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次用文字来思念,你画的他们

图片 4

我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次用文字来思念,好像也就只能用如此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情感。

有那么一对情侣.女孩很漂亮,非常善解人意,偶尔时不时出些坏点子耍耍男孩.男孩很聪明,也很懂事,最主要的一点.幽默感很强.总能在2个人相处中找到可以逗女孩发笑的方式.女孩很喜欢男孩这种乐天派的心情.

嫣然遇见林秋叶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裹在大衣里面还在瑟瑟发抖的嫣然漫无目的的走着,然后看见了在湖边作画的林秋叶。

没想到从相识到现在,你的一切都那么难以挥之不去。我们之间总是隔着一层薄纱,走近却走不进,关心却关了心。

他们一直相处不错,女孩对男孩的感觉,淡淡的,说男孩象自己的亲人.

不知是哪根筋不对,明明已经走过好远的嫣然又转身走了回来。静静的站在他的后面看着他画画。他的画很美,碧水凌波的湖面上,两只鸭子正在戏水。

其实你就像疾驰的火车,每到一站都会停靠,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小站。我知道你在部队的一切是常人无法体会的苦痛,训练、寂寞、思念日复一日。不说与世隔绝,就说军旅里的竞争也得心力交瘁!何况你又是一个不让妈妈操心的孩子,自己又是一定要力争上游的人。你刚走的那两年我的心是被掏空了的,也被带走了。我记得那是刚上高三的青葱岁月,高考也就成了我必须做的事。心已空,能用得上的也就只有脑子。还好上帝还有怜悯之心,可怜我这个对情痴呆的病人!你偶尔会打个电话过来问好,有时候是两周一次有时候是一个月甚至是好几个月才联系。可是这样我也很满足,因为我们是朋友,好朋友……

男孩对女孩爱甚深,非常非常在乎她.所以每当吵架的时候,男孩都会说是自己不好,自己的错.即使有时候真的不怪他的时候,他也这么说.他不想让女孩生气.

嫣然点上一根烟,香烟燃尽时,嫣然开口问他:“你画的他们,是夫妻吗?”

终于三年后你休假回家,我们见面了,这种感觉很是奇妙。原来我们跟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现在却要强颜欢笑像个演员一样演着我们的友谊。我很讨厌这种感觉这种心情!我宁愿我们是陌生人,不见亦不念!

就这样过了5年,男孩仍然非常爱女孩,象当初一样.

林秋叶回头,看着她笑道:“不,他们是恋人。”

我在想我们为什么成为不了陌生人?你为什么要给我那么多暧昧的信号?一个目不转睛的眼神甚至是一个吻!我竟然和你接吻了!我不知道是酒精的麻醉还是寂寞的借口,之后的我们竟然表演得如此自然。那个吻究竟代表了什么?我不懂不问不吵闹。

有一个周末,女孩出门办事,男孩本来打算去找女孩,但是一听说她有事,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在家里呆了一天,他没有联系女孩,他觉得女孩一直在忙,自己不好去打扰他.

“这有什么不同吗?”嫣然静静的问,青烟从她手指间缓缓飘去。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不得不承认这是我的错,是我自己的太在乎,放不下,这些年来只要听到关于你的消息我的心跳就不自觉的疾速起来,也正因为这样你喜欢上了我,喜欢上了喜欢你的我。但这不是爱!

谁知女孩在忙的时候,还想着男孩,可是一天没有接到男孩的消息,她很生气.晚上回家后,发了条信息给男孩,话说得很重.甚至提到了分手.当时是晚上12点.

“有,恋人之间更珍惜彼此。恋人之间的爱情更纯真更美丽。”

等待是最劳累的事情最熬人的事最磨人的事。五年的追赶却也搭不上你的车,因为这里终究不是终点,只是一个休憩的小站!

男孩心急如焚,打女孩手机,连续打了3次,都给挂断了.打家里电话没人接,猜想是女孩把电话线拔了.男孩抓起衣服就出门了,他要去女孩家.当时是12点25.

嫣然展颜一笑,这个画家,很有意思。

我终于明白赶不上的车就别追了……

女孩在12点40的时候又接到了男孩的电话,从手机打来的,她又给挂断了.

在一个小咖啡厅里,嫣然喝着咖啡看着他的画,一张张一幅幅,色彩淡雅,线条柔和,不是明月星辰,就是山川河泊,或者就是小桥流水。偶尔有个人影也是远远的,淡淡的。

一夜无话.男孩没有再给女孩打电话.

嫣然一抬头,看见林秋叶正呆呆的看着她,那种眼光,嫣然感到熟悉又陌生。三年前,当她还在学校时,很容易就能从周边学生的眼中看到这种目光,这是一种青涩的爱慕,带着一丝羞涩又合着一丝炽热。而此刻,这样的目光来自一个一脸风霜的画家的眼中。嫣然的心突突的一跳,一种久违了的激动和紧张突然的就充满了她的心。

第2天,女孩接到男孩母亲的电话,电话那边声泪俱下.男孩昨晚出了车祸.警方说是车速过快导致刹车不急,撞到了一辆坏在半路的大货车.救护车到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殷红浮上了她的脸,嫣然低头喝咖啡。缓缓的开口问道:“你怎么只画风景不画人呢?”

女孩心痛到哭不出来,可是再后悔也没有用了.她只能从点滴的回忆中来怀念男孩带给她的欢乐和幸福.

林秋叶如一个被发现偷吃糖果的孩子一般,慌忙转头看着窗外说道:“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再说,像我这样没有多少名气的流浪画家,也不可能去找那些模特,你知道的,那要很多钱。”林秋叶说着,又偷偷的看了她一眼。

女孩强忍悲痛来到了事故车停车场,她想看看男孩呆过的最后的地方.车已经撞得完全不成样子.方向盘上,仪表盘上,还沾有男孩的血迹.

嫣然一笑,她忽然有这样的想法,也许,她是一个可以改变他的人。同时他也是一个可以改变她的人。

男孩的母亲把男孩当时身上的遗物给了女孩,钱包,手表,还有那部沾满了男孩鲜血的手机.女孩翻开钱包,里面有她的照片,血渍浸透了大半张.

嫣然愿意做他的模特,免费的,而且还为他提供自己的住所作为他的画室。当然,这只有在画她的时候才成为画室。

当女孩拿起男孩的手表的时候,赫然发现,手表的指针停在12点35分附近.

林秋叶欣喜若狂,虽然嫣然与他约法三章,不准在“画室”过夜,不准问她的过去现在,还有,画画必须预约,不可尚自来“画室”。

女孩瞬间明白了,男孩在出事后还用最后一丝力气给她打电话,而她自己却因为还在堵气没有接.男孩再也没有力气去拨第2遍电话了,他带着对女孩的无限眷恋和内疚走了.

这一些对于林秋叶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关心的是,他多了很多和嫣然见面的机会。

女孩永远不知道,男孩想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女孩也明白,不会再有人会比这个男孩,更爱她了!

第一次画嫣然时,嫣然换了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在他的客厅里,透过窗户,以窗外的城市作为背景。画出了第一副城市丽人图。

嫣然以为很多画家都很喜欢画裸体画,一旦需要某个模特或者想要画一个新潮的风格,都肯定是裸体。看着画布上自己若隐若现的笑容。嫣然问道:“你画过裸体女子的吗?

林秋叶点点头。

嫣然又问:“你想画我的吗?”

林秋叶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你无论穿什么样的衣服,即使以自然为衣服,也是最美丽的。”

图片 4

嫣然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让你画!”

林秋叶一怔,慢慢说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嫣然没有说话。转身看着窗外的落日。

林秋叶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的眼泪缓缓的落下。林秋叶觉得,他从来就没有懂过女人的心。

林秋叶遵守着和嫣然的约定,一周或者三次或者四次为嫣然作画,作画以外的其他话题,他从来不问,嫣然也不同他说。两人在一起有时海阔天空有时就是默默画画。

每个星期天,林秋叶都在街头画画,卖画。都是山和水。

二月的一天,林秋叶为嫣然画完一个侧影,放下画笔看着她美丽的长发,轻轻一声叹息。

“怎么了?”嫣然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