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一群孩子围着她齐哄地喊着,茜宁馨菲听见了细微的开门声

图片 6

  冬日的一个午后,我和闺蜜在茶楼喝茶。

  南柯华出差两天了,茜宁馨菲一个人呆在家里,更新完今天小说的内容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啊,好累!”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之后,打开电视剧开始看了起来。剧情很狗血,但是好在里面帅哥美女云集,令很多年轻人追捧。

  我知道每个故事都有自己的感人方式,无论喜悲如何,又或者收获怎样,都会按照剧情的设定和人物纠结一步步呈现。我自知写不出喜的东西,而悲的也虐的不够深沉。这个冬天看到很多温暖的文章,将寒冷的冬季衬托成一片暖色,很多人在这个冬天相遇,很多人在这个冬天相爱,我深刻检讨过我自己,与其悲喜交加,不如温暖过生活。

  “哎,你见我的心了吗?还有我的肝?”一个疯疯颠颠的刺耳的声音传来……

  突然,茜宁馨菲听见了细微的开门声。

  比如,每次遇到阿k都有一种淡淡的阳光味,像极了窝在柜子底层的衣服终于被一蹴而就,说话的时候凶巴巴,吃饭的时候筷子都拿不齐,只有陪你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才能浅浅的呼吸。

  循声望去,一个眼神呆滞,表情木然,一头长发,穿着洗得脱色的羊绒大衣的女人,逢人边说边把怀里抱着的“枕头”让人看。“走开,疯女人!”有人叫嚷着。身边一群孩子围着她齐哄地喊着“傻美女!傻美女!”

  她吓了一跳,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像是随时都会跳出来。她赶紧关掉灯,拿起桌子上的铁质台灯,躲在了门后面。她在黑暗中看见一个黑影摸到了床边,在床上摸索起来。她拿着手里的“武器”,慢慢的靠近那人。

  阿k说,天气好的时候常出来晒晒,让生活变得深入简出,从此染上一身阳光气。

  美女?我一惊,细细打量她:略显苍白的脸,一双大眼睛呆呆的,高挺的鼻梁,苗条的身材,
1.75米的个子,依晰能见到她往昔的花容月貌,人们议论着,这女人没疯之前一定是个美貌的模特或者电影明星。啧啧,可惜了……,我心里正思索着这个问题。只见闺蜜一脸吃惊地用手指着那个女人说:“我咋看着有点像我们初中时的同学如烟啊?她怎么成这个样子啦?”说着拉起我的手要下楼看个究竟。

  “咦?老婆人呢?”就在她高举着台灯,准备砸下去的瞬间,男人说了一句。茜宁馨菲赶快跑过去开了灯,南柯华也被吓了一跳。

  我说,很高兴认识你,也很高兴让你们从此相爱。

  “是,如烟……”闺蜜向我说着这个女人情况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同情与怜悯。她说,上初中时,如烟勤奋好学,是个人见人爱的清纯美少女。毕业那年,从北京来了一个大导演要来俺镇拍片子。说到这儿,闺蜜笑了,“那导演长得可难看了,三角眼,大腹便便,后脑勺上还扎着一个小辫子。

  “老婆,你怎么还没睡?你这是要干什么?”他看见茜宁馨菲手里的台灯,疑惑的说道。

  1

  但人家是大导演,练就了火眼金睛。一次偶然的机会,身材高挑,清纯貌美的如烟一下就进入大导演的视线,当即被选为演员。向往演艺生涯的如烟也激动万分,她从小就有的明星梦终于成真了。随后,她就随导演参与了电影、电视剧的演出工作,首当其冲地成为电影《美女,往前冲》中的女一号。听说如烟走的那天,镇上的主要领导还专门为她送行,老百姓围了里三层外三层,那阵式就像是皇帝选娘娘一样排场。镇子的人都说:咱这土窝里飞出了一只金凤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茜宁馨菲岔开话题,不着痕迹的把台灯放在了桌子上。

  我刚下地铁,在出站口第四次忽略了阿k的电话,人太多听不到铃声,任由手机在我裤腿上震动。我知道她没什么事,无非担心我把药品清单弄错。

  “她怎么就疯了呢?”闺蜜喃喃自语着。我们说话间,女人身边的人越聚越多。疯女人见状疯劲大发,双手拍着跳起来,一把抓住离她最近的一个年轻后生问:“见到我的心了吗?他今天抬着花轿要来娶我。”年轻人嘴张成了o字型,吓得一个趔趄,所有人都惊恐地往后退。一个胆量大的男子戏虐地问:“心呀?不认识。”“敏磊,”女人痴痴地喊着这个名字,似乎有些不屑地对那名男子说,“大帅哥,他要娶我了。”随后,她抓住另一个男子,“我的心,……”说着,右手放在嘴边向那名男子作飞吻状……

  “哦,我这不是想你嘛,提前完成了任务,赶回来见你。”南柯华闪烁的目光并没有引起茜宁馨菲的注意。

  阿k是东北姑娘,在我印象里就是一个傻不楞的二货,认识她的时候还是在麻将桌上,输钱输的特别爽快,骂人骂的特别直溜,忍不住要了电话。

  哎,可惜了……原来是多好的姑娘!一些知情的人摇头叹息着。站了许久不发话的茶楼孟师傅给大家讲起疯女人的故事。

  “那赶紧洗洗睡吧。”说完,茜宁馨菲朝床上走去。

  昨晚就打电话说:麻痹明天别忘了啊,要是少一个,看我咋削你。

  这个叫如烟的女人很早就没了父亲,跟着母亲长大。被大导演看中后,也演过几部片子,可不知怎的,却没有红起来。如烟出差拍戏,总不忘回来看看母亲和乡邻。每次回来都开着她那辆红色跑车,烫着大波浪,浓装艳抹,穿着名贵的貂皮大衣,脚登红色尖头皮鞋,珠光宝气,明星范十足,完全没有了学生时代的清纯与可爱。

  南柯华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出来后,看见茜宁馨菲已经睡着了,把她抱过来,闻着那熟悉的体香,他紧紧的搂着她睡着了。

  我也学她的口气:草,狗日的知道了。

  如烟变了,虚荣心使她的欲望越来越膨胀,越发的不可收拾。先是那个导演以同她结婚为由将她包养一段时间后,甩给她一大笔钱作为结束。之后,如烟又跟了好几个老板,被包养了一段时间后,单纯善良的如烟最终还是被他们抛弃了。

  半夜茜宁馨菲是被渴醒的,习惯性的摸了摸床边,发现是空的,想着老公可能是去上厕所了吧。起身来到客厅准备找点水喝。隐隐约约听到卫生间有人在说话。

  阿k:麻痹知道就行,少一个就削你。

  如烟对男人失望了。

  “乖,别闹,过两天我就去看你。好好休息,嗯,那件事我会跟她说的,好好照顾宝宝。。。”老公压抑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了出来。

  ……

  正当如烟对男人失去信心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如烟见到了她后来的情人敏磊。爱情之火再次在她胸中燃烧。

  后面老公说的什么茜宁馨菲已经听不见了,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那么爱自己的老公,竟然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她已经忘记了是怎么回卧室的。躺在床上,脑子里嗡嗡作响,装作睡着的样子,没一会儿,感受到一边的床垫陷下去了,老公伸出手臂紧紧的抱着自己。如果在平时,她会觉得老公这样是在乎自己,可是这是多么的讽刺呀,那边刚跟情人通过电话,这边却搂着她睡觉,难道他不会觉得恶心吗?

  在靠近火车轨道的上行道放下手里的药品,给阿k回了一个电话,一接电话我就对她喊:“放心吧,弄不错……到了到了……”

  敏磊长得高大帅气,而且是善解人意。敏磊为了激起如烟活下的勇气,变作法地逗她开心,这些是那些大老板所无法给予她的。相对于那些大老板来说,敏磊带给如烟更多的是心灵上的幸福和满足感,让她有了一种家的感觉。不久,俩人同居了,如漆似胶。向往家庭温暖的如烟和她心爱的男人共同编织着美好的未来。

  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早上起来,已经没有了老公的身影。老公的手机落在了家里,她试着输密码,手机竟然解开了!她翻开手机短信,一条条暧昧信息映入了眼帘。

  她声音突然很小,盈盈绕绕的,“你过来看我一眼吧,我得病了。”

  不久,如烟怀孕了,她把这一惊喜告诉了敏磊,要求与他结婚。可敏磊以工作忙为由总往后托。直到她生下女儿,敏磊也没有娶她。可怕的事情最终再次发生。女儿刚半岁的那天早上,如烟一早醒来,却发现自己心爱的男人敏磊和可爱的女儿一块神秘消失,消失的还有先前那些老板给她的100多万元存款……如烟的心碎了,满世界地找她的心和肝……

  中午南柯华回来后,就看见茜宁馨菲坐在沙发上发呆,他的手机就放在她手边。南柯华的心里咯噔一下,不过他还是心存侥幸,想着手机设得有密码,不一定就能看见。

  “啥病啊,真的假的,昨天不还抽我呢?”

  如烟疯的时候是个冬天,那天刮着寒风,下着大雪……

  “老婆,我回来了!”他过来想抱住她,但是他把手机摔在南柯华的脸上。

  阿k在电话里咳了两声,“在康城医院三楼306室,你来吧”。

  一辆带有红十字的救护车旋起了一阵寒风在人群边戛然而停,从车下来一位老妇人和一群医护人员,老妇人忙向人群说“对不起”,一边说:“死妮子,你怎么从病房里跑出来了,害我们找你大半天。”说着同医护人员将如烟架上了车,救护车呼啸着奔向县精神病院的方向……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茜宁馨菲说道。

  我虽然怀疑电话里咳声的真伪,还是拿起药品放弃了公交车,拦路坐了一辆出租车,中途不断催促师傅快点,再快点。

  “馨菲,我错了,馨菲你原谅我吧,之前你被派去进修的时候,我每天都想你,可是有一次我喝醉了,这才。。。”他爱茜宁馨菲,当初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他不能没有她。

  我下了车跑向三楼,当时阿k身边围了很多人,都是公司同事。看到我来了就默不作声的离开了病房,还捎带上了门。

  ”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发誓,以后绝对不再犯了!”南柯华痛苦的说道。

  阿k脸色苍白,长发洒在枕头上,嘴角扬起一个弧度。

  “她是不是怀孕了?”茜宁馨菲说完,痛苦的闭上眼睛。

  “阿k你怎么了?这是……”我向她举举手里的药品,“我把药拿回来了,一个不少。”

  “是的。”南柯华犹豫了一会儿,最终道出了实情。

  她从被子下面伸出手,有气无力的对我做了个手势,示意我坐下,“我得癌症了,还好有机会治疗”她还是笑着说的。

图片 4

图片 5

  茜宁馨菲看也不看他,直接拿着行李箱走了。她在市区还有一套小户型的房子,是当初结婚前买的。当时就是想有个自己的空间,谁曾想,倒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用上了。

  我从床上弹起来,看到了床头上诊断单,纷纷扰扰看不懂,只看到了一个“癌”字。

  陆双儿知道南柯华的老婆搬走了,她以为是南柯华终于跟她摊牌了。于是就去找南柯华,想让他娶她。

  可是昨天阿k为了吃冰激凌和我打手心,谁输了谁买。我一连被她抽了十多下,心甘情愿给她买了冰激凌。这病来的太突然了吧,就像一场错不及时的雷阵雨,一刮风就稀里哗啦下一阵,随后就晴天。

  “想让我娶你,那是不可能的,我是不会跟馨菲离婚的。”南柯华被缠的烦了,直接跟她说明了。

  随后两名护士进门,戴着口罩,“先生请您出去一下,我们要输液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现在还怀着你的孩子呢!”

  护士取的是我放在桌子上的药品,大瓶小瓶的被打开抽出来,再“呲呲”的射进输液里。我被关在了门外,阿k的同事问我:“你是阿k的男朋友吗?”

  “孩子你生下来,我会养着你们,但是想要我离婚,想都别想!”

  我摇头:“不是。”

  陆双儿被他的话刺激到了。“你之前都是骗我的,对不对!你根本就是还喜欢茜宁馨菲!”

  他们上下看看我,“我们先回公司了,你在这好好照顾阿k,有事再联系。”

  “对,我就是爱她,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我永远不会跟她离婚的!”

  当下留了其中某一人的电话,连说几声再见就走了,他们当中有人叹息:多好的姑娘竟然得了癌,唉……

  陆双儿从南柯华那里出来后越想越不甘心。她哪一点不如那个茜宁馨菲?南柯华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自己把全部都给了他,可是他却一直爱着茜宁馨菲。是不是没有了茜宁馨菲南柯华就会看见自己的好?这个念头一跳出来,她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想到孩子,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做的那么绝。

  护士走出来,摘下口罩对我说:“今天晚上好好准备一下,明天开始我们正式治疗。”然后填了一个单子,就走了。

  茜宁馨菲这天想去超市买点日用品,谁知刚一出门,就看见了陆双儿站在自家门口。她的肚子已经显怀了,茜宁馨菲盯着她的肚子,眼中流露出痛苦的神情。

  我不懂正式治疗是什么意思,治疗和化疗有什么区别,我想起某个电视画面,一个花季少女做了几次化疗,掉光了头发,戴着帽子在病床上看着励志书,脸色苍白却总爱笑。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茜宁馨菲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小女孩怀了自己丈夫的孩子。

  2014年9月12日

  “馨菲姐,你不要怪我,当初我也是受害者,要不是那次跟着哥哥还有柯华哥喝醉了,后来也不会。。。我跟柯华哥的时候还是个姑娘!馨菲姐,你那么有才华,你离开柯华哥以后还会有人来爱你,可是我就只有柯华哥了,你就成全我们吧!”

  我们开始了正式治疗,晚上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给阿k的父母打了电话,阿k父母听到阿k的事,瞬间就带了哭腔,我一边安慰二老,顺便阿k削了苹果。

  “走开!”看着跪在自己身边的陆双儿,茜宁馨菲是一点都同情不起来。她只是不想看见他们。

  阿k说:你把皮削断了,该死!

  “馨菲姐,你就原谅我吧!啊!”茜宁馨菲听见喊声,赶紧回过头,谁知道这时候一个人影快速的扶起了陆双儿。

  我瞬间不乐意了,朝着苹果大咬了一口,“你爱吃不吃,要不,你吃皮?”

  南柯华今天本来是想找茜宁馨菲道歉的,可是刚走到她家门口,就看见陆双儿倒在地上。他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孩子有事,谁知刚扶起陆双儿,茜宁馨菲就直接扭头走掉了,可是陆双儿却喊肚子疼。

  阿k突然伸手把苹果抢了回去,紧接着喘了一口气,好像很累一样。

  “馨菲你别走!”

  “没想到,还挺大劲嘛!”我笑着说。

  南柯华眼看茜宁馨菲就要走远,一着急,轻轻推了陆双儿一把,谁知陆双儿本来是想再假装摔倒一次的,但是不知怎么回事,脚下绊了一下,却是真的摔倒了。

  “那是,行了,我没事了,你滚回去吧。”阿k说话时候眼睛盯着苹果,似乎在支配一个下人。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阿k,把被子鼓起的地方给拍下去,“行,我滚了”。

  “啊!柯华,快救救我们的孩子!”陆双儿痛苦的喊道。

  刚走出房门,我就慢下了脚步,在房门听着房间里被子摩擦的声音才离开,我知道阿k躺下睡了。

  茜宁馨菲没走多远,就被南柯华追上了,这时候他们都听见了陆双儿的惊呼,茜宁馨菲想过去看看她。

  让一个人宽心最好的办法也许不是安慰,而且像平时一样对她嬉嬉闹闹,拿她开玩笑、拿某个帅哥拿来调侃,总能让她笑一阵子。

  “放开我!”可是南柯华以为她又要走,就拉着她不让她走。

  她去化疗室的时候我没有进去,阿k让我帮他买门口的臭豆腐,多放辣,香菜不要,还是以前那种份量,多拿两个叉子,吃的时候总会掉一次。

  陆双儿以为南柯华没有听见,忍着痛,向他们走去。

  她出来的时候,臭豆腐已经凉了一半,而且被我吃了一半,剩下的都是歪瓜裂枣。我看着阿k戴着条纹帽睡得正香,就把剩下的歪瓜裂枣全部吃完,其实没放辣,医生说忌辣。

  可是这时候有辆车向陆双儿的方向冲去,茜宁馨菲挣脱了南柯华的束缚,把陆双儿推向了一边,自己却被撞飞了出去。

  阿k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三瓶药水也全部打完,还是我咬牙拔下针头的,要是阿k清醒肯定会削我一顿,然后把得病的原因也归罪于我。

  “馨菲!”时间仿佛一下静止了,南柯华疯了一样的喊道,他跑到了茜宁馨菲的身边,一会儿工夫,茜宁馨菲的身下流淌了一大堆的血迹,鲜红的颜色刺痛了南柯华的眼。陆双儿也在一边痛哭的捂着肚子,她的身下也被红色染透了。任凭他怎么叫南柯华,南柯华都只抱着茜宁馨

  “我臭豆腐呢,你狗日的。”阿k刚刚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四处寻摸着臭豆腐的影子。

  “吃完了,医生说忌辣忌油忌酸……”

  “行了行了,不吃就不吃”

  阿k落寞下的眼神又闭上了,嘴里砸巴着口水,“扶我起来”

  阿k下了床,脚尖颤颤巍巍的,在窗户边上停了下来,也不知道看的哪里,帽子下的头发丝被风吹起了几缕。

  我虽然担心她受凉,可是看着她静静的带在那里,却不忍心打扰她。

  我喂阿k吃药的时候,按照医生的要求把药片掰成两半,一次吃一半。

  站了一会儿,阿k回到床上出了一身冷汗,让我吧空调再调低点。突然问我:“人为啥活着?”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一个神经衰弱的病人。我说:“为了钱啊,打麻将的时候还欠我五十块钱呢。”

图片 6

  她屁颠笑了,“麻痹,还记得呢。”

  2014年9月19

  药物按照医生的吩咐加到了一片半,副作用也少了许多,可能是体内细胞适应了这种药力,只是每到下午就犯困,一睡就是一下午,其中没人陪我说话,削了苹果也没人吃。

  很奇怪,阿k的目父母一直没来,我打电话问明情况,叔叔在电话里说“家里的老人突然生病住了医生,走不开,可苦了在外的姑娘了,准备这两天就把姑娘接走,在老家接受治疗。”

  我说:“阿k没事,好多了,有我照顾就行了。”

  我似乎听到了叔叔眼泪“啪啪”落在地上的声音。

  等到阿k下午睡了以后,我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一趟。

  朋友们打电话要为我庆生,在附近的一家餐馆。我去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到齐了,二东还特意定制了一个蛋糕,上面刻着我的名字。

  二东说:哥呀,那丫头咋样了?

  没事,挺好,对我态度好多了,不凶了。我说。

  二东:不凶了?真不凶了?

  我违心的点点头。

  我没喝太多酒,我怕回去的时候呛到阿k,而且阿k爱喝酒,最怕犯了酒瘾逼我犯错误。

  最后我无许愿:狗日的阿k有本事站起来削我。

  切蛋糕的时候我抹了两把眼泪,还特意给阿k留了一块,朋友们也理解。

  我回去的时候,床上没人,我把蛋糕放在柜子上,刚刚转身看到阿k站在门口,她扶着门框,皮肤好像比以前白了许多。

  “今天你生日啊,我没忘”

  “呵呵,二十七了,你还是比我大”

  “送你,喜欢就拿着,不喜欢就扔,反正是二手货”

  阿k从手上摘下那个金刚菩提手链,慢慢的走过来,帮我戴上。

  靠近我怀抱的时候静静的停了会,“没喝酒啊,朋友能轻易放过你?”随后扯着我的手左右端详一阵,“行了,滚吧。”

  那是我们最亲近的一次接触,她在我下颚帮我戴手链,顺便闻下我身上的味道,她皮肤很苍白,口气没有力气。

  回头她又补了一句:“明天第二次化疗,准时来。”

  其实阿k不说,我也从来没有迟到过,阿k可能害怕了吧,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东北大姑娘也会担心我不准时,上大学那会再危险也没怕过啥。

  有次露营,只有阿k和大兔两个人,她们在国庆节放假的时候一连骑了一天,直到傍晚在附近的一片荒凉地里停下来,本来阿k说再骑半个小时就有旅舍,可大兔死活都蹬不动了,一松劲就倒了下来。

  我们都把阿k当男人看,因为男人做的事他都会做,包括搭帐篷生火。那天晚上来了大风,把帐篷刮的“扑棱扑棱”的响,阿k一手抱着大兔,一手将帐篷的拉链拉紧。

  大兔说,要不要给大格打电话,让他开富顺的车来接咱。

  阿k瞪着眼珠子,让他来干啥,有我呢,怕个啥?