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点不比它们强,这几位摩登小姐不仅没穿袜子

父母对儿女来说,就像一座老房子,你住在里面,它为你遮风挡雨,给你温暖安全。

见主人牵牛饮水河旁,
毛驴心不服
拉开嗓门直嚷嚷:
“我哪点不比它们强?
主人只知道向我挥舞棍棒,
对公牛却百般爱护
温柔慈祥。”
“驴兄长,”
公牛打断它的话头开了腔,
“主人这点儿情份,
可要巨大的报偿。
他对我们温柔慈祥,
只因他们有利可享。
今天他把我们精心饲养,
为的是来日
好把我们送进屠宰场。”

三十年代初的一个盛夏晚上,陶行知去国泰大戏院看戏。检票人看他穿的一身旧干布学生装,赤脚穿一双布鞋,就以他没穿袜子为由,不让他进去。

但是,老房子就是老房子,它不会与人说话、沟通、体贴。

陶行知既不发火,也不硬顶,而是一声不响地站在一旁看着。

父母啊,常常熟视无睹地住惯了这种老房子。

一会儿,来了几位光臂袒胸,打扮入时的摩登女郎,检票人连忙恭恭敬敬地把她们迎了进去,陶行知见此,走上前去说:“你看,这几位摩登小姐不仅没穿袜子,而且袒胸露臂,你们都可以放进去,我只不过没穿袜子,为什么不允许我进呢?”

儿女们从小在父母身边长大,不时向往外面精彩的世界。

检票人被问得瞠目结舌,只好拱手请陶行知进场。

经常怨恨父母身边太狭窄、太陈旧,父母的唠叨难以忍受,早早想逃离父母的约束。

当你走出去,看到外面的世界繁花似锦、五彩缤纷,你自然陶醉于其中,哪里还想得起遥远的地方有颗时时牵挂的心。

只有当你遇到风雨、遇到严寒时,到处漂流的生活不好过,再好的房子也收容不了自己的伤痛。

这是,才会想起父母这个能挡风避雨又慈祥温暖的老房子。

当你在老房子里疗好了伤,心又早早的飞走了,来不及仔细端详这座老房子。

它老了,应该修修了。

儿女们一天天长大,父母也一天天衰老,他们已经扛不住风雨了。

你没听到一阵风雨袭来,老房子已经吱吱地呻呤了,声音很低、很压抑,怕你想飞的翅膀增加负重。

等你人到中年,到了喜欢回味过去的时候,别忘了回家,回到父母身边来,回到老房子里来。

那里有你童年的欢笑、歌唱、童趣,成长的一切,还有结婚照,孩子的第一张照片。

还有你上次寄来的营养品,虽然过期了,但依然摆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父母逢人便说:孩子买的,贵着呢!

别忘了,父母是座老房子,需要儿女们时时修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