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爱那苦尽甘来的滋味,不止一次对南方心生向往

  听说北方人向往南方,南方人向往着北方,其实不然,他们只是向往着远方,向往一个未知的地方。

  编辑荐:与其与世流俗,随波逐流,不如朝着心中的方向,向着你心之所向之处,爱你所爱的,做你所喜欢的。愿你心之所愿,行将所至。以一颗赤诚之心,抵挡岁月的洪流。

  编辑荐:当晚,我就给那盆仙人掌加土添水又施肥,既然有用,生存力又如此顽强,就应当得到应有的待遇。

  听说南方的冬天并不寒冷。候鸟只有在春天才来北方,而在秋天的时候,义无反顾选择去南方寻找温暖,避开北方冬天的萧条与荒凉。

  红尘百味,世人皆各有所爱。有人偏爱甜的滋味,有人却钟爱其酸味,亦有人喜爱辛辣之味,而我,却偏爱一种味道,那便是苦味。在众多的瓜果蔬菜中,我尤其钟爱苦瓜,爱极了它的苦味,更爱那苦尽甘来的滋味。而有关于苦的成语,我亦喜欢。“苦尽甘来,”“同甘共苦”,这样的一种人生境界,亦是我一直所追求与向往的情境。万象皆苦,然你我却能于苦中作乐,于苦中尝乐,终有一日会守得云开见月明,迎来云淡风轻的那一日。

  搬进新居十五年余,阳台上的盆景换了一茬又一茬,有的花甚至都已连根端掉,独阳台角那一盆仙人掌还在欣欣向荣,似乎在向我诉说着曾经的往日岁月。

  听说人的一生,只有短短几年时间可以无所顾忌地去追梦。如果你一旦错失,那么可能将成为遗憾,之后再也弥补不及,也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热血和勇气,在青春的行程中,说走就走,说停就停。

  甜的东西,往往最容易吃腻;而酸的东西,虽酸甜可口,但也夹杂着一份酸楚;辛辣的东西,容易使人上火;任何一种味道,若只尝其中一种,而舍弃其它一切,终是尝不到世间的美味佳肴的。即便是最简单的家常便饭,也应是各种味道俱全,这样可口的饭菜,才更让人尝得津津有味,回味无穷。

  小城土地奇缺,入眼所见,除了高楼大厦,就是钢筋水泥。不要说是奇花异草难觅,就是平常的俗树凡花都极少见。为寻那三分春色,人们都将盆景搬上了阳台,这也算是回归大自然了。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不止一次对南方心生向往;不止一次,渴望那个未曾到达过的地方;不止一次,想走近瞧瞧,那里与心中描摹的,是否是同一个模样。

  因而,好的人生也当是如此。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当是缺一不可,缺少其中一种,都算不得上是真正圆满的人生。唯有尝尽人生百味,方知人间冷暖。而红尘百味,我只愿求得一味真味,此味道,是“真诚”是“真心”,更是“真实”,唯有做到如此,才能无惧尘世的磨难,无惧岁月的考验。

  当初,在选择盆景的时候,我在花店里选的都是一些赏心悦目的名贵之花,什么玉树临风,四季海棠,十八学士,傲雪迎霜等等,不仅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必不可少,就是十分俗气的发财树、七色花也被我大盆大盆的搬入家中……

  那里,似乎有一个无意间丢失的梦,被悄悄遗落在鸟语花香的山林间,或消失在碧波荡漾的清溪里,或偷偷隐匿到悠闲安逸的江南烟雨小镇中——其实它一直都没有离开,只是在等待着一个人,有一天将他亲自找回。

  “唯大英雄真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古往今来,王侯将相,文人墨客,都有着自己的那一份洒脱不羁与赤子之心,论诗词文学,我尤其钟爱李白、王维、苏东坡、李煜、陶渊明、李清照。不仅因为其诗人的文采斐然,更是因为其一片赤子之心,打动了无数人的心,与之诗人的心得以心心相印。这份真味,是历经红尘百千劫难后的也无风雨也无晴,更是静定安祥,慈悲善良。一个人也唯有做到如此,才能在这沧桑世态里,做一个悲喜自然,豁达洒脱之人。

  然而,这些名贵的花草在给我带来暂时的赏心悦目之后,都不该凋萎而凋萎了。有的是冬雪来临,我放在阳台上忘记搬进室内保温,有的是不能为它适时添加肥料和雨水,有的是不能及时进行松土与除虫,更有的是不会剪枝任其自由伸长……总之,花有花的禁忌,树有树的脾性,需要小心呵护。而我,一个天生的甩手掌柜,那知道怜香惜玉。可怜那些名花异草,在我的阳台上不该凋零而凋零了。

  自从秋天过后,按捺不住的心便开始躁动起来。已经许多次,都有收拾好行囊,抛开一切杂念说走就走的冲动。

  以光明坦荡之心做人,以全心全意去做事,以真心对待他人,以最简单舒适的姿态做最真实的自己。如此便已是人生的一种快乐。安静地活着,慈悲且善良待人,不与世争,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情,亦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心,如此,就已是一种圆满,一种成功。

  最后存活下来的,都是当初最不让我待见的。什么剑麻、芦荟、仙人掌等,还有就是一些树(花)去盆空又自行繁衍出来的一些不知名的小花小草……

  也许是因为厌倦了北方的冬天太过于漫长的天气,也许是因为受够了每次雪后的寒意总是荒芜失落无趣,总之,心中就是一直想换一种方式,过接下来的人生。

  也曾有无数读者朋友们问我,为何我年纪轻轻文字却娴熟老练,看似少年老成却又不失天真?我只道是,文字由心流露,所处之境,所历之事,皆是文章来源。而文章本天成,唯有以其真诚之心去创造,去耕耘,才能写出扣人心扉的诗句与行文。写文章如是、歌者、琴者、画者,皆如是。

  特别是阳台角的那一盆仙人掌,在千花万树都枯萎之后,它倒越发显出欣欣向荣的新气象。

  如同友人说,北方是故里,南方是梦想,若要选择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那么只能背井离乡。

  所谓的“天真”,不是装傻充愣,也不是不分场合做出幼稚荒谬的举动与决定,而是过尽千帆后却不失其本心,不曾失去对生活的憧憬与希望,如此这般就足以慰籍那颗被俗世折磨得伤痕累累的心。

  说起这盆仙人掌,倒还真有些来历。当初,我不幸染上了痛风,什么药方都试过,都未能根治。一老中医告诉我,实在疼痛难忍时,可用仙人掌肉切片泡酒之后徐擦患处,可以缓解疼痛。当场牛刀小试,似有些作用。老中医顺手将未用完的仙人掌送给我,说随意将之插在泥土里都能存活,用时也方便。

  终究,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将心中酝酿已久的想法,付诸于实际行动中——没有太多的迟疑,没有太多的犹豫,只是不经意的一次念头,便收拾好行囊,坐上通向南方的火车,一路颠簸,去了向往的城市。

  雪小禅曾说:“人到了一定年纪,天真是难的。如果天真不好,就落了个幼稚的名声——沧桑其实是最容易的,时光可以把任何人磨砺得特别沧桑,一颗心终于变得不再柔软,像风干的老鱼片,又硬,又失原来的鲜味。在年轻的时候,都抱怨总是长不大,总抱怨时光太慢,但是,还有比时光更快的东西吗?一夜沧桑也是有的,荒凉的天真却是难的。”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仍愿保持着一颗沉稳而内敛的心,做到韬光养晦,荣辱不惊,大巧若拙,大智若愚。

  那时,我的一株玉树因被严寒冰冻,已是奄奄一息,我顺手将带来的仙人掌插在玉树旁。待玉树枝枯叶落,被我连根拔起,而仙人掌却自行存活了下来。

  那里,有梦想,有远方,有机会,有更多的可能性。

  真正的修行,是修心。淡泊宁静,平和安详,与其取悦别人,不如取悦自己。与其与世流俗,随波逐流,不如朝着心中的方向,向着你心之所向之处,爱你所爱的,做你所喜欢的。愿你心之所愿,行将所至。以一颗赤诚之心,抵挡岁月的洪流。

  此后,我的痛风渐渐好转,根本用不上那常人掌。我也不去管它,就是日常的浇水施肥,也绝没想到它。不仅因为它的长相难看,更因为它的位置偏僻,一直被那繁花满枝的三角梅遮挡着。只有当阳台上的花花草草换了一茬又一茬,我才发现它居然已经掌上加掌,累累垂垂的挂在阳台外……

  来时的一路上,我都在心中不断猜想,未来可能会发生的种种意外,以及诸多碰到的不稳定的因素。尽管后来,每一次失败和挫折降临时,总是超出我的想象,让我措手不及。

  年初,我的痛风骤然复发,且痛得死去活来,几天都没能消肿。突然记得老中医的话,要妻子将阳台上的仙人掌切片泡酒后徐擦患处,胀痛感竟然渐渐消失……

  世界是静默片,没有声音。没有人能洞察尘世。有些路,一旦决定要走了,就再也不会有回头的机会。人们都在一片迷惘无尽的大海上航行,所要面对的,不止是云迷雾锁,凄风苦雨,还要忍受随时而来的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有一天,我偶然在楼外回首我的阳台处,发现那仙人掌一匹儿挂在阳台半空中,掌上生掌,掌掌相叠,远远望去,竟然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有的人,从迷雾中走了出来,安富尊荣,养尊处优。有的人,可能半生都在烈日炎炎或冰天雪地中迷失着,最后在大江大海的波涛汹涌中,将青春,将岁月年华,慢慢地消耗尽。

  近日,我发现那仙人掌竟然还绽放出了朵朵粉红色的小花,有不怕刺的蝴蝶在其中飞来飞去。诗云:花若盛开,蝴蝶自来!

  谁也不知道自己会是前者或是后者,在尘埃落定之前,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只是,让我百思不解的是,那一小钵泥土,十五年来我从不曾添水施肥,何以支撑一大匹仙人掌存活至今!

  初到南方时,为了省钱,把落脚点选在了价格比较便宜的青年旅社。那段日子,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回来,和同样在城市中找工作的陌生人聊天,交流一天求职的经历。

  当晚,我就给那盆仙人掌加土添水又施肥,既然有用,生存力又如此顽强,就应当得到应有的待遇。

  那段日子,还算幸运,刚来时便在结识了许多的朋友——准确来说,算不上朋友,只能称为“过客”。大家从四面八而来,为得就是一个理想。

  魔幻的是,彼此匆匆之间,根本来不及回味。你昨天刚刚认识他,听到了他的故事,了解他的经历,第二天他可能就要离开了,之后与他,这辈子都可能不会再相遇了。仿佛一场醒来的梦,从未在现实中发生过。

  离开,无非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找到了工作,在别的地方租了房子,所以搬了出去;二是因为没有找到工作,一次次失望,从失望到绝望,最后只能无奈地离开这里。

  “如果再找不到工作的话,明天只能回老家了。”“我就是没脸回去啊!”这是我来到这座城市,听到的最多次的两句话。时至今日,仍在身边被不停地重复着。

  谁曾在漫漫长路,执着地低头行走,犹如一位“苦行僧”,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历尽千辛,如果找不到想要的结果,到不了理想的尽头,此生誓不罢休;

  谁曾将空间凝结成固体,用尽毕生积蓄,一生与时间为敌,将全部的力量与青春做赌注,慢慢擦拭、融化、消解,当初设下的局;

  谁曾把自己迷茫的人生,投入到一场浩浩荡荡的波涛中,义无反顾地选择流浪,与岁月交错的山河激烈地碰撞,之后最终厌倦了喧嚣吵闹,又重归于生活的宁静。

  我又想起了那个小胖子。我只和他认识了一天。他很有意思,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副生无可恋好像一切都很无所谓的样子。

  那一晚,我们几个人一本正经地聊人生谈理想,他在一旁表情丰富地听着,时而沉默不语,时而开怀大笑。大家都觉得他特别地好玩。

  小胖子第二天就走了,他要去电子厂做流水线工人。走之前,他给我们说,成功,是经历过滂沱大雨、风花雪月后的形状。只有这样,颜色才会变得更加鲜亮好看。

  现在我想起这句话,觉得滂沱大雨和风花雪月放在一起,语言上显得十分地别扭。我想给他纠正过来,如果换个别的词的话,也许会更合适一点儿。

  这并不是一次多么复杂的记忆,就是生活中偶然遇到的、一次云淡风轻的小事。唯一不同的是,我在这座城市已经找不到小胖子了,也并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听他说他来自江苏淮安,刚刚步入社会,信誓旦旦地说要“挣大儿钱”。

  几天过后,我也找到了新工作,搬离了青旅,在城市的远郊,租了一间十几平米的房子,算是暂时稳定了下来。

  时隔多年,想到曾经在生命中出现的,那些熟悉的陌生人时,很想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在做些什么,还都记不记得当初的理想,离它们是否又近了一步,或是否已经迈向了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