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想了想回复他说,我叫白羽

图片 12

你的眼圈越发的黑,

我叫白羽。

蜜蜂正忙碌着把采好的蜜送回房去。一只趾高气扬的鸵鸟截住了去路。

白开水喝出了伏特加的滋味,

自天上的神仙在我的体内注了一缕碧色的仙气,我便成了世间少有的灵物。

“喂,小蜜蜂,”鸵鸟叫道。“同你谈个问题好不好?

没有泪,

我的主人已经不知换了多少,他们争夺着、厮杀着,我早已习惯了饮血的日子。

小蜜蜂放下活计,“谈什么问题,请先生指教。”

不知道你又想起了谁?

直到她抚摸着我的扇骨和羽面,轻笑着说,“你这般纯洁如羽,我叫你白羽可好?白羽,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成败在此一舞,你要助我夺得花魁。”

鸵鸟歪着脖子问:“小蜜蜂,听说你是最有功劳的小昆虫,人们给了你很高的荣誉,你看看我在鸟类中算不算是伟大的?”

–题记

那夜,怡红阁出了一位卖艺不卖身的绝世花魁。

“从那一方面说呢?”小蜜蜂眨了眨眼睛。

图片 1

多少公子王侯千金一掷,只为一曲白羽扇舞。然而,她却不曾为任何人独舞过白羽扇舞。

图片 2

-1-

图片 3

“我可以如骏马那样一奔千里,你说那种鸟有这惊人的
举动?”鸵鸟狠狠的跺了跺脚。

图片 4

她总是双手托着两颊,望著红木桌上的琉璃灯,痴痴念念。

“是啊,先生此举世上少有啊。”蜜蜂随声附和着。

王钰在凌晨两点的时候,突然发来私信说:“有一天醉酒的夜里,我发现用尽全力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了,我开始慌了哭了。”

我知道,她在想他。

“可是,”鸵鸟忿忿然。“鸟类们却瞧不起我,就连那小公鸡、老母鸡、小莺儿,还有那野鸭子,见了我睬也不睬,真真缺乏涵养,看来应该选个领导认真治理整顿了!”鸵鸟用眼盯着小蜜蜂,“听说你参加过不少次劳模代表大会,是见过场面有修养的人,你看我该如何组织鸟儿王国?”

后来我想了想回复他说,哥们,别哭,勇敢的站起来撸,虽然是在调侃,但是他内心的苦,其实我都明白都理解。

就像无数才子佳人的故事,她本是宰相府的小姐,却与一个穷书生私奔。为了让书生有足够的盘缠上赶考,她入了青楼,卖艺不卖身,期望着那许她一生一世的人能金榜题名,予她十里红妆。


嗤”,蜜蜂撇了撇嘴。“凤凰不是贤明的鸟王吗?先生的问题应该在你们内部解决啊。”

没有太多的套路,王钰和宋琦的遇见,就像是远山的樵夫遇见渡河的渔者而弄丢了满捆的柴禾。

只是,如同无数故事里的风韵一样,三年了,他不曾寄过一封家书,只是留了一盏琉璃灯,害她相思一夜又一夜。

“可我提出的问题根本得不道重视,那老凤凰还训斥了我一顿,说什么母鸡能下蛋,公鸡能报个晓,莺儿能唱
婉转的歌,大雁还能传递季节的变化,大骂我是个平庸之辈什么正事不会做,就会搬弄是非等等,这公平吗?小蜜蜂,我想打个报告直送动物园联合国,要求罢免鸟王,重新改组,你支持我吗?假如我做了鸟王,一定选你做王后,中不中?”

2017年初的时候,王钰的单位来了一位沉默寡言的新同事,名字叫宋琦,领导安排下去,新人由王钰一手调教,一开始的时候,王钰还是本本分分守着师徒规矩,忙里偷闲的时候,习惯性的望着远方发呆,远方也永远有看不穿的秘密,就像王钰的心结一样,藏得严严实实,打不开,越扯越疼,越疼越想扯,扯的肝肠寸断。这一位而立之年的男子内心柔弱的一面,却被宋琦看了眼里疼在心里。

这三年的岁月里,我最爱幻化作她的模样,游湖吟柳,玩赏烟霞。

“对不起鸵鸟先生,我不是鸟类,如何做你的王后呢?我还有事要忙呢,拜拜了。”

有一个黄昏,王钰对着窗外的发呆的时候,宋琦为他泡了一杯龙井茶,端着茶杯悠悠然的经过窗前,放在了他桌子前,宋琦问王钰说“师傅你在干嘛?”

这日,趁她小憩,我又溜出了精致的扇匣。

小蜜蜂轻飘飘的远去了,只剩下一只连飞还没学会的大鸵鸟在夕阳下发呆。

王珏恍恍惚惚的答到:

夜伴皎月,石桥楼台,我按着记忆里的舞步,跳起了扇子舞。

“我把岁月写成了情书,

许是有些得意忘形,竟然没有察觉到身后正站着一男子,水湖色的蓝袍,手执纸扇。

有人却把它撕碎,扔下了山谷。”

翩翩然,独立于世。望见他的一瞬间,我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这样一句话。

宋琦愣了一下,知道他又想起了那个离开的她,于是没有了再接下去的理由,随手拿起一张单据交给王钰说:“咱俩上个月,以为工作失误,被罚款了,一人200元,今天下班之前必须交到领导处,逾期翻倍”。王钰猛地收回了前一秒还在游走在思绪,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刚才的失态,他紧张的喝了一大口桌上的龙井,差点被烫死,但在徒弟的面前,又不想继续失态,活生生的吞下了那一口难以下咽的开水

他毫不避讳地直直望着我,羞恼间,我刻薄道:“这样深的夜,出现在这里的男子,想必不是登徒浪子,就是采花大盗。”

那口开水就犹如王钰的现状一样,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一步步将就,忍耐着,默默的承受着。就像当初清秋离开他一样。

他笑了笑,悠悠然地说:“这样深的夜,出现在这里的女子,想必不是狐媚妖姬,就是青楼戏子。”

他只能跟着风走,

我怒极,挥了衣袖向前走去,他闪了身影,挡在我面前。

把孤独寂寞当自由。

我方要怒斥他,却见他撷了一朵四月的桃花,插进我的发鬟。

图片 5

“三年翘首,定不负相思忆。”说罢,他便转身消失在了迷茫的夜色里,独留下一支似曾相识的璎珞。

-2-

第二日,八抬大轿,十里红妆,状元郎迎娶了怡红阁里的花魁。

时钟指向18点,马路上的人群开始熙熙攘攘,写字楼里的白领敲完最后的文案,关上电脑,融入了夜色中,灯影落在肩上,高跟鞋的敲打声回响在归家的路上。

图片 6

沧州的1O月秋色已经很浓了,路旁的梧桐树几乎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北方的城市,气温在下降。

她凤冠霞帔,却不忘将我带在身侧,红盖头下,她笑靥如花,“白羽,他终究来接我了。”

图片 7

洞房花烛,门扉轻响,我才知道,原来,那夜赠我桃花的男子,就是她等了三年的书生。

王钰和宋琦并排走在小路上,他们刚刚从餐厅出来,这是王钰第一次请宋琦吃饭,点了她最喜欢的驴肉火烧。看着她吃的开心的像个200斤的孩子一样,王钰第一次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呵呵,原来,都是一样的啊,都是吃货变的猪精女孩儿,他不由得想起了清秋,她也是喜欢吃这个的,只不过,她不喜欢加老汤汁,她爱干净,怕汤汁粘上嘴角,她会吃的斯斯文文,安静优雅。

入了状元府的第四个春天,他坐上了宰相的位置。

一阵风吹过,树上的一片叶子落下她的了肩膀,王钰伸手拈走,攒在指尖转着圈圈,路灯下,晃动着一个不太规矩的圆,转过头蓦然间发现,宋琦的侧脸像极了那个她,对的,清秋,花落清秋的清秋。

有人告诉她,他是为了博得前任宰相的信任,才娶她为妻。如今,前任宰相已经失势,他成了万人之上的人,只是,她再也不是他最宠爱的妻。

一样的发际线,一样的马尾辫,

她打翻了桌上的琉璃灯,汹涌的大火吞噬了一切。

一样的眉眼,

他愧疚至极,跪在门外,哭声惊天动地。

一样的笑脸,

“相公?”一声熟悉的轻唤,他回过头来,紧紧抱住眼前的妻子。

一样有温度的指尖。

我依偎在他的怀中,嘴角绽开幸福的笑容。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在这一刻,王钰喜欢上了宋琦,分不清是清秋还是宋琦。只是知道有两个影子在相互的叠加,如同喝晕了一样,恍恍惚惚,但是他不能说。他喜欢她。

那盏灯是我打碎的,终于,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了。

“这世间春秋,

多年后,我为他生了个儿子。我将我们初遇时,他遗落的璎珞系在儿子的衣襟上。

算的上稀有,

他看见了,满目柔情地问我:“哪里来的璎珞,好生熟悉。”

总得来讲,

我温柔地回道:“这是成亲前一日,你我石桥重逢,你遗落在石桥上的。”

却不及宋琦的一个回眸。”

“成亲前一日,我见过你吗?我连夜赶路,进了城,便去了怡红阁娶你为妻啊。”

图片 8

他执起璎珞,恍然大悟道:“我说怎这般熟悉,这是我赠予你的琉璃灯上系的璎珞。”

-3-

曾经有一只琉璃灯,仰慕了一只白羽扇七年,爱恋了那只白羽扇七年,只是,那只白羽扇并不知道。

一辈子很短,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做有趣的事。

当那些不言而喻的情愫滋生蔓延的时候,王钰突然觉得,原来世间上,除了日月星辰,旷野落雨,山川河流,烟袅湖泊之外,还有比这些更为美妙和摄人心魄的,那就是宋琦的笑,尤物般不可躲。打那以后,去公司的路途再远也不觉得辛苦,工作再枯燥也不觉无聊,哪怕又是因为工作失职,俩人的名字同时出现在罚款单上,他也觉得那是幸福。

他为她写诗,写很多很多的碎碎念。

从:“杜门一任稠鸠语,我有痴根不可医”到“樽前浪语锁灯冥,多情自我不干卿”从:“新痴未解做前痴,六载梦回时”到“长恨青丝遗世早,见怜新草旁灰生。”平平仄仄字里行间的尽是娇嗔痴怨,王钰说他最喜欢黄昏,黄昏的小路上,他们可以肩并肩一直走啊走,暧昧的灯光把俩人的影子缩短再拉长,冷风吹,紧闭的心门,就像等到了故人归一样,空气中有宋琦若有若无的香气,那是鸢尾花与小苍兰的叠加融合。宋琦的阿拉斯加,蹦蹦跳跳的围着俩人撒欢。

如果可以,他愿意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从春到夏,让世界是世界,他甘愿做自己的茧。

如果可以,他愿意变成一卷经文,有朝一日,用尽余生为她解读

如果可以,他愿意为她收了心,忘了过往,从此以后活的坦荡荡。

图片 9

-4-

也许我们这一路走来,相拥了太多来自陌生人的善意,不愿意转身就将它踩在脚底,也许是骨子里的多情和伤别离,很多的失去了,还在念念不忘,眼前的却没有来得及珍惜。

18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王钰在深夜酒醉的时候,一张车票把他送到了他好哥们在北京的公寓楼下,昏昏沉沉的睡到天亮,白头接着睡了一天,迷迷糊糊的时候,总觉得宋琦就在身边,因为宋琦说过,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北京,她最喜欢的城市就是北京,喜欢后海的嗨,喜欢三里屯的媚,喜欢亚运村积极向上,喜欢后海清酒吧里点缀着红樱桃的天使之吻和淡淡柠檬味的梦幻勒曼湖,吹着北京夜里的冷风,王钰走遍了那些宋琦喜欢的地方,最后在后海的酒吧点了一杯威士忌和天使之吻,碰杯之后,替宋琦喝掉了她喜欢的鸡尾酒,只留下那个殷红的樱桃在灰暗的灯光下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酒吧里有人动深情在唱:

“让我困住城市里纪念你

让我再尝一口秋天的酒

一直往南方开,不会太久

让我再听一遍,最美的那一句,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图片 10

-5-

走你走过的街算不算重逢,喝你最喜欢的星巴克焦糖玛奇朵算不算亲吻?吹你吹过的风算不算相拥?

王钰在北京待了几天之后,
在一个飘雪的傍晚回到了沧州,那一夜,风格外的温柔,约出来宋琦,的烛光摇曳的清吧里,他为她亲自点了一杯缀着樱桃的天使之吻,他为自己点了一杯伤感的遗言。她们交换着杯子,品尝着个中的滋味,就像你不懂我的深情,我不怪你的娇嗔一样。

图片 11

他把从北京带回来的龙猫和阿狸玩偶送给了宋琦,宋琦笑的完成月牙的眼睛里,盛放着星辰大海,闪闪发亮。那一夜的风吹的特别坦然,从没有过的轻松。

那句我爱你,没有说出口。

却许了她一场想见如故,眉目成书。

他爱她,像待了很多年故人的老城门

茕茕孑立。

后来王钰给我说,是宋琦让他彻底从很久之前的那一段感情里面走了出来,他才能彻底的忘记了清秋,把他们之间彼此的伤害,彻底的散落在了风中。

而对于清秋,他只是喜欢却不再爱她

像钗头凤搁下的最后一笔

痴怨成疾。

图片 12

文:傻的可以

微信QQ :360193904

常驻网站:海崖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