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毫不迟疑钻进黑洞里,已是这个世界唯一的颜色

摘要:
第一卷:逃亡篇第五章:少女西希雷雨虽然不明其中原因,却绝对信任她。如果西希要对付自己,早在他昏迷的时候就下手了。而且西希那么清纯可爱,雷雨对她大有好感,故此,雷雨毫不迟疑钻进黑洞里。黑洞是一个

摘要:
一冬季,天总是黑的那么快,才下午四点多一点,天就暗了下去。吕文冉一个人望着窗外的梧桐树,数被寒冷的北风吹得摇摇晃晃。几片未飘落的黄叶在凛冽的寒风中紧紧地抓住树梢。天色,渐渐的变得昏暗。太阳被来势汹汹

摘要:
第二章:天命之人。雷氏大寨。寨内数百个雷氏族人提着各种用来打猎的兵器,面色紧张的对峙着将他们雷氏族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帝国军队。寨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帝国战士,前排是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露出眼耳口鼻的

第一卷:逃亡篇

第二章:天命之人。

第五章:少女西希

冬季,天总是黑的那么快,才下午四点多一点,天就暗了下去。吕文冉一个人望着窗外的梧桐树,数被寒冷的北风吹得摇摇晃晃。几片未飘落的黄叶在凛冽的寒风中紧紧地抓住树梢。天色,渐渐的变得昏暗。太阳被来势汹汹的乌云吓得躲到了山下,风在昏暗的黄昏中怒吼着,肆虐着,仿佛要撕碎这寂寥的冬。不知道过了多久,雪悄悄地飘落,终止了风的肆虐,雪轻轻的落在树梢,落在屋顶,骡子啊吕文冉的窗台上。吕文冉静静地看着雪花在风中舞蹈,在半空中绽放,“一片,两片,三片……”吕文冉轻轻地默念着,不知何时吕文冉开始了自己的幻想。天渐渐地黑透了,路灯不知何时已被点亮,雪还在飘着,吕文冉仍在窗口进行着自己的幻想。

雷氏大寨。

雷雨虽然不明其中原因,却绝对信任她。如果西希要对付自己,早在他昏迷的时候就下手了。而且西希那么清纯可爱,雷雨对她大有好感,故此,雷雨毫不迟疑钻进黑洞里。

“嘀……”一声鸣笛,打破了吕文冉的幻想,她缓过神来,看见一辆轿车停在了邻家的门口,一个少年,穿着件米色的风衣,围着一个黑色围巾,在向屋子里搬着东西,她想:这里市区那么元,怎么会有人来这儿住。她看着少年忙碌的身影,渐渐远离了窗台。

寨内数百个雷氏族人提着各种用来打猎的兵器,面色紧张的对峙着将他们雷氏族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帝国军队。

黑洞是一个可以容纳个把人的小空间,待雷雨缩进去后,西希将一堆干草堆放在圆盖上,然后她也钻了进来,玉手轻轻地将盖子移好,顿时,黑洞真正的变成了黑暗的世界。

寨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帝国战士,前排是全身裹在黑色厚革里,只露出眼耳口鼻的黑甲战士,一手持着短矛,一手持着圆盾。黑甲战士后面,则是一排排箭已上弦的弓箭兵,一根根蓄势待发的利箭对准着寨里的所有人。

窄小的空间里,西希紧紧地挤在雷雨的怀里,而丰满和充满弹力的臀部,毫无保留地坐在他大腿上。

雪,无声无息的飘了一夜,一觉醒来已是早晨八点。打开窗帘,世界童话般纯洁。白色,已是这个世界唯一的颜色,她打开房门,看见那个少年异界穿着昨晚的风衣在院子里扫雪。吕文冉走过去:“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少年先是一愣,一会儿便抬起头,微笑着说:“我呀,我叫张歆茹。”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刺激与快感从他的大腿神经游离全身。雷雨起了男性最原始的反应,一个帐篷从他胯间蓦然升起。

“那我问你,为什么来着住,这里市区那么远,一点都不方便。”吕文冉一脸疑惑问。张歆茹依然微笑着说:“这清静。”“哦,”吕文冉点了点头,忽然又想到什么,“对了,帮我把我的院子里的雪扫一扫。”“这……”张歆茹犹豫着。“我提供早餐!”说完吕文冉便向屋内走去,还没等张歆茹开口,门就已经关上了,没办法张歆茹只好去打扫吕文冉的院子。

一面倒的战争可能一触即发。

好在黑洞里乌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不然定少不了一份尴尬。

不一会儿的功夫,院子便被大少干净了,张歆茹坐在院子内梧桐树下的秋千上休息,他抬头看了看树,又看了看吕文冉的房子,慢慢的就发起来呆。“喂,吃早饭了!”吕文冉的声音唤醒了张歆茹,“你也真行,这么冷的天都能在外面睡着。”张歆茹笑了笑:“没睡,就是发了一时呆。”“给你的早餐,放心能吃。”张歆茹接过早餐刚准备吃一口,吕文冉就问道:“跟我说说你是干什么的,年龄,为什么住着?”“哇,你人口普查的啊!,居然要知道这么多?”“你要是不说早餐收回,并且明天夜里往你屋里放老鼠!”“好好别那样整我,我说,今年22岁,目前是一家企业的董事,这里清静,反正离公司也不远。”“董事?富二代啊!”“企业还没跨国不至于。再说那是我自己投资的,”张歆茹辩解道。“你自己的股份,不是你爸妈的?”吕文冉根本就不相信。“真的,18岁,父母将18年的压岁钱都给了我,说长大了自己分配,没过几天我看见一个项目怪有意思于是投资了,我也不懂,后来企业发展起来了我也就成懂事了,当时我妈天天都要我骂了一顿,后来看赚钱了就不说我了。”张歆茹一脸无辜的说。“什么这也行?原来是土豪啊!”吕文冉被眼前这个少年的事迹挺傻了眼。“喂,什么土豪,谁是土豪啊,我可是有文化的人!”吕文冉还没有缓过神,就听见“那你呢,叫什么,年龄,工作,怎么住这?”“这么直接,也不婉转点,我叫吕文冉,今年21,大学刚毕业,这里房价低。董事跟你商量个事?”“什么事?”“那个房贷,水电,生活费能帮我全付了吗?”吕文冉厚着脸皮问道。“你怎么不让我包养你啊!”张歆茹感觉完全不可思议。“包养?好啊,土豪哥哥,您就行行好包养我吧!”吕文冉卖萌加发嗲地看着张歆茹。,张歆茹受不了,“房贷帮你还清,生活费你自己解决。还有以后别这样看着我,还有别喊我土豪,还有早餐味道不错。”说完转身就离开。吕文冉在院子内默默高兴着,脸上流露出一抹绯红,最后的梧桐叶在洁白的世界掉落一个相机抓住了此刻的幸福。

这时,匆忙赶来的雷傲天快步走到前面,大声稽首道:“帝国的将领们不知何事光临小部,还请进来喝杯小酒,以赔怠慢之罪。”

雷雨赶紧弓起身子,以免被西希不小心给碰到。但是在这容纳两人便拥挤在一块的狭小空间,雷雨一弯身子,嘴便朝着西希的侧脸贴了过去。

话落,对面军队从中间让开一条小道,一骑从后慢慢策来。

正巧西希这时要与他说话,头微微向后仰来。于是乎,雷雨的嘴唇自自然然的碰上了西希滑嫩细软的嘴唇,嘴唇处一股滑腻略带冰凉。

时间的指针滴滴答答的不停得向前走着,冬季已眼过去,春季已悄悄的来临。时间将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两人又多了共同的言语。早上谁做早餐就去谁家吃,午饭一起做,晚饭也在一起吃,

来人很是健壮,身穿黑光粼粼的盔甲,黑亮的头盔顶头插着一根红色的翎羽表明着他的身份——统领。

西希“嗯”的一声,身子似棉絮般软在雷雨的怀里,大腿碰到了雷雨胯下的顶起。只觉到一股温热从大腿处传来,西希似有察觉,一股奇异的电流游遍全身,整个浑身变得滚热,身子不自主的扭捏起来

一天早晨,张歆茹对吕文冉说:“我们明天去海边玩吧。”“海边?你请客?”吕文冉吃着早饭头也不抬“对啊,我请客。”“那就去呗,有人请客干什么不去?”

日出帝国掌控兵权的除了国君外,还有一位将军与四位统领,亦不知此人是谁。

雷雨手足无措的抱着怀中的少女,随着西希的轻轻扭动,胯下之物传来阵阵柔滑与弹性摩擦的快感,同时一股股属于处女的芬芳也随之雷雨的呼吸涌进他心灵深处。

春天的海不想夏天那样波涛汹涌,白天的狂欢过后,太阳落到了好的尽头。夕阳如火,燃烧了天边的云彩,残阳如血,染红了天边的浪花,张歆茹背着相机独自行走在空旷的沙滩上,浪花追逐着他的脚印,冲刷着脚趾,不知不觉走了好久。

那统领策马到寨门前,冷冷的看了一眼雷傲天,威吓道:“你是谁!敢请本统领喝酒!”

对于从未这样接触过女性的雷雨来说,这个感觉亦是美妙到了极点,刺激到了极点。眼看雷雨被刺激得要把持不住了的时候,一阵急剧的马蹄声由远至近,瞬间驰至。

忽然海边的岩石阻挡了张歆茹的脚步,张歆茹抬头看见吕文冉坐在岩石的顶端,呆呆地望向大海,夕阳染红了吕文冉洁白的衣衫,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知望向大海的哪个角落,她长长的睫毛在眨眼时翩翩起舞,海风吹乱了她的秀发,几缕发丝滑过她的脸颊。不时有几只海鸥落在她的身旁,她伸出白嫩的手轻轻抚摸着海鸥。一阵短而清脆的鸣叫打破了天地的宁静,张歆茹望向海与天的交界处几只海豚跃出了海面。

“回禀统领将军,小的正是雷氏部族的族长,不知将军前来,多有怠慢,还请将军海涵。”

雷雨猛的一阵激灵,并从欲海中惊醒过来。难道是赫战他们已经追到这来了?雷雨心中警觉道。

再次望向吕文冉她已闭上眼睛,仿佛用心去感受,感受海的呼吸,夕阳的温暖,天地的安静。张歆茹也闭上眼睛去感受她所感受的。不知什么时候,吕文冉发现了张歆茹,张歆茹睁开眼睛时,发现吕文冉正在看着自己,对自己微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笑是那样的动人,那样的美丽,张歆茹不敢看她的眼睛,害怕与吕文冉对视。

雷傲天虽不知帝国将领们的关系,但任谁也不想被他人压着,何况是位高权重的统领们。所以巧妙的将统领暗自称为将军,这亦是一记响亮的马屁。

这时外面便传来一阵叱喝声,雷雨从声音可以判断出来人大约有十人,只是不知队伍里面都有些什么人,赫战与扎耳哈有没有来。

“张歆茹,你在干什么?”她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那么甜美,打乱了张歆茹的思绪。“啊,我?我闲的没事到处走走。”张歆茹第一次在吕文冉面前乱了阵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就陪我坐一时吧。”;吕文冉的声音仍是那样的天美,打乱了张歆茹的心跳,“行啊,反正也是闲的没事。”张歆茹依然低着头,不敢看吕文冉。

而正巧,这位统领最爱吃的就是这样的马屁。

不待他细想,“砰!”的一声,柴房的已门被人踢开。

他们肩并肩地坐在海边,一起聆听大海的呼吸,一触摸大海的浪花,海风吹乱了她的秀发,传来淡淡的发香。张歆茹无人想到了什么,从包里拿出了相机对着这美丽的大海按下了快门,也对着身边的吕文冉按下了快门。吕文冉并没有发觉。

“哈哈哈!”那统领大笑三声,躇着马道:“老头你人虽老了,眼光倒是不差。本统领叫赫战,乃帝国四大统领之首,此次前来只为寻找‘天命之人’,如若你能交出此人,我可放你族人性命。如若交不出来,哼,被屠灭的那三十四个部族就是你们的榜样。”

一个粗豪的声音喝道:“人呢?你不是说那小妮子就在这里喂马吗?怎么没有看到人!”

夕阳的最后一缕阳光被满天的繁星取代,月光静静地洒满海面,远处传来船支的乌鸣,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走吧,回去吧,我有点饿了,”吕文冉边说便拉着张歆茹向酒店的方向走去。

雷傲天闻得已有三十四个部族被其屠灭,深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也深深憎愤这个赫战的狠辣与歹毒。

软在雷雨怀中的西希听闻此声,顿时身子一颤,似乎很惧怕此人。不过这样一来,雷雨反而心中安定了。因为若是她认识的人,自然就不是追杀他自己的帝国战士了。

日出帝国四大统领尽管统治的兵马不一,职位却是平等。而这位赫战统领自称四大统领之首,可见其野心与傲气也是非同一般。

这时,一个尖亢的声音响了起来:“马棚那边也没人,阿狗他们去农田那边搜索去了,那个妮子如果不在柴房定然是去了那边。”

时间在杏花的掉落中悄悄走过,又在莲花的阵阵方向正淡淡浮现。

雷傲天大声问道:“不知将军所说的‘天命之人’亦是何人?”

另外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附和道:“桀桀~如果那妮子在农田那边,定然是跑不掉了。大人到时就只管好好享用。”

一个晴朗的夏夜,张歆茹一个人吃完晚饭一个人顺着街道散步,宰割路口遇见了喝的醉醺醺的吕文冉。吕文冉瑶瑶晃晃的走着,张歆茹理科上去扶,“你怎么了,怎么喝那么多?”“高兴,今天高兴。”话还没说完就大哭起来,张歆茹继续问她到底发生什么,吕文冉都一直在哭泣,没办法了张歆茹只好抱起神志不清的吕文冉走向了家的方向。街边的路灯下一个长长的影子渐行渐远。

“‘天命之人’出生便足下带有七星胎记,实乃远古恶魔转世。国主陛下命本统领搜拿此魔下落,如若哪个部族交不出天命之人,亦将与私藏恶魔之罪灭杀之。”

尖亢的声音提醒道:“不要托大,那妞跟西老头学了那么几招,颇有两下子。”

第二天清晨,张歆茹被门口的嘈杂声吵起,推开门,看见吕文冉在和一男人发生争执,从对话中张歆茹知道那个男人是吕文冉的男朋友,也知道了昨天男人和别的女人亲热被吕文冉看见。男人知道语言打动不了吕文冉,忽然就跪了下来,请求原谅。吕文冉被眼前的情况惊住了,竟然原谅了男生。张歆茹看到后万般的无奈。

雷傲天闻得‘天命之人’足下七星,脸色瞬间白无血色。足下七星,那不就是自己的三子雷雨么?

阴阳怪气的声音道:“管她三下四下子的,再厉害最多也就是个剑士,我们大人连西老头都不怕,岂会害怕一个黄毛丫头。”

几天后,张歆茹在公司的门口,看见那个男人又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清热,顿时火冒三丈,但是介于街上人多就没有大打出手,而是走到他的身后说了句:“请对得起相信你的人便走进了公司。”

“哗~”

尖亢的声音叫道:“嘿嘿,你不怕西老头又怎么会等到他上山了才敢来找他漂亮孙女?其实我真不明白,西希那妮子长得倒是水灵,但是正经的似一块木头般,做起床事来又怎么及得上城里的那群骚?娘们来的舒服?”

一个周日的下午,吕文冉的声音和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打破了夏日下午耳的安静,从对话中张歆茹听出了这个男人又去喝别的女人勾搭被吕文冉又一次看见,男人又来请求原谅。终于张歆茹的怒火再也压不住,他翻越了围栏,一拳打到那个男人的脸上“你个活畜生!骗了一次又一次,你居然还敢再来!”说完又给男人一拳。难也不示弱,准备还击,只见张歆茹从围栏上拔下一根铁棍,男人看见扭头就跑。男人跑远了,张歆茹的怒火也消了,转过身对吕文冉说:“没事,已经走了。”话还没说出口,吕文冉就扑到张歆茹的怀里大哭起来。

与此同时,雷氏寨内瞬间混乱了起来。

阴阳怪气的声音淫笑道:“大人一向都喜欢做开荒的牛,你管得着吗你。”说完又淫笑了起来。

张歆茹知道,吕文冉需要心灵的治愈,于是就决定和吕文冉去旅游。

在场的族人们都望向脸色苍白的族长雷傲天,相互议论与争执起来。

黑洞里,雷雨紧抱着瘫在他怀里的西希。当外面的人说着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语时,西希心跳急剧加速,脸蛋变得滚烫。随着急促的呼吸,一阵阵如兰花般清香的气息被脸贴着脸的雷雨吸入肺里。雷雨的心跳也急促了起来,还未彻底熄灭的欲火再次被点燃,一根坚硬的东西迅速地再次顶在西希大腿根处。

因为他们都知道,三公子雷雨的左足下正巧便有一个七星胎记,是自打娘胎出来便就有的。

滚烫的感觉再次从大腿传遍全身,西希的双眼开始迷离,轻轻开启嘴唇不停地吐着芳气。雷雨忍不住的将嘴唇印了上去,封住了西希那不断出气娇嫩欲滴的香唇,只觉顿时西希的身体僵硬了下又柔软了起来。雷雨轻巧的撬开西希的唇齿,将舌头探进西希嘴中不断搜索着她的香舌,将它含住阵阵吸允那甘甜的液汁。

六个月的旅行不长也不短,回到家里又是一个冬季。

尽管他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神与魔,而什么恶魔转世更是荒诞的谎言。但是此时只要将雷雨交给帝国,便能保住全族人的性命。

漆黑的洞中春意一片。

回来不后不久吕文冉就决定出国留学,说是要在国外发展。张歆茹没有挽留,还给她一笔钱,吕文冉没有要。

这无疑让他们从死亡的恐惧中看到了存活的希望。

“唔唔……”西希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双手紧紧的搂住雷雨的脖子,开始生涩的回应着。

走的前一个晚上,雪下了一夜,早餐雪依旧在飘着吕文冉还是走了,在吕文冉渐行渐远的背影下,张歆茹最后一次为她按下快门。

顷刻间,雷氏族寨内变得喧闹了起来。

“不好了。”就在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的时候,一个急匆的声音大声传来,将热吻中的两人惊醒,雷雨立即停止了亲吻,紧紧抱住快要窒息的西希。

“呀!帝国要找的不正是三公子雷雨吗?”

“什么事?”

四年,转眼已经不见,吕文冉回到了当初离开的地方。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还会有谁脚底有个七星胎记。”

“那个西老头回来了!”

夏天,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礼物日常拖着行李,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到了当年离开的房子。当年的两座房子已经被一个摄影馆代替,她看了看摄影馆准备进去看看,打算在这个城市留下最后一点回忆。吕文冉走进大门后,她惊住了,她看见大厅了挂满了自己的相片,吕文冉按照时间的顺序一张张地看,知道那张雪天离开的下面写了两行字:冬天,我来了;冬天,你走了。你的云不来,我宁愿空着整个天空。吕文冉的眼睛湿润了,这事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时候读的童话里经常说,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只要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知道自己所有密码的人,一个能够交心,把所有心事都说给她听的人,这样就很幸福,哪怕只有那么一个。我想我是等到了,你说呢?”吕文冉回头看见张歆茹依然是那样的微笑,吕文冉也笑了。

“啊~!这么说雷雨是恶魔转世?”

“可恨!走!”

“哼!狗屁恶魔转世!世上哪有魔鬼?若真有,那也是帝都那个嗜杀的暴君与眼前这个残狠的统领。”

紧跟着就是一阵混乱的声音,这群人迅速地离去。

在岁月的宽恕下,成长却如期而至,回眸却已不知青春在转瞬间消失。可是,天空依旧会有鸟儿飞过,发现所有的事情终究都会有最好的结局,虽然抱有遗憾。

“如若他不是恶魔转世,帝国为何要四处寻搜他的下落,还到处屠杀无辜的性命?”

紧张的西希心中一松,同时竟有一丝失落,身子更加的软弱无力了,几乎完全的趴在雷雨的身上,听着雷雨‘砰砰砰’急速有力的心跳。回想起刚才的那美妙无比的一幕,脸蛋瞬间升温,羞红了起来。

“哼!那只是帝国暴君为他的杀戮找借口罢了。”

雷雨也是有些迷茫的拥抱着西希,回味着刚才香艳的热吻。忽的想起一个事来,叫道:“你爷爷回来了。”

“就算三公子不是恶魔转世,但是此时……如若我们不交出三公子,雷氏部族可要灭顶之灾啊。届时,我们一个人都活不了。”

西希震得一下清醒过来,挣开雷雨的怀抱,打开顶盖爬了出去。

“一群贪生怕死之徒,若将三公子交给这帝国狗,哪还有活命的可能。更何况我们雷氏部族的人绝做不出出卖族人的事情,你们若是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我雷霸砍下你们的狗头!是条汉子,就与他们杀个你死我活!”

看着离开的西希,雷雨感到一阵空虚,也拿起大刀,爬出黑洞。

“二爷说得对,大不了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柴房空无一人,想来西希作为一个女孩家,方才与自己无意间有过那么亲密的接触,亦不好意思起来,所以避开了去。

“……”

雷雨活动了下筋骨,感觉体力恢复了大半。

雷傲天回身,冷冷眼神地将数百族人一一扫过,低吼道:“都给我住口!”

这时“啪!”的一声,房门开了,一个相貌堂堂的老者大步走了进来,他身形高大,六十左右,两眼霍霍有神,脸上没有一丝皱纹。他凌厉的眼光在雷雨的身上扫射,而西希则躲在他的背后,低着头不敢看雷雨。但是雷雨却看见了她的脸都红到了耳根了。

吵吵嚷嚷的雷氏族人见族长发威,皆安静了下来。

雷雨躬身道:“多谢救命之恩。”

雷傲天将族内一灰衣壮年支了过来,问道:“雷风,你二弟三弟呢?”

老人冷冷道:“不用谢我,若不是见你身上有一本剑谱,我才不会多管闲事,特别是你是帝国的人。”

雷风道:“我听到寨子被帝国军围起来了后,就让二弟带着族里的妇女小孩逃进密道中去了,至于三弟我没看到。”

这时雷雨才想起父亲给他的剑谱,于是上下摸索,没有发现剑谱的下落。

雷傲天赞赏的点了点头,道:“孩子,你怕死吗?”

“不用找了,在这里,给你。”老人将雷氏剑谱像丢一件垃圾似的丢给雷雨。

“我不怕!”雷风立马仰头回道。

雷雨将目光移到西希处,她也刚好抬起头来。西希大眼闪闪,向雷雨打了一个眼色,雷雨清楚的感觉到她要自己容让一下。

“好,不愧是我雷傲天的种。”说完,便对着族群众人道:“你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神魔,所谓转世恶魔只是暴君给他的杀戮找的借口而已。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魔鬼,那就是四处杀戮的帝国暴君亚路斯,那才是真正的魔鬼。你们是懦夫对吗?面对死亡你们害怕了是吗?”

这真是一对会说话的眼睛。

雷傲天冒着血丝的双眼在族群中巡视一圈,方才喧闹的族人一个个都垂下了头,雷傲天接着低吼道:“如果谁怕死了,想要出卖自己的族人,那么就给我站出来大声的喊,大声的出卖,出卖的光明磊落,不然我雷傲天瞧不起他!有没有人要这样做,大声的告诉我,有没有!”

雷雨强忍着心中的窝囊气,气道:“我的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不会再麻烦你了。”

“没有!没有!没有!!”数百雷氏族人齐声道。

西希瞪着雷雨,失望地叫道:“你……”

雷傲天提高了声音再次吼道:“大声的告诉我,到底有没有!?”

老人伸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沉声道:“你是可以走路,但在十天之内休想再与人动手。”

“没有!没有!没有!!”声音震耳欲聋。

雷雨气往心头涌,冷道:“这是我自己的事,就不用阁下费心了。”

雷傲天傲气的点了点头,毅然转身,冲着寨门前大声道:“将军大人,您也听到了,我们部族都是最忠诚朴实的村民,并没有您说的天命之人。但若将军信得过小的,小的自当倾全族之力帮您寻找…”

“好!”老人仰天一晒道:“有骨气,不愧是雷氏部族的种。”

赫战勒住坐骑,打断雷傲天的话:“哼!我最后问你一遍,真的没有天命之人?”

雷雨愕然望向老人,这人究竟是谁?他凭什么认出自己是雷氏部族的人?难道是西希告诉他的?但是这个可能应该不大。

“没有!”雷傲天毅然回道。

雷雨心中一凛,仔细的打量起他,只见他气息沉凝,眼神凌厉,一副剑手大师的风范,沉声道:“请问阁下高姓大名?”

蓦然,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

老人凌厉的眼神在雷雨身上扫射一圈,淡淡道:“西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