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只好自己去挖野菜,这样资本家的劳动力来源就难以得到保证

  在人类历史上,没有什么比贩卖人口更为耻辱的了,但是,在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历史上,公开的奴隶贸易竟然延续了长达四百年的历史!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为黑暗、最为可耻的一页!

绍兴和议之后,兀术派使者送密信给秦桧说:“你天天向我们求和,但是留着岳飞,我们不放心。一定得想法子把他除掉。”

董卓之乱以后,东汉王朝名存实亡,对各地州郡失去了控制。各地官僚、豪强趁机会争夺地盘,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割据势力。势力比较大的有冀州的袁绍、南阳的袁术、荆州(约当今湖北、湖南两省和河南、贵州、广东、广西的一部)的刘表、徐州(约当今江苏长江以北和山东东南部)的陶谦、吕布等,他们相互混战,打得昏天黑地。成千上万的百姓在混战中遭到屠杀,许多地方出现了没有人烟的荒凉景象。

  奴隶贸易发生在资本主义进行原始积累的时候。资本主义的发展,使资产阶级需要大批的廉价劳动力和巨额的财富或货币资本。要达到这个目的,资本家除了残酷压榨、剥削工人外,就是掠夺海外殖民地的大量财产。后来,美洲被发现,英国等殖民主义国家又把美洲作为巨额财富的来源地。大量土著居民如印第安人被成批地赶往矿井,当他们被榨干最后一滴血汗时,他们又被成批成批地埋于废弃的矿井之中。就这样,他们在用生命为资本家积累着一枚枚硬币。

秦桧接到主子的密信,就向岳飞下毒手了。

曹操本来势力很小。后来,他打败了攻进兖州(今山东省西南部和河南省东部,兖音yǎn)的黄巾军,在兖州建立了一个据点。他还从黄巾军的降兵中,挑选一部分精锐力量,扩大了武装。以后,他又打败了陶谦和吕布,成为一个强大的割据力量。

  土著居民因过重的劳动而过早的结束了一个个生命,这样资本家的劳动力来源就难以得到保证,因此,他们把目光转移到了贫瘠而落后的非洲。

秦桧先唆使他的同党、监察御史万俟卨(音mòqíxiè,万俟是姓)向朝廷上了一道奏章,攻击岳飞骄傲自大,捏造了岳飞在金兵进攻淮西的时候,拥兵不救,放弃阵地等许多“罪名”。万俟卨开了第一炮以后,又有一批秦桧同党接二连三上奏章攻击岳飞。

公元195年,长安的李傕和郭汜发生火并,外戚董承和一批大臣带着献帝逃出长安,回到洛阳。洛阳的宫殿,早已被董卓烧光了,到处是碎砖破瓦,荆棘野草。汉献帝到了洛阳,没有宫殿,住在一个官员的破旧住房里。一些文武官员,没有地方住,只好在断墙残壁旁边搭个草棚,遮避风雨。最大的难处是粮食没有来源。汉献帝派人到处奔走,要各地官员给朝廷输送粮食。但是大家正在忙着抢地盘,根本不把皇帝放在眼里,谁也不肯送粮来。

  把非洲黑奴贩卖到美洲,可以得到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利益,所以,不少资本家纷纷把精力投入到贩奴活动中。1730年,拿四码白布就可以在非洲换取一个黑奴,把这个黑奴运到牙买加,可以卖60至100英镑。18世纪末,一艘贩奴船往返一趟,运300多名黑奴就可获利一万九千多英镑。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尤其是最先垄断奴隶贸易的葡萄牙,都在贩奴运动中发了横财,为本国的资本主义发展准备了十分充足的条件。所以有人说,一个个黑奴的躯体就是一块块砖,无数黑奴的血肉就是无数的钢筋水泥,极度繁荣的欧美城市伦敦、阿姆斯特丹、马德里、纽约等,都是靠这些砖块一层层垒起来、靠这些钢筋水泥一点点浇灌而成的。1769年,殖民主义者贴出了一张贩卖黑人的广告,原文是这样的:

岳飞知道秦桧跟他过不去,就主动要求辞去枢密副使的职务,高宗马上批准。

朝廷大臣没有办法,尚书郎以下的官员,都只好自己去挖野菜。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官员,哪儿受得了这个苦,有的吃了几顿野菜,就倒在破墙边上饿死了。

  1769年7月24日,查尔顿,下月3日,星期四,将拍卖94个年轻、健康的黑奴。其中,成年男子39个,成年女子24人,男孩15人,女孩16人。这些奴隶是由戴维和约翰·狄亚斯公司刚从塞拉利昂运达的。由此我们可以略窥当年奴隶贸易的一斑。这张广告仿佛在展示着当年残无人性的掠夺者的赤裸裸的凶恶本质。

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大将张俊原来是岳飞的上司,后来岳飞立了大功,遭到张俊的妒忌。秦桧知道张俊对岳飞不满,就勾结张俊,唆使岳家军的部将王贵、王俊,诬告另一个部将张宪想占据襄阳,发动兵变,帮助岳飞夺回兵权,还诬告岳飞的儿子岳云曾经写信给张宪,秘密策划这件事。

这时候,曹操正驻兵在许城(今河南许昌),听到这个消息,就召集部下的谋士商量,要不要把汉献帝迎过来。

  为了拯救处于痛苦深渊的苦难者,人类创造了上帝。上帝是万能的,他可以拯救或者惩罚积善行德或弃善从严者。但是,这些奴隶贩子却打着上帝的旗号为非作歹而丝毫不害怕上帝的怪罪!他们把贩奴的船命名为《耶稣号》、《神的礼物号》、《圣母玛利亚号》等,一些传教士不但助纣为虐,为奴隶贩子大唱赞美诗,而且还亲自参与奴隶贩卖!

秦桧根据王贵、王俊两个奸徒的诬告,先把张宪抓起来送进大理寺大狱,严刑拷打,张宪宁死不招。接着,秦桧又奏请高宗下令逮捕岳飞、岳云,到大理寺受审。

谋士荀彧(音yù)说:“从前晋文公发兵把周襄王送回洛邑(今洛阳),成为霸主;汉高祖为义帝发丧,天下人都向着他。这样的例子历史上是不少的。现在皇上到了洛阳,困苦不堪。将军如果能把皇上迎来,这正是顺从人们的愿望。要是现在不及时去接,一旦让别人抢先迎去。我们就错过机会了。”

  奴隶贩子捕捉黑人的手法也不断变化。最初他们亲自去非洲大陆掠捕,在掠捕过程中,有不少贩子被打死打伤。所以,他们不久就改变策略,自己只端坐一方,让非洲本地的黑人头目去捕捉自己的同胞,这样更加安全、更加有利可图。捕获到奴隶之后,为了防止他们逃跑,奴隶贩子把黑奴一个个用铁链锁起来,甚至用铁丝从黑奴的肩胛骨处穿起来,然后囚禁于牢笼之中,等待运往美洲。

秦桧的使者去逮捕岳飞,岳飞笑着对使者说:“上有天,下有地,会证明我是无罪的。”

曹操听了,觉得很有道理,立刻派出曹洪带领一支人马到洛阳去迎接汉献帝。

  一般的贩奴船从欧洲起航以后,直接从欧洲各地开往非洲西岸距美洲最近的内亚湾,在这里,用船上的商品换取奴隶。奴隶上船后,在每一个奴隶身上都要烙上所属奴隶主的姓名,之后,戴上脚镣手铐后串上铁丝,就象运送一头猪、一只大象那样把奴隶塞进拥挤不堪、污浊熏天的船舱之中。他们根本不考虑奴隶的生命安全,更不考虑奴隶的健康状况。所以,运送过程中,经常是各种疾病凶猛肆虐,还不时流行瘟役。

岳飞、岳云两人被逮捕到大理寺的时候,张宪已被拷打得遍体鳞伤,浑身是血,不像个人样儿。岳飞见了心里又难过,又气愤。

董承等大臣害怕曹操,发兵阻拦曹洪的人马。后来,曹操亲自到了洛阳,向他们说明现在洛阳缺少粮食。许城有粮食,但是运输不便,只好请皇上和大臣们暂时搬到那边去。免得在这里受冻挨饿。

  当然,疾病和瘟疫奴隶主非常关心,他们害怕这样会影响利润,所以,只要发现患病黑奴,尤其是奄奄一息者,他们就会立刻把他们扔入大海之中。尽管如此,奴隶的残废率仍达百分之三十甚至百分之五十。

审问岳飞的就是万俟卨。万俟卨拿出王贵、王俊的诬告状,放在岳飞面前,吆喝着说:“朝廷哪里亏待你们三人,为什么要谋反?”

汉献帝和大臣听说到了许城有粮食,都巴不得早点迁都。公元196年,曹操把汉献帝迎到了许城,打那时候起,许城成了东汉临时的都城,因此称为许都。

  对于敢于反抗或不听从他们摆布的奴隶,奴隶贩子会施加他们能够采取的任何处罚,轻者以皮鞭抽打,重者被砍头、挖心、断其手足、以绳索活活勒死以及扔到一望无际的海水之中等。这些手段残忍、毒辣,令人触目惊心。不少奴隶不堪忍受这种非人待遇,一有机会他们就奋然反抗奴隶主,殴打奴隶贩子,或者是逃亡,有些奴隶则宁愿跳海自杀!奴隶们在用种种方式方法表示着他们对这种残忍的贩奴制度的反抗。

岳飞说:“我没有什么对不起国家的地方。你们掌管国法的人,可不能诬陷忠良啊!”

曹操在许都给汉献帝建立了宫殿,让献帝正式上朝。曹操自封为大将军,开始用汉献帝的名义向各地州郡豪强发号施令。

  在非洲大陆和美洲种植园、矿区中,这种反抗更是频繁。不少时候,奴隶们揭竿而起,共同反对统治者,在人类历史上写下了一页又一页可歌可泣的壮举!

旁边一些官员们也七嘴八舌地附和万俟卨,硬说岳飞想谋反。岳飞知道这批家伙都是秦桧的同党,申辩也没有用,就长叹一声说:“我今天落在奸贼的手里,虽然有一片忠心,也没法申诉了。”

首先他用献帝名义下诏书给袁绍,责备他地广兵多,只管扩大自己势力,攻打别的州郡,不来帮助朝廷。

  从1700年到1845年,仅在英国和美国贩奴船上就发生了五十五次奴隶起义,而在美洲广大奴隶遭受奴役的殖民地区,这种反抗就更加激烈。光是美国黑奴就举行过250多次起义!奴隶起义影响最大者,要算1790—1803年的海地黑奴起义,这次起义极大地震动了整个世界,敲响了拉美殖民地奴隶反对殖民统治者的警钟。其领导者杜桑虽然受到法国殖民者背信弃义的欺骗,被捕而死,但海地人民仍然坚持斗争,最终于1804年建立了独立的海地国,这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由奴隶创建的国家,他极大地鼓舞了世界各国人民反对殖民主义的斗志,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秦桧又派御史中丞何铸审问,岳飞一句话也不回答,他扯开上衣,露出脊梁让何铸看,只见岳飞背上刺着“尽忠报国”四个大字,痕迹很深。何铸一看,大为震动,不敢再审,就把岳飞押回监狱,再看了一些案卷,觉得说岳飞谋反确实没有证据,只好向秦桧照实回报。

尽管袁绍势力大,但是名义上他还是汉献帝的臣子,接到诏书以后,没法子,只好上个奏章给自己辩护。

  贩奴运动的起因是资本主义蓬勃发展的需要,同样,贩奴制度的废除也是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的必须。由于奴隶经常反抗、怠工、罢工、逃亡,甚至起义等,奴隶主感觉到光靠压榨奴隶已经不能满足需要,另外,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家需要的是自由劳动力,这种自由劳动力随着大工厂的出现,其需求量越来越大,所以,客观上为奴隶自身的解放提供了条件。

秦桧认为何铸同情岳飞,不再让他审问,仍叫万俟卨罗织罪状。万俟卨一口咬定岳云曾经写信给张宪,布置夺军谋反的计划。他们没有物证,就诬说原信已经被张宪烧毁了。

曹操又用汉献帝名义封袁绍为太尉。这一下,袁绍可生气了。他觉得曹操当大将军,自己反在曹操底下,太丢人啦。就气冲冲地说:“曹操要不是我,哪有今天。现在他倒用皇上的名义来号令我起来了。”他上个奏章把太尉辞了。

  于是,十九世纪初,工业资本主义最发达的英国在世界范围内带头开始掀起了废除奴隶制的运动,从此,废奴运动在世界各地此起彼伏,形成一股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广大被压迫的奴隶迎来了他们的新生。尽管如此,世界范围的贩奴运动并没有嘎然而止,断断续续的贩奴活动又持续了近百年,直到十九世界末才基本结束。

万俟卨反复拷问岳飞等三人,岳飞受尽酷刑,什么都不承认。有一天,万俟卨又逼岳飞写供词,岳飞在纸上只写下八个大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曹操觉得自己地位还不巩固,不愿和袁绍闹翻,就把大将军的头衔让给袁绍。自己改称为车骑将军。

  实际上,贩奴活动的结束,并不意味着奴隶取得了完全的自由,所谓自由劳动力,是资本家剥削奴隶(工人)的另外一种更为隐蔽、更为堂皇的一种说法。但是,无论如何,取消了奴隶贸易毕竟是跨过了黑人历史上最为丑恶的一步。

这个案件拖了两个月,审讯毫无结果。朝廷官员都知道岳飞冤枉,有些官员大胆上奏章替岳飞申冤,结果也遭到秦桧陷害。

许都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但是日子一久,大批官员和军队的粮食供应,就发生困难。经过十年混乱,到处都在闹饥荒。如果许都的粮食问题不解决,大家也呆不下去啦。有个官员枣祗(音zhī)向曹操提出一个办法,叫做“屯田”。他请曹操把流亡的农民招集到许都郊外开垦荒地,由官府租给他农具和牲口。每年收割下来的粮食一半归官府,一半归农民。

老将韩世忠忍不住亲自去找秦桧,责问他凭什么说岳飞谋反,到底有什么证据。秦桧蛮横地说:“岳飞给张宪的信,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这件事莫须有(就是‘也许有’的意思)。”

曹操接受了枣祗的建议,发布命令,实行屯田。许都附近的荒地很快就开垦出来了。一年下来,原来已经荒了的土地上获得了丰收。光是许都的郊外就收到公粮一百万斛。曹操又在他管辖的州郡都推行屯田制,设置田官。以后,凡是实行屯田制的地方,谷仓都装得满满的。

韩世忠气愤地说:“‘莫须有’三个字,怎能叫天下人心服!”

曹操用皇帝的名义号令天下,又采用屯田办法,解决了军粮问题,还吸收了荀攸、郭嘉、满宠等一批有才能的谋士,他的实力就更加强大起来了。

韩世忠反复力争,没有结果,就自己上奏章把枢密使职务辞了。

有一天,秦桧上朝回家,跟他妻子王氏在东窗下一起喝酒。秦桧手里拿着一只柑子,心神不定地用手指甲在柑子皮上乱划。王氏是个比秦桧还狠毒的人,她看出秦桧对要不要马上杀岳飞,还在犹豫,冷笑着说:“你这老头儿,好没有决断,要知道缚虎容易放虎难啊!”

秦桧听了王氏的话,狠了狠心,马上亲手写了一个纸条,秘密派人送到监狱。公元1142年一月的一个夜里,这位年仅三十九岁的民族英雄在牢里被害牺牲。岳云、张宪同时被害。

岳飞被害以后,临安狱卒隗顺偷偷地把他的遗骨埋葬起来。直到宋高宗死后,岳飞的冤狱得到平反昭雪,人们把岳飞的遗骨改葬在西湖边栖霞岭上,后来又在岳墓的东面修建了岳庙。现在,在庄严雄伟的岳庙大殿里,端坐着全身戎装的岳飞塑像,塑像上方悬挂的匾额上,刻着岳飞亲笔写的“还我河山”四个大字,使人肃然起敬。在岳飞墓门对面,还放着用生铁浇铸的秦桧、王氏、万俟卨和张俊四个反剪双手的跪像,反映了人民对民族英雄的景仰和对卖国贼的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