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请大家继续关注QQ1054881161『莫相惜CSM,弓箭手准备

摘要:
第三章:逃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与此同时雷傲天低喝道:大家准备!雷氏族人皆握紧手中武器,只待族长一声令下,便要拼杀出一条血路。血战一触即发。慢着!这时,从雷氏人群中冲出一白净少年,大声

摘要:
这些天,我总是做梦,在梦中总梦见我第一位女友,她总指责我,说当初为什么背叛了她!我没有理由回答,只好瞎编一些理由,戏弄她。这是十多年的事情。我们那里是一个小镇,大约有一千多户人家。漂亮姑娘并少见。有

摘要:
感谢读这部小说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的鼓励,让我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我一定会写出大家喜欢的东西给大家看,还请大家继续关注QQ1054881161『莫相惜CSM。谢谢你,在正文即将开始的前段,我要自私的写一段只属于你的

第三章:逃

这些天,我总是做梦,在梦中总梦见我第一位女友,她总指责我,说当初为什么背叛了她!我没有理由回答,只好瞎编一些理由,戏弄她。

感谢读这部小说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的鼓励,让我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我一定会写出大家喜欢的东西给大家看,还请大家继续关注QQ1054881161『莫相惜°

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

这是十多年的事情。我们那里是一个小镇,大约有一千多户人家。漂亮姑娘并少见。有一次,我上街购物,一拐墙角,碰上很少见的美女,比我们小镇任何一个漂亮姑娘都漂亮。她身穿一身洁白的裙衫,白里通红的脸,一头乌黑的披发,两只会说话的眼睛。我想接近她,可有不敢,后来,镇里开会,我碰见了她。

CSM。谢谢你,在正文即将开始的前段,我要自私的写一段只属于你的文字。

与此同时雷傲天低喝道:“大家准备!”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他哈哈一笑说:“我是咱镇里的大明星,你不知道?”我也幽默地说:“即使明星肯定挣不少钱吧?”他伸出三个手指说:“你猜猜看?”我说:“三十元?”她用斜了我一眼说:“三百万!”以上都是开玩笑的话。从此我们就认识了,当时我们都上高中,但并不在一个学校,我在县城一中,她在县城二中。虽然不在一个学校,并不影响我们交往。双休日,我们一块逛街,饿了在小饭馆吃点;有时我俩去看电影,或者到公园去划船。累了,我们就躺在公园的小河边互相搂抱睡觉;有时我俩去压马路,说说学上所学的东西,说说我俩的今后的打算。

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女生,你会记得我的生日,记得我的QQ号手机号,你会让我少喝酒不抽烟,你会让我记得吃饭吃药,生病了不要撑着,你会叫我不要逃课,上课不要玩手机听歌开小差,我很任性我不够好,你会包容我,虽然你也有点小脾气吧,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对我发脾气的。谢谢你这么喜欢我写的东西,谢谢你对我的支持,再多的谢谢也不能证明什么。我只要一个承诺,然后静静牵你手走下去。七年十年。再往下走,不要回头。

雷氏族人皆握紧手中武器,只待族长一声令下,便要拼杀出一条血路。

放假回家,我俩除了干点农活之外,更多的时间呆在镇里的图书馆,互相看书和杂志之类。有一天,镇图书馆没人,我们看深夜也不想回去,她对我说:“你真的喜欢我吗?”我抱住她,说:“我会爱你一辈子的!”他给我一个热吻,说:“我也爱你一辈子的!”她又说:“搂搂抱抱你就满足吗?”我知道他的意思,可我不敢去做。他再次问我:“你怎么不回答呀?”我说:“等考上大学,毕了业有了工作,你就知道了。”她又问:“要是考不上大学你怎么办?”我说:“我会马上娶你的!”她激动地流泪了,说:“李江,我绝不会有二心!”我说:“我绝不背叛你!”

寂静的湖畔,柳条随风摆动着,丝丝细雨缠绵着湿润的空气。晨练的人们悠闲的跑过。远处的枝头,鸟儿梳理着羽毛,平静的湖面像一面镜子,倒映着尘世间的一切,那么的干净清澈。一阵微风吹过,夹杂着夏日清晨独特的味道,轻抚着如镜般的水面,阵阵涟漪打乱了景物。远处的东方阳光扩散开来,照耀在湖边草地上面,露水如一颗颗珍珠,闪闪的发光。站在桥下对着水面,静静的微笑,镜中的我们笑的是那样的甜美,没有世间繁华的牵绊,世俗高低的差别,我们就是我们,愿这笑容永远铭记在心。

血战一触即发。

很快高中毕业了,高考开始了,报志愿的时候,我俩都报的是南开大学中文系。等了一个多月,通知书下来了,我被录取了,而她孙英,经过查证,缺五分没被录取。她很郁闷,整天哭哭啼啼。我劝她,说:“明年再考吧。”她用洁白的手帕擦一下眼泪,说:“我妈不让我考了,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现在学费太高,供不起了。”孙英通过别人的介绍,她当了镇小学的教师。

假期3

“慢着!”

南开大学开学了,我就去报到。我被分在南大中文系一班,在一班我见到比孙英更漂亮女学生,夸张地说,她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同学们称她是校花,我便爱上了她……

清晨的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窗帘,静静的洒在地板上,外面的世界没有了夜的宁静,职业装的白领们拎着包包和早餐匆匆的踏上公车。早餐摊上,人来人往。忙碌的人们如流动的溪水,川流不息,城市的美亦是在此,喧嚣中夹杂着丝丝寂静,清晨的阳光依旧对每个人绽开笑脸。太阳每天依旧会东升西落,不会因为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离去而改变什么。清晨的阳光也是残酷的,对于那些不愿意等待天明的人来说,清晨的到来就是一场噩梦的开始,每个人都有秘密,都有一个自己不愿提及的曾经。

这时,从雷氏人群中冲出一白净少年,大声道:“我知道天命之人的下落。”

孙英几次给我打电话,我都不接,她给我发短信,我不给她回短信。有一天,孙英到南大来找我,我不理她。他竟独自在火车站候车室睡了一夜。放假回家我也不去看她。她太痛苦了,就上吊只杀了,而我南大毕业后,和校花结了婚。回想起来,自己确实处理的不好,实在对不起她,就在当年清明节她的墓碑上题了如下一首词《蝶恋花》:

清一揉了揉眼睛,“天亮了哦。”朦胧中清一打开电脑。晚上上一晚上班,白天清一可以好好支配了。很久没玩游戏了呢。

“摁?”赫战放下手,望向突然冲出的少年,道:“你是何人?”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夜如环,昔昔都成成雪。若是月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打开电脑,登上扣扣。清一突然愣住了,列表中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好友映入眼帘。一次一次的打开聊天窗口,一次一次的关上。终于还是发了一条信息:忆菲,还好么?

“雷雨!你给我回来!”雷傲天见雷雨竟不知从哪冲了出来,连忙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喝道:“给我退回去。”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月。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清一似乎在闪躲着什么,一反手把扣扣关掉,登上游戏,开始了一上午的奋斗。

雷雨偏过头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说:“我一直都在后面躲着。你早就知道帝国军队会来,所以才急忙的让我离开这里,想将我赶走,对吗?”

我又给摆上点心、糖果之类,供她在天上吃,又烧了一把香,最后我磕了一个头,以表示哀悼之意。

“清一,吃午饭了哦。”清一终于在游戏中走了出来,同时也在房间中走了出来。匆匆的洗漱完便去吃饭了。

“你!…”雷傲天望着自己最溺爱,却从小便严厉甚至苛刻要求的儿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时间转眼就到了下午,到了该上班的时候了。清一拉扯着坐在电脑前疲惫的自己,从游戏里走了出来。来到浴室,脱掉睡衣,看着镜中的自己,略显憔悴的面容依然是那么的不凡,其中夹杂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沧桑,打开热水,水雾弥漫开来,清一沉醉在其中,暖暖的,很舒服。

“让我来,我有办法对付他们。”雷雨给雷傲天一个自信的微笑,拍了拍抓住他胳膊的手,道:“父亲放心,我不会去送死的。”

吹好了头发,清一走出了们。夏天的A城还是那么的热,眼前一黑,一阵眩晕让清一有些站不稳,他扶住楼梯的扶手,过了一会不舒服的感觉才慢慢退去。清一摇了摇头:“可能是太热了吧。”思考间便跑下楼去跨上了自行车。

在雷傲天发愣中,雷雨转过身大声道:“回禀将军,小的叫雷雨,乃是雷氏族长的三子。曾在偶然之下见过将军所说的天命之人。”

傍晚的阳光依旧时那么的刺眼,炽热烘烤着无力的大地。一切都是那样的没有生气,繁华的街道川流不息车水马龙,如同根根血管彼此联通。空洞的城市也蕴含着独特的魅力,在阳光的照射下投射出一片片美丽的阴影。

“哼!你可知与本统领说假话会是什么下场!”

“我第一次看见你,你是如此的美丽。”清一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愣了一下。“喂,哪位?”“是我,你还记得我吗?”“你是欣怡?”“是啊,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哦。”“恩,我回来的时候你还找我聊天了呢,怎么会不记得。”说到这里清一笑了笑:我怎么会不记得一个追了我两年,默默喜欢了我两年的人?“哦,你在哪呢?找你玩去呀。”“我在上班路上呢,来我的店里找我吧。”“好的。”清一挂下电话,站在路边沉沉的想着:这个孩子有没有长大呢?会不会还和当初一样那么幼稚呢?

“将军神威不怒自发,小的丝毫不敢生出欺瞒将军的心思。”雷雨鞠身道,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盯着赫战。

清一到了店里,远远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侧影,是她,欣怡。一件黑色的上衣,一条蓝色的牛仔短裤,加上条黑色的丝袜。脸上却带着和穿着极不适应的稚嫩。“嘿,在等我吗?”欣怡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很好听的声音说,“你长高了,比那时侯高了。而且还瘦了。”“哦,那你呢?我可没注意啊。”清一说罢笑了笑。欣怡脸上一阵红晕。“呵呵,你上班吧。”“恩,你找地方坐吧。”说罢清一便跑开去搬桌子放餐具了。欣怡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清一:两年时光转瞬即逝,如今你已长大成熟,我却还是三年前那个长不大的孩子,也许一辈子都会是这样,我不想奢求什么,正如你最喜欢的歌中所说。

经雷雨这么一说,赫战心中顿时惊喜万分,急切问道:“那你且与我说说,那天命之人所在何处。”

我第一看见你

雷雨微微笑道:“小的自然要将那恶人下落告知将军,但请将军能放过我族人性命。”

你是如此的美丽

赫战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大声道:“那是自然!只要你所说属实,本统领不仅保你一族安然无恙,还会重重的赏赐与你。”

我怎么能不为你着迷

“那便多谢将军!”雷雨闻言一稽首,又道:“小的是两年前去山上游玩,无意中遇见在溪边玩水的男孩,他与我一般大小的年纪,但是他的左脚心处却有一个七星胎记。小的好奇之下便与他闲聊了起来,他说这个七星胎记是自打娘胎出来便有的,而且每到夜里还会发着淡淡的星光,神奇无比,小的当时误以为他是天神下凡。呀!竟想不到,他居然是转世的恶魔。真是可恶,居然骗了我!”

只是你却并不在意

说到这,雷雨作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然后指着右方山头道:“他家就在那座山头另一边的一个小村落,小的这就可以带将军去寻找他,只消一炷香便可抵达,捉拿住那转世恶魔。但请将军只抓他一人,莫要伤害他人无辜性命。”

太多秘密藏心底

赫战听雷雨所述,与国君陛下对他说的一般无二,而且见雷雨那副真切的模样,并不像说谎,于是爽朗应道:“好!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我答应你只捉拿天命之人,绝不伤无辜人的性命。”

也不敢让你看清

“多谢将军。”

怕你知道会对我不理

雷雨再次稽首,然后回身留恋的看了一眼众族人,最后望着雷傲天,道:“父亲,届时他们都跟我走了,你们便藏到后山深处去吧。孩儿这一走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您要多多保重身体。”说完,雷雨毅然转身离去。

你不会懂我的珍惜

“孩子!你一定要活着啊。”

生命有太多太多不确定

雷傲天声音显得有些哽咽,苍老的脸上划过一条泪水的痕迹。

你是否心理也会不安静

听到父亲的呼喊,雷雨停顿了一下,但他没有回头,他怕回头会更难过。于是他强忍着泪水继续往前走。

因为你我又泛起了涟漪

待雷雨走到身边,赫战将他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然后朝后面喊道:“扎耳哈!”

你能相信

这时一个魁壮的扎髯大汉策马而来,下马对着赫战恭敬道:“卑职在。”

就这样远远看着你

“这个白净的小娃娃就和你共乘一骑吧,他看起来挺机灵的,可得把他看紧咯,如果发现他在撒谎,届时你便让他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说完,赫战坏笑了起来。

是我最亲密的距离

“哈哈!别说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就算是个壮年汉子,只要到了我扎耳哈手里,那就是一只柔软的绵羊。”扎耳哈撇开挂在身上的大刀,伸出比常人大腿还要粗一圈的胳膊,将雷雨提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前面,将他环在怀里。然后大笑道:“哈哈!就他这身板,就算用绳子绑着我的手脚,他都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不需要你给我关心

“哼!莫要大意。”

也不奢望会和你在一起

赫战对于自己手下这个百夫长也很无奈,虽然扎耳哈粗犷像只笨熊,但是却有剑客巅峰的实力,更是有着奇大无比的力气,是他最得力的手下之一。

就这样静静陪着你

赫战招招手,将步兵队长唤来,俯身在他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而后挥手道:“我们走!”

不去讲更多的言语

……………………

为了你什么都愿意

“吁~”

亲爱的

赫战领着千三百骑兵很快便来到了雷雨所说的地方,只见此处竟是一片异常茂盛的密林,哪有什么村庄。

像秋天枫叶等落地

赫战的脸色骤然有些难看起来,愤怒的策马来到雷雨跟前。“锵”的一声拔出了配剑抵在雷雨颈间,喝道:“小子,你竟敢骗我?”

你是我最美的风景

雷雨故作一惊,慌忙道:“小的哪敢,哪敢啊。他们村庄就在山上,山上不仅有个小村庄,还有一个清澈的小湖,小的就是在那个湖边遇上那个人的。”

我知道在你的心里

“当真?”赫战半信半疑道。

我只是渺小得快要隐形

雷雨连忙道:“千真万确,小的哪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小的长这么大还没睡过女人呢,又哪想就此死去。”

那家快餐厅的座椅

扎耳哈打趣道:“哟哟呵,小娃娃你还是个皱鸡啊,只要你带我们抓到那个‘天命之人’,我扎耳哈便给你找上三个最风、骚的娘们,届时定让你尝到世间最销魂的滋味。”

如今已换了新情侣

闻言,雷雨脸颊顿时红了起来。

我还是一直在等你

见此,扎耳哈笑道:“哟!瞧瞧,这个小娃娃害羞了。”

是否可惜明知等不到你

“哈哈哈!…”

清一你不知道,每天放学我都会在路口等你,尽管我知道你家和我家是反方向。花了很大力气才要到你的口口号和手机号,当时自己别提多高兴了。每当我听起这首歌心里都会有说不出的辛酸。只是你一个回眸的笑颜我就可以一个人品位很久。或许你不记得了,有一次放学下雨,我在路口等你,想给你送伞,却被我同学拦住了,她和我说:我们只有一把伞,我不让你去!看着你淋雨骑车回家的样子,真的挺难受的。我不允许我的同学喜欢你,我只想我一个人喜欢你。不知为什么,总是很喜欢叫你流氓兔。每次你在扣扣上和我聊天的时候我都不舍得睡觉,你总是喜欢玩到半夜,我就不顾爸妈的阻挠偷偷的陪你打扑克玩游戏到半夜。你烦的时候我就想要安慰你。只是你不知道,每次我上号都不会有人找我聊天,因为我从来都是隐身对你一人可见,每次看到你在线我都不敢主动找你聊天,我只能自己听着歌看着电脑屏幕发呆,希望你可以主动找找我。我会留意你在学校的一切举动,尽管老师家长都警告过我。每次我看着你和忆菲一起走在放学的路上时,我的心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我很自私,想你是我的。但是现实告诉我,不是,我就是我,这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我。

众人均笑了起来,借此打趣着雷雨。

看着清一精练的背影,欣怡笑了笑,但笑中却夹杂了太多太多的无奈不舍和苦涩。低头看了看表,已经不早了,该回家了。欣怡站起身,走到清一身旁轻声说道:“我该回家了,时间不早了。”清一停下手中的工作,“我送你回家吧。”“不用了,不麻烦你了,你这里这么忙,今天能看到你就挺高兴了。”“哦,那你回家慢点,到家给我发短信。”“恩。知道了。”说罢欣怡摆摆手,示意不用送了,独自走出店去。

“好了。”赫战伸出左手,众人皆安静了下来。赫战转过身,对阵他的部下道:“留三百人在这看守,其余人下马与我一同进山。”

清一若有所思的看着欣怡离去的背影:这个孩子还是没有长大啊。放心欣怡,两年这么久我不会让你白等的,我会用我的方式给你一个答复。清一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笑了笑,“谢谢。”只是没有人听到而已。

“是!”众人齐声道。

“清一下班了。”“哦,知道了。”清一装好手机,慢慢走出饭店,“姐姐我走了啊。”“恩,路上慢点。”

进入林中,茂密的草木让人难以行走,众帝国战士皆拔出兵器劈砍着树枝与杂草,艰难的往深处行去。

清一跨上车子,点上一根烟,慢慢的走着。几滴雨点滴在清一的脸上,凉凉的很舒服。清一停在路边,继续点上一根烟,四周弥漫着青蓝色的烟雾,清一在雾霭中沉沉的想着,忆菲你还好吗?

“呔!小子,村子到底在哪啊?”扎耳哈左手提着雷雨的衣领,右手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雨水一改往日的乖巧,变得急促而暴躁。清一立马推着车子来到一个酒店的屋檐下。“真倒霉!好不容易下了班还赶上下雨。”

“应该过了这片林子就到了,快了,快了。”雷雨嘴上应着,眼睛却在四处打量着。

清一斜靠在车子上,想了很多事。很多很多的画面浮现在眼前,伴随着倾盆的大雨散落在脑海的角落。画面中忆菲甜甜的笑脸,子城辰逸的相伴,欣怡傻傻的追随。清一满足的笑了笑,“感谢有你们。”清一不觉间喃喃道。

“哼!如果你是再耍我们,届时我就一刀把你的投给剁下来。”扎耳哈扬了扬他的大刀,威吓道。

雨丝毫没有停的迹象,清一顿了顿,“怎么回去也是淋,与其等着不如赶紧冲回家。”说罢便把手机往兜里一揣。跨上车子就冲进了雨中。

雷雨眼睛亮亮的盯着扎耳哈的刀道:“扎耳哈大爷,您的刀是把好刀啊!只要那么轻轻一抹,估摸着小的脑袋就跟脖子分家了。”

大雨中一个少年骑着车子穿梭在雨雾中,一朵朵溅开的水花盛开在这雨的季节。雨水捶打着少年的肩头,雨中的少年依旧不凡,是的,那股骨子里的高傲无论经过雨水怎样的冲刷都不会被抹去。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哼!算你识货。我这刀可是帝都一流铸铁师打造,重二十四斤,一般人根本使动不了。”扎耳哈再次挥砍掉挡住路的横枝,只见手腕粗细的树枝随他轻轻一挥刀,便被整齐的消掉。扎耳哈气道:“这叫什么山路,竟这么难走!”

清一拖着已经湿透的衣服,吧嗒吧嗒的走进客厅,“清一你怎么了?”传来的是妈妈关切的询问。“没事,下雨了。”“快点把衣服换下来,一会再感冒了。”说着便过来拉着清一去浴室。

“是吗?竟有那么重。”雷雨口上应道,心里却在暗笑。

清一换下衣服,打开热水阀,温温的水喷涌而出。清一沉醉在这美景中,看着镜中的自己。那几丝隐隐的惆怅依旧徘徊在眉间,无论怎样的笑都无法掩去。

“那是自然,我骗你这小娃娃有何用。”扎耳哈一边挥砍树枝一边应答,由于山路难走,又要开路,于是提着雷雨衣领的手也松了开来,想是这么多人在这,量他个小娃娃也跑不了。

清一穿上睡衣,软软的很舒服,半湿的头发温顺的垂了下来。清一往床上一躺,沉沉的进入了梦想。

而就在这时。

“呀!我们到了,你们看村庄……”雷雨忽的拍了一下扎耳哈,然后朝着某地指去,早就有些不耐烦的扎耳哈闻声抬眼望去。除了一望无尽的草木外,哪还有别的东西。

雷雨乘着扎耳哈分神之际,一只手连忙朝着他手上的刀夺去,另一只化手为刀朝着他拿刀的右手劈去。

“啊!~”

突来的剧痛让扎耳哈松开了大刀,雷雨连忙夺过,接着一肘猛的撞在他的小腹。扎耳哈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他看不起眼的小娃娃竟有这么大的劲道,痛的他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雷雨不敢有丝毫耽搁,连忙跃身一纵钻入草丛深处。

留下一群还处于发愣中的帝国战士,迅速逃去。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天命之人’,有种你们就追上我。哈哈哈……”

待他们听到雷雨远远传来的这句话的时候,这才完全反应过来。

“快给我追!”一声属于赫战的暴喝从队伍后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