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就真的吃到了天鹅肉,乌龟又问

一天,小蜜蜂忙碌地在花丛中飞来飞去。

弗吉尼亚的冬天冷得简直无法理喻,阿拉体戈岛上空的云朵仿佛都被冰冻了。我和爷爷一边咒骂着这鬼天气,一边从车上爬下来。

爸爸:因聪明而坐牢

一只乌龟慢腾腾地抬起眼皮,瓮声瓮气地问:小姑娘,你在干什么呢?

野马在哪里?我哆嗦着问。

我是一个蛤蟆姑娘,我的爸爸是一只很聪明的蛤蟆。

小蜜蜂说:我在采集花蜜呀!

会见到的,孩子。爷爷边说边把他的消防斧头递给我。爷爷是钦科蒂格志愿消防队的队长。

一天,我们一家正蹲在池塘边玩,忽然有两个人从池塘边走过,其中一个人说:你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的爸爸心里就打起了转转,一门心思只想着吃到天鹅肉。他想啊想啊,几天之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乌龟又问:采集那些黏糊糊的玩意儿有什么用呢?

拿斧头来干什么?我问爷爷。

不久前,爸爸在一座小山边发现了一个洞,钻进去一看,原来是一座古墓,里面有许多文物,小块小块的玉片特别多。对我们蛤蟆来说,文物跟石头没什么两样,可聪明的爸爸却不这样认为。为了吃到天鹅肉,爸爸就对那些文物动起了心思。他衔了些玉片出来,等一个偷猎者来到池塘边的时候,就对偷猎者说:你给我打一只天鹅来吧,我会送你一些文物。于是他们的交易就这样谈成了。几天后,偷猎者真的把一只死天鹅交给了爸爸,爸爸也把一些玉片给了偷猎者,这样,爸爸就真的吃到了天鹅肉。

小蜜蜂答:把它酿成蜂蜜呀!

在池塘的冰面上劈开一个洞,让马饮水。马得喝淡水。爷爷一边回答我,一边从卡车上拖了两个装满干草的饲料袋子下来。

可是没过多久。偷猎者被抓住了,供出了这件事,我爸爸也就跟着坐牢去了,法官说爸爸犯的是偷猎保护动物罪和盗取文物罪。哎,聪明的爸爸就因为聪明过头而遭到了牢狱之灾啊!

酿成蜜?那要采多少花才能酿成一滴蜜呢?乌龟好奇地问。

我点点头,跟着爷爷越过灯芯草地以及已经结冰的沼泽地。整个岛都静悄悄的,偶尔一股风吹来,夹杂着大海的味道。

所以说,不管做什么事都要仔细想想后果,不能想干什么就千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一定要选择对的事情做,否则下场就会和我爸爸一样啊!

小蜜蜂说:我一天外出采蜜四十多次,飞行五六万米,采四五千朵花,就能酿出半克蜜来!

看这儿。突然,爷爷脱下手套,指着一棵老树的树皮说,这是一棵有擦痕的树。我抚摸那道擦痕,想象强壮的野马靠着树木搔痒的情景。

妈妈:因爱美而致病

乖乖!飞那么远,采那么多花,该有多累呀?乌龟叹道。

你认为我会有足够的钱在拍卖会上买到一匹野马吗?我问。节爷笑了。

妈妈很后悔变成了蛤蟆,她常说:我长着满身的疙瘩,要多丑有多丑,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还有咕咕的声音,听起来像个很老很老的老太婆。因此妈妈特别羡慕那些漂亮的青蛙姑娘:一身又光又嫩的绿皮肤,唱起歌来,也是悠扬的呱呱声。于是她就想变成青蛙那样。

不累!回到蜂房后,我们把采集到的花蜜吐到一个空蜂房里,到了晚上,再把花蜜吸到自己的蜜胃里进行调制,然后再吐出来,再吞进去,再这样反反复复一两百次,最后才能酿成香甜的蜂蜜!小蜜蜂自豪地说。

你有六个月的时间来攒钱。他眨着眼睛说。我们继续往前走,经过了一大片野葡萄藤和铁线草。突然,一个喷鼻声打破了阿拉体戈岛的宁静。我吓了一大跳。

妈妈认为首先要把那些恼人的疙瘩去掉。妈妈来到池塘边,对一个洗衣服的大婶哭诉了她的不幸遭遇,大婶很同情她,就把家里的菜刀弄来给妈妈做疙瘩切除手术。妈妈很坚强,忍着剧烈的疼痛,硬是一声没吭,让大婶把她满身的疙瘩都切除了。可由于消毒不好,妈妈的伤口感染了,全身流脓,幸而她命大,过了几个月,竟好了,可是身上不但没变美,反而留下了满身难看的伤疤。后来妈妈哭呀哭呀,又找到那位大婶,求大婶给她全身上下涂一层绿油漆。涂完后,妈妈看上去像只绿青蛙了,这才止住了泪水。可是,绿油漆却使她全身过敏,身体肿得像泡粑,又差一点送了命。还是那位好心的大婶弄了些抗过敏的药给她吃,她才捡回一条老命,真是险啊!

乌龟觉得不可思议,他瞪大眼睛问:你们这么辛苦一定会影响自己的寿命吧!你们一般可以活多长时间?

野马。我低声道。爷爷点点头。我们在冰冻了的池塘上停住脚步。劈开冰面。爷爷对我说。我使劲地抡起斧头劈了起来,不一会儿,水冒了出来。这时,再次传来了一个喷鼻声,然后是一声马嘶声,最后是几声马嘶声,整个岛似乎都震动了。八匹野马疾驰而来,身姿是那么优美。我屏住呼吸,呆呆地看着它们。

不死心的妈妈又开始执行她的第二步计划。她在池塘边发现了一个别人丢弃的塑料娃娃,那塑料娃娃的屁股上安着一个小小的铁哨子,一捏塑料娃娃,它肚子里的空气就会从哨子那儿出来,哨子就会发出叽叽的美妙声音。妈妈把那个哨子取下来。安置到自己的嗓子口,她希望这样做能改变她那倒霉的破嗓门。可是那哨子一下子卡在了妈妈的嗓子眼里,不上不下,卡得她直翻白眼。幸好那位好心的大婶发现了,费心帮她抠出喉咙里的哨子救了她。可是从此以后,妈妈的喉咙就出毛病了,整天咳嗽,一直不见好。她的皮肤也经常痒得难受,要不停地挠。

小蜜蜂说:大约一个多月吧,最长的可以活五六个月呢!您能活多久?

爷爷急忙打开一袋干草,倒在池塘边的地面上。过来吃吧,马儿。他轻轻地呼唤道。

哎,妈妈因爱美而病成这样,我见了真的很难过啊!

乌龟骄傲地说:我们乌龟一般能活一百多年,有的兄弟能活几百年!我呢,已经一百多岁啦!

为了不影响野马吃干草,我们走开了。几分钟后,我们的脸和鼻子已经被冻得麻木了。经过几棵树时,我们猛然止住了脚步。这是什么?我注视着地面问。

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爱美是可以的,可像我妈妈这样为了变漂亮,不计后果,真是不可取,大家一定要吸取教训啊!

小蜜蜂好奇地问:那这一百多年您都做了些什么事呢?

冻僵的野马。爷爷说,悲伤的表情浮上了他的脸。一匹金黄色皮毛的野马僵硬地卧在地上,丝一般的鬃毛垂下来盖着紧闭的眼睛。爷爷慢慢弯下腰。仔细看了看。一匹母马。他轻轻地说。

女儿:因奉献而幸福

乌龟说:做什么事?静养呗!

它死了吗?我颤抖着低声问。

我的爸爸坐牢了,我遭遇了无数的白眼;我的妈妈自己糟蹋了自己的身体,落下了笑柄,给我也带来了无数的讥笑。作为爸爸妈妈的女儿,为了从白眼和讥笑中走出来。我决定努力地、默默地奉献我的一切,以换得大伙儿的尊重。

这回轮到小蜜蜂吃惊了,她直率地问道:活着不做事,那不是浪费时间吗?

爷爷点点头,我的泪水霎时涌了出来。可怜的马儿!我哽咽着说,伸手去抚摸它头上白色的鬃毛。马的鼻孔突然发出一点声息。我的心急速跳动起来。

为了生存,我吃了很多害虫,当然如果把这也算奉献的话。我也为人类作了一些奉献。可是我总觉得这算不了奉献。因为我吃害虫只是为了自己而已,况且所有的蛤蟆都是这样做的,一点儿没有突出的地方。所以,我想做更大的奉献。

哦这乌龟说不出话了。

它还活着。我说。

一天,我见池塘边有个年轻人坐在那儿犯愁。就问他为啥犯愁。他说他想生产药材去治病救人,却找不到合适的项目。这时,我想起了我们蛤蟆平时蜕的皮和蟾酥都是很好很珍贵的中药材,要是我们把蜕的皮和蟾酥都给他。他不就能制药救人了吗?想到这里,我就约了一些姐妹兄弟来到那个年轻人面前,让他做我们的主人,把我们自己蜕的皮和蟾酥搜集起来,拿去做药材治病救人。主人为了表彰我的功绩,在我的脖子上挂了一块功勋章。这回再也没人给我白眼,没人讥笑我了,而且还有很多同胞羡慕我、称赞我,把我当成他们的偶像哩!

蜜蜂与乌龟

奄奄一息了。爷爷说。我看见他的手在颤抖。他打开第二袋干草,倒在地上,然后把袋子塞进衣服口袋。把斧头留下,他说,我们把马抬到车上去。

我感到幸福极了。我想,我是因为奉献才获得这么多幸福的,所以一定要坚持!

我赶紧把消防斧藏到一棵树上。爷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弯下腰,抱起马的前身,我抓住后腿。就这样,我们半扛半拖着那匹奄奄一息的母野马,一路往回走。

从我们一家的故事里大家领会到了什么呢?其实,不管你是不是聪明,是不是漂亮,只要你乐于奉献,心地善良,就一定能赢得大家的尊敬!

回到我们的车旁,我觉得我的双手累得几乎要断了。爷爷喘着粗气打开车的后门,然后我们把马抬上了车。

蛤蟆一家子

这家伙真够沉的。爷爷说。我点点头,然后爬上车,坐在马的旁边。在回消防站的路上,我给马盖上了一张旧毯子,抚摸它的鼻子,跟它说话。

你会好起来的,我说,我和爷爷会好好照顾你。冻僵的马只是用无神的眼睛看着我,一动不动。但我坚持在它耳边轻轻地说话。

回到消防站时,野马似乎已经认识我了。它的眼睛亮起了光芒,心跳已差不多恢复正常。几个消防员把它抬下车。

哦,我敢说它快要生下一匹小马了。当大家都围在它身边时,一个消防员说。

果真是这样,在消防站,在初春的一天,这匹母野马生下了一匹小野马。这个时候,它的名字不再叫冻僵的马,而是叫火焰,因为它头部白色的鬃毛就像火焰一样。火焰的孩子也有一束白色的鬃毛。长长地垂下来,像一根冰柱。。我们就把小马叫做冰柱吧!我说。

三个月后,初夏的阿拉体戈岛的上空漂浮着一朵朵白云。我和爷爷再次来到了这个地方。我们一起走到车后面,给火焰和冰柱打开车后门。

再见,火焰!再见,冰柱!我亲吻着母子俩头部的鬃毛说。

它们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依恋,然后它们一起飞跑了起来。我的双眼霎时涌出了泪水,心如刀割般的疼痛。不一会儿,火焰和冰柱就从我和爷爷的视线里消失了。许久后,爷节转身笑着对我说:我们得去找我们的消防斧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问爷爷:你认为我会有足够的钱在拍卖会上买到一匹野马吗?

爷爷哈哈大笑起来。你还有六天时间来攒钱。他眨着眼睛说。

我们按原来的路线走到那棵树下,找到了那把已经生锈的消防斧,这是我们发现火焰的地点。还记得吗?我颤抖着问。爷爷点点头。然后我们就默默站在当初火焰躺着的地方。

突然,一个喷鼻声打破了宁静。野马!我低声呼叫。说话间,又响起了一个喷鼻声,然后是一声马嘶声,接着是几声马嘶声,最后整个岛似乎都震动了。

十几匹野马奔跑而来,身姿是那么优美。我的呼吸霎时停住了。我在它们当中看见了火焰和冰柱。它们看着我,同时长嘶一声,然后和其他的野马一起奔向前方

火焰和冰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