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在莒国,这位老人就是大哲学家苏格拉底

周平王东迁洛邑以后的东周,又分“春秋”和“战国”两个时期。春秋时期,周王室衰落,周天子名义上是各国共同的君主,实际上他的地位只相当一个中等国的诸侯。一些比较强大的诸侯国家用武力兼并小国,大国之间也互相争夺土地,经常打仗。战胜的大国诸侯,可以号令其他诸侯。这种人称做霸主。

  公元前399年6月的一个傍晚,雅典监狱中一位年届七旬的老人就要被处决了。只见他衣衫褴褛,散发赤足,而面容却镇定自若。打发走妻子、家属后,他与几个朋友侃侃而谈,似乎忘记了就要到来的处决。直到狱卒端了一杯毒汁进来,他才收住“话匣子”,接过杯子,一饮而尽。之后,他躺下来,微笑着对前来告别的朋友说,他曾吃过邻人的一只鸡,还没给钱,请替他偿还。说完,老人安详地闭上双眼,睡去了。这位老人就是大哲学家苏格拉底。


上帝与亚伯兰立约和以实玛利的出生

春秋时期第一个称霸的是齐国(都城临淄,在今山东淄博)。齐国是周武王的大功臣太公望的封国,本来是个大国,再加上它利用沿海的资源,生产比较发达,国力就比较强。公元前686年,齐国发生了一次内乱。国君齐襄公被杀。襄公有两个兄弟,一个叫公子纠,当时在鲁国(都城在今山东曲阜);一个叫公子小白,当时在莒(音jǔ)国(都城在今树东莒县)。两个人身边都有个师傅,公子纠的师傅叫管仲,公子小白的师傅叫鲍叔牙。两个公子听到齐襄公被杀的消息,都急着要回齐国争夺君位。

  苏格拉底(前470—前399年),既是古希腊著名的哲学家,又是一位个性鲜明、从古至今被人毁誉不一的著名历史人物。他的父亲是石匠和雕刻匠,母亲是接生婆。

创世记 15-16

鲁国国君鲁庄公决定亲自护送公子纠回齐国。管仲对鲁庄公说:“公子小白在莒国,离齐国很近。万一让他先进齐国,事情就麻烦了。让我先带一支人马去截住他。”

  青少年时代,苏格拉底曾跟父亲学过手艺,熟读荷马史诗及其他著名诗人的作品,靠自学成了一名很有学问的人。他以传授知识为生,30多岁时做了一名不取报酬也不设馆的社会道德教师。许多有钱人家和穷人家的子弟常常聚集在他周围,跟他学习,向他清教。苏格拉底却常说:“我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

亚伯兰离开老家到迦南已经好多年了,上帝果真赐福亚伯兰,使他富有了,有好多牛羊、金银和珠宝。他的仆人追赶基大老玛的大军时,上帝帮助了他,使理应打胜仗的庞大军队,却放弃一切,慌乱而逃,让亚伯兰救回了侄子罗得。上帝在每样事上都帮助亚伯兰。可是……

不出管仲所料,公子小白正在莒国的护送下赶回齐国,路上,遇到管仲的拦截。管仲拈弓搭箭,对准小白射去。只见小白大叫一声,倒在车里。

  他的一生大部分是在室外度过的。他喜欢在市场、运动场、街头等公众场合与各方面的人谈论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战争、政治、友谊、艺术,伦理道德等等。他曾三次参战,当过重装步兵,不止一次在战斗中救助受了伤的士兵。40岁左右,他成了雅典的远近闻名的人物。

有一天晚上,亚伯兰一人独自坐在帐棚里。太阳已经下山,夜渐渐深了,只有千万的星星在天上闪烁。亚伯兰坐着深思,不时叹口气,他面带忧愁,是什么事叫他心烦呢?是亚伯兰生病了吗?不,不是的,是他害怕?……为什么呢?……小朋友,亚伯兰担心基大老玛的军队会回来报仇。如果他们真的回来,那该怎么办呢?……这事真叫亚伯兰担心。

管仲以为小白已经死了,就不慌不忙护送公子纠回到齐国去。哪里知道,他射中的不过是公子小白衣带的钩子,公子小白大叫倒下,原来是他的计策。等到公子纠和管仲进入齐国国境,小白和鲍叔牙早已抄小道抢先到了国都临淄,小白当上了齐国国君,这就是齐桓公。

  苏格拉底一生过着艰苦的生活。无论酷署严寒,他都穿着一件普通的单衣,经常不穿鞋,对吃饭也不讲究。但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专心致志地做学问。

此外,还有些事让亚伯兰操心。上帝答应要给他一个儿子。可是,他在迦南已经住了十年了,也不见儿子。他年纪大了,已经八十五岁,他妻子撒莱也老了,已经七十五岁。谁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回天家,遗憾的是没有留下后代,而且他们早已过了生育的年龄,这也是一件令亚伯兰颇为心烦的事。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左想右想,他坐在黑暗中,谁也看不见。……真的“没人”看见他吗?

齐桓公即位以后,立即发兵打败鲁国,并且通知鲁庄公一定要鲁国杀了公子纠,把管仲送回齐国办罪。鲁庄公没有办法,只好照办。

  苏格拉底的学说具有神秘主义色彩。他认为,天上和地上各种事物的生存、发展和毁灭都是神安排的,神是世界的主宰。他反对研究自然界,认为那是亵渎神灵的。他提倡人们认识做人的道理,过有道德的生活。他的哲学主要研究探讨的是伦理道德问题。

哦!有一位是看见了!那一位知道亚伯兰心里想的,那一位体会亚伯兰的恐惧和忧愁,那一位就是上帝。小朋友啊!就是你们以为人看不见的时候,上帝还是看得见。上帝什么都看得见,不论多么黑,祂都看得见。就是我们以为没人看见,上帝的双眼仍然看得见。你这么想过吗?上帝自然也看见亚伯兰坐在那里发愁。

管仲被关在囚车里送到齐国。鲍叔牙立即向齐桓公推荐管仲。

  苏格拉底经常和人辩论。辩论中他通过问答形式使对方纠正、放弃原来的错误观念并帮助人产生新思想。他从个别抽象出普遍的东西,采取讥讽、助产术、归纳、定义四个步骤。“讥讽”即通过不断追问,使对方自相矛盾,承认对此问题无知;“助产术”即帮助对方抛弃谬见,找到正确、普遍的东西,即帮助真理问世;“归纳”即从个别事物中找出共性,通过对个别的分析比较来寻找一般规律;“定义”即把单一的概念归到一般中去。

忽然,在亚伯兰的帐棚里有声音说:“不要怕,亚伯兰,我是你的盾牌,我必大大地赏赐你。”原来是上帝在跟亚伯兰说话。上帝似乎在说:“亚伯兰,你担心害怕,是不是?不要怕,亚伯兰。有我与你同在,我会保护你,我会照顾你,我会赏赐你。”

齐桓公气愤地说:“管仲拿箭射我,要我的命,我还能用他吗?”

  苏格拉底教学生也从不给他们现成的答案,而是用反问和反驳的方法使学生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他的思想影响。请看一个他和学生问答的有趣的例子。

亚伯兰立刻认出是上帝的声音。他回答说:“上帝啊!我既然没有孩子,你还赐我什么呢?”亚伯兰好像在对上帝说:“上帝啊!你已经给了我一切,财富、荣誉、牛羊、金银我都有,惟独没有后代,我只有一个忠心的仆人以利以谢。我死后,他要继承我的家产,我所有的牛羊和金银都要归他所有。”

鲍叔牙说:“那回他是公子纠的师傅,他用箭射您,正是他对公子纠的忠心。论本领,他比我强得多。主公如果要干一番大事业,管仲可是个用得着的人。”

  学生:苏格拉底,请问什么是善行?

以利以谢是大马色人,这城离亚伯兰住的地方不远。以利以谢是位敬畏上帝的人。过些时候我们还会提他的事。亚伯兰说了这些话以后,上帝回答他说:“不会的,亚伯兰,你的仆人不会继承你的家产,你会有一个儿子。到帐棚外来。”

齐桓公也是个豁达大度的人,听了鲍叔牙的话,不但不办管仲的罪,还立刻任命他为相,让他管理国政。

  苏格拉底:盗窃、欺骗、把人当奴隶贩卖,这几种行为是善行还是恶行?

亚伯兰起身走到帐棚外。

管仲帮着齐桓公整顿内政,开发富源,大开铁矿,多制农具,提高耕种技术,又大规模拿海水煮盐,鼓励老百姓入海捕鱼。离海比较远的诸侯国不得不依靠齐国供应食盐和海产。别的东西可以不买,盐是非吃不可的。齐国就越来越富强了。

  学生:是恶行。

上帝对他说:“你看天上有多少星星,数数吧!数不过来,是不是?我要使你的后代多的数不清。你知道他们会住在哪儿?就在这里。我要把迦南地赐给你的子孙为产业。”

齐桓公一心想当诸侯的霸主,做了霸主就能够发号施令,别的诸侯就得向他进贡,听他的指挥。他对管仲说:“现在咱们兵精粮足,是不是可以会合诸侯,共同订立个盟约呢?”

  苏格拉底:欺骗敌人是恶行吗?把俘虏来的敌人卖作奴隶是恶行吗?

亚伯兰相信上帝的话,相信上帝说的话必定成就。然后,上帝与亚伯兰立约。按照上帝的吩咐,亚伯兰取了一只三岁大的牛、一只三岁大的羊、一只雏鸽和一只斑鸠,杀了,切成两半,对着摆列。亚伯兰等了好久,有些鸟飞来想吃,亚伯兰把它们赶走,那时是正午。不久,黄昏到了,天慢慢地黑了。亚伯兰累了,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惊醒过来,那时天还没全黑。

管仲说:“咱们凭什么去会合诸侯呢?大家都是周天子下面的诸侯,谁能服谁呢?天子虽说失了势,毕竟是天子,比谁都大。如果主公能够奉天子的命令,会合诸侯,订立盟约,共同尊重天子,抵抗别的部落,往后谁有难处,大伙儿帮他,谁不讲理,大伙儿管他。到了那时候,主公就是自己不要做霸主,别人也得推举您。”

  学生:这是善行。不过,我说的是朋友而不是敌人。苏格拉底:照你说,盗窃对朋友是恶行。但是,如果朋友要自杀,你盗窃了他准备用来自杀的工具,这是恶行吗?学生:是善行。

突然间,他看见火焰从被宰杀成两半的动物的中间经过。这火像火把,烟像从升着的炉子冒出来一般。火和烟代表上帝降临。他又听见上帝的声音。上帝预先告诉亚伯兰未来要发生在他子孙身上的事,他们会寄居在埃及,受苦受难。不过上帝会拯救他们,将他们带回迦南,在那里定居。

齐桓公说:“你说得对,可是怎么着手呢?”

  苏格拉底:你说对朋友行骗是恶行,可是,在战争中,军队的统帅为了鼓舞士气,对士兵说,援军就要到了。但实际上并无援军,这种欺骗是恶行吗?

亚伯兰不再担心受怕,他知道上帝至少会赐给他一个儿子。他的年纪虽然大了些,上帝仍然会成全祂的应许。

管仲说:“办法倒有一个。这回新天子(指周釐王,釐音xī)才即位。主公可以派个使者向天子朝贺,顺便帮他出个主意,说宋国(都城在今商丘南)现在正发生内乱,新国君位子不稳,国内很不安定。请天子下命令,明确宣布宋国国君的地位。主公拿到天子的命令,就可以用天子的命令来召集诸侯了。这样做,谁也不能反对。”

  学生:这是善行。

人都有灰心的时候,不仅亚伯兰会灰心,他的妻子有时候也会如此。我们才说过亚伯兰曾经一度担心害怕。现在,我们要来谈谈撒莱的情况。撒莱经常祈求上帝给她一个儿子,可是,上帝好像并没有垂听。有一天,撒莱对亚伯兰说:“亚伯兰,看样子我是不会生孩子了,你还是接纳我的使女夏甲为妾吧!”

齐桓公听了,连连点头,决定照着管仲的意见办。

  这种教学方法有其可取之处,它可以启发人的思想,使人主动地去分析、思考问题、他用辩证的方法证明真理是具体的,具有相对性,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向自己的反面转化。这一认识论在欧洲思想史上具有巨大的意义。

夏甲是来自埃及的女子,你还记得吗?亚伯兰到了迦南不久,因为饥荒,曾经到过埃及。埃及王把撒莱引进宫,打算娶她为妻。当时,法老王把夏甲当礼物送给亚伯兰。哪里知道,现在撒莱居然要亚伯兰娶夏甲为妾。你大概会说:“这怎么可以?亚伯兰岂不是已经结了婚吗?”

这时候,周朝的天子早已没有实权了。列国诸侯只知道抢夺地盘,兼并土地,已经全忘记还有朝见天子这回事。周釐王刚刚即位,居然有齐国这样一个大国打发使臣来朝贺,打心眼里喜欢。他就请齐桓公去宣布宋君的君位。

  苏格拉底主张专家治国论,他认为各行各业,乃至国家政权都应该让经过训练,有知识才干的人来管理,而反对以抽签选举法实行的民主。他说:管理者不是那些握有权柄、以势欺人的入,不是那些由民众选举的人,而应该是那些懂得怎样管理的人。比方,一条船,应由熟悉航海的人驾驶;纺羊毛时,妇女应管理男子,因为她们精于此道,而男子则不懂。他还说,最优秀的人是能够胜任自己工作的人。精于农耕便是一个好农夫;精通医术的便是一个良医;精通政治的便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

今天我们的社会不再允许一夫多妻。人只能娶一个女子为妻。可是,那时的社会一夫多妻是常见的。想想拉麦不就是有两个妻子吗?其实,多妻制不好,问题很多。不过,当时上帝许可人这么做。

公元前681年,齐桓公奉了周釐王的命令,通知各国诸侯到齐国西南边境上北杏(今山东东阿县北)开会。

  公元前404年,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失败,“三十僭主的统治取代了民主政体。”三十僭主的头目克利提阿斯是苏格拉底的学生。据说,一次克利提阿斯把苏格拉底叫去,命令他带领四个人去逮捕一个富人,要霸占他的财产。苏格拉底拒不从命,拂袖而去。他不但敢于抵制克利提阿斯的非法命令,而且公开谴责其暴行。克利提阿斯恼怒地把他叫去,不准他再接近青年,警告他说:“你小心点,不要叫我们不得不再减少羊群中的一只羊。”苏格拉底对他根本就不予理睬,依旧我行我素。

现在这个例子就是如此。亚伯兰听了撒莱的话,娶夏甲为妾。现在亚伯兰有两个妻子,撒莱和夏甲。可是,夏甲进门以后就不再顺服撒莱,也不再听撒莱的指使。比如说:撒莱叫夏甲去拿一瓶水。夏甲会说:“我不去。要拿,你自己去拿。”撒莱很生气,告诉亚伯兰。亚伯兰对妻子说:“夏甲一定得听从你。”

这时候,齐桓公的威望还不高。发出通知以后,一共只来了宋、陈、蔡、邾四个国家。还有几个诸侯国,像鲁、卫、曹、郑(都城在今河南新郑)等国,想瞧瞧风头再说,没有来。

  后来,“三十僭王”的统治被推翻了,民主派重掌政权。有人控告他与克利提阿斯关系密切,反对民主政治,用邪说毒害青年。苏格拉底因此被捕入狱。按照雅典的法律,在法庭对被告叛决以前,被告有权提出一种不同于原告所要求的刑罚,以便法庭二者选其一。苏格拉底借此机会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他自称无罪,认为自己的言行不仅无罪可言,而且是有利于社会进步的。结果,他被叛了死刑。在监狱关押期间,他的朋友们拚命劝他逃走,并买通了狱卒,制定了越狱计划,但他宁可死,也不肯违背自己的信仰。就这样,这位70岁的老人平静地离开了人间。

有一天,撒莱吩咐夏甲去做一件事,夏甲还是不肯。撒莱就说:“你非做不可,我吩咐你什么,你都得顺从。”你们猜夏甲怎么办?她离家出走。她不愿再留在亚伯兰和撒莱的帐棚。她逃到旷野,跑得好快好快,恐怕被抓回去。她跑得又累又渴。后来她跑到一个水泉边,就坐下休息。

在北杏会议上,大家公推齐桓公当盟主,订立了盟约。盟约上主要的是三条:一是尊重天子,扶助王室;二是抵御别的部落,不让他们进入中原;第三是帮助弱小的和有困难的诸侯。

  苏格拉底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有一大批狂热的崇拜者和一大批激烈的反对者。他一生没留下任何著作,但他的影响却是巨大的。哲学史家往往把他作为古希腊哲学发展史的分水岭,将他之前的哲学称为前苏格拉底哲学。做为一个伟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对后世的西方哲学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忽然,有声音说:“夏甲,你到这儿来干什么?你想到哪儿去?”原来是上帝在跟她说话。夏甲很诚实的回答说:“我是逃出来的。”

可是,上帝却说:“你做错事了,夏甲,你没有被允许可以逃跑,你必须回到亚伯兰和撒莱那里去。从此,撒莱吩咐你什么,你都要照着去做,不要自以为是。”夏甲留心地听。上帝又说:“夏甲,你将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她起名叫以实玛利。我会赐福给他,他将要成为一个大国。”

夏甲再也不敢背逆,只好起身回到撒莱身边,求撒莱原凉她,而且答应撒莱,无论撒莱叫她做什么,她都会听从。

上帝说的话果真成就了,夏甲怀孕生了一个儿子。亚伯兰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因为这是上帝告诉夏甲的名字。你想,亚伯兰是多么高兴,他终于有后代了。他很喜欢儿子以实玛利。

以实玛利渐渐长大,开始走路。亚伯兰有时带他一起去看牛羊。有时出远门,亚伯兰也会带着以实玛利同行。亚伯兰心里想这下我去世的时候,以便以谢就不能继承我的财产,我所拥有的牛羊和金银都要归给以实玛利。以实玛利的母亲也这么想。她常跟以实玛利说:“以实玛利,你得尽点儿心,父亲去世后,这一切都是你的了,多好!”

那么,撒莱怎么办呢?……唉!人几乎忘记撒莱的存在。亚伯兰一天到晚跟以实玛利在一起。夏甲心想:“撒莱一死,我就是唯一的女主人了。”撒莱也知道以实玛利有一天要继承亚伯兰所有的财产。她没有孩子,心里忧伤。亚伯兰也渐渐不留意撒莱。夏甲和儿子以实玛利更是把她置之脑外。然而,上帝没有忘记撒莱,上帝仍然记念她,要使她的忧伤变为喜乐。

小朋友,你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吗?下一课我们再继续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