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开粉色花的桃花树,集千朵菊花于一身的大立菊、悬崖菊

  “一串红,二悬铃木,三年桐,四照花,五针松六月雪,七里香,八角茴香,九重葛、十大功劳、百日红,千金藤。哈哈哈哈,放啊,快放,放到我后边。”

  美是什么?美是光鲜的外貌,美是华丽的装饰。难道美仅仅是这些感官上的趋向?不!真正的美是由内而外的,是从内心散发出的超越感官上喜好的美。这种美,只有时刻用心留意的人,才能发现。

  秋风肃杀,群芳凋零,唯有菊花,在这萧瑟的深秋迎开了自己的花季,以姹紫嫣红的色彩点亮着渐冷的秋日。

  吹着高高的枫香树,叶片飒飒作响。溪水清澈如许,可见透明的细虾和黑油油的蝌蚪在石头间游走。溪水旁边的嫩绿的野草覆盖的草地上,坐着一堆围成大圆圈的头发里粘着野草,裤脚半卷的小屁孩,玩着丢绢子。

  还记得那是一年冬天,户外还飘着片片白雪,天气显得格外寒冷。我和爸爸准备去新开张的一家大型商场看看,买点日常用品。路上风雪交加,钻入衣襟,冷透心扉,街上的人大都裹得严严实实。大家彼此都看不见脸,只顾埋头一个劲向前走,身边路过一个又一个陌生人。

  菊花,五彩缤纷,色彩丰富。《礼记》中有“季秋之月,菊有黄花”的记载,菊花最经典的颜色还是黄色。与春日油菜花的黄色相比,成片远望,二者皆流光溢彩、令人惊艳。单株近看,菜花的黄则略显单薄娇弱,菊花的黄却浓烈馥郁,更多了份凌霜不败的傲气。

  时光如水,流过了就不回头。如今我已经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纪,十年在他乡漂泊流浪拼搏。曾也昙花一现过,可现在的我,被生活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对都市碌碌无为,如流水般的,充满种种的荒谬和污秽,所谓的“苟且”生活厌恶至极。

  终于到了商场,这里和外面的冷清形成极大的反差,商场里人很多,热闹非凡,毕竟这里开了暖气啊!我想很多人并非来买东西,而是来凑热闹而已。尽管人很多,但还是看到一个格外显眼的身影:一个看起来老态龙钟的老人,拄着一根拐杖,身旁没有人陪,独自在人群中颤巍巍的走着,老人身体显得单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吹倒。可是人群并没有因他放慢一点儿脚步,老人随人潮起伏不定,身旁擦肩而过的是一个个陌生人。

  远在宋代,我国第一部菊花专著《菊谱》就依菊花的颜色分类定品,以黄为正,其次为白,再次为紫,而后为红。在我眼中,每种色彩的菊花自有其独特的韵味。酒红与金色相融合的墨王,富贵大气无需言表。绿菊,花朵欲隐于叶中,又脱颖而出,显出独有的自然与精致。藕粉色的菊花,带着浅粉与雪青交融的笑靥,却显露出欲语又止的忧愁。还有那白菊,洁净无暇,惹人爱怜。更有那复色、间色的菊花,两三种色彩呈现在一朵菊上,美丽而和谐。这五颜六色的菊,单独摆放时装点着一隅一角,若汇到一处,便营造出花团锦簇、盛世金秋的美丽景象来。

  人到了中年,就喜欢念旧。回忆就像一道泄洪的闸门,一旦打开,奔腾的水势慢不下来。于是寻着根,再次回到了那每一处都有童年的印子的老家。

  忽然,意外发生了,老人因人潮的带动,一步没迈稳,竟摔倒在地,拐杖掉落在一边。人潮停顿了几秒,声音宁静了片刻,随之又沸腾起来,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人潮继续向前涌动。

  菊花,品种繁多,花朵大小不一,花型迥然相异。似繁星坠地,似圆月悬空,似绣球托举,似崖壁飞瀑,似云卷云舒,万千变幻,不拘一格。花瓣也各有不同,似舞者的纤纤玉指,似流星滑落的轨迹,似礼花掠过夜空的弧线,一丝一瓣顺着畅快恣意的曲线延长,于末尾处再来个美妙的回旋。纯洁、爱情、团结、别离、热情、野性,不同种类、不同花型的菊花,也被寄予了各不相同的花语。

  一路上有蒲公英,蒲公英花朵特别大,色泽浓稠,开出来就像炸开的菊花遍野。太阳尽情地释放自己的光,好像今天过了明天它不会来似的。桃花的香甜气息在空气里,令人充满莫名的幸福感,是童年的熟悉味道。不远外有一群穿粉色婚纱的姑娘,排列得很整齐:好像挺有家教的。走近一看,是开粉色花的桃花树。这使我想起魏阮籍《咏怀诗》中的“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

  一分钟,二分钟……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上去扶上一把。老人就这么趴在冰凉的地砖上,时不时的传来阵阵呻吟声,刺痛着一个个稍有良知的人们。可由于受报道上做好事反被讹的负面影响,人们踌躇不前。

  人皆爱菊花的君子之风,究其秉性,亦另有称道之处。菊花,既生于野外阡陌,又入得寻常人家,还登得高雅厅堂。野生之菊,生长在道路河渠两侧,点缀在村舍疏篱之间,随处而生,触手可摘。采摘后晒干,可入茶饮用,明目提神,可填入枕芯,伴人安眠。家种之菊,不用人劳烦,只需些清水浇灌,深秋之时,自会静静绽放。园艺之菊,经倾心培育,更是种类纷繁,姿态万千,成为厅堂雅室的陈设。凌波仙子、盘龙春晓、霞光初现,再赋予这贴切而有寓意的名字,真正是一花一景致,一花一精品。集千朵菊花于一身的大立菊、悬崖菊,更令人看之叹之赞之。

  我看见停在凤凰树技上的蓝鹊,它身体的重星压低了缀满凤凰花树枝上的枝丫。有夕阳每天表演下山的慢动作,有忙得不得了的一直换揉来揉去的白云,还常常极尽轻佻地变换颜色,有灰色的雨突然落下来,有闪电和雷电交织,好像在练习走音的交响曲。惊蛰中的细雨,忽停忽落,把空气洗得清凉。

  此时,商场里的暖气似乎不管用了,我的心中一片冰凉,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学生的本能和职责使我内心不安起来,向老人身边挪了挪,可是——爸爸一双有力的大手拉着我,不让我靠近。

  菊花,不与桃李争春,迟放于晚秋,古人赠与其“晚艳”“寒英”“冷香”之雅称。历来文人也借花喻人,留下了众多咏颂菊花的诗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公傲世独立的风骨、物我两忘的心境,实令世人艳羡。“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潇湘妃子的咏菊诗,恰是其清高孤傲,目下无尘的品格写照。“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百花遇霜而凋,唯菊傲霜盛开,黄巢借用菊花来赞颂起义军也再恰当不过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雨也停了。初春的天空算洁净,星星大胆放肆一颗颗堂堂出现。有风,天上的云在游走,使得月光忽隐忽现。月亮,不特别明亮,不特别油黄,也不特别圆满,像一个用手掰开的大半边葡萄柚。躺在湿露的草地上,把世俗一切抛在脑后,像小时候一样数着天上的星星。“一、二、三、……九九、九九、一…”嘴上喃喃地数着,便进入了梦乡。

  就在我十分沮丧的时候,一个比我矮、比我瘦很多的小女孩,从人群中冒了出来,蹲到老人身边,她弱弱地说:“爷爷,您还好吗?我扶您起来。”可她使尽力气仍没有用,根本扶不动老爷爷,我是多么的想帮她一把。

  晚艳傲霜开,笑对秋风舞。幸得秋日有菊,在这寥落深秋为世间送上盛世金秋的景象,让我们在这迟开的晚艳中感受不同的花季,于临近冬日的心田增添些温度和热量。

  我梦见我回到童年,玩着丢手绢,嘴上说着“一串红,二悬铃木,三年桐,四照花,五针松六月雪,七里香,八角茴香,九重葛、十大功劳、百日红,千金藤。哈哈哈哈。”不禁发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声。

  终于小女孩的行动不仅鼓励了我,也鼓励了大家,周围的好心人围了过来,帮小女孩扶起了那位老人。老人泪流满面,紧紧握住小女孩的手说:“孩子!好孩子!要不是你,爷爷不知还要躺多久呢!”

  梧青于2016年秋

  泪是真诚的感谢,也是炽烈的谴责。感谢那些有爱心的人们,谴责那些冷漠的人们。虽说小女孩的长相我没看清,但我相信她是我心中最美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