每天清晨带着老黑在公园里散步,遇到眼花面熟的人,双方的眼睛相视了,我便朝人家微微一笑,就算是打招呼了。遇到挺熟悉的人,我也顶多就是张嘴说句:“来了。”朝着人家礼貌地点点头,笑一笑。我不愿意和一些眼花面熟的人多接触,也懒得开口和一些点头朋友说什么话,但我的耳朵、眼睛和思想,哪一天也没有闲着,这倒也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初中毕业了,只有我和先哥考上了高中,开学的前两天,我们相约到梨树下玩了一天,大家谈得难分难舍,含泪相拥,相互叮嘱,切莫相忘。以后的每个假期,我们都相约大家一起来梨树下座谈,大家都谈得非常开心,相互祝愿,共创未来。

  今天外出吃饭,突然暗生思绪,我想移植两棵到自己房间,但是我知道我是不能这样做的,因为他们是属于小区的私有财产,于是我想问保安大叔们争取他们的同意,恰巧上午去业务那边处理点事情,心里想着和他们说也是一样的那,因为自己停车费啥的都是直接找的他们那,我回到自己的电脑旁,开始给他发了个信息,我担心的得到的结果是让我伤心的,喜出望外他说让我悄悄的移,不要惊扰到其他人,我开心极了,我想他是理解我心情的。

  最近这些天,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较为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每天早晨,铁山公园里那一些来来来往往,二一伙,三一群的人流当中,竟然没有几个是在社会上有地位、有名气,亦或是曾经有过什么社会地位、有过社会名气的大人物。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真的就像一些老百姓所说的:“有些当官的退下来之后,没有几个人愿意搭理他们,因为他们掌握实权的时候,做的缺德事实在是太多了。那一些缺德人物退下来之后,都不敢轻易的在公共场所里走动,这不仅仅只是他们没有什么老脸皮来见一些故人,主要的是他们害怕有什么记仇的人嘲弄、报复他们……”

  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同学的友情是难忘的,同学永远是同学。今后,无论你走去哪里,是天涯海角,还是异国他乡,你究竟是发财啦或是升官了,请千万不要忘记我们曾经是同学,不要忘记我们在梨树下的美好时光。不要忘记我们依依不舍的含泪拥抱和相互嘱咐。

  下班后我便采取了行动,早已种植其他花的盘儿腾出来留给他们,不过确实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刚好一个同学看到我发的图片,问我拍的是绣球妈,我突然眼前一亮,对,就叫他绣球花儿!

  铁山公园里的这种社会怪现象究竟是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也说不清楚。可自从我发现了铁山公园里这个社会怪现象之后,心里头挺不是个滋味的,仔细的寻思寻思,浑身上下都有点凉飕飕的感觉。有的时候,心里就好琢磨着,难道社会市场经济发展的速度越快,当权者和老百姓的社会关系就会越恶化吗?中国社会阶层关系难道真的就会这样继续演变、发展下去吗?社会各个阶层人的贫富差距拉得再大一些的时候,这个社会又将会是一种什么景象呢?

  愿你好好的吸收阳光,愿你好好的成长,感谢你来到我么的身边,我心爱的绣球花儿!

  三十多年前,邹城市就是一个古老的自然大村落。那个时候,县城里是一条马路三盏灯,一个喇叭震全城,东南西北去散步,转了一周圈,用不了十分钟。多少年来,一年四季,每个月阴历的初一、初六、十一,十六,二十一、二十六是老百姓赶集的日子,赶集的人全都集中在今天的岗山路的中路上。

  现在,我的脑海里还依稀地记得,那个时候的岗山路,路面宽不足三米,长不到一里路。集市上人山人海,有赶着羊的,有牵着牛的,有抱着鸡的,有提溜着花生米的,有担着热豆腐的……老百姓们在集市上相互交易的既公平又热闹,可那种热闹的,朴实的集市情景,就是让人们闻不到城市的滋味,看不到城市的影子,更想象不出来现代化的城市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繁华景象。

  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来,邹城市的城市基础设施和经济文化建设速度之快,几乎超过了过去几千年社会发展的总和,可以说是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大变化。但同时,各家国有银行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有意无意地在社会上培植、催发了一批又一批善于投机,走偏门的大富豪。时代跃进的过强张力,给许多老百姓都带来了巨大的焦虑和错位感,弄得一些老百姓似乎是找不到了人生的方向,导致了社会上怀疑主义和犬儒主义的盛行,这不能不说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邹城市的南部,有风景秀丽的唐王湖和以奇石、古松、云海闻名于世界的峄山等等旅游风景区,以及全国最大、国内综合节能和环保水平最高的燃煤电厂之一的,华电国际邹县发电厂。旅游风景区和发电厂,这些年来给邹城市的经济发展注入了许多活力,富裕了一方百姓。

  邹城市的北部,是大小不一,高矮不同,连天成片的塑料大棚,大棚里面一年四季如春,人流不断,尤其是双休日,逢年过节的时候,到大棚里来采集草莓、西红柿和各种类蔬菜的人络绎不绝。梨树、杏树、桃树和樱桃树,各种类果树各自成园,各个大棚区和果园里都建有大大小小的农家乐饭店,男女老少的欢笑声天天不断。

  邹城市的东部,有京福高速公路和京沪高速铁路,还有比杭州西湖水质都清澈、都秀丽的孟子湖,以及成片成片的高档豪华住宅区,政府各个职能部门办公大楼,商贸娱乐区等等现代化的建筑群。

  邹城市的西部,有全国特大型企业,兖矿集团的工业区和绿树成荫,风景如画,成片成群的居民住宅区,以及几处大型的农贸市场、商务大楼……

  邹城市的南外环、北外环、东外环、西外环,市内市外,条条公路有绿带。国道104公路、京沪铁路穿越在城市的正中间。大车、小车、摩托车,电动车,五颜六色,一天到晚川流不息。条条大马路四通八达,通往全国,通向全世界。

  邹城市市内方圆几十公里,高楼大厦林立,一座座冲天商场,一处处娱乐中心,一片片市民住宅楼,几乎是一夜之间平地而起。这一些

  现代化的豪华建筑物,让人们眼花缭乱,心潮澎湃,遐思无限。

  这两年来,每天清晨我和妻子都喜欢领着老黑爬到铁山顶上去休息一会儿。在那期间,我总是爱站在山顶上那块光滑的大青石上,眺望我们这个古老而美丽的现代化城市。有的时候,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情实景,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白日梦,是不是自己的一种幻觉,总感觉着仿佛是一夜之间就来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繁荣的大都市。

  最近这段日子以来,铁山公园已经不是那个曾经散布社会负能量新闻、传播小道消息的发源地了,也很少有人在公园里打听、过问社会上那一些令人好笑,又让人愤慨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很少有人再来讲什么张家长李家短,老头子找小姑娘,大妈睡小伙子那一些庸俗无聊的故事了。公园里松树林的空地上,野花草丛中,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上,九曲十八弯的青石盘山道……到处都是打拳舞剑,吹拉弹唱的人,人们所交谈的一些内容,几乎不外都是围绕着怎样调节出好心情,怎样锻炼出健康的身体,如何好好享受生活。这里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单纯了,人情味也自然而然的就醇厚了,现在这里简直就是一处民风淳朴,热闹又温馨的世外桃源,在这个鸟鸣山更幽的公园里,任由人们尽情地说笑,玩耍,品读美妙的生活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