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奶奶搀于房中,我在查资料时经常也会顺手撕下一些废纸的纸条夹在书里

  转眼间年近花甲,当所有的记忆梦想遥远到不被提起、无力想象之时,唯有那脉脉税魂永留心中。

  爸爸打来电话说,订的杂志到了,上面有我四篇。因为邮局平信偶尔会有丢件,于是每年都会订点确定能供稿一年的杂志,和给爸妈订的健康报一起填了爸妈家的地址。有点忙,没去。第二天下午带着汉堡狗出去买了点肉馅和饺子皮,买了两份,顺便捎一份给爸爸妈妈。

  久别的院落,啼鸣依旧,只是漫天的乌云,遮掩了阳光的温度,阵阵秋风吹过,灌满薄凉的衣袖。

  出生于上世纪经济困难时期的我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伴随多灾多难的祖国,历经时代风雨的洗礼,一步一趋走到今日,虽饱经风霜,然,我心欣慰!

  四点多钟,妈妈出去散步的时间,爸爸自己在家边看电视,边忙自己的零活,爸爸一直闲不住。看我一来,爸爸把杂志给我说,有你的。说着就打开冰箱门,要给汉堡狗拿他下酒的鸡块,我怕鸡骨头易卡和刚出冰箱里的冷,就没让爸爸给狗狗吃,三句两句把该说的话说完,妈妈不在家,和爸爸聊天也不多,我说车子没锁,还得回去充电,雷晚上要用,就走了。

  奶奶在门口的躺椅上睡着了,我匆忙向身后的儿子,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小家伙算是聪明伶俐,学起我的样子,缓缓地,挪步前行……

  从懵懂孩提到学于“***”,有幸乘改革开放的东风,步入凤师学习深造,可谓人生一大转折。入职伊始,三尺讲台、五载师涯,本应执教的我却受命于税务局工作。

  杂志是1,2月的合刊,里面夹了几张纸条,是爸爸为了好翻做的记号,起到书签作用的纸条,我在查资料时经常也会顺手撕下一些废纸的纸条夹在书里,一头留在书外面。爸爸撕得比我认真多了,都是折过以后撕下来的长方形纸条,看到在一张最大的纸条上,写着页码和题目,是爸爸一笔一划工工整整书写的繁体字,我顿生感动。

  或许,怪我的动作不够轻柔,当把毯子搭上奶奶身上的时候,还是把她惊醒了,望见我们,惊喜的问了句:“回来了……”,眼眶也泛起微微的红……

  那是一九八八年二月,刚入税门的我便被指派到市局税校参加岗前业务培训。大通铺、食堂、教室三点一线的运动模式,从税收基础知识到会计实务操作,四个月的专业学习,使我这个税收门外汉对“税”有了初步的理解。

  有人说父爱和母爱不一样,父爱不说,要靠感受。爸爸是个传统的人,爸爸也是个言讷的人,被妈妈贴的标签是,手纹都没感情线的人,其实爸爸只是笨拙于情感的表达。

  奶奶消瘦了许多,头发越发花白,看来上次的病痛,并没有父亲在电话里讲的那样,云淡风轻。

  初到小镇税务所工作,一切都感到陌生又新鲜。虽说这古集市闹象依旧,但街市门面败旧,道路坑洼,依希透着一股“土”象。唯有那堪称小镇地标的税务所两层旱楼显得鹤立群鸡,溢表着改革开放的生气。

  年轻时的爸爸也很严肃,不笑,我有点怕。爸爸带着出去玩,看到想吃糖葫芦也不敢向爸爸要,妈妈说带小孩出去玩给小孩买点好吃的,小孩也高兴啊。妈妈说爸爸不懂小孩的心思,妈妈说的真对。

  天气微凉,我将奶奶搀于房中,她的右手拄着拐杖,颤颤前行,还不忘扭头唤起调皮的儿子,一起跟随……

  年方二八,可谓意气奋发。安身于宿办合一的小间,锈斑的火炉,脱漆的办公桌椅显得那么陈旧。于是,一把珠算盘,一辆自行车,拜师“老税务”,头顶国徽,手执“完税证”,这便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二个职业—税收管理员。上集贸市场,我学会了与个体户计较角分之争;下农村,我掌握了如何去堵塞漏征漏管;进企业,我力求探测账页里“税收盲区”的秘笈。苦乐年华,唯我所求。

  年轻时的爸爸也会陪孩子玩,捉小鱼养在广口瓶里,种寻常的花花草草在窗台,爸爸曾用木头刻过蝴蝶印章给小孩玩,还会把名字反着倒写,让小孩猜,然后再透过阳光倒过来反着看谜底。其实爸爸对写写画画还是感觉的,后来我的某些方面的兴趣爱好和性格,也遗传了爸爸多些吧。

  我将帮她带来的礼物细细安置,又将分别后的种种经历,认真讲给她听,她不觉像个孩童般,眯着眼睛,含笑回应。

  一晃一年过去了,基层的磨练使我快步进入角色,专业知识的升华不但更具潜力,重要的是”老税干”吃苦耐劳、为国聚财的敬业精神潜移默化的感染着我。从此,这脉脉“税魂”便深根于我的心田。

  我做小泥人泥面具,需要缠小弹簧,爸爸就会找来好多粗细适中的铁丝,铜丝来。我需要纸筒装画时,爸爸就找来很多结实的纸筒来,只要有需要的,爸爸总是尽己所能的提供着。我用美工刀刻木板做手工玩,要挖薄木板内画的形,爸爸就给我做了简易的圆锯,用弹性的竹片绷直了一根砍了缺口的钢丝,就可以在木片里灵活切割了。其实爸爸很心灵手巧,妈妈用的许多便利生活的小发明小制作,都是爸爸动手做出来改出来的。爸妈家里好多物件也都是这样,修修补补改改延长了使用年限,或换了种状态还能良好地继续使用。

  后来,因为儿子发现了烟囱旁的一棵石榴树,嚷着要摘来给他吃,便打破了这份祥和的气氛。

  聚财路漫漫,有苦又有甜。那个年代,处于税收征管第一线的困境莫过于行路难。平原尚有自行车代步,但相对于山区,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徒步,但征管效率低下。记得那是一九九一年,为改善征管条件,县局率先在全市十二个县区局实现了为全员配发征管用摩托车的目标;紧接着,便携式计算器代替了古老的算盘;不久,征管汽车又配发到基层……一切都在悄然巨变,甜蜜的笑容写在每个税务人的脸庞!

  爸爸喜欢骑着车子游走乡间田野,秋天的时候,经常会带回大大小小许多的野生小葫芦,有的小葫芦因为发现时已经青皮发黑,斑斑驳驳卖相不佳了,爸爸就把它阴干后打磨光滑了给我。因为某年我画过小葫芦,说好玩,说喜欢。爸爸才一看到葫芦就收集来,不知不觉我家地下室就攒了好多,楼上也存放了好多形色好的小葫芦,小葫芦大多数都是这么来的。

  只见儿子拉起太祖母的手儿,匆匆的往外走,奶奶眼神中流淌着宠溺,步履也尽量附和,口中还不停念叨着:“好好好,去给我的乖孙子摘石榴去……”

  转眼间己到一九九四年的十月,税务机构分设后,我被分流到地税局机关。来年初春,县局首次收到了市局配发的第一台电脑,像爱护大熊猫般的将它供奉在微机室,专人操控,并特殊给它装了空调,只希望它能超常发挥,服务税收。

  那么多的小葫芦,我知道够我画上很久很久的,甚至不敢说有没兴趣画得完,不是不喜欢,是因为时间总有限,要做的事很多。但每次去爸妈家,爸爸指着电脑桌下,系在一起的一堆小葫芦给我看时,我总开心地全拿走,因为那不仅是葫芦,还是“只要你喜欢,我就尽量给”的爱。

  我准备试图阻止,毕竟奶奶年迈,动作有些艰难,不过,被她婉拒,她将拐杖,换至左手,右手寻来一个特制的丁钩,挑一个外皮泛红的,缓缓地,将它套住,轻轻拉扯,儿子也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她,当然,更让他期盼的,还是那甜滋滋的果实……

  新奇总被时光淘,科技引领时代潮。次后两三年,电算化发展日新月异,从机关到基层,电脑全员普及。从此,机打“发票”、“完税证”颠覆了千年手工誉写;无纸办公、电子文档提速增效,无不展示分亨着改革开放科技腾飞的喜人成果。

  年尾的一次晚饭后,跟爸爸还学了一个中国结的简单编法,爸爸说是他年轻时做电工挂在工具上的装饰。虽说,我学了也没什么用,但也不是费脑子的难,也不太乏味,看着爸爸很兴奋地教我,便认真学了。从小,爸爸就说艺多不压身,多学些东西,真的很好,多年后受益着学习,并深深感受到学习的快乐。有时想是不是我老了的时候,也会很兴奋和我的孩子分享我年轻时会的东西,爸爸高兴,我也很开心。

  我看着他们一大一小的背影,眼睛已浑然湿润,心中不由轻叹一声:“奶奶啊,尽管岁月给你凭添病痛,让你容颜迟暮,可你,对我们的那份宠爱与温柔,未减却增……”

  光萌荏苒,如今,国、地税二十四年的分设己成难忘的历史。回首往昔,征程的脚步是那么匆忙,执法的信念是那么执着。二十四年,税务人经历了二次创业的艰辛,酸甜苦辣;力推”金税工程”,成果辉煌;聚焦”大数据”,依法治税谱新章。二十四年,税务人经历了从税收执法到全面服务的观念转变;”电子税务局”着力构建新型科技办税平台;税企共建,营造出良好的营商环境。二十四年,税务人从分到合,同唱税之歌,共操赋之业,因为心系税魂,情之所在!

  我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我做的事,只属于自己,我的小小梦想,小小的愿望也只属于自己的欢悦,小小的欢悦不过是忙碌时的充实感,忙过后的成就感,我以为我所做的不过是讨自己欢喜的自娱自乐而已。看到爸爸纸条的那刻,我感知,也许我做的,爸爸满意,我也很开心。

  小时候,父母因为工作,常常不在家中,那份同奶奶一起的记忆,便显得更加犹新。

  当那些青春独有的稚嫩青色被烈日晒干,当时光开始不像那绿色的河流一般不停息的流淌着诗意篇章,我顿觉时光飞快。弹指间为税己有三十二载,此间虽岗位轮换,但党建引领筑税魂,科技创新绘蓝图。苍桑巨变,还看今朝。留连于今日的小镇,仿古的街铺,平坦的路面,商贾云集,熙攘的人流穿梭于闹市,给人以太平盛世的繁华。驻足税务所原址,昔日的小旱楼己被气派的三层现代化的办公大楼所替代,宽敞明亮的办税大厅温馨舒适,时尚雅致的环境,给人宾至如归的感觉。

  父爱如海,深沉却不说,能想象到爸爸从楼下邮箱里取报纸杂志,拿到杂志翻着书页找我的名字,再夹进纸条,再一笔一划抄下题目,然后打电话给我。不说爱,其实满满都是爱。

  她虽目不识丁,但每次听到我雀跃的告诉她,又得了第一名,她便哈哈的笑着,那么亲切、那么真诚,然后也会得意的夸上两句:“厉害,厉害……”。

  迎着夕阳的余辉,我心坦然。毕竟我陪祖国走过了三十二个春夏秋冬的税收之路,经历了所在县域工商税收年度总量从一九八八年的四百万元到如今的五个亿的飞跃,见证了共和国从积弱积贫到如今繁荣富强的历史,并由衷的为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骄傲。然庆兴之余,我却喊不出“厉害了,我的国!”之惊叹。因为,现如今我国人均经济总量还很低,更重要的是,在某些高科技领域我们还受制于人,他国的霸凌行径依然威协着我们;现实也再次提醒国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父爱总是在有心时,才能感受得到,父爱总在品味后,才能体味到其中的醇香有多浓郁,爸爸字条书签里的爱意,我感觉到了。即便我做不到多么好,你依然会默默关注我的每一步成长。爱你,爸爸,我想是你的骄傲。

  其实,最让我期待的是每个放学后的黄昏,我拎着书包,向一处小土丘迈去,因为,那里有等待着我的奶奶,还有一群性格温顺的羊儿……

  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岁月钝了刻刀,而我也不再是那坚硬的石头,但初心不忘。荀子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正如一滴水珠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彩,一脉忠魂可以托起民族的脊梁。假如税收是那珠珠水滴,我就是那聚“水”人。因为我深深的知道,我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我坚信,税魂再把夕阳伴,龙腾中华万万年!

  2017-2-7

我将奶奶搀于房中,我在查资料时经常也会顺手撕下一些废纸的纸条夹在书里。  奶奶总会拿出准备好的红糖包子,填饱我饥肠咕噜的肚子,待我一番狼吞虎咽之后,再饮一杯她置凉的白开水,美美的,养足精力。

  2.6下午的感想夜写,2.7接毛毛虫画网有问题没发出

  每次闲来无趣,便会捉两只蛐蛐,看它们一争高下,还不忘在一旁,加油呐喊,无论哪方胜出,我都一样开心……

  更神奇的是,奶奶折下一截柳条,便可制作一个简易的小笛子,等我吹着欢快的不知名的小曲子,回荡在田野里,她拎着我的书包和半袋青草,我执着小小的皮鞭,轻轻的追赶着羊儿们,夕阳很美,风很柔和,时光也很安静,日子也过的简单而纯粹,还有那时的奶奶,也很年轻,手上一直戴着姑姑为她订做的银质手镯子,就这样,我们一起,轻踩着回家的小路……

  在我的印象中,奶奶从未发过脾气。记得一次放学后,有个小伙伴提议,便在堤岸上,玩起了土制的滑梯,许是兴致未去,不知不觉,便忘却了时辰。当一群家长找到我们时,才恍然惊觉,已是傍晚。

  我看着同行的小伙伴,一个个被大人们揍的哭喊认错的惨烈场景,心中稳稳一悸,低头走到奶奶面前,摆出一副乖乖的样子,甚是可怜。最后,没有我等待的狂风暴雨,更没有所谓的电闪雷鸣,她拉过我,拍打完我身上的尘土,柔声说了句:“姑娘家,不可这么顽皮,家里的饭菜都凉了,快回去吧……”,她牵着我的手,我默默的走在她的身后,步履轻盈。

  而今的奶奶,让我深感庆幸的是,纵然九十高龄,仍旧神志清明,可以清楚记得每一个人,辨出每一个声音,还一直记得我最爱吃红糖馅的包子……

  午饭时分,我让儿子陪着奶奶聊天,独自一人在厨房忙碌,学着奶奶曾经的样子,做起来许久未曾触及的红糖包子,只是,我将面粉尽量和的松软些,因为要去照顾那早已失去贝齿的奶奶,还有那个掉了两颗门牙的臭小子……

  院子里的奶奶,总是不放心回望的样子,让我失笑不已,或许啊,在她心中,我还永远是那个不经世事的小丫头,等她照顾的傻孩子……

  阴郁的天空,渐渐放晴,我将折叠的餐桌摆放在院子里,给他们每人盛了一碗白稀饭,也将刚出锅的红糖馅包子,放入餐盘,让它稍微冷却,待他们一起分享,渐凉的节气里,这份可口的美食、暖暖的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