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柔的手指刚强有力的在笔记本上写着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心领神会的走了进去

图片 4

  一场花开,错落了多少时空交织的残影,孤错了轮回,宫锁心玉,交织今生的缘错,你留下的一缕香,划作万青丝,把我的思念编织成了网,我困在了中央,你却忘将我放出,空等了誓言,却终究是错过了你,你的流年,在似锦如花的最深处,走过,不是为我,却乱了我的浮生,你一低头,写我一生的伤怀。

  他今年30岁了,离异,独自带着4岁的女儿生活。没有人理解他的苦楚,他每天活的像行尸走肉一般。为了女儿,他放弃了自己的爱好,“戒掉”了自己阅读的瘾,一心一意地扑在了女儿身上。每天送女儿去幼儿园,给女儿洗衣服、做饭,还要拼命工作。忙得像陀螺一样的他,不再打理自己,每天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的样子让人看了都会对他有些怜悯。大好的年纪,却要为生活奔波成这副德行。

  第二十六章、偶遇相爱

  一桩五层楼的一扇窗灯光微弱,窗帘下是一张红色长桌和一台散发着微弱气息的台灯。

  有一天,小区门口出现了一个花摊,卖花的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子,眸子清澈,面容清秀。女儿看到花摊的第一眼,就嚷嚷着要爸爸给她买一束百合。他弯下腰,“多少钱一束?”他指着百合问。

  晓荷在远离闹市区漫步的走着,突然听到远处有悠扬的乐曲声,便随声走过去。原来是一家百乐歌舞厅。他加快了步子,心领神会的走了进去。里面的人很多,乐曲声声不断,青年男女抱腰搂脖的跳着,姿态各异,情趣盎然。此时,他的脑子一片空白,象一樽塑像,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他们在扭头晃腚的跳着。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于柔的手指刚强有力的在笔记本上写着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肩上,眼泪越流越多,一滴一滴的掉落在黑色的字体间,眼泪落下,黑色的墨水得到滋润,迅速的蔓延、蔓延,直至模糊的看不清原先的字体。

  卖花女目光空洞,呆滞地看着前方,“先生,您说的是哪一束?”

  在他进去的时候,就发现一位同她长得形似的姑娘正好和一位先生跳着,他们跳得是那么的高兴,趁他们没有留意时他,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她眼睛明亮如水,脸上激动得布满红晕。他在那还痴痴的看着她,她的目光也触碰到他,他急忙把目光转向一旁,装作视而不见。

  于柔的日记每一篇都离不开他暗恋已久的男生—–荣景。

  “百合。”

  她举步走向他,轻声说道:

  这次也不例外。亲眼看着自己守护了三年的暗恋与她人十指紧扣,那种滋味虽已麻木,但亲眼看见,苦涩的心念蔓延在整个身体,已经干涸的眼睛再次湿润,只有在笔记本上不停的写着荣景的名字。

  “哦,那一束啊……10元。”

  “荷,你也来了。”

图片 1

图片 2

  他似初梦芳醒,原来跳舞的是她,他很不悦地说道:

  舍友摸索着墙壁打开了她桌前的台灯,轻声安慰道:

  他这才发现,她是个盲女。

图片 3

  “小柔,放弃他吧!人家有他的青梅竹马的小女朋友,你这算什么?甚至连暗恋都算不上,你为了追随他的脚步,你付出了多少?不值得的,你如果看淡一些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哭一场就过去了,赶快关上台灯吧,否则被值班老师捉住就要被罚了!”

  女儿特别喜欢她卖的花,每天接她回家路过花摊的时候,他都会买一束,10元一束的花,他给20,但他对卖花女说,“正好的钱,我投到你的盒子里去了。”

  “你刚才和谁跳舞,我以为不是你,是另外一个人呢?”

  舍友的话语一点一点的浸入于柔的心扉,是啊,他有他的青梅竹马,自己只不过是单相恋,真真是可笑而又滑稽的一场暗恋。

  一连几天,卖花女都没再露面,女儿显得闷闷不乐。

  “那又有什么?他是这里的老板。”他一听她这么说,更是火上浇油,气愤愤地说:

  但,放弃?谈何容易?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这天,他照例去幼儿园接女儿,走到小区门口,卖花女回来了。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淡然,似乎在享受岁月静好。他领着女儿来到花摊前,要挑一束百合买下。

  “你和那老板去跳吗?干嘛又来找我呢?”他推了她一把。

  这一夜,于柔没有睡觉,她的表情在台灯下很是模糊。

  “先生,10元。”

  “荷,你怎么这么小气呢?下次我不和别人跳了,好吗?”

  第二天。

  “给,正好的钱,我投到你装钱的盒子里了。”说着,他拿出20块钱。

  她向求他似的,他一听她这么一说,心里有些气消了,然后说道:

  于柔就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提起勇气告白了,就当……就当是对这场暗恋三年的文章写上结局吧。

  卖花女眨着眼睛,笑着拿出10块钱找给他,“先生,找您的钱,还有,如果你能把胡子刮一刮,应该会很帅吧?”

  “那好吧?这是你说的,等以后我再发现你和别人跳舞,我可不原谅你。”

  不出人意料,荣景脾气温和的拒绝了自己,又说了许多鼓励人心的话语,尽管是以同学的身份。

  “你不是……”他感到错愕。

  “行,走咱们去跳舞吧?”她拉了他一把,边跳了起来。

  一种爱,挂着泪珠,但很凄美,它叫做放弃!放弃真的是另一种爱?放弃真的是另一种幸福?确切的说,放弃是另一种方式的拥有!自己狼狈地退出,这不是伟大,而是因为在放与不放之间我明白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也勉强不来,就算我死死地抓住,抓住的是什么?是伤痕,是痛苦!

  “前几天,我去做了手术,现在,我重见光明了。”她说。

  跳舞的时候,她拿下胸前佩戴的玫瑰花,花插在他的衣服上的扣眼上。

  我们时刻都在失去,失去时间,失去生命,失去财富,失去机会。我们努力的想去拥有更多的精彩,可惜只有两只手,所以必须学会选择,学会放弃。要清楚哪些是我们不需要的,如果心的欲望太大,什么都想抓,可能最后什么也抓不牢。只有学会放弃,才能更好地持有。选择和放弃,轮回路上始终与我们如影随形。

  “是吗?手术话费很大吧?”

  “今晚你玩得肯定开心吧?”他问她。

  当我们再回首时,沉淀的可能不只是记忆,那些如风的往事,那些如歌的岁月,都在冥冥的思索中飘然而去。拥有的就该要珍惜;毕竟,错过了的,是再也找不回的。但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对,一大笔手术费,但我看到了每一个一直在默默帮助我的人,也算值得了。感谢你们这些好心人,每天回到家,我的母亲都会对我说不要卖价过高,否则,花也会不喜欢我的。我说我只卖10块钱一束,我母亲就说我骗她,今天一共卖了不到100束,但盒子里明明已经有了2000多元钱了。”

  “还开心呢?都让你怪罪了。”她愤懑着说。

 

  “你明天晚上能有空吧?同我一起去看电影去?”

  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第二天早上,他早早就坐在电影院的门前,他买得是第二排座位,在那静静的等她。

  过了约莫十几分钟,她象小燕似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赶紧拥着她进入了影院里,坐在位置上。

  “你等我好长时间了吧?你认为我不能来了吗?”

图片 4

  “可不是吗?我真以为你不能来了呢。”

  “我家里有点事,耽搁了,很对不起。”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搭在他的身上。

  他此时又觉得有一股无穷的暖流从她的手心里,传向他的全身,他被萌动了一下,把她捲住。

  她并没有抽回去,而且还很顺从的依附到她的身上。

  他的心跳不止,那呯呯的响声,仿佛就在眼前,他猥亵了,此时的他,就又象和她在一起做爱时的那样狂热的欲望。他实再忍受不住了,便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她的裤子里,摸到了她软绵绵,毛绒绒的体毛,她的腿动了动,向旁略微叉开了一个角度,他一看到她如此的艳情,就摊开手掌,揉摸着她那诱人的部位,顿觉一种粘糊糊的东西,粘在他的手上,他没有停,更是忘情抚摸。

  摸着摸着,他没有了自己,一下手指一伸,插入到她美丽的花芯里。她竟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在一旁的观众以为出了什么事,都把目光投向他们,可是他们俩还是装作视而不见,因为室内灯光暗淡,他们没有觉察到,他俩在做爱。

  幕卸了,他们俩走出影院,从影院到她家的路上,他们步行着。走着走着,他们停在一棵树下亲热拥抱。他的手在她的衣服上磨来蹭去的,而她笨手笨脚地寻摸着他裤子的拉链。他们俩就倚着树干亲热。时已深夜,看不到一个行人,就当时而言,他完全可以把她放倒在人行道上。

  她拉开裤链,拽出他的那个东西,正要进一步有所行动时,突然,树上的一只黑猫暴躁地尖叫着朝他们猛扑过来。他们吓得魂飞魄散,而那只猫更是惊恐万分,爪子还撕扯着他的外衣。他惊慌失措地拼命打它,它反而变本加厉地撕咬,抓挠,婉梅吓得如风中的树叶哆哆嗦嗦。他们好不容易来到一片开阔地,在草坪上躺了下来。婉梅惊魂不定,他也觉得毛骨悚然,

  这个夜晚,温暖宜人,

  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眺望天上闪烁的繁星。每个人路过此地,也没有注意到他躺在那儿。他是多么的想她和爱她呀,就怪那只猫,绞碎了那美丽的好事。

  所有的前尘往事,都一股脑似的涌向他的心间,无论是梦还是真,但这都将是晓荷相思的见证。

  在晓荷的心中,婉梅永远是他心目中的偶像,他的一举一动完全都是为了她。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