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对公爵夫人有这样好的脾气非常高兴,爱德华可以看到那个娃娃的头和他的一样

  有一个人替《识字课本》写了一些新诗。像在那些老《识字课本》里一样,他也在每个字母下面写两行。他认为大家应该读点新的东西,因为那些旧诗都已经太陈腐了。此外,他还觉得自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这本新的《识字课本》还不过是一部原稿。它跟那本旧的一起立在书架上——书架上还有许多深奥和有趣的书。可是那本旧的却不愿跟这部新的做邻居,因此它就从书架上跳下来,同时把那部新的一推,弄得它也滚到地板上来,把原搞纸撒得遍地都是。
  旧《识字课本》的第一页是敞开着的。这是最重要的一页,因为所有大大小小的字母都印在它上面。一切其他书籍不可缺少的东西,这一页上全有:字母啦、字啦——事实上它们统治着整个的世界,它们的威力真是可怕得很!问题在于你怎样把它们安放在恰当的位置上。它们可以叫人活,叫人死,叫人高兴,叫人痛苦。你把它们一拆开,它们就什么意义也没有。不过假如你把它们排成队——是的,当我们的上帝用它们来表达他的思想的时候,我们从它们所得到的知识才多啦:我们简直没有力量把这些知识背起来,我们的腰被压弯,但是字母却有力量扛起来。
  这两部躺着的书都是面朝上。在大楷字母A里的公鸡①炫耀着它的红色、绿色和蓝色的羽毛。他挺起他的胸脯,因为他知道字母的意义,同时也知道他自己是字母里唯一有生命的东西。
  ①欧洲书籍装帧设计的习惯常常是把每一本书的开头一个字母加一番装饰。一般是在这个字母周围绘一朵花或一个动物。在丹麦的识字课本里,A这个字母里照例是画一个公鸡。
  当老《识字课本》跌到地上来的时候,他拍着他的翅膀,飞起来了。他落到书架的边缘上,理了理自己的羽毛,提高嗓子叫了一声,引起一片尖锐的回音。书架里的书在没有人用它们的时候,日夜老是站着不动,好像是在睡觉似的。现在这些书可听到号声了。于是这只公鸡就高声地、毫不含糊地把人们对于那部老《识字课本》所做的不公平的事情都讲出来。
  “什么东西都要新奇,都要不同!”他说,“什么东西都要跑到前面一步!孩子们都要那么聪明,在没有识字以前就要会读书。‘他们应该学点新的东西,’写那本躺在地上的新识字课本的诗人说。我知道那是些什么诗!我不止10次听到他读给自己听!他读得津津有味。不成,我要求有我自己的那套诗,那套很好的旧诗——X项下就是Xanthus!我还要求有跟这诗在一起的那些图画。我要为这些东西而斗争,为这些东西而啼叫!书架上所有的书都认识它们。现在我要把这些新写的诗读一下——当然是平心静气地读!这样,我们就可以取得一致的意见,认为他们不值一文!”
  A保姆①   一个保姆穿着漂亮的衣服,   别人家的孩子由她来看护。
  B种田人②   一个种田人从前受过许多闷气,
  不过现在他却觉得非常了不起。
  “这几句诗我觉得太平淡了,”公鸡说,“但是我还是念下去吧!”
  C哥伦布③   哥伦布横渡过了大海,   两倍大的陆地现出来。
  ①原文是Ammo。   ②原文是Bonde。
  ③原文是Columbus。   D丹麦①
  关于丹麦王国有这样一个故事:   据说上帝亲自伸手来把它扶持。
  “有许多人一定以为这诗很美!”公鸡说,“但是我不同意!
  我在这里看不出任何一点美来!我们念下去吧!”   E象②
  一只象走起路来笨重得很,   但是他有一颗很年轻的心。   F月食③
  月亮戴着帽子不停地走,   月食才是他休息的时候。
  ①原文是Danmark。   ②原文是Elephant。
  ③原文是AEormCrkelse。   G公猪①
  公猪即使鼻头上戴一个铁环,   叫他学好礼貌还是非常困难。
  H万岁②   “万岁!”在我们这个人间,   常常是被乱用的字眼。
  “一个孩子怎么能读懂这样的诗呢?”公鸡说。“封面上写得清清楚楚:‘大小孩子适用的课本’。大孩子有别的书看,不需读《识字课本》,而小孩子却读不懂!什么东西都有一个限度呀!我们念下去吧!”
  J大地③   我们的母亲是我们辽阔的大地,
  我们最后仍然要回到她的怀里。   ①原文是Galten。
  ②原文是Hurra。   ③原文是Jord。
  “这种说法太粗鲁!”公鸡说。   K母牛,小牛①
  母牛是牛群中的老大娘,   小牛也能变得跟她一样。
  “一个人怎样能对孩子解释她们之间的关系呢?”   L狮子眼镜②
  野狮子没有夹鼻眼镜可以戴上,   包厢里的家狮子却戴得很像样。
  M早晨的太阳光③   金色的太阳光高高地照着,
  并不是因为公鸡刚刚啼过。
  “我现在可要生气了!”公鸡说。“不过人们倒是把我描写成为和好朋友在一起——跟太阳在一起!念下去吧!”
  ①原文是KO,Kalv。
  ②原文是LCve,Lorgnet。“包厢里的家狮子”是指作威作福的要人们。这种人气焰大,丹麦人把他们称为“狮子”。
  ③原文是Morgensol。   N黑人①   黑人是永远那么漆黑,
  他怎样洗也不能变白。   O橄榄树叶②   你知道什么样的树叶最好?
  白鸽衔来的那片价值最高。   P脑袋③
  人类的脑袋里常常装着许多东西,   时间空间的容量都不能跟它相比。
  ①原文是Neget。
  ②原文是Olieblad。“白鸽衔来的那片“叶子是指《圣经·旧约·创世记》第五章到第九章中的那个人类逃避洪水的故事。上帝发洪水要淹死邪恶的人类。善人挪亚是一个唯一被保留下来的人。他在方舟里等待洪水退落……“他又等了七天,再把鸽子从方舟放出去。到了晚上,鸽子回到他那里,嘴里叼着一个新拧下来的橄榄叶子,挪亚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见《创世记》第八章第十节。因此鸽子象征和平。
  ③原文是Pande。   Q牲口①   牲口是有用的好东西,
  即使很小也没有关系。   R圆塔②   一个人可以像圆塔那样沉重,
  但他并不因此就能显得光荣。   S猪③   你切不要显出骄傲的神气,
  虽然你有许多猪在树林里。   ①原文是Qvaeg。
  ②原文是Rundetaaraen;这儿特别是指哥本哈根的那个有名的圆塔,它现在是一个天文台。
  ③原文是Sviin。
  “现在让我啼一声吧!”公鸡说,“念这么多的诗可吃力啦!一个人也得换一口气呀!”于是他啼了一声,简直像一个黄铜喇叭在吹。这叫人听到怪舒服的——当然这只是就公鸡而言。
  “念下去吧!”   T烧水壶,茶壶①   烧水壶虽然住在厨房,
  但是它只对茶壶歌唱。   U钟②   钟虽然不停地敲,不停地走,
  人却是在“永恒”之中立足。
  “这话说得太深奥了,”公鸡说,“深得我达不到底!”   V浣熊③
  浣熊把东西洗得太久,   洗到后来什么也没有。
  ①原文是Theekjedel,Theemaskine。
  ②原文是Uhret。
  ③原文是VaskebiCrn。浣熊是美洲的一种动物。它总是把东西洗很久才吃。
  X桑第普①   “他现在再玩不出什么新花样了!”
  夫妻生活的海中有一个暗礁,   桑第普特别指给苏格拉底瞧。
  “他不得不把桑第普找出来凑数!事实上桑都斯要好得多!”
  Y乌德拉西树②   神仙们都住在乌德拉西树下面,
  树死了以后神仙们也一齐完蛋。   Z和风③
  西风在丹麦算得是“和风”,   它能透过皮衣吹进身中。
  ①原文是Xathipe。她是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妻子,一个有名的泼妇。
  ②原文是Ygdrasil。这是北欧神话中的一种常青树,在它下面据说住着掌握人类死生的命运之女神(Norn)。
  ③原文是Zephyr。   E驴①   驴子究竟还是一头驴,
  哪怕它有漂亮的身躯。   D牡蛎②   牡蛎对世界没有任何信心,
  因为人一口吃掉它的全身。   ①原文是EAEsel。
  ②原文是Csters。牡蛎在欧洲是一种贵菜,普通是生食,不加烹调一口吃下去。
  “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不过事儿还没有完结!它要被印出来,还要被人阅读!它将要代替我那些有价值的老字母诗而流传出去!各位朋友们——深奥和浅显的书,单行本和全集,你们有什么意见?书架有什么意见?我的话已经说完了,大家可以行动啦!”
  书没有动,书架也没有动。但是公鸡仍飞到大楷字母A里面去,向他的周围骄傲地望了一眼。
  “我说得很好,我也啼得很好!这本新的《识字课本》可比不上我!它一定会灭亡!它已经灭亡了!因为它里面没有公鸡!”
  (1858年)
  这也是一篇童话式的杂文,通过公鸡这个形象,讽刺了人间(也包括公鸡自己)的某些弱点,但说得很含蓄,充满了风趣,而且简洁。这种形式也是一种创造。此文最先发表在《新的童话和故事集》第一卷第一部。

  “好了,夫人。和那兔子娃娃做伴吧。”卢修斯说。

  “你不知道,能再见到你,我是多么高兴啊!亲爱的老朋友!”公爵夫人说着,很亲切地挽着爱丽丝的胳膊一起走。爱丽丝对公爵夫人有这样好的脾气非常高兴,她想以前在厨房里见到时,公爵夫人那么凶狠,主要是胡椒的缘故。
  
  爱丽丝对自己说(口气上不很有把握):“要是我当了公爵夫人,我的厨房里连一点儿胡椒都不要,没有胡椒,汤也会做得非常好的。也许正是胡椒弄得人们脾气暴躁。”她对自己这个新发现非常高兴,就继续说:“是醋弄得人们酸溜溜的,黄菊把人们弄得那么涩,以及麦芽糖这类东西把孩子的脾气变得那么甜。我只希望人们懂得这些,那么他们就不会变得吝啬了。你知道……”爱丽丝想得出神,完全忘记了公爵夫人,当公爵夫人在她耳边说话时,她吃了一惊。“我亲爱的,你在想什么?竟忘了谈话!我现在没法告诉你这会引出什么教训,不过我马上就会想出来的,”
  
  “或许根本没什么教训。”爱丽丝鼓足勇气说,“得了,得了,小孩子,”公爵夫人说,“每件事者都会引出教训的,只要你能够找出来。”她一面说着,一面紧紧地靠着爱丽丝。
  
  爱丽丝很不喜欢她挨得那么紧,首先,公爵夫人十分难看;其次,她的高度正好把下巴顶在爱丽丝的肩膀上,而这是个叫人很不舒服的尖下巴。然而爱丽丝不愿意显得粗野,只得尽量地忍受着。
  
  “现在游戏进行得很好。”爱丽丝没话找话地说。
  
  “是的,”公爵夫人说,“这件事的教训是……‘啊,爱,爱是推动世界的动力!’”
  
  爱丽丝小声说:“有人说,这种动力是各人自扫门前雪。”
  
  “哦,它们的意思是一样的,”公爵夫人说着,使劲儿把尖下巴往爱丽丝的肩上压了压,“这个教训是
  
  ‘只要当心思想,那么所说的话就会合平情理。’”
  
  “她多么喜欢在事情中寻找教训啊!”爱丽丝想。
  
  “我敢说,你在奇怪我为什么不搂你的腰,”沉寂一会后公爵夫人说,“这个原因是我害怕你的红鹤。我能试试看吗?”
  
  “它会咬人的。”爱丽丝小心地回答,一点也不愿意让她搂抱。
  
  “是的,”公爵夫人说,“红鹤和芥末都会咬人的,这个教训是:‘羽毛相同的鸟在一起。’”
  
  “可是芥末不是鸟。”爱丽丝说。
  
  “你可说到点子上了。”公爵夫人说。
  
  “我想它是矿物吧?”爱丽丝说。
  
  “当然是啦!”公爵夫人好像准备对爱丽丝说的每句话都表示同意,“这附近有个大芥末矿,这个教训是:‘我的多了,你的就少。’”
  
  “哦,我知道啦!”爱丽丝没注意她后一句,大声叫道,“它是一种植物,虽然看起来不像,不过就是植物。”
  
  “我十分同意你所说的,”公爵夫人说,“这里面的教训是:‘你看着像什么就是什么’;或者,你可以把这话说得简单点:‘永远不要把自己想象成和别人心目中的你不一样,因为你曾经或可能曾经在人们心目中是另外一个样子。’”
  
  “要是我把您的话记下来,我想我也许会更明白一点,’爱丽丝很有礼貌地说,“现在我可跟不上趟。”
  
  “我没什么?要是我愿意,我还能说得更长呢!”公爵夫人愉快地说。
  
  “哦,请不必麻烦您自己了。”爱丽丝说道。
  
  “说不上麻烦,”公爵夫人说,“我刚才说的每句话,都是送给你的一片礼物。”
  
  “这样的礼物可真便宜,”爱丽丝想,“幸好人家不是这么送生日礼物的。”
  
  “又在想什么了呢?”公爵夫人问道,她的小小的尖下巴顶得更紧了。
  
  “我有想的权利,”爱丽丝尖锐地回答道,因为她有点不耐烦了。
  
  “是的,”公爵夫人说道,“正像小猪有飞的权利一样。这里的教……”
  
  爱丽丝十分诧异,公爵夫人的声音突然消失了,甚至连她最爱说的“教训”也没说完。挽着爱丽丝的那只胳膊也颤抖起来了。爱丽丝抬起头来,发现王后站在她们面前,交叉着胳膊,脸色阴沉得像大雷雨前的天色一样。
  
  “天气真好呵,陛下。”公爵夫人用低而微弱的声音说。
  
  “现在我警告你!”王后跺着脚嚷道,“你要么滚开,要么把头砍下来滚开,你得立刻选一样,马上就选。”公爵夫人作出了她的选择,马上就走掉了。
  
  “现在咱们再去玩槌球吧。”王后对爱丽丝说。爱丽丝吓得不敢吭气,只得慢慢地跟着她回到槌球场。其他的客人趁王后不在,都跑到树荫下乘凉去了。他们一看到王后,立刻跳起来又玩槌球了。王后说,谁要是耽误一秒钟,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整个槌球游戏进行中,王后不断地同别人吵嘴,嚷着“砍掉他的头”或“砍掉她的头”。被宣判的人,立刻就被士兵带去监禁起来。这样,执行命令的士兵就不能再回来做球门了。过了约莫半个小时,球场上已经没有一个球门了。除了国王王后和爱丽丝,所有参加槌球游戏的人,都被判了砍头监管起来了。
  
  于是,累得喘不过气的王后停了下来,对爱丽丝说:“你还没去看素甲鱼吧,”
  
  “没有,”爱丽丝说,“我还不知道素甲鱼是什么东西呢!”
  
  “不是有素甲鱼汤(英国菜中有素甲鱼汤,是用素有模制的甲负汤。如同中国的豆制品素鸡,名为素鸡,实则同鸡不相干的。)吗,”王后说,“那么当然有素甲鱼了。”
  
  “我从来没见过,也从来没听说过。”爱丽丝说。
  
  “那么咱们走吧,”王后说,“他会给你讲他的故事的。”
  
  当地们一起走开的时候,爱丽丝听到国王小声地对客人们说“你们都被赦免了。”爱丽丝想这倒是个好事。王后判了那么多人砍头,使她很难过。
  
  她们很快就碰见了一只鹰头狮,正晒着太阳睡觉呢(要是你不知道什么是鹰头狮,你可以看看画)。
  
  “快起来,懒家伙!”王后说道,“带这位年轻小姐去看素甲鱼,听他的故事。我还得检查我的命令执行得怎样了。”她说罢就走了,把爱丽丝留在鹰头狮那儿。爱丽丝不大喜欢这个动物的模样。但是她想,与其同那个野蛮的王后在一起,还不如跟它在一起来得安全,所以,她就留下来等候着。
  
  鹰头狮坐起来揉揉眼睛,瞧着王后,直到她走得看不见了,才笑了起来,“你笑什么?”爱丽丝回,“她呀,”鹰头狮说,“这全是她的想象,你知道,他们从来没有砍掉过别人的头。咱们走吧。”爱丽丝跟在后面走,心中想道:“这儿谁都对我说‘走吧’‘走吧’,我从来没有叫人这么支使过来,支使过去的。从来没有!”
  
  他们走了不远,就远远望见了那只素甲鱼,孤独而悲伤地坐在一块岩石的边缘上,当再走近一点时,爱丽丝听见它在叹息着,好像它的心都要碎了,她打心眼儿里同情它。“它有什么伤心事呢?”她这样间鹰头狮。鹰头狮还是用同刚才差不多的话回答:“这全是它的想象,你知道,它根本没有什么伤心事。走吧。”
  
  他们走近了素甲鱼,它用饱含着眼泪的大眼睛望着他们,可是一句话也不讲。
  
  “这位年轻小姐希望听听你的经历。”鹰头狮对票甲鱼说,“她真的这么希望。”
  
  “我很愿意告诉她。”素甲鱼用深沉的声音说,“你们都坐下,在我讲的时候别作声。”
  
  于是他们都坐了下来。有一阵子谁都不说话。爱丽丝想:“要是它不开始,怎么能结束呢?”但是她仍然耐心地等待着。
  
  后来,素甲鱼终于开口了,它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说:“从前,我曾经是一只真正的甲鱼。”在这句话之后,又是一阵很长的沉默,只有鹰头狮偶尔叫一声:“啊,哈!”以及素甲鱼不断地沉重的抽泣。爱丽丝几乎要站起来说“谢谢你,先生,谢谢你的有趣的故事。”但是,她觉得还应该有下文,所以她仍然静静地坐着,什么话也不说。
  
  后来,素甲鱼又开口了。它已经平静多了,只不过仍然不时地抽泣一声。它说,“当我们小时候,我们都到海里的学校去上学。我们的老师是一只老甲鱼,我们都叫他胶鱼。”
  
  “既然他不是胶鱼,为什么要那么叫呢?”爱丽丝间。
  
  “我们叫他胶鱼,因为他教我们呀。”素甲鱼生气地说,“你真笨!”
  
  “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要问,你真好意思,”鹰头狮说。于是他们俩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可怜的爱丽丝,使得她真想钻到地下去。最后,鹰头狮对素甲鱼说:“别介意了,老伙计,继续讲下去吧。”
  
  “是的,我们到海里的学校去,虽然说来你不相信……”
  
  “我没说过我不相信。”爱丽丝插嘴说。
  
  “你说了!”素甲鱼说。
  
  爱丽丝还没来得及答话,鹰头狮就喝了声“住口!”然后素甲鱼又讲了下去:“我们受的是最好的教育,事实上,我们每天都到学校去。”
  
  “我也是每天都上学,”爱丽丝说,“你没什么可得意的。”
  
  “你们也有副课吗?”素甲鱼有点不安地问道,
  
  “当然啦,”爱丽丝说,“我们学法文和音乐。”
  
  “有洗衣课吗?”素甲鱼问。
  
  “当然没有。”爱丽丝生气地说。
  
  “啊,那就算不上真正的好学校,”素甲鱼自信地说,并大为放心了,我们学校课程表的最后一项就是副课:法文、音乐、洗衣。”
  
  “既然你们住在海底,就不会太需要洗衣裳的。”爱丽丝说。
  
  “我不能学它,”素甲鱼叹了一声说,“我只学正课。”
  
  “正课是什么呢?”爱丽丝问道。
  
  “开始当然先学‘毒’和‘泻’,”素甲鱼回答说,“然后我们就学各门算术:假发、剪发、丑法、厨法。”
  
  “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丑法’,”爱丽丝大着胆子说,“这是什么?”
  
  鹰头狮惊奇地举起了爪子说:“你没听说过丑法!我想,你知道什么叫美法吧!”
  
  爱丽丝拿不准地说:“是的,那是……让什么……东西……变得好看些。”
  
  “那么,”鹰头狮继续说,“你不知道什么是丑法,真算得上是个傻瓜了。”
  
  爱丽丝不敢再谈论这个题目了,她转向素甲鱼问道:“你们还学些什么呢?”
  
  “我们还学栗柿,”素甲鱼丽着手指头说,“栗柿有古代栗柿和现代栗柿,还学地梨,还学灰花。我们的灰花老师是一条老鳗鱼,一星期来一次,教我们水菜花和素苗花。”
  
  “它们是什么样子的呢?”爱丽丝问道。
  
  “我没法做给你看,我太迟钝了。而鹰头狮又没学过。”素甲鱼说。
  
  “我没时间啊!”鹰头狮说,“不过我听过外语老师的课,它是一只老镑蟹,真的。”
  
  “我从来没听过它的课,”素甲鱼叹息着说,“他们说它教的是拉钉子和洗腊子。”
  
  “正是这样,正是这样,”鹰头狮也叹息了,于是他们两个都用爪子掩住了脸。
  
  “你们每天上多少课呢?”爱丽丝想换个话题,急忙地问。
  
  素甲鱼回答道:“第一天十小时,第二天九小时,这样下去。”
  
  “真奇怪啊。”爱丽丝叫道。
  
  “人们都说上‘多少课’,”素甲鱼解释说,“‘多少课’就是先多后少的意思。”
  
  这对爱丽丝可真是个新鲜事,她想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那么第十一天一定该休息了?”
  
  “当然啦!”素甲鱼说。
  
  “那么第十二天怎么办呢?”爱丽丝很关心地问,
  
  “上课的问题谈够了,”鹰头狮用坚决的口气插活说,“给她讲点关于游戏的事吧。”

  玩具修理商把灯一盏盏地关掉后便走了。

  在商店的黑暗中,爱德华可以看到那个娃娃的头和他的一样,也是被打碎了又修理好的。她的脸上布满网状的裂纹。她戴着一顶婴儿帽。

  “你好吗?”她用又高又细的声音说道,“我很高兴和你认识。”

  “你好。”爱德华说。

  “你在这里有很长时间了吗?”她问道。

  “好多好多个月了,”爱德华说,“不过我不在乎。对我来说什么地方都一样。”

  “哦,对我来说可不一样,”那娃娃说,“我已经活了一百岁了。在那些岁月里,我所生活过的地方有些像天堂,有些则很可怕。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明白每个地方都是不同的。你也会在每一个地方变成一个不同的娃娃——完全不同的。”

  “一百岁了?”爱德华说。

  “我老了。那个玩具修理商可以证明这一点。他在修理我的时候说我至少有一百岁了。至少一百。至少一百岁了。”

  爱德华想起了在他短暂的一生中发生的每一件事。如果你在这世上活了一个世纪你会有怎样的冒险经历啊?

  那个老娃娃说:“我不知这回谁会来要我。有人会来的。总有人会来的。谁会来呢?”

  “我不在乎是否有什么人来要我。”爱德华说。

  “可那太可怕了,”那个老娃娃说:“如果你那样认为的话活着就没有意义了——完全没有意义了。你必须满怀希望。你必须充满希望。你必须知道谁会爱你,你下一个会爱谁。”

  “我已经不会被爱了,”爱德哗对她说,“我也不会再爱了。那太痛苦了。”

  “哼,”那老娃娃说,“你的勇气到哪儿去了?”

  “到别的地方去了,我猜测。”爱德华说。

  “你使我很失望,”她说道,“你使我十分失望。如果你不打算爱或被爱,那么整个生命之旅都是毫无意义的。你倒不如现在就从这个架子上跳下去把自己摔个粉身碎骨。把一切都了结了。现在就把一切都彻底了结了。”

  “如果我能跳我会跳下去的。”爱德华说。

  “要我推你一把吗?”那老娃娃说。

  “不用,谢谢你。”爱德华对她说道。“并不是说你能推。”他自己咕哝着。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爱德华说。

  现在玩具娃娃商店里已完全黑了下来。那老娃娃和爱德华坐在架子上眼睛注视着前面。

  “你使我很失望。”那老娃娃说。

  她的话使爱德华想起了佩勒格里娜:想起了疣猪和公主,想起了听故事和爱的感觉,想起了那妖术和咒语。如果有人在等待着爱他会怎么样呢?如果有个人他会再爱会怎么样呢?这是可能的吗?

  爱德华感到他的心激动起来。

  不,他对他的心说。不可能。不可能。

  到了早晨,卢修斯·克拉克来了并打开商店的锁,“早上好,亲爱的!”他对他们大声说道,“早上好,我的美女们!”他把窗帘拉开了。他把他的凳子上方的打开了。他把大门上的牌子转到营业的一面。

  第一位顾客是一个小女孩和她的父亲。

  “你在找什么特别的东西吗?”卢修斯·克拉克对他们说。

  “是的,”那女孩说,“我在找一个朋友。”

  她的父亲把她放在他的肩膀上,他们绕着商店慢慢地走着。那女孩认真地观察着每一个娃娃。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爱德华的眼睛。她冲他点了点头。

  “你已经决定了吗?纳塔利?”她的父亲问道。

  “是的,”她说,“我要戴婴儿帽的那个。”

  “哦,”卢修斯·克拉克说,“你知道她已经很老了。她是个古董。”

  “她需要我。”纳塔利坚定地说。

  那个挨着爱德华的老娃娃叹了一气。她好像坐得更直了。卢修斯过来把她从架子上取下来交给纳塔利。当他们离开时,当那女孩的父亲为他的女儿和那老娃娃打开门时,一缕清晨的阳光倾泻了进来,爱德华十分清楚地听到了那老娃娃的声音,好像她还坐在他的旁边似的。

  “打开你的心扉,”她轻柔地说,“有人会来的。有人会来接你的。不过首先你必须打开你的心扉。”

  那门关上了。阳光消失了。

  有人会来的。

  爱德华的心激动不安。爱德华第一次长时间地思索着。他想到了埃及街上的房子,记起了阿比林为他的表上弦,然后向他俯下身来,把那表放在他的左腿上,说道:我会回家来和你在一起。

  不,不,他自言自语道。不要相信这些事。不要让你自己相信这些事。

  有人会来接你的。

  那小瓷兔子的心扉开始再一次敞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