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是侯德榜刚入清华学堂的第一年(也是最后一年,有个富人养着家鹅和天鹅

1911年是侯德榜刚入清华学堂的第一年(也是最后一年,因为入学成绩特优,他只需要在清华学一年就可以去美国留学)。入学之前,他在符离集(出烧鸡的地方)铁路上工作了三年,1910年考上的清华,1911年去的。没办法,他家穷,侯家世代务农,他爷爷出于为未来的期望,给他取了这个名字。大家都知道“富清华、穷北大”那时候清华学堂的人还是比较看不起这个比较穷而且大一点的插班生的,别人可是在这个英文授课的学校里学了好多年了(清华学堂学制十年,第十年正常毕业就可以直接留学美国)。在第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之后,再没有看不起他了。就在这次考试上,他拿了十个满分。1913年,他去了MIT学化学。

为了捕捉到更多的昆虫,勤劳的蜘蛛不得不来来回回地在它的蛛网上工作。它不知疲倦地跑上跑下,蛛网在它的辛勤劳作下越来越大,越来越结实。

有个富人养着家鹅和天鹅,他们的用处却不一样:养天鹅完全是因为他善于唱歌,养家鹅仅为吃肉。有一次,主人准备将家鹅派上用场,时值夜晚,辨别不出哪是家鹅哪是天鹅,天鹅被作为家鹅抓了出去。这时,他唱起歌来,以表他的悲哀。歌声道明了天鹅的本性,使他幸免于死难。

河里在讨论皮革,其实最早的化学家颇有学制革出身的。刘楚青便是,侯德榜也学过制革,原因很简单,看到中国的原料就这么白白溜走,别人拿走钱就这么简单,心有不甘。他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论文就是制革,而不是制碱。

“我要把蛛网织得结结实实的。”蜘蛛一边干活,一边自言自语。

这故事说明,音乐常常使生命延续。

侯德榜小时候家境非常贫寒,对那段日子他从未忘过。幼年家贫不能上学,就在私塾外面听。他天资甚高,学堂里面还没记住,他在外面过耳不忘,被教书先生视为奇才,原意免费收他这个学生。同样的故事还有一个人,是邢其毅的父亲刑端。我是在查邢其毅这个贵阳人和蔡智诚这个老乡的关系中了解到这段轶事的。邢其毅和蔡智诚没什么关系。因为刑端家贫且务农出身、属于寒门士子,二十一岁即中进士离开了贵州入翰林院(最后一批)并再没有回去过,这时候邢其毅最多刚出生。回到侯德榜上来,他彻底突破了苏尔维法的秘密之后,用英文写了《制碱工业》这本书,书的封面上,就是一个在南方稻田里,留着长辫子,脚蹬水车,手捧书本的英俊少年。这本书把苏尔维法从原理到工艺再到设备以及参数的设置写了个底掉,从此中国人,把原来一盎司黄金一磅的纯碱做成了白菜价。如果这是山寨货,那么我希望中国这样的山寨货越多越好。

雨燕百无聊赖地在林间穿梭,时而捕捉昆虫,时而在茂密的树叶中穿过。它远远地望见了正在织网的蜘蛛,决定吓一吓这个面貌丑陋的家伙。

干化学和化工实际上是两个方向,化学要考虑的这个东西能不能做出来,化工要考虑的就多多了。比如能不能做大、做大了安不安全、成本合适不、哪条路线最合适、外交也要懂、经济也要懂、机械也要懂、建筑也要懂、烦也要烦死了。

“砰!”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和剧烈的晃动吓了蜘蛛一大跳。它看着那个从它的蛛网上横穿而过的巨大身影,向它挥舞着小拳头,恼火地痛斥雨燕:“你这个讨厌的雨燕!你为什么要妨碍我干活?我是哪里碍着你的事了吗?你很喜欢搞这样的恶作剧吗?你是不是太无聊了?无聊到来欺负我这个勤劳工作的蜘蛛!”

说道侯德榜,那不可能不说“侯氏制碱法”。侯氏制碱法怎么来的呢?和我们的很多技术一样,被别人卡脖子逼出来的。

“哼,”雨燕在空中优雅地拍打着翅膀,盘旋在蛛网的上空,“你这个阴险、毒辣、狡猾的丑家伙!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干活?呵呵,说得真好听呀!你那个蛛网分明就是那些可怜的小昆虫的陷阱!你所谓的勤劳工作,不过是在设些圈套,用来诱捕其他生命的卑鄙工作罢了!”

最早的纯碱,是英国人的苏尔维法在中国卖,因为只有一家,他可以随意定价。前面说了,最高的时候一盎司黄金一磅纯碱。这简直就是把纯碱当银子卖。1924年永利开车,把纯碱做成了普通原料。当时第一次开车,出来的纯碱竟然是红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基本失败了。不过学化学的人,最重要的就是从一闪而过的现象去探求本质。他意识到红色必定来源于设备中的铁,而中国人的原料纯度太高了,不像英国人用的那么差。于是他就在原料里面添加了一点点杂质(大家猜猜是什么?),雪白的纯碱便出来了。后来,他把这个秘密给了印度阿三,就是那个非常NB的塔塔集团。这个故事后面讲。他还去过南非,大家逼问一下橡树村,看看有没有故事。

“拜托!我亲爱的老兄,”蜘蛛满脸惊诧地看着雨燕,“你这话是从哪里说起啊!难道你就比我强吗?可怜的小昆虫,那些可都是我的食物呀!而你呢?你一天到晚地张着嘴,到处捕杀那些你所谓的‘可怜的小昆虫’。当你干起这些事来的时候,你简直就像是在消遣解闷一样的轻松自在!而我呢?我一天到晚都在全心全力地工作,织丝结网。昆虫之所以会被我捕获,那完全是对我的诚实勤勉和辛勤劳动的合理报偿!”

苏尔维法对食盐的用量很大,产生的氯化钙又很多,氯化钙还没什么用处。开始的时候永利在南京,靠着长江和浙江的盐场,而且盐场用的多是范旭东(永利老板)的技术,这个缺点不明显。抗战以后,到了西南,就不行了。这里是井盐,比海盐贵多了,产量也跟不上要求。这时候德国人搞出了察安法,效率要高得多。于是当时范旭东派侯德榜带了一个团去德国商讨引进察安法的事情。没想到德国人连门都不想让他们进,并且提出生产的纯碱不能在“满洲国”销售。不让进门还没什么,这个销售要求太欺负人了。代表团立刻离开德国,去了美国,手里只有两份专利说明书。侯氏制碱法的发明,就这样侯德榜在美国研究,手下人在香港做实验,另外的人在上海(租界)搞中试,靠着战争时期的通信,一点一点数百次的失败换来的。

听了蜘蛛的话,雨燕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