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爸爸自告奋勇要去送熊孩子上学去,谢谢中国西藏网

摘要: 中新网北京6月1日电
讲述商界争斗,挖掘其中深层人性的长篇小说《国贸三十八层》5月31日由作家出版社推出,该作品作者为商业调查师,其作被认为开辟了中国当代现实题材小说的新边际。《国贸三十八层》讲

摘要:
青年节前夜,我正读着《最牦牛》中极有趣的一段文字——《牦牛礼赞》,突然收到一条信息:“《形色藏人》出版了,5·18首发,谢谢你,谢谢中国西藏网。”发来信息的这位“大咖”,青年时代,曾把十余年的时光留在了
…青年节前夜,我正读着《最牦牛》中极有趣的一段文字——《牦牛礼赞》,突然收到一条信息:“《形色藏人》出版了,5·18首发,谢谢你,谢谢中国西藏网。”发来信息的这位“大咖”,青年时代,曾把十余年的时光留在了西藏藏北,毫无保留地融入到这片高原。朋友评价他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三天三夜也道不完他的传奇故事。他是心系“高原之舟”的牦牛老头,年过花甲仍奔走在保存和传播牦牛文化的路上。他就是西藏牦牛博物馆馆长——吴雨初,他更喜欢人们称他“亚格博”。

摘要: 熊爸爸的故事
熊爸爸一直佩服会编故事的狐狸,他对熊孩子说:“从明天开始,我也要编故事了。”
第二天,熊爸爸自告奋勇要去送熊孩子上学去。平时,都是熊妈妈送熊孩子的。
熊爸爸背着熊孩子沉甸甸的 …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中新网北京6月1日电
讲述商界争斗,挖掘其中深层人性的长篇小说《国贸三十八层》5月31日由作家出版社推出,该作品作者为商业调查师,其作被认为开辟了中国当代现实题材小说的新边际。《国贸三十八层》讲述同在北京国贸38层办公的费肯国际会计师事务所、SP律师事务所、香港快阔投资公司的三个女前台,无意中被卷入金融案中案,从一桩普通的电信诈骗到商业谍战,从北京到香港,一路悬念不断、意外连连、惊心动魄,结尾更是出乎意料。作家出版社总编辑、著名评论家黄宾堂认为,“《国贸三十八层》本身的故事足够引人入胜,可贵之处在于作者还是把重点落在人物身上,在这种高速运转的博弈当中,人的品性,人的价值观,人的丰富性得到彰显。”他指出,“永城的小说丰富了我们文学表现的边际,在商战这一领域,其专业性,知识性,趣味性,审美性我觉得都揭示得非常好。”中国作协委员、评论家梁鸿鹰表示,“《国贸三十八层》总体来看是一种类型化的写作,作者以故事情节的推进来谈的诉求,过程中挖掘了人性,挖掘了当今社会对于人心里投下的那些阴影。我觉得类型化小说的发展跟我们社会生活的密切发展是有关系的,跟我们职业分工的更加细密有关,另外也说明了中国文学进一步融入了世界文学的发展。”他指出,类型小说的成长是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能够看到,有中文之外学习、工作背景的写作者恰恰成为了作品的中坚力量,这也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一个现象。梁鸿鹰以《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为例称,“国外类型小说的发展来讲,有多种知识积累背景的写作者往往才能成为类型小说它的中坚力量,分析丹·布朗所具有的知识储备和素养储备,他知晓考古学、美术史、密码学。”回到《国贸三十八层》,梁鸿鹰说:“不知道行业的内幕,不拥有商业运作方面的一些经验和知识,是不可能支撑下这个小说的,不可能给人那么多惊喜。社会的发展,现代化快速的推进给了这个类型小说更好的发展空间。”

图为西藏牦牛博物馆馆长
吴雨初2017年1月1日,中国西藏网邀请“亚格博”开设了“形色藏人”系列专栏,首次网络公开发表他这些年来的一些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形色藏人”专栏以非虚构人物为主要内容,以纪实散文的形式、一周一文、图文并茂地带领广大网友走进光阴的故事,走进真实的西藏人、西藏事、西藏物。由于工作原因,我有幸与亚格博建立了联系,亲眼见证着整整50期的专栏文章得到广大网友的关注与喜爱,还有读者向我“打听”起亚格博的联系方式,因为“实在是太喜欢‘形色藏人’系列了!”此后,《十月》杂志也将“形色藏人”系列选段刊发于2018年4月长篇版第二期。亚格博曾在专栏的最后一期中写道:“《形色藏人》中的50个人物中,有的事业既成,有的就过着平凡普通的日子,也有一些至今仍然艰辛地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我常常会想起他们,有时会在早晨的转经路上遇到他们,另外有3位在我写完之后已经过世。我的这些纪录,会留给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很多时候,这些人的形象会与西藏人民所崇敬的强巴佛(即庄严慈悲的未来佛)的面庞一起,出现在我的心中,我愿为西藏人民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而祈祷……”如今,这一个个动人、朴实、真实的故事,在时间、地域、深度三维纵深的交织下,带着纸墨的清香,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和十月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与大家再次相见。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一起相约西藏牦牛博物馆,见证《形色藏人》新书首发式!
收藏 收藏

熊爸爸的故事

熊爸爸一直佩服会编故事的狐狸,他对熊孩子说:“从明天开始,我也要编故事了。”

第二天,熊爸爸自告奋勇要去送熊孩子上学去。平时,都是熊妈妈送熊孩子的。

熊爸爸背着熊孩子沉甸甸的书包,高高兴兴地和熊孩子上学去了。

刚上立交桥,熊爸爸觉得两条腿凉嗖嗖的,怎么回事?熊爸爸一摸裤腿,啊呀,保暖的裤子没有穿。雪花飘飘,北风呼呼,熊爸爸只穿了两条单裤。

熊孩子问:“熊爸爸,你怎么啦?”

熊爸爸说:“哦,没怎么,我在编故事,刚刚想了一个开头。”

熊孩子开心地说:“哈哈,熊爸爸,快讲给我听听。”

熊爸爸说:“那是一个雪花飘飘的冬天,北风得意地吹着口哨。”

熊孩子说:“北风为什么得意地吹口哨呢?”

熊爸爸说:“北风是个流浪汉,他喜欢流浪的生活。他有一个好朋友,那个朋友是一只熊。”

熊孩子说:“哇,熊爸爸,这只熊会是熊爸爸吗?”

熊爸爸说:“当然,你可以这么想。所有的童话故事,都允许联想。家里的某个人物,邻居的某个人物,远方的某个人物。

突然,他们的身后传来一阵“哎哎哎”的叫声。熊爸爸一回头,发现是山羊爸爸骑着自行车送孩子上学,刹不住闸了,“噗”的一声撞在熊爸爸的屁股上了。熊爸爸是大力士,他没动,一下子就抓住了山羊的车把。这样,山羊爸爸和山羊孩子才没有摔倒。

山羊爸爸不好意思地说:“谢谢啊,我碰见你啦,想打个招呼的,没想到刹不住闸了。”

熊爸爸大笑:“哈哈哈,没事的,你走吧!”

山羊爸爸说:“快到学校门口啦,我们一起走吧!”

熊爸爸笑声还没有停下来,就听见小小的一声“砰”,他感觉是自己裤子前门那里的扣子被崩掉了。更要命的是,他忘记了系皮带。

熊爸爸赶紧把书包交给了熊孩子,把两只手插在裤兜里。他的两只手紧紧顶着,提着裤子。一副很酷的样子,像个电影明星。

熊孩子问:“那么,熊爸爸也会吹口哨吗?”

熊爸爸说:“是的,是的,他和北风是好朋友,他们经常吹《皮带之歌》《扣子之歌》《裤子之歌》歌曲。”

熊孩子笑了:“这个好玩,好玩!爸爸,再见,我到学校啦!”

熊爸爸两只手插在裤兜里,很酷很帅地冲熊孩子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